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新疆时时彩:(完整版)天罡戰神在都市劉元文夏欣-天罡戰神在都市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4 06:3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天罡戰神在都市》劉元文夏欣劇情嚴謹,有看點。天罡戰神在都市劉元文夏欣小說精彩節?。合男酪患彝踉淖較募掖淼奈恢蒙?,夏業成和周簇佳恨死了劉元文。

天罡戰神在都市
推薦指數:★★★★★
>>《天罡戰神在都市》在線閱讀>>

《天罡戰神在都市》精?。?

夏欣一家同劉元文坐到夏家代表的位置上,夏業成和周簇佳恨死了劉元文。

入席前后,周簇佳一個勁地數落他,齜牙咧嘴,恨不得把他吃了。

劉元文倒是一臉淡然,淡然中透著一股傲然,讓人看了直咬牙,因為他們想要看到他驚慌失措無助的一面。

“切,傲什么傲,還不是乖乖在那里窩著!”夏鵬飛鄙夷道,“坐那么后排還不會反省,真是不思上進?!?/p>

“就是,夏業成,你好好看看,多讓他跟鵬飛學學,一點上進心都沒有?!?/p>

“劉元文,現在還在幫別人打零工吧?看看鵬飛,都簽了一大生意了,比他打零工強多了?!?/p>

“人比人氣死人,不思進取的人,有什么可說的?”

……

夏家人一個個都順著夏鵬飛的話打開了話匣子,盡情損著劉元文。

劉元文淡然地聽著,環顧著四方冷嘲熱諷的面孔,又落在前排柔聲細語安慰著夏鵬飛的夏家奶奶身上,嘴角勾勒出輕微的弧度。

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你笑什么?都跟鵬飛好好學學!”周簇佳見他這幅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都是劉元文害得他們坐到尾座,還有臉笑?

“咦,那不是劉佳老師嗎?”

“劉佳老師,真的是您?您怎么來了?”

“劉佳老師您來這里干嘛?”

……

門口處忽然傳來一陣驚呼,壽宴上的賓客惶恐地同某個人打著招呼。

夏家人一陣驚愕,一個個伸長脖子,如同嗷嗷待哺的雛鳥張望過去。

只見一名體型富態的中年男子笑呵呵地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兩名西裝革體,體型強壯的保鏢,劉佳笑盈盈地朝眾人打著招呼,朝夏家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劉佳老師,您怎么來了?”見清來人,夏家老太太急忙起身恭迎,激動地看著他,暗暗吃驚。

“這不是您老過生日嗎?我特地來看看!”劉佳恭敬地同夏家老太太打著招呼,目光滑過夏家人。

每名夏家人趕緊整頓衣著,展露出最好的精神狀態,劉佳的地位不僅僅在江州市,在全國整個音樂界都頗有名望,不是豪門貴族,或跟他有深厚交情的家族,哪怕重金求他都未必請得來。

可以說能邀請劉佳來賀壽,絕對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劉佳老師,您可是我的偶像呀,來,您快入座!”夏鵬飛殷勤地騰出了一個位置,那時距離夏家老太和他最近的地方。

“不急不急,”劉佳微微一笑,身后一名保鏢走出,打開一個盒子,一座晶瑩剔透的玉佛安靜地躺在盒中,這座玉佛做工精細,栩栩如生,透出佛家的威嚴,“夏老太太,這是我給您的禮物,希望您笑納!”

眾人一陣驚訝,這座玉佛的做工和材質是一等一的好,沒個十來萬的怕是買不來,夏老太太已是被深深吸引,卻強行耐住心中的悸動,笑道:“劉佳老師,這未免有些太貴重了?!?/p>

“不貴重不貴重,您就收下吧!”劉佳心不在焉地擺擺手,目光依舊打量著夏家人,終于他在最后一排上停了下來,三步兩跨,邁步而去,“哎呀,小友,原來你在這里,真是抱歉,我之前沒有看見你!”

眾人一陣詫異,見他直徑走向劉元文,個個驚得下巴合不上來,劉元文微微一笑,手掌有力地與他握在一起,“劉佳老師,真沒想到你能來!”

“哈哈哈,別人的我可以不給,不過你在這里,我是一定要來的?!?/p>

二人的對話讓夏家人倒下一口涼氣,劉佳能來這里,是因為劉元文?這可能嗎?

劉元文看著眼前激動地劉佳,并沒有多少激動,因為劉佳來這里完全是他的意思,他想要在夏家擁有話語權,就必須樹立自己的權威,入贅女婿并非不能擁有權力,而是看你如何發揮自己的作用。

劉元文前世征戰無數,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他從周簇佳的話語中知道想要從夏鵬飛那里要回屬于夏欣的東西,光靠道理是不夠的,還必須讓夏老太認清事實。

什么事實?那就是她必須要還給屬于夏欣的東西和地位,沒了夏欣,整個夏家都會垮!

只有在強權和實力之下,才有如此強大的震懾力,所以劉元文必須要強勢的手段震懾住他們。

果然,那些人見劉元文和劉佳在一起談笑風生,個個心里頭都不是滋味,因為在他們心里,劉元文根本就是個窩囊廢。

“先坐下,我們事后再說!”劉元文禮貌地道。

另一名保鏢很是快捷地拉開了椅子,眾人見到劉佳居然坐在尾座,個個心頭都不是滋味,來賓也是一陣詫異。

“夏欣,你們怎么能坐這么哪里呢?趕快來奶奶這邊坐!”夏家老太連忙喊道。

夏鵬飛臉色大變,“奶奶,這怎么行?那個劉元文不過是入贅的廢物,豈能因為他……”

啪!

“下去!”夏家老太太毫不留情地甩了他一巴掌,臉色鐵青,因為在他破口大罵的時候,劉佳的臉已經沉了下來。

夏鵬飛不甘地“哼”了一聲,拖動桌子走了下去,賓客們的神色頓時精彩,這就是夏家欽定的繼承人?

之前還說別人不思上進,現在誰不思上進?劉佳的身份地位比夏家所有人都要高,在場所有人加起來才勉強與之抗衡。

罵一句就生氣,十足的孩子氣,若真讓他繼承夏家,不出三年,夏家就會虧空。

……

劉元文見狀,便邀劉佳一同坐到近前,周簇佳昂著頭,恍似山雞飛上了枝頭變成了鳳凰,坐在身邊的夏欣無奈地搖頭,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近前奶奶的臉色,用眼神示意劉元文能讓劉佳多跟奶奶說會話。

劉佳同之前與夏老太太打過招呼后,也無視她的示好。

“劉小友,我們就這么說好了,到時候你來我工作室,價格方面我保證你滿意,你看怎么樣?”

“好!”

劉佳跟劉元文簡單地交談了一會兒,并沒有繼續逗留在這里的意愿,得到滿意的答復,起身離去。

在場賓客都用敬畏的眼神看向劉元文,在江州市能讓劉佳用這種語氣說話的,一個是家境地位極為恐怖,一個則是特別有才華。

劉元文自然不是第一種,可是第二種,可能嗎?窩囊了三年的廢物,寄人籬下,遇事唯唯諾諾,能有什么出息?今天說不定就是依賴了某個人的關系罷了,可是他是誰呢?

夏家人也是心存疑慮,見到劉元文依舊一臉淡然,他們恨不得上前刨根問底,囂張個什么勁呀囂張?不過是攀了某些人的大腿罷了。

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夏欣則是一片驚愕,她聽過劉元文彈琴,彈得很好,可那不是抄襲別人的嗎?為什么劉佳還來找他?難道還有自己不知道的隱情?

想起三年來,自己對劉元文的了解一點都不多,心中不由閃過一絲愧疚,能引起劉佳這樣音樂大佬注意的人,為什么三年來她就沒有注意到呢?

三年來全家人對他冷嘲熱諷,自己雖然沒有參與其中,時常為他維護,可心里又何嘗不是看不起他?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