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彩结果24:(完結)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顧一念霍子琛-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顧一念霍子琛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4 11:3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顧一念霍子琛劇情緊湊,情節設置合理,看點多多,值得一看。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顧一念霍子琛小說精彩節?。合7⒐吹募付尉綾舅丫垂?,也挑好了自己到時要表演的片段。

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
推薦指數:★★★★★
>>《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在線閱讀>>

《豪門影后之步步謀婚》精?。?

因為要來酒吧,凌葳換上了下午買的一條亮片抹胸裙,盤成丸子頭的頭發海藻般散開。她原本是可愛甜美的長相,如此,卻也顯出了幾分嫵媚。

顧一念也換掉了白天被打濕的衣服,穿了件V領無袖小黑裙,配黑色一字帶高跟鞋。膚光雪白通透,除了菱唇上一點殷紅,并沒有怎么化妝,在這樣紙醉金迷的地方,她干凈得像異類。

用凌葳的話說,大概就是有顏任性了吧。

找了個吧臺一角坐下,兩人各自點了酒。

聊著聊著,說到了周二的試鏡上。

“都準備好了嗎?”凌葳問道。

顧一念笑笑,“還行,到時自由發揮吧?!?/p>

席睿發過來的幾段劇本她已經看過,也挑好了自己到時要表演的片段。

演戲這件事,也許是遺傳,從小就刻在了她的骨子里。

小的時候,幼兒園小學文藝匯演,別的小孩子都是千哄萬哄才愿意上臺,她卻樂在其中得很。

想到小時候的事,難免走了幾分神,凌葳叫了她兩聲才反應過來,見她臉色略有疲憊,擔憂道,“怎么了?是不是時差還沒倒過來?”

顧一念搖搖頭,“沒事,剛想劇本的事去了?!?/p>

凌葳盯著她看了兩眼,見面色無異,這才放下心來,“沒事就好,你要是累了我們就回去?!?/p>

顧一念笑笑,將酒杯往調酒師面前推了推,示意他滿上,“哪能呢?我怎么會掃凌大小姐的興?!?/p>

凌葳翹了翹紅唇,“可不是?等你以后出名了,想來酒吧都來不了了,還不得趁著現在好好玩幾把?!?/p>

顧一念但笑不語,喝了口酒。

這時,臺上的DJ換了首熱鬧的舞曲。

凌葳興起,跳下吧臺凳,拉起顧一念往舞池走去,“走,跳舞去!”

顧一念從小就不是什么乖乖女,又在國外待了這么多年,自然放得開。她和凌葳身材火辣,又長得漂亮,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跳了好幾首,兩人才盡興,擠出人群,只覺酣暢淋漓,重新坐回了吧臺。

“你先坐一會,我上個洗手間?!憊艘荒鍆櫟詿蛄松瀉?,起身準備去洗手間。

凌葳正看著不遠處,眼里發光,聞言含糊應一聲。

顧一念順著她的目光望去,見凌葳看著的,是剛剛給她們上酒的調酒師。調酒師與她們年紀相仿,一米八幾的身高,穿著白色襯衣,打著黑色領結,短發,模樣俊朗,有種干凈的氣質。

凌葳一向喜歡看帥哥,顧一念早已見怪不怪,笑著搖搖頭,只調笑一句,“別叫人把你魂給勾了?!?/p>

凌葳擺擺手,讓她快去。

顧一念便自己去了。

在洗手間整理了一番,回來的時候,遠遠看到吧臺上多了幾個人,凌葳被圍在中間,看不清神情。

顧一念眼底閃過一絲不耐,快步走了過去。

走得近了,看清圍著凌葳的是幾個男人,與她們差不多年紀,皆是一身名牌,不知哪里來的富家公子哥兒。

其中一人染著黃色頭發,正拿著酒杯往凌葳面前送,嘴里不住地勸酒。

凌葳皺了眉頭,伸手一擋,語氣冷了下來,“讓開?!?/p>

黃毛男卻仍是調笑著。

顧一念上前,垂了眸子,冷聲開口,“你坐了我的位子?!?/p>

被人打擾,黃毛男罵罵咧咧,目光落在顧一念臉上的瞬間卻啞了聲,直勾勾盯著顧一念,一臉垂涎之色。

剛剛舞池中人多,只覺得這兩小妞身材不錯,沒想到,長得還這么勾人。

尤其是眼前這個,簡直是極品??!

他盯著顧一念,擠出一抹笑,拍了拍一旁的吧臺凳,“來,妹妹這邊坐?!?/p>

顧一念看他一眼,冷冷吐出一個字,“臟?!?/p>

說著,將凌葳拉起來,“葳葳,不早了,回去吧?!?/p>

見顧一念回來,凌葳微松口氣,但很快又皺了眉頭。

這幾人明顯不是善茬,這件事,怕是一時半會解決不了。

見顧一念絲毫不把他放在眼里,黃毛男的笑容僵在臉上,眼下的肉抖了抖,“騰”的一聲也站了起來。

原本嘴一張,就要開罵,只是視線落在顧一念那張過分冷艷的臉上,氣勢就蔫了下去。

這小妞長得真他娘的好看,就是罵人也好看。

想到這里,深吸一口氣,又擠出抹笑,“美女,這才九點呢,再玩玩呀?!彼底?,伸手就去扯顧一念纖細的手腕。

顧一念將手一抽,把凌葳拉至身后,眼波一橫看著他,清冷中自帶三分戾氣。

不知為何,男人覺得一股寒氣豁然從腳底起,忍不住抖了抖。

身后有人起哄,“麒哥,人美女看不上你呢?!?/p>

男人狠狠瞪了身后起哄的人一眼,覺得面子上掛不住了。心底暗罵一句,真是邪門了,被這小妞看著,他竟然有幾分發憷??芍諛款ヮブ?,又怎能生怯?

臉色一沉,盯著顧一念,聲音陡然狠了幾分,“小妞,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p>

顧一念卻突然笑了。

她這一笑,若浮風流雪燦然生光,只看得眾人傻了眼。

“如果我偏要呢?”她紅唇一勾,漫不經心地開口。

眾人倒吸了口涼氣,已經沒有人意識到她說了什么。

顧一念一把將男人推開,拉著凌葳就要往外走。

“小姐,這么不給面子?”

這時,從幾人身后走出一人,一身潮牌,雙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著顧一念,長相還算帥氣,只是一雙眼睛帶著風流邪氣。

他一出來,其他人便不說話了,顯然是這伙人的老大。

見到來人,顧一念微微一怔,很快翹了紅唇,露出一抹玩味的笑。也不走了,抱臂似笑非笑地覷著那人。

真是“好巧”,居然會在這里碰上他。

來人顯然也覺得顧一念有些眼熟,瞇著眼看了一小會,突然眼睛一睜,露出一種古怪的神情。

方才那黃毛男上前,似乎是仗著有了靠山,睨一眼顧一念和凌葳,惡狠狠開口,“小姑娘,出來玩,就不要脾氣這么大,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顧一念長睫微微一抬,紅唇勾起的弧度深了些,盯著潮牌男不緊不慢開口,“好巧啊,徐少?!倍倭碩?,笑容格外艷麗,“我當然認得徐少,只是不知道……徐少可認識我?”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