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中奖giuze:(大結局)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喬沐煙小說-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4 10:5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小說《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的主人公是喬沐煙,為您提供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喬沐煙小說閱讀。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喬沐煙小說精彩節?。呵傾逖堂悅院乃盜艘瘓?,伸手在枕頭下面摸手機,白洛塵把床頭柜上的手機遞給她。

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
推薦指數:★★★★★
>>《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在線閱讀>>

《漫漫婚途神秘老公周一見》精?。?

喬沐煙這一覺睡的不安穩,總覺得身邊有人,掙扎著睜開眼睛,發現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渾身都在疼,可是她只能感覺,完全看不見。

看不見?

喬沐煙頓時就慌了,撐著床想坐起來,下意識往床邊摸了摸,“裴斯臣?”

白洛塵連忙來扶她,聲音沙啞,卻不似平時那樣總是冷冰冰的帶著刺,“是我。你別動,醫生說你要臥床靜養幾天。你的眼睛是應激性失明,過一會就會好?!?/p>

還好不是瞎了!

不過……幾天?

喬沐煙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幾點了?”

“五點?!?/p>

“還有一個小時?!?/p>

喬沐煙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伸手在枕頭下面摸手機,白洛塵把床頭柜上的手機遞給她,“手機摔壞了,我去給你重新買一個,你醒了就好?!?/p>

喬沐煙頭又重重的摔回去。

白洛塵很快退出去,但是門很快又打開,她以為是白洛塵又回來了,連眼睛都懶得睜,“你給林曉飛打個電話,去公司給我報備,盡快召開記者招待會。今天的事情你先別動,我想想怎么處理?!?/p>

“還想怎么處理?”男人的聲音沉冷沉冷的,像是從冰塊里撈出來,“把命再送一次出去?”

喬沐煙瞬間就清醒了,即便是看不見,卻還是轉頭看向男人說話的地方,心里撲通撲通的跳的厲害,“裴斯臣?”

緊跟著,下巴一痛,她就感覺男人的臉近在眼前,因為,他灼熱的呼吸離她很近,一下一下噴灑在她的臉上,嗓子里都像是帶著壓抑的嗚鳴。

“你膽子長毛了是不是?為了別人,命都不要了!”他一個字一個字從齒縫里往外蹦字,恨不得把她碾碎重新組裝。

喬沐煙下意識就放輕了呼吸,扯出一抹笑容來,“怎么會,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彼底?,趕忙岔開了話題,“才五點,你怎么來了?”

裴斯臣一愣,死死的盯著她的眼睛。那里面依舊是烏沉沉的,水光潤澤,卻沒有焦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只是象征性的眨了眨眼睛,沒有察覺。

明明已經是凌晨五點,她還不知道。

她看不見了。

為了任何人,她都可以這樣拼命,除了他!

裴斯臣眼底的風暴一點一點累積,心口像是被一只手攥著,一點點的往外擠壓痛苦。裴斯臣再也忍不住,低頭狠狠的壓上她的嘴唇,手卻是放開了,輕輕的把她放回床上。病床很窄,他一只手懸空支撐著身體,忽地,身體一僵。

喬沐煙沒有拒絕他的靠近,伸手抱住了他的腰笨拙的回應了他一下。

她到現在還心有余悸——差一點,她就見不到他了。

明明是綺麗的瞬間,裴斯臣卻瞬間清醒過來,撐著手臂坐好,低頭沉沉的看著她,“喬沐煙?”

她知不知道他是誰?

喬沐煙無意識的舔了一下唇,迷蒙的順著他說話的方向看過來,“嗯?”

像一只無神的貓。

算了。

裴斯臣瞬間就沒了脾氣,倒了杯水,插上吸管遞到她嘴邊,“喝點水?!?/p>

喬沐煙確實渴了,就著吸管喝了點水,神志又清醒了一些。眼睛看不見了,其他的感官就尤其敏銳,比如……

痛覺。

她疼的呼吸都有些重,周身發冷,又怕裴斯臣看出端倪來跟她生氣,小心翼翼的蜷縮著身子。

裴斯臣也不說話,起身靠在床邊,一手攬過她扣進懷里,牢牢的抱著,“餓了沒?我帶了粥過來?!?/p>

男人溫熱的體溫驅散了一點痛意,喬沐煙往他身邊蹭了蹭,伸手摸了一下,他離床邊只有一點距離,即便是坐著也很不舒服。她往里面挪了挪,“我想再睡會,一起?”

裴斯臣沉吟一會才說:“你這是在邀請我上、床?”

“……”

裴總,快把你的奇怪想法收一收啊喂!

喬沐煙現在又冷又疼,貪戀他身上的溫度,翻著白眼又往里蹭了蹭,“是是是,您快上來吧?!?/p>

裴斯臣低笑一聲,起身把外套脫了,松了松腰帶,把襯衫扯出來。

喬沐煙只能聽見窸窸窣窣脫衣服的聲音,還有皮帶扣清脆的響聲,頓時就緊張起來,攥著被子看向門口,即便她什么都看不見。

“這里是病房!”

好好的,說脫就脫??!

脫了一半衣服的裴斯臣:“……”

男人滿頭黑線,“不是你想體驗一下?”

才怪!

喬沐煙一囧,迅速滾到床里面去,夸張的哼了一句,“啊呀,我好疼?!?/p>

裴斯臣把外套丟一邊,掀開被子上床。

他長手長腳,直接把她整個人都包裹在懷抱里。喬沐煙腦子里本就昏昏沉沉的,這會被熱氣一熏,就有了困意。結果,裴斯臣比她睡的更快,還能聽見細微的鼾聲。

這是有多累?

喬沐煙忽然又不困了,小心翼翼的想轉過身,剛一動,裴斯臣就把摟著她的手緊了緊,撐起肩膀問道:“哪兒疼?”

聲音還帶著困頓,低啞迷蒙。

喬沐煙心口不爭氣一陣亂跳,連忙搖頭。

裴斯臣瞬間又倒回去,睡著了。

喬沐煙眨眨眼睛,忽然就笑了,閉著眼睛沉沉睡去。

喬沐煙睡醒,無意識的伸手一摸,身邊又是空空的了,她一下就睜開眼睛。她眼睛已經迷迷蒙蒙的能看清東西的輪廓,像是蒙了一層霧,一時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

喬沐煙摸索下床,奈何眼睛看得見,卻低估了自己的腦子,一陣天旋地轉,就直愣愣往地上撲去,她毫無掙扎能力,直接閉上了眼睛。

裴斯臣進門就瞧見這驚魂一幕,當下顧不得思考,一把拎著喬沐煙的衣領就扯了起來。

咔噠咔噠,扣子被扯掉好幾顆。

空氣中有瞬間的寂靜。

喬沐煙預期中的疼痛沒有到來,被勒的夠嗆,看清楚是裴斯臣之后,整個人都要愛風中凌亂了。

這特么的怎么跟小說情節不一樣??!

說好的攔腰抱,胸肌墊底呢?

拎后脖領是什么鬼?當她是貓嗎?

喬沐煙痛心疾首的拍了拍心口,拍到一截光溜溜的皮膚……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