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昨天号码:(全章節)女總裁的讀心高手云貞兒閱讀-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張易澤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4 07:3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小說張易澤云貞兒《女總裁的讀心高手》是由作者竹葉青原創的一本言情小說,這里提供張易澤云貞兒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小說閱讀,女總裁的讀心高手講述了:張易澤才從墻上將飛鏢拔了下來。

女總裁的讀心高手
推薦指數:★★★★★
>>《女總裁的讀心高手》在線閱讀>>

《女總裁的讀心高手》精?。?

將玉符飛鏢的表面都清理了一下,張易澤才從墻上將飛鏢拔了下來。通過飛鏢插入墻上的深度,張易澤可以斷定這個人絕對是個高手,自己要是遇上了,絕對會被秒殺。

本來張易澤下山之后覺得自己還算個人物,沒想到才下山沒有幾天就遇到了高手,這種感覺確實是糟透了。

仔細端詳著手中的飛鏢,張易澤也沒有看出哪里有問題。按理說這樣的情況發生,畢竟那些所謂的高手也不會那么清閑,閑著沒事拿自己練飛鏢玩。旋即張易澤想起師傅嵩陽道人小時候教給自己解九龍環的手法試了下,剛才還束手無策的飛鏢竟然自動裂開了。

確認里面沒有什么機關以后,張易澤從里面拿出一張紙條,這應該才是飛鏢主人的意思,只是張易澤忍不住腹誹道:“我靠,送個紙條至于這么大動干戈嗎?要是老子沒有躲開,豈不是就要掛到這上面了,那可真是貽笑大方了?!?/p>

不管怎么說,張易澤還是拿過了紙條,不過看到紙條上的字,張易澤臉色才變得凝重,只見字條上寫道:欲知朱有能(二師兄)下落,可去靜心茶舍一見。

看到這幾個字,張易澤就知道來人很可能和自己一樣是從山里來的,這樣的說話方式根本就不像城市人說話的風格,也就只有上了年紀的和山里交通不便的人才會這么說話,而剛才雖然張易澤沒用看清來人,但是還是知道那不是個老年人。

很多人都覺得年齡越高代表著功夫越好,其實這只是受武俠小說的影響,但是實際上,人的年紀大了以后,各項身體機能都在下降,身體在三十五歲以后就在走下坡路了,等到了七老八十,不需要人照顧就算好的,哪里還能飛檐走壁。

當然,相比于來人神秘的身份,張易澤更加關心的是二師兄現在的下落。既然這個人知道二師兄的名字,說明一定和二師兄有一定的關系。這樣的人冒出來,相比于張易澤大海撈針使得尋找要好得多。

張易澤不是沒有懷疑過這個神秘人的動機,但是人家能夠輕易地到張易澤身邊而不被發現,那就說明人家的功夫比張易澤高的不止一個檔次,這樣的情況下,人家完全可秒殺張易澤,哪里還需要跟他動歪腦筋呢?

既然得到了二師兄的下落,張易澤也不停留,直接下樓去了所謂的靜心茶舍。對于這個地方,張易澤并不是很清楚,就連出租車司機也是費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了這個位于犄角旮旯里毫不起眼的茶社。

看著這門面只有一間的所謂茶社,張易澤還真不知道常青市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怪不得出租車司機找了很久才找到這個地方。相對于這間茶社,張易澤更加關心里面的人以及二師兄的下落。

這樣人跡罕至的地方確實是一個打埋伏的好地方,所以張易澤一時間有些猶豫。但是想到約自己來這里的人應該沒有什么惡意,而且張易澤本身也不是一個遇到困難就退縮的人,所以最后決定進去看看。

張易澤上前推開虛掩的門,發現里面并沒有人,于是大聲問道;“我來找朱有能,請問你們這里有人認識朱有能嗎?”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那個來給我送錢的吧?”一道聲音從張易澤耳邊傳來,張易澤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嚇了一跳。

雖然聲音近在眼前,但是張易澤在茶舍觀察了一下竟然沒有發出聲音的人。也就是說自己可能遇到高手了,要不然也不會聲音就在自己耳旁,但是自己卻看不到人。因為聲音的出現,張易澤陷入了高度緊張的狀態,推著門的手也不自覺的用力推門。

但是詭異的是不論張易澤怎么推門,都不能完全將門推開,仿佛門后有人在詭異頂著 ,不讓他推開是的。張易澤不確定門后是不是有機關,但是推門的手始終不敢松開,害怕會突然間出現什么暗器。

就在張易澤高度緊張的時候,那個神秘的聲音又出現了,只是這次聲音明顯虛弱了一些,只聽那個聲音說道:“你是想要擠死我嗎?我不就是想要自己的報酬嗎?我招誰惹誰了,嗚嗚嗚……”

這個聲音出現以后,張易澤就集中注意力在四處找人,但是讓他失望的是人還是沒有找到,而那個人的聲音感覺就在耳旁,甚至張易澤覺得自己甚至可以聽到神秘人的呼吸聲,這個時候張易澤已經可以斷定自己絕對是遇到了高手中的高手。

“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要本門擠死了,你不會是想謀財害命吧?”

正當張易澤想要逃離茶舍的時候,那個聲音又出現了,這次聲音比上次還要虛弱,張易澤忍不住納悶道:“難道這個神秘的高人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愛越虛弱?只是被門擠死了是什么意思?是哪個門派的口號嗎?”

不過張易澤只是開始的時候沒有反應過來,等他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很快張易澤忽略的事情就出現額,確切的說是張易澤忽略的人出現了。

一個臉上有淤青的中年男人從門后走了出啦,聲音到這哭腔罵道:“我就在門后打盹,我招誰惹誰了,憑什么這么倒霉差點被門擠扁了,嗚嗚,我多冤枉啊,差一點就沒命了?;褂心?,我都說讓你住手了,你怎么還越來越使勁了,你耳朵聾了???”

對于突然出現的人張易澤先是一愣,但是聽到男人的哭訴,張易澤才知道自己確實鬧了笑話。自己當時是高度緊張,再加上屋子里沒有人,難免會想到陰謀上,所以對于門后面的熱也沒有注意。

可是話雖如此,但是看到一個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磨磨唧唧的哭,張易澤還是覺得很惡心。尤其是面對中年男人的指控,不知道的會以為自己對他做了什么事情了呢。

雖然心里惡寒,但是張易澤還是安慰道:“真是堵不起啊,我沒有看到你,我過來時找人的,你知道住又能在哪里嗎?”

聽到張易澤說朱有能三個字,中年男人中間停頓了一下,然后又開始了繼續哭,讓張易澤感覺頭疼。不過男人的停頓也讓張易澤確定自己沒有找錯人,這個人確實跟二師兄有關系,要不然也不會中間停頓。

消息時有了,但是這個中年男人不回話,只是一個勁地哭,這讓張易澤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想到剛才中年男人曾經偶爾提到錢的事情,張易澤利誘道:“如果你告訴我朱有能的下落,我可以給你錢,很大的一筆錢哦?!?/p>

這個方法看上去還算有效,因為中年男人確實停止了抽泣。但是當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張易澤,馬上哭的聲音更大了,而且這樣做甚至在中年男人雅尼看到蔑視,好像自己是一個窮鬼,沒有資格里有他似的。

張易澤怎么著也沒有想到自己想要利誘別人還被別人明白的嫌棄了,這簡直是打張易澤的臉嘛,真是叔可忍嬸也不可忍啊。

剛才的擔驚受怕再加上中年男人的輕視,這讓張易澤徹底爆發了,此時張易澤覺得哪怕就是找不到二師兄,也要給這個磨磨唧唧的中年男人一個教訓,一個大男人哭的落雨梨花本來就惡心人,現在還敢瞧不起自己。

“我在問你一遍,朱有能現在在哪里?如果你不告訴我,我保證你每天都可以盡情的哭了,所以你現在馬上給我停下?!閉乓自笊锨白プ】奩鬧心昴腥?,單手提起來說道。

中年男人還是被張易澤的突然爆發給嚇到了,暫時停止了哭泣,張易澤終于不用擔心耳朵被荼毒了,聲音緩了一下說道:“我是來找朱有能的,有人告訴我他在這里,如果你告訴我他的下落,我馬上就走怎么樣?”

見張易澤不復剛才的嚴厲,中年男人似乎知道張易澤不能把自己怎么樣,所以打算重新哭,張易澤無奈,只得只需威脅道:“你要是敢再哭,我就把你扔到下水道,讓你哭個夠,你最好想清楚了結果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哭?!?/p>

聽到張易澤說的這么危險,中年男人明顯是被嚇到了,張易澤可以感受到中年男人明顯在忍著情緒,從她不斷抽動的兩頰可以看出,他卻是忍的很辛苦,如果不是張易澤的威脅,人家肯定會繼續難過一會。

“這位大哥,我是來找朱有能的,如果他在你們這里,麻煩你把他叫出來,我找他有些事情?!閉乓自蠊首骱桶乃檔?,只是他現在還倒提著中年男人,確實讓讓人很難相信他的誠意。

“你說的這個人我根本不認識,怎么幫你叫出來???”或許是張易澤看著中年男人的眼神太熾熱,所以中年男子終于開始說話了。

“什么?你說你不認識朱有能?這怎么可能呢。我剛得到消息,說朱有能確實在你們這里,你可不要騙我,你要是騙我的,我照樣讓你哭得停不下來?!閉乓自蠡騁傻?,手下的力氣也不自覺加大。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