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检:(獨家)劉元文夏欣小說閱讀-天罡戰神在都市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4 06:3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為您提供情感類題材小說《天罡戰神在都市》,該小說男女主是劉元文夏欣。天罡戰神在都市小說劉元文夏欣精彩節?。毫踉?,是寧月在孤兒院時候的哥哥?!薄跋募業納廈排??”葉超沉思一會兒,嗤笑道,“就是那個傳得沸沸揚揚的廢物。

天罡戰神在都市
推薦指數:★★★★★
>>《天罡戰神在都市》在線閱讀>>

《天罡戰神在都市》精?。?

江州市的富人別墅區,華星別墅區。

一名高瘦,兩眼有些發青的男子坐在進口的真皮沙發上,摟著一名妖艷的年輕女子,他的四周跪著八名戰戰兢兢的漢子,八名漢子臉色蒼白,捂著胸口喘息不已。

“一個人就將他們八個人全部放倒了?”男子一邊貪婪地撫摸著身旁妖艷女子修長白嫩的玉足,一邊神色不善地望著八名蒼白不已的漢子。

“是的,葉少爺,你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囂張,根本就無視您的權威?!幣幻聿撓分?,面似懶蛤蟆的女人腆著臉跪在男子下方,討好地說道。

她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醫院照顧寧月的肥婆護工,在這位葉家少爺面前,她的臉差點碰到地板,像狗一樣乞討好主人。

葉家少爺葉超厭惡地看著她,卻還是耐著性子問道:“寧月那妮子真的被他帶出院了?”

“是呀,那小子不知道怎么治好寧月那妮子,而且他還打了我,要知道,我代表的可是葉少爺您呀,他打了我,就相當于打了葉少爺您的臉?!狽勢盼廝檔?。

葉超冷笑,輕蔑地別了她一眼,“你先下去吧,有事情我會叫你的!”

“哎,好的!”肥婆忙不迭地點頭,恭敬地退了下去,比古時候的太監還要像太監。

她走了以后,葉超鄙夷一笑,掃視著那八人,“那小子的身份查出來了嗎?”

為首的漢子戰戰業業地站出來,“少爺,查出來了,那小子是夏家的上門女婿劉元文,是寧月在孤兒院時候的哥哥?!?/p>

“夏家的上門女婿?”葉超沉思一會兒,嗤笑道,“就是那個傳得沸沸揚揚的廢物?”

夏家在江州市不過三流世家,葉家的等級比他們高多了,不過他們夏家出了一個美人夏欣,絕色天資,在當時引起一時轟動,不少一流世家的人都想收她做情人,但當時還在世的夏家老太爺卻招了一個上門女婿,在三年前也是一時的盛談。

“沒想到這個劉元文膽子可真大,既然還敢打傷我的人,不過他妹妹倒是不錯,我記得我們跟夏家還有合作,到時候敲打一下他,讓他乖乖把寧月送上門?!?/p>

葉超呵呵一笑,自從兩天前無意看見寧月白嫩迷人面龐,就一直縈繞心頭,現在她能說能動,在床上又會怎樣折騰?

葉超越想越興奮,使勁地揉著懷中的女子,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卻很快就化迷人的微笑緊緊貼著葉超。

……

江州市最出名的酒店,皇朝酒店。

陳豹正蠕動著肥胖的身子縮在真皮座椅上,身前是一碟碟精致的菜肴,短小的手指抓著一只雞腿,如饕餮嗜食著指間雞肉,藏英坐在一旁,啜飲杯中酒,脖子上掛著繃帶,右手打著石膏放在繃帶里,身邊是兩名婀娜多姿的貌美少女,此刻戰戰兢兢地站在他身后。

“誰打的你們?”陳豹吃完手里最后一根骨頭,神色不善地看著眼前色澤不一的青年混混。

黃毛混混兢兢業業地將事情原委匯報了一遍,拿出手機調出頁面,上面正是不久前蕭天云要他收拾的劉元文。

“媽的,蕭天云這個畜生,就跟他哥一樣就是個廢物!”陳豹一聽又是劉元文,惱羞成怒之下猛掃桌子,桌上碟子“噼啪”落地摔成粉碎,小眼睛噴著怒火。

小混混們噤若寒蟬,不知他為何生氣,兩股顫顫,低垂著頭,不敢多言,是在氣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還是真的氣蕭天云。

“小豹,勿怒,就讓這個劉元文多蹦跶一兩天,”藏英淡淡地道,“等我師兄來了,要廢了這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哼,這小子太可惡了,廢了英叔你的手,還敢打傷我的人,真以為他無法無天了?”陳豹忿忿不平,“等英叔你的師兄和師父來了,一定要把這小子喂狗!”

“嗯,一定!”藏英陰沉地看著自己受傷的右手,眼中閃爍著歹毒的光芒。

“哼,不過英叔,我們現在倒是可以給夏家一點顏色看看!”陳豹話鋒一轉,悠悠一笑,“一個不入流的世家,讓他們交出劉元文想來也不是什么難事吧?”

說著,他發出聲殘忍的笑聲,藏英在一旁也是扯了下嘴角,“夏家的夏鵬飛好像還欠我們一百萬,正好可以用來做個交易!”

……

夜晚,江州臨海的豪華飯店,車來人往。

今天是夏家掌舵人夏家老太的七十歲生日,夏家在江州雖然是個連三流都不是家族,卻也有許多生意上的伙伴,對于夏家這位掌舵人的生日許多人還是賞臉上門祝賀,為了體現夏家門面,特意包下了這家風景還算優雅別致的飯店給老太太慶生。

劉元文和夏欣從大眾車上下來,入了大廳,吸引了早已在桌前坐立的眾人目光,貪婪凌厲地掃視著那具婀娜美妙的身姿和誘人的臉蛋。

夏欣,江州曾經最漂亮、最聰慧的女孩,不知多少豪門貴族子弟試圖收入麾下做地下情人,地位雖不如正妻,可夏家卻能借她作為跳板,更上一層樓。

可當時在世的老爺子執意收了個一無是處的上門女婿,不僅喪失了機會,還成為江州的笑柄。

面對無數嘲諷的目光,劉元文淡然處之,夏欣卻低下了漂亮的腦袋,躲避眾人視線。

“夏欣,這么晚才來,虧我們還以為你對奶奶懷恨在心呢!”

一名梳著寸頭的青年笑嘻嘻地跟夏欣打著招呼,眸中是掩藏不住的嘲諷和得意,他正是夏欣的堂兄夏鵬飛。

“堂哥,你就嘲笑夏欣了,她辛辛苦苦簽到的生意沒了,能來就不錯了?!?/p>

“就是,夏欣人這么好,還以為能嫁入豪門,沒想到呀,白白嫁給了一個廢物!”

“夏欣,你別難過,堂哥他人好,會關照你的!”

一干親戚熱絡地迎了上門,穿梭在二人之間,完全無視了劉元文。

夏欣已經習慣了夏鵬飛和他身邊的狗腿子,神色冷漠,有一搭無一搭地搭理他們。

劉元文則施施然地坐在夏欣身旁,看猴子雜耍一樣看著不斷恭維夏鵬飛的夏家人。

“劉元文,你怎么兩手空空的?不知道我們每個后輩都要給奶奶禮物嗎?你帶了什么禮物了?不會是要蹭夏欣的禮物吧?”

夏鵬飛見劉元文一臉高深莫測的笑容,心有不爽地道。

“禮物在壽宴的時候我再拿出來,免得某些人說他要了,就搶了去!”劉元文淡淡地道。

夏鵬飛臉色一紅,旋而大笑,指著劉元文,面容譏諷猙獰地道:“劉元文,你什么意思?你這個入贅的廢物,吃喝都是我夏家的,你有什么東西讓我搶你的?”

“那么激動干嘛?我說你了?”劉元文淡淡地看著他。

“你!”夏鵬飛怒不可遏,手里的酒杯攥得死死的。

其他夏家人都像見到鬼一樣看著劉元文,這家伙是不是吃錯什么藥了?居然敢懟夏鵬飛?

夏欣也是一臉驚訝,一雙秀眸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在記憶中,劉元文可是很羞澀的,給奶奶拜壽受到族人譏諷時,都是紅半邊臉,現在怎么變得伶牙俐齒了?

“我怎么了?”劉元文聳聳肩,一臉疑惑,“難道你認為自己是那個無恥之徒?”

淡然的聲音不弱于一把尖銳的匕首,在場之人面面相覷。

只見夏鵬飛面紅耳赤,惱羞成怒之下,他醒悟過來,朝夏欣冷笑道:“夏欣,看來劉元文這家伙在你滋潤下過得挺舒服的?!?/p>

夏欣微微一愣,怒氣旋即從腹中升起,精致面龐泛起冰冷的笑意,“比不過你!”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