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的开奖时间:(全章節)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張易澤-張易澤云貞兒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4 07:3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張易澤云貞兒小說叫做《女總裁的讀心高手》,這里提供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小說閱讀。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小說精彩節?。赫乓自笳餉聰?,云貞兒內心里對林朝陽也有些輕視,不過張易澤畢竟是云氏的人,這樣鬧下去對誰也不好,于是調和道:“張易澤,這沒有你的事情,你不要管了。

女總裁的讀心高手
推薦指數:★★★★★
>>《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在線閱讀>>

《女總裁的讀心高手》精?。?

不僅是張易澤這么想,云貞兒內心里對林朝陽也有些輕視,不過張易澤畢竟是云氏的人,這樣鬧下去對誰也不好,于是調和道:“張易澤,這沒有你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褂?,你大晚上的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貞兒,你認識這個人?這個人是誰???”沒想到云貞兒竟然人事這個可惡的小子,林朝陽更加憤怒,于是主動問道。

林朝陽話里的憤怒就算是云貞兒再傻也聽出來了,所以她一時間猶豫要不要把張易澤的身份告訴林朝陽。如果云貞兒告訴林朝陽實情,恐怕張易澤接下來就要面對林朝陽無休止的報復了。

但是剛才自己已經不小心將張易澤的名字說了出來,如果現在說不認識張易澤,恐怕林朝陽也不會相信,一時間云貞兒有些埋怨自己說話不經過大腦。要不然也不會現在這么為難了。

將云貞兒的反應看在眼里,林朝陽臉色變得更加不好看。剛才他在張易澤面前選擇了示弱,那是因為他不知道張易澤是什么背景,但這也在云貞兒面前逗樂面子。但是現在對張易澤仔細觀察,林朝陽才知道剛才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就憑現在張易澤的穿著,也不是自己惹不起的人,只是剛才張易澤先聲奪人,讓林朝陽忽略了這一點。想到剛才自己竟然被人耍了,林朝陽怒道:“小癟三,你找死?!?/p>

說著不等待張易澤反應就吵著張易澤撲過去,看樣子機是想有仇報在當下,實在是等不及了。如果是林氏集團的奧夫,張易澤胡須承受不住,但是林朝陽的報復嗎?那就只能呵呵了。

不僅張易澤這么想,就連曾經見是過張易澤厲害的云貞兒也忍不住吐槽林朝陽,她只希望張易澤手下留情,不要讓林朝陽傷的太重。果然結果也沒有讓云貞兒失望,轉眼之間,林朝陽已經飛到了十米開外。

呃,確實“飛”出去了,雖然云貞兒不知道為什么張易澤僅僅一腳就將林朝陽踹飛這么遠,但是現在他更加關心林朝陽現在的傷情。要是因為自己導致林朝陽有什么三長兩短,恐怕她也沒有辦法跟林氏交代。

不過好在張易澤下手還是很有分寸的,雖然他很想就這樣將林朝陽踹的醒不過來。但是林朝陽明顯不領情,色厲內荏地叫囂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你個混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竟然敢還手?”

聽到林朝陽這么說,就連云貞兒也是一頭黑線。你都氣勢洶洶的朝人家撲過去了,人家又怎么會不還手等著你揍?真當自己是天王老子,誰都要讓著你???不過這話只能在心里說的,要是云貞兒說出來,恐怕林朝陽要爆體而亡了。

“林朝陽,你現在沒事吧?需要我給你交救護車嗎?”云貞兒上前關心道。不管怎么說張易澤都是云氏的員工,云貞兒不想因為張易澤影響到云氏跟林氏的合作,所以她也不能不管。

張易澤并不知道云貞兒這么做是為了自己好,見云貞兒這么關心林朝陽,忍不住酸道:“林公子沒有那么脆弱,我只用了三成力,他頂多被摔得分清南北,不會有什么內傷的?!?/p>

他的這句話讓剛才一直想要博取同情的林朝陽實在咽不下去了,本來林朝陽還想讓云貞兒關心一下自己,可是聽張易澤的話,好像自己裝病似的,雖然他開始確實有這個想法。

“張易澤,你的名字我記住了,你給我等著瞧?!繃殖敉瓶胍蠓齙腦普甓?,放出狠話道。

對于這種打架輸了放狠話的行為,張易澤并不放在心上,這種雕蟲小技他早就不用了。如果打架輸了,就要認慫下次再打回來就是了,像林公子這樣被揍了還放狠話,容易再被揍一頓,至少現在張易澤想要再次動手給林公子點意味深長的教訓。

“你想干什么?他要是不想惹事就不要再輕舉妄動,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難道你不能為云氏考慮嗎?”云貞兒見張易澤還想動手,拉住張易澤說道。

見云貞兒這么護著林朝陽,張易澤心里酸酸的。但是他知道云貞兒說得對,自己可以不在乎林氏的報復,但是云氏和云貞兒在乎,他記者阿峰跟自己說的話,云氏想要跟玲瓏集團抗衡,離不開林氏的抗衡。

“林公子,我要提醒你,下次要是打輸了最好閉嘴,我這個人最喜歡打那些嘴硬的家伙了?!閉乓自笸O陸挪?,對嚇得哆嗦的林朝陽說道。

也不怪林朝陽害怕,張易澤剛才的樣子確實很嚇人,甚至像要殺人似的。林朝陽不是那種沒有腦子的人,知道子安在這個場子是找不回來了,所以明智的選擇閉嘴。雖然他選擇而閉嘴,但是仇恨的種子也就此種下了。

看著林朝陽屁股尿流的跑遠了,張易澤臉色也變得情郎起來。只是云貞兒可沒有張易澤那么寬的心,忍不住嗔道:“你知道林家權勢那么大,你怎么還那么對待林朝陽???他們要是真的對付你,我都不一定能夠護住你?!?/p>

聽到云貞兒的話,張易澤有些不服氣,但是不經意間看家云貞兒擔心的眼神,張易澤感覺心里暖暖的,云貞兒畢竟還是在乎自己的。

“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就憑林家還奈何不了我,只是怕給你和云氏帶來麻煩。要不你把我開除吧,這樣林氏也不會找你的麻煩了?!閉乓自蠼ㄒ櫚?。

云貞兒并不知道張易澤說得是真話,她以為張易澤是害怕連累云氏,于是安慰道:“這件事情說起來也不算你的錯,我明天去跟林總道歉就是了,相信以云家和林家這么多年的交情,他們不會不給這個面子的?!?/p>

對于林氏的報復,云貞兒也沒有底氣,但是她卻不能讓張易澤去承擔這樣的責任,這不是張易澤這樣的窮小子可以承擔的。當然,云貞兒心里也不是沒有私心,如果這件事情鬧大了,那么張易澤的身份也就瞞不住了。

對于云貞兒的維護,張易澤還是很感動的,但是他更加不能讓云貞兒承擔林氏的怒火了。當然,承擔責任不一定非要說出來,聽到云貞兒的建議,張易澤見狀同意的點了點頭,算是表面上同意了云貞兒的建議。

“對了,你這么晚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這個時間段,你不是應該回家了嗎?”林朝陽的事情說過去以后,云貞兒問起了張易澤的行程。

“我是來喝茶的,喝茶的?!閉乓自笠皇奔湟膊恢澇趺錘普甓饈?,只好把剛才自己的目的地說了出來。

“什么?喝茶的?這個時間嗎?”云貞兒疑惑道。也不怪云貞兒不能理解,這么晚踹喝茶確實很奇葩,要知道晚上喝茶是影響睡眠的,一般情況下,人們晚上很少喝茶的。

盡管張易澤說得半真半假,但是現在聽來確實夠假的。但是話已經說去了,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張易澤只能繼續堅持道:“這里有一家茶舍的茶很不錯,所以想過來試試,這不我想回去的時候就遇見你了?!?/p>

云貞兒看著張易澤的樣子,沒有覺得有什么異常,心里也就放松了下來。要知道像云貞兒這樣的人,實際上是不怎么相信巧合的,再加上云貞兒也出現在這里,云貞兒很容易懷疑到張易澤是不是來跟蹤自己的。

雖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云貞兒自然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在聽到張易澤的解釋以后,也就裝作相信張易澤的話。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咱么早點回去吧?!蔽碩惚茉普甓淖肺?,張易澤建議道。

云貞兒卡了一下天色,確實不早了,如果在不回去,恐怕天都要亮了。云貞兒贊同道:“那咱們早點回去吧,我的車自己就在附近,我送你吧?!?/p>

兩個人車上一路無言,張易澤怕云貞兒又要問自己的行程,于是主動往別的話題上引。張易澤問道:“貞兒,那個王秘書現在怎么樣了?玲瓏將人叫出來了吧?”

“人倒是交回來了,但是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處理了。按理說應該交給有關部門,但是現在副總不在,我也一時間拿不定主意?!痹普甓鞠⒌?。

這次的事情怎么說都是王秘書的錯,?要算起來,恐怕王秘書沒有幾年是出不來的了。這次王秘書不僅貪污公款,而且還對自己造謠中傷,折讓云貞兒非常氣憤。但是氣氛過后,云貞兒對王秘書也有些擔心。

能成為云貞兒的私人秘書,本身就說明王秘書和云貞兒的感情很好。在被王秘書背叛以后,云貞兒還是有些不忍心將王秘書送進監獄,所以難免有所感慨。

“你是云氏的總經理,你還不能決定要不要把王秘書送進去嗎?你要是不想那就算了,反正最后也是你自己不痛快?!閉乓自舐輝諍醯乃檔?。

聽到張易澤說得這么簡單,云貞兒也忍不住苦笑。事情奶油張易澤想的這么簡單,公司的監事會的主席是陳副總而不是自己,這種事情就算是自己反對,陳副總還是可以將人送進監獄的。再說了,陳副總一直看自己不順眼,這次犯事的是自己的秘書,他又怎么會放棄這次的機會呢。

聽完云貞兒的訴說,張易澤才知道云氏的事情還真不簡單。不過這些事情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也就沒有再多說,省的讓云貞兒見笑。

說完了王秘書的事情,二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些什么,尤其是云貞兒,云母給張易澤找對象的事情云貞兒是知道的,正是因為這樣,云貞兒才對張易澤出現在這荒郊野外有所懷疑。

“云伯母的事情你知道了吧?”感受到云貞兒的心里波動,張易澤忍不住問道。

“這件事情我知道,我媽事前跟我說過?!痹普甓檔?。

“你就沒有什么需要解釋的嗎?”

看著張易澤嚴肅的樣子,云貞兒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解釋。這件事情云母確是事先跟云貞兒說過,云貞兒也是很贊成的。既然張易澤想要跟云家結親,那么至于是跟自己還是跟云家介紹的其他人,雖云貞兒來說是無關緊要的,只要云家支持張易澤,那么張易澤也不會吃虧。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