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彩票论坛:(完本)百里鴻爍百里鴻熠全文免費閱讀-百里鴻爍百里鴻熠小說完整版

發布時間:2020-02-14 12:4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百里鴻爍百里鴻熠是網絡作者“蘇末那”原創小說《山海經之上古密約》中的主人公,本文學為您提供百里鴻爍百里鴻熠全文免費閱讀。鎮北侯和晉陽公主的婚事就這樣定下了,不日完婚。

山海經之上古密約原著
推薦指數:★★★★★
>>《山海經之上古密約原著》在線閱讀>>

《山海經之上古密約原著》精選章節

鎮北侯和晉陽公主的婚事就這樣定下了,不日完婚。

闔府上下已經開始籌備了,獨獨百里鴻熠一個不肯認,可偏她又無力改變什么。就像大哥明明應該繼承王位卻不得不在邊境廝殺,而今還要被塞一個不喜歡的女人過來。

要是能痛痛快快殺上一場多好,但偏偏朝廷多的是爾虞我詐,陰險狡詐之輩。大哥顧忌的和再三交代的,她自然懂,就是懂才越覺得憋屈。

是以當百里鴻爍來勸她消氣時,她二話沒說先和他干了一仗。

兩人的師傅同為一人,出招路數不盡相同,百里鴻熠是滿心怒火,只在進攻。另一個明知她心事,僅是一味防守,從門前繞到廊檐下最后到了庭院里,一通交手,‘勢均力敵’。

府里的都稱鴻熠是二公子,除了他和大哥沒人知道是女嬌娥,不過這樣的女嬌娥怕也是世間罕見了。但如何都舍不得傷了半分。

“大哥要娶妻,你生這么大的氣做什么?”

百里鴻熠一聽更氣:“娶妻?我看是那個人派進來的奸細吧!”

百里鴻爍作勢就要去捂她的嘴,并張望向四周,發現沒人才松了口氣。

百里鴻熠躲了,踹了腳過去:“大哥為什么不推脫?憑什么要同意?!”

“你當大哥情愿如此?當年先皇已經賜咱們爹爹為平原王,世襲罔替??扇緗?,太后給大哥封了個鎮北侯,一招偷梁換柱,大哥的爵位可是被降了一級。這些,你都是知道的?!?/p>

百里鴻熠繼續下狠招。百里鴻爍一面招架,一面解釋:“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你可聽說過?接受太后的賜婚,大哥心里肯定也不舒坦??墑俏稅倮錛?,他必須忍氣吞聲?!?/p>

百里鴻熠停止了攻擊,話到嘴邊又不知該說什么。

最后道:“你出去,我心里鬧騰,誰也別來煩我!”

她沒好氣地回房。

百里鴻爍追著到門前:“你聽我一句勸,事已至此,我們就不要擰了,等公主來了,你可千萬別惹事,不然難做的是咱們大哥?!?/p>

回應他的是一記重重的摔門聲。

百里鴻爍摸了摸險些遭殃的鼻子,無奈搖了搖頭。

“三公子又惹二公子生氣了?這也是常事,二公子也好哄,做點‘他’愛吃的且行了?!幣幻膛慷盟員彰鷗?,掩唇笑了聲提醒道。

百里鴻爍抬腳就往廚房去。

待他剛出了院子,那名侍女就推開了百里鴻熠的房門。

鴻熠還以為是鴻爍那個缺心眼的,卻看到一婀娜身影:“春柳?”

正在此時,春柳的臉卻發生了變化,在鴻熠的注視下赫然變成了一張陰森詭異的青面,赫然和水下那張臉重疊在一起。

“是你——”百里鴻熠反應極快地抄起了佩劍。

然而剛握住佩劍就‘當啷’掉了地上,百里鴻熠的手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而在她對面的‘春柳’那張妖臉上顯出了古怪森然的笑意。

背后的門,無需動作,吱嘎一聲關上了。

“妖、妖術!”百里鴻熠驚慌地注視著這一幕,接下來她想要叫卻發現發不出一個音節,只能不住后退。

‘春柳’一步一步逼近,仿佛在欣賞她此刻畏懼的表情。

女子輕輕勾起手指,鴻熠突然倒吸一口氣,感到窒息。她的雙手在空中如溺水一般亂揮,下一刻又突然瘋狂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嘴里邊咳邊突然嗆出很多水來。

救命——

在瀕臨生死之際,百里鴻熠絕望地在心底大喊。

門‘砰’的一聲被人從外面狠狠踹開,鴻熠先看到滾腳邊的半塊糕點,旋即就看到和‘春柳’纏斗在一塊的人。赫然是方才離開的鴻爍。

“鴻熠,你沒事吧?”百里鴻爍抽出間隙問道。

“咳,沒事……”

多虧百里鴻爍趕到及時,鴻熠的雙手放過了自己,倒過一口氣。便看到隨著‘春柳’勾動手指,房間里的東西都受她操控砸向鴻爍。直到墻角的書柜搖晃動起來……

“小心!”百里鴻熠猛地沖上前推開了鴻爍,但自己卻因來不及閃避被書柜重重砸了一記。

“鴻熠!”百里鴻爍忙扶住她,想檢查她的傷勢卻被她拂開。兩人之間一個眼神對視便十足默契,當即聯手攻向‘春柳’。

‘春柳’在二人全力進攻之下,被逼到院子,忽而詭異一笑,兩只落地瓷器突然飛起砸向他們,鴻熠和鴻爍同時回身擋掉。再回頭時,‘春柳’已然不見。

兩人追出門外,心底同時涌上一個詭異念頭。

‘春柳’仿佛是憑空消失的一般。

這樁事在府里鬧的動靜不小。

襲擊二公子的丫鬟春柳,很快在侯府池畔被找到,卻已經是一具泡發的尸體。

平日里溫和柔弱的丫鬟忽然功夫了得,本就詭異非常,加上發現尸體時人雖溺死衣物卻是干的,溺水而亡這件事又顯得疑點重重。

在臨近婚期的節骨眼出了這么檔子事,多少攪得人心惶惶。

百里鴻煊壓下了這件詭事,命人暗中調查,同時加派了人手,侯府的戒備愈發森嚴。卻沒料到,婚禮當日又出了狀況,百里鴻煊剛換上凌錦袍,何叔便來通報,趙媽失足跌進廚房水缸溺亡的消息。令百里鴻煊整理袍子的手一頓,眼神愈是幽暗。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此事先壓住不要聲張,廚房的痕跡盡快處理干凈,一切等大婚之后再議?!?/p>

“老奴明白?!?/p>

然不等何叔退出去,又有仆人來報,報的卻是‘皇上駕到’!

百里鴻煊的瞳孔驟縮,望向門外,檐下,樹梢掛滿紅綢,只是這片喜慶之色當下蒙上了一層陰翳。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