新疆时时彩彩经:(全章節)山海經之上古密約by蘇末那全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4 12:4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百里鴻爍百里鴻熠小說名字叫做《山海經之上古密約》,是蘇末那的經典之作,這里有百里鴻爍百里鴻熠by蘇末那全文在線閱讀!小說精彩節?。航C夾悄?,輪廓異常深邃,渾不在意四周對他的敵意。

山海經之上古密約原著
推薦指數:★★★★★
>>《山海經之上古密約原著》在線閱讀>>

《山海經之上古密約原著》精選章節

布置成了喜堂的侯府大廳內,賓客紛紛后退,晉陽公主被人攙扶在百里鴻煊身后,兩側侍衛持刀對準喜堂內的背手而立的男子,他穿著不同于大周的繁復華麗服飾,劍眉星目,輪廓異常深邃,渾不在意四周對他的敵意。

百里鴻熠闖進大廳,猛地和男子的目光撞上。不同于她的憤怒,后者顯得云淡風輕得多,只是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略久。

直到被一少年的身影擋住。

百里鴻爍把鴻熠藏到了身后,他并不喜歡那人看鴻熠的眼神,似有所圖。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鋒,錯開。

明夜楓扯了扯嘴角,走到大廳中央朗聲道,“明夜楓賀百里大公子大婚!”

百里鴻煊亦作拱手:“多謝將軍跋涉千里,前來道喜?!?/p>

“大公子迎娶晉陽公主,今后遼東部與鄴城,是親上加親。鎮北鎮北,侯爺名號意在保全周國北境吧?”

“?;ぶ芄用竦陌怖稚?,是我百里家族的責任?!?/p>

“素聞百里大公子為周國盡心盡力,為了國之大任,連自己的婚姻也可以犧牲。今日一見,果然是大仁大義?!?/p>

晉陽公主聞言尷尬地看向百里鴻煊,百里鴻煊卻在眾賓客面前握起她的手:“娶妻求淑女,百里鴻煊能與公主大婚,乃是三生有幸,犧牲二字,從何談起?”

百里鴻熠看到大哥緊握晉陽公主的手,兩個人身著的大紅喜服,一個長身玉立,一個嬌美可人,外人看登對非常,但在她眼中卻是無比的刺眼。

這樁婚事也好,晉陽公主也好,熱鬧的喜堂內外,對鎮北侯府對他們百里家而言,就是諷刺。

明夜楓突然笑了:“太后特意為大公子從遙遠的遼東部選妻,可見她老人家對鎮北侯的勢力費了一番心思。今日一見,晉陽公主果真如傳聞般才貌出眾,今朝大喜嫁入鎮北侯府,本將軍相信,這太后親賜的姻緣必定能告慰公主雙親的在天之靈?!?/p>

百里鴻煊聽出明夜楓話中有話,此時也冷下了聲:“本侯家事不勞將軍多慮!”

明夜楓揮手,一群狼族武士抬著一只活的白老虎走到大廳中央。

“白虎一向只聞其名不見其面,珍貴異常??珊貫髁災碧匾饃艽宋?,送給大公子當賀禮,愿大公子夫婦鸞鳳和鳴、五世其昌!”

隨著話落,白虎咆哮,惹得眾人忌憚不已。

這是來賀喜的,還是來搗亂的?

百里鴻熠秀氣眉頭亦是蹙緊,時刻留意著,若此人有半分不規矩,定叫他有來無回!

“今日,狼族萬騎將軍明夜楓親臨本侯婚禮,本侯卻沒為將軍預備一個上座,實屬本侯招待不周。想當年,先父遠征漠北,曾擒得一白虎,剝其皮毛制成椅墊。今日本侯成婚,得此賀禮,正好再制一椅墊,送與夫人。如此巧合,也是緣份。何叔!”

“在?!?/p>

“將賀禮收下。待新婦祭祖禮畢,我將親手殺虎剝皮,定不辜負可汗美意?!?/p>

“柔然乃狼族后代,縱橫大漠數百年。我們可汗乃是識英雄重英雄之人,若是有一天,大公子不想屈居這小小的鄴城侯府,狼族隨時歡迎大公子的到來?!?/p>

在場眾人隨著他這番表態,臉色顯得微妙起來。狼族對百里鴻煊示好,再思及大周王室對百里鴻煊的態度……著實一番冷汗下來了。

就連百里鴻爍心底也在慶幸,在來之前讓王族侍衛帶走了百里昊和,否則真不敢想這場面……

百里鴻煊當即臉色一沉:“將軍莫要再說些有辱體面的話。賀禮本侯已經收,若將軍愿意喝杯喜酒,本侯定當奉上佳釀?!?/p>

明夜楓將眾人的反應盡收眼底,揚起嘴角,“可汗的賀禮既已送到,本將軍的任務也已完成。鄴城的酒太淡,大公子,告辭?!?/p>

說罷就往大廳外走,侯府侍衛緊隨,仍是團團圍著,并無放行的意圖。

明夜楓的隨從丑奴拔刀,雙方對峙。少年英氣兇悍,只可惜右手沒有食指。

劍拔弩張之際。

百里鴻煊一揮手,便叫侍衛讓出了一條路。

“將軍好走?!?/p>

明夜楓抱拳轉身,正往外走時,廳外天色突然幻作黑夜。

大廳內亦是突兀沉入一片漆黑。

正當大家驚慌失措之時,所有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時間靜止。

一片銀杏樹葉如旋風般卷進大廳,幻化出人形。

來人一只白色錦靴踏入大廳,步履款款、穿越人群。他從百里鴻爍身邊走過,側眼打量,又走到大廳中央,對明夜楓微微一笑,腳步不停的一直走到晉陽和百里鴻煊身邊。

他仔細打量著百里鴻煊,最后站在晉陽公主面前,用匕首劃開了手心,鮮血濺了出來。

“萬法俱忘,惟神是守?!?/p>

陵君手一揚,血涌進眾人的身體。

“熒惑沖日,至陽之時,時機已到?!繃昃笫幟粗阜旁諼廾傅諞喚諼站??!爸遼閑翹?,侍衛我真?!?/p>

眾人的手背上若隱若現有紋身顯露。

被定住的百里鴻爍發現此刻自己站在祭臺之上,三面環水之地,中間一個祭臺,陳設著古老的青銅器,有些像商周時期的風格。

祭臺上坐著四個人,都著白衫,四人圍著一個紅衣人。

他如受驅使般向紅衣人靠近,然剛跨出去一步,鏡像碎裂,頃刻又置身在大廳中。四周白晝光亮,仿佛剛才的天黑只是自己錯覺。

百里鴻熠戳了戳神情古怪的百里鴻爍:“想什么呢?”

“你沒看見?”

“看見什么?”

百里鴻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剛才我好像看到一些人,穿著白衣紅衣?!?/p>

百里鴻熠聽得云里霧里,“大白天的說夢話,我看你是喝暈了!”

離他二人不遠,晉陽公主攤開了自己的右手手掌,手心里多了一片銀杏樹葉。

百里鴻煊其實是大廳中最早清醒過來的那個,親眼見男人沖自己微笑和化作銀杏葉消失的沖擊,令他一陣心悸。此時察覺身邊人的異樣,體貼問道,“怎么了?”

晉陽連忙放下右手,搖搖頭,沒有說話。

百里鴻煊的目光卻落在晉陽握緊的右手上。

鴻熠碰到的妖術。

會妖術的異人。

出現在鄴城,究竟有何目的……

……

整個鄴城,因為百里鴻煊成婚的喜事,也都張燈結彩,沉浸在一片紅色喜慶之中。

明夜楓和丑奴信步在喧鬧街上,因為高大俊美的外形和異域服飾引來不少視線。

在其身后不遠,正是從侯府一路尾隨而來的鴻熠和鴻爍。

后者頗有些頭疼,“再不回去大哥一定會生氣的,咱們跟著他干嘛呀!”

“剝狼皮?!卑倮錆桁諉嫖薇砬櫚?。

“……兩國交戰尚不殺來使?!?/p>

百里鴻熠杏眸一瞇,殺氣畢露,“不殺也得讓他掉層皮,我侯府豈是他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

“你不是他的對手?!卑倮錆杷鋼迕?,抓住了百里鴻熠的手腕打算帶她回去。

“不試試怎么知道?!卑倮錆桁詮創揭恍?,立時甩開了他的鉗制,跟著明夜楓閃進人群,很快便不見蹤影。

百里鴻爍:“……”在心底暗暗嘆氣,她難道就沒發現明夜楓和丑奴分開了,分明是誘局,卻不得不迅速跟了上去。

百里鴻熠跟著明夜楓來到一條昏暗逼仄的巷中,正暗嘆他自尋死路之際,卻發現這人悠悠轉身,抱臂對著自己的方向,玩味笑道,“百里家的公子,這般不舍得在下?”

“哼,我來送你‘上路’!”百里鴻熠一劍刺向他,明夜楓身形未動,丑奴從一旁閃身飛出,‘啶’的一聲挑開百里鴻熠的劍。

刀劍相擊的鏗鏘聲不絕,二人霎時纏斗在一塊。丑奴刀刀直戳要害,且是刁鉆,百里鴻熠東閃西避漸漸落了下風,應付起來略有些吃力。

而明夜楓始終未動,且是抱臂觀看,深深刺激到百里鴻熠,拼著全力也要好好教訓這主仆二人!

鴻熠的劍氣傾注殺意,若銀蛇凌厲劈向丑奴,后者巧勁旋轉避過,揪住破綻一掌擊中她的肩膀。

百里鴻爍趕到時正好看到令他魂飛的一幕,忙上前接住了鴻熠。

“鴻爍來得正好,一人一個,決不能讓他們走出鄴城!”鴻熠捂住肩膀,強忍痛楚恨聲道。

明夜楓喚回了丑奴,向二人道,“本將奉可汗之命,剛向鎮北侯送去賀禮,不知哪里得罪了侯府竟然驚動了二位公子親自前來?!?/p>

百里鴻熠郁郁道:“到處都是狼騷味,壞了小爺我的酒興!”

“鴻熠,狼也打了,大哥還等著我們呢。大喜的日子,別鬧得不愉快!”百里鴻爍因鴻熠受傷亦是沉下了臉,但在這事上他們暫且占不住理,鬧大了更無好處。

明夜楓攔住去路,冷笑道:“堂堂大周國,不是一向最講禮數的嗎?二位公子在這無人小巷暗算使臣,只怕會丟了皇族的體面?!?/p>

百里鴻爍:“體面是跟人講的!跟狼,不需要!”

丑奴聽了這話猛然向百里鴻爍發難,被鴻爍擋開。丑奴拔刀,刀尖直劈向鴻爍,兩人過招鋒芒畢現,儼然要比跟百里鴻熠要高明厲害多。

鴻熠見狀立馬提劍和明夜楓對上。

百里鴻爍分神瞥見:“鴻熠!”擋掉丑奴的刀,轉頭幫鴻熠擋掉明夜楓的劍。明夜楓攔住鴻爍的攻擊,卻并沒有出擊。

丑奴抓住百里鴻熠一個空檔,再次出拳擊向百里鴻熠。百里鴻爍連忙推開明夜楓,將百里鴻熠護下,持劍對峙。丑奴要再次進攻,持刀的手停在半空,卻是被明夜楓抓住了手腕。

打斗就此終止。

明夜楓凝著百里鴻爍,莞爾笑道:“此番我這鄴城之行收獲頗豐,一日得以見識到百里家三位公子個個都是英雄少年,我們狼族,最是識英雄重英雄,我們歡迎鎮北侯,也隨時歡迎三公子?!?/p>

“我堂堂大周,好兒郎多的是,總有一日,會把你狼族趕回北海去?!卑倮錆杷咐瀋?。

明夜楓笑笑不置可否:“二公子、三公子,后會有期?!?/p>

說罷就帶著丑奴離開。

待走出巷子,丑奴就有些沉不住氣。

“將軍剛才為什么要攔住我?被那兩個小子如此羞辱,實在是有辱勇士尊嚴!”

明夜楓端著面無表情,看了看周圍繁華的景色,忽而沉聲道:“這里,看起來歌舞升平、一片祥和。你可知背后藏了多少陰謀詭計?且不論東西南北的四面外敵,光是內斗,就足以讓這里毀滅。

百里氏人丁單薄,宗室只?;實垡蝗?,太后賀氏又對藩王多有忌憚,這樣的繁華太平,沒有幾天了?!?/p>

丑奴沒有作聲。

“阿納壞在背地里蠱惑可汗,非要我來鄴城送這個賀禮,事情辦好了,是我身為萬騎應該做的。辦不好,就正中他的下懷。剛才嚇唬那位二公子的話,也正是我的處境。挑起狼族和周國的爭斗,這個黑鍋,任誰也背不起?!?/p>

丑奴點頭。

“何況,跟女人動手,那才是真正侮辱了我們武士的榮譽呢!”明夜楓思及那個脾氣火爆的姑娘,不自覺咧了下嘴角。

丑奴嘴角抽搐:“她是個女人?”

明夜楓也不管丑奴,繼續往前走。

此時街邊盡頭隱約響起空靈的聲,“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p>

明夜楓向聲音源頭追去,卻不見任何人影。

然聲音依舊在重復,四面八方,無從分辨。

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

明夜楓杵在原地,面容沉凝。他想起在侯府大廳時所陷幻境,自己坐在祭臺外延,與二十八個黑衣祭司坐在一起。黑衣祭司卻像看不到他一般,只是認真的叩拜、結印。

和這有何聯系……

丑奴警惕:“將軍?”

明夜楓眼看著周遭熙熙攘攘的人群,那蒼茫的聲音消匿無蹤,最終道了聲‘無事’帶著丑奴離開鄴城。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