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记录:(大結局)蘇奈沈慕衍小說名字-誰許你偷走我的心蘇奈沈慕衍

發布時間:2020-02-14 11:4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蘇奈沈慕衍小說閱讀,帶您賞讀蘇梨白原創小說《誰許你偷走我的心》蘇奈沈慕衍閱讀,小說內容精彩絕倫,蘇奈沈慕衍小說精彩節?。核漳蔚難凵?,多了幾分困惑。他剛從公司過來,路過這里時看見蹲在地上淋雨的蘇奈,才想著下車給她送把傘。

誰許你偷走我的心
推薦指數:★★★★★
>>《誰許你偷走我的心》在線閱讀>>

《誰許你偷走我的心》精?。?

沈慕衍握住黑色傘把的手微微顫了顫,看蘇奈的眼神,多了幾分困惑。

他剛從公司過來,路過這里時看見蹲在地上淋雨的蘇奈,才想著下車給她送把傘。

可她為什么哭得這么傷心?

不等沈慕衍說什么,蘇奈忽然跌跌撞撞的起身,一邊哭一邊狠狠敲打著他的胸膛,大吼道:“沈慕衍,你為什么要騙我?為什么?為什么!”

騙她?

沈慕衍深如古井的眼眸瞇了一下。

“你知道我這段時間活得有多煎熬嗎?我以為你要死了,我以為你真的只能活最后半年了!沈慕衍,你不愛我,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訴我,沒必要這么大費周章,我早就死心了,也沒再想過糾纏了……”

她哭得撕心裂肺的,一邊抽泣一邊怒吼,好像呼吸都困難了。

沈慕衍也沒躲,任由她敲打著他的胸膛哭泣吵鬧著。

許久之后,她打得累了,便靠在他的肩膀上默默的流眼淚。

沈慕衍沒推開她,許久之后,他壓低嗓音道:“蘇奈,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p>

一瞬間,蘇奈的眼淚流得更兇了。

她仿佛看見了七年前滿臉笑意的沈慕衍,他也是在這樣的冬夜,朝她伸出手,笑瞇瞇的說:“小姑娘,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可是沈慕衍,現在的我,哪里還有家?

蘇奈呵呵一笑,終于舍得推開沈慕衍,朝他輕輕搖頭,轉身朝著雨夜走去。

七年了,對于他,她終于學會拒絕了。

可轉身的一瞬間,她感覺雙腿發軟,眼前一黑,便暈倒了過去。

沈慕衍快步上前,將蘇奈摟在了懷里。

她發燒了,小臉紅撲撲的,滾燙的額頭觸得他的皮膚生疼。

他彎腰將她抱進車里,想送她去醫院。

可就在他踩下油門那一刻,副駕駛上的蘇奈忽然伸出小手抓住他的衣角,喃喃低語道:“沈慕衍……不要帶我去醫院……醫院好冷……我好害怕……”

生病的蘇奈沒有了平日里的傲氣和偏執,聲音軟綿綿的,聾拉著腦袋的樣子像只溫順的小貓。

沈慕衍怔了怔,轉動方向盤,將車子停在了茗苑門口。

沈慕衍給蘇奈沖了感冒藥和退燒藥,端到她身邊,她閉著眼睛嘗了一口,直接吐了出來。

“苦,好苦?!?/p>

她還是和七年前一樣,不喜歡任何帶苦味的東西。

沈慕衍輕嘆了口氣,耐著性子又將藥喂到她嘴邊:“張嘴,把藥喝了?!?/p>

“苦?!彼悅院囊⊥?,軟糯的說,“沈慕衍,我想吃棉花糖?!?/p>

“你生病了,不能吃棉花糖?!彼?。

“我就是想吃……沈慕衍,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連棉花糖都不肯給我買……”她拽著她的手撒嬌,即使意識不清,語氣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他。

他怔了怔,忽然伸出手,輕輕揉了揉她細碎的劉海,柔聲道:“奈奈乖,把藥喝了,聽話就給你買棉花糖?!?/p>

“唔……好……”

這是沈慕衍第一次耐心的哄她,即使意識不清,她的眼眶,還是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看著蘇奈乖巧的將藥都喝了下去,沈慕衍輕嘆了口氣,幫她把被子蓋好。

喝完藥的蘇奈安靜了不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便睡著了。

沈慕衍坐在她對面,點燃一根煙曼斯條理的抽著,用一種極其復雜的眼神盯著她。

床上的蘇奈似乎做了什么噩夢,忽然滿臉驚恐的搖頭,喃喃開口道:“慕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三年前我真的沒有害蘇青青……我真的沒有……”

他吸煙的動作明顯頓了一下,但他苦笑一聲,慢吞吞的吐出一個濃濃的煙圈,眼眸里波瀾不驚。

煙霧裊裊里,他深邃的眸子似乎染上了柔情,看蘇奈的眼神,也溫柔了幾分。

蘇奈還在說著夢話,在夢里,她一遍又一遍的喊著他的名字,沙啞著聲音質問他為什么這么偏袒蘇青青,她哭得撕心裂肺的,問他為什么要騙她……

他只是一圈又一圈的抽著煙,俊眸微垂著,一句話也沒有說。

直到晨曦來臨,他才將手里的煙滅了,離開了茗苑,落了一室的清輝。

臨走前,他盯著床上的蘇奈看了半晌,然后長長的嘆了口氣,輪廓分明的臉上透著濃濃的悲涼和無奈。

她總是問他為什么如此偏袒蘇青青,可是蘇奈,你知道嗎,這是我欠蘇青青的,從十五年前開始,他就欠下這筆債了……

……

蘇奈醒來的時候,茗苑里安靜得可怕。

如果不是滿煙灰缸的煙頭和擺在床邊的藥,她還以為,昨晚的一切只是她做的一場夢。

昨晚的沈慕衍好溫柔啊,他用低沉好聽的嗓音喊她“奈奈”,他親手喂了她退燒藥,他還答應她,她聽話就給她買棉花糖……

蘇奈輕嘆了口氣,覺得自己肯定是出現幻覺了。

七年了,他從來沒有對她這么溫柔過。

可她一抬眸,便看見房間的門把上掛著一袋粉紅色的棉花糖。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她將棉花糖放進嘴巴里,輕輕嚼了嚼,很甜。

可眼淚,卻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沈慕衍,你不是討厭我嗎?我們不是已經離婚了嗎?結婚三年你沒給過我任何溫暖,現在又在干什么?

蘇奈也不知道,究竟是她瘋了,還是沈慕衍瘋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時,她擺在桌子上的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看見蘇閔鎮的名字,蘇奈擦了擦眼淚,語氣又恢復了一貫的冷清:“蘇先生,大早上的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蘇奈,你非要逼死青青才肯甘心嗎?”蘇閔鎮的聲音憤怒極了。

蘇奈滿臉嘲諷的笑了起來:“蘇閔鎮,蘇青青不是你們所有人的心肝寶貝嗎?我怎么有那么大的能耐逼死她?”

“她都被你逼得割腕自殺了,你還想怎么樣?”蘇閔鎮卻低吼道。

什么?

蘇奈身軀一震,臉上滿是不可置信,蘇青青居然割腕自殺了?

這女人,又想甩什么花樣?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