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569期预测:(獨家)陳天明瀟月小說-都市最狂戰神(李秋銘)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4 07:0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男女主是陳天明瀟月小說叫什么名字,陳天明瀟月的小說叫做《都市最狂戰神》,都市最狂戰神小說精彩節?。撼綠烀髯詵皆露囊慌?,正在教她算數題,方一文生前的時候,陳天明就非常佩服他的思維,現在卻在方月兒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都市最狂戰神
推薦指數:★★★★★
>>《都市最狂戰神》在線閱讀>>

《都市最狂戰神》精?。?

翌日,陳天明坐在方月兒的一旁,正在教她算數題,方一文生前的時候,陳天明就非常佩服他的思維,現在卻在方月兒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每一道復雜的算數體方月兒總能一步一步地解開,書桌上,還放著劉三水送來的殘局。方月兒卻這東西給吸引了。

果不其然,小孩子的好奇心特別強,“叔叔,這是什么啊?!?/p>

陳天明耐心地回答她:“月兒,告訴你一個秘密,只要我能解開這上面的迷題,沒過多久你的腿就能好起來,到時候你就可以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樣,蹦蹦跳跳的?!?/p>

確實,這殘局就是一個迷題,只要將其解開,讓那千古老醫生輸得心服口服,那月兒的傷就不是問題了……

“那叔叔你加油,快快解開!”月兒高興地抱了抱陳天明。

“真乖,做題做累了歇會?!背綠烀髏嗣皆露耐?,然后仔細地研究著那張殘局,沒過多久,孟天就出現在他的身后。

陳天明當然注意到了他,但是并沒有回頭看,“別擔心,我的思維不會被你打斷,有什么事盡管說?!?/p>

孟天直接回答:“昨天我連夜飛回京華城,已經將殘局的復制品送給那個棋癡老頭了,當時他看到棋譜就震驚了,估計他現在還在研究著呢。而且,他已經提出要求了,只要有人陪他下得盡興,他就會出山為月兒治療,無關輸贏?!?/p>

陳天明笑了,感覺這個老頭還挺有意思,好個無關輸贏,但是在陳天明的字典里,根本沒有輸字。

“他幾時會來?”陳天明問起孟天。

“下午,我已經派劉三水專機接送,而且還有兩大特種部隊全時段掩護,十架三S級戰斗機護航?!?/p>

陳天明不再研究棋譜,境直接將棋譜給扔到一旁。

“您這是……”

“這棋盤有問題,”陳天明回答,“雙方的較量即將白熱化,兩邊都有殺手锏,看似黑攻白守,其實雙方殺氣四溢,普通的棋盤已經經受不住這么強大的氣場,所以歷來研究這殘局的人,全都駕馭不了這氣場最后慘敗?!?/p>

孟天略懂一點,“那您的意思是……”

陳天明拿著一個黑棋子,端倪了許久,說:“換個棋盤?!?/p>

“明白?!?/p>

孟天點了點頭,就去尋找合適的棋盤去了。

下午,洛城的天氣陰霾,冷空氣正在席卷著整個城市,不知不覺,已經下雪了。雪花飄落在陳天明的肩膀上,自己總會想到荒涼冰冷的北方戈壁。

那年,可謂是最寒冷的一年,執行暗殺任務的陳天明在雪海中迷失了方向,而且身受槍傷。當時,總部發來消息因為風雪太大所以停止暗殺任務,否則會打草驚蛇。但雪上加霜,陳天明的通訊器又壞掉,無法收到總部傳來的訊息。

暴風雪散去之后,人們在雪地中找到他,年輕的陳天明早已經躺在雪中,而在旁邊,卻堆著大量的敵軍尸體。

“我們是讓你暗殺,不是讓你殲滅所有敵軍!”

“暗殺的要領……不讓其他的敵軍知道暗殺者的蹤跡,那么把所有敵軍目擊者除掉不就好了……”

這是他的回答,令人無法反駁。

看著洛城的雪越下越大,孟天將一件大衣披在陳天明的身上,“您又想到那件事了?”

“只是,回憶一下?!?/p>

“您說的棋盤,我已經準備好了,千古馬上就會來,我們現在去您的私人機場吧”

神醫千古出山了!這已經成為夏帝國的爆款新聞,這個隱士的醫仙,曾經拒絕萬億富翁的好處,只是回出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不出山。

而現在,隱世幾十年的他卻被一個神秘人所請出山,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難道比之前的萬億富翁還要強勢?

但是,新聞的追蹤到此為止,因為接下來的將全部列為機密,沒人知道。

陳天明身披一件大衣,然后手持一把傘站在雪地中,他要親自迎接千古。

“統領,他真的值得您這樣嗎?”

“我和他不是同一時代的人,兩人的風格也不相同。他救人,我殺人,”陳天明說,“但,能救得了月兒的,我都把他當做朋友?!?/p>

陰霾天空中一架飛機正在降落,在私人機場的周圍,布置著幾百個魚鷹部隊的精煉隊員,周圍五公里早已經被劃為禁區,十幾架武裝直升機隨時待命。

孟天想了想,十多年來,除了陳天明外,他是第一次見到這么有排面的人?;≈屑甘o誥倨鷚話焉?,親自為千古搭出一條無雪的大路來。

艙門開了,第一個聽見的就是千古的抱怨聲,“整的這么花里胡哨的,老夫南下就是為了下盤棋,至于嗎?”

陳天明走過去,親自迎接:“一路顛簸了?!?/p>

“顛簸!就是顛,飛機對撞的冷氣流搞的老夫頭暈眼花!”千古瞟了眼陳天明,這人雖然看起來很是年輕,但是一雙眼中卻能看出他經歷了太多,而且還有深厚的學識,實在難得一見。

千古在陳天明的迎接下并沒有顯得很是拘謹,“北有狼少,西有殲滅者,其實這兩個都是同一個人,你啊,雖然你我不是一個時代的人,但我也聽不少關于你的傳說?!?/p>

陳天明湊近千古的耳邊,問:“前輩是怎么知道,狼少和殲滅者都是我呢?”

千古笑了笑,回答:“殺氣,狼少和殲滅者的做事的風格凜冽,不給敵人留有任何余地,且一擊斃命,今日看到你的雙眼,老夫才知道,原來是你啊?!?/p>

陳天明也沒有遮遮掩掩,他也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原來你已經成為了至高的統領,”千古贊嘆,“哈哈,恕老夫沒能第一時間認出來,罪過,罪過?!?/p>

“你不必如此?!背綠烀骰卮?,“你估計也看了那個殘局,想要盡興地將那盤棋下完,必須要特殊的棋盤才行?!?/p>

千古捋了捋長長的胡子,竟然還有這等鬼才?看來只這陳天明真不是省油的燈,那特殊的棋盤,究竟是什么呢……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