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96期走势图:(全本)劉元文夏欣小說名字-天罡戰神在都市劉元文夏欣

發布時間:2020-02-14 06:3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劉元文夏欣小說閱讀,帶您賞讀墨父原創小說《天罡戰神在都市》劉元文夏欣閱讀,小說內容精彩絕倫,劉元文夏欣小說精彩節?。毫踉腦繚縉鶇?,可他發現夏欣起得比他還早,已經在廚房煮好早餐。

天罡戰神在都市
推薦指數:★★★★★
>>《天罡戰神在都市》在線閱讀>>

《天罡戰神在都市》精?。?

第二天清晨,劉元文早早起床,可他發現夏欣起得比他還早,已經在廚房煮好早餐,一個人正在吃著。

見到劉元文起床,見他起來,泠然一笑,也不招呼他吃飯,吃完自己的早飯后,跨上包,邁著婀娜的身姿出了門。

劉元文在后方冷冷地看著她,摸了摸頭,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錯,難道她還記昨日的仇?

昨日他修煉到半晚,等靈氣消耗差不多了,就結束了修煉睡覺,莫非是自己睡得太死,打起了呼嚕?但這不現實呀,他已經洗髓伐骨,肉身怎么會有常人的病態行為?

劉元文說什么都不會想到昨天晚上他的某些行為讓人聯想到了什么,為了不聽夏父夏母算昨日賬,落得耳根清閑,他也出了家門,現在的他已經是先天實力,先天境已經可以辟谷,不用受五谷之困。

劉元文雖然在前世沒有成婚,不過也知道門當戶對的道理,夏家人之所以看不起自己,不僅是因為自己是入贅女婿,更重要的是他不能帶給他們實質性的利益。

想要讓夏家人對自己改觀,自己就必須擁有實力,只有實力,才是一切的話語權!

“看樣子我還要變得更強,不然夏欣那丫頭就算能讓夏欣那丫頭接納自己,夏家其他人也會用一種有色眼鏡看我!”劉元文出了門后,便開始喃喃自語。

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先天境,先天境已經能跟天地共鳴,施展五行術法等手段,只是每個世界的法則都不相同,天罡神界的靈氣比這里濃厚百倍而不止,他在先天境之間就能招來風雨,那時因為他對那個世界的法則極為熟悉。

若他在這里用天罡神界的方法做法,不出數息,就會被這個世界的法則抹殺。

法則是天道意志,天道不容褻瀆,所以他必須要想辦法找到這世界的法則。

劉元文能在這世界布聚氣陣,是因為聚氣陣在哪里都異曲同工,若想要布下五行之力的殺陣,這世界的法則是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繞過的關卡。

不過他的修為若是達到元丹,自然而然就領悟到這世界的法則之力,因為元丹需要領悟天地之力蛻變凡體,不過這對劉元文來說會矮了別人一截,他在剛進入先天境就能斬去弱一點的元丹,若順其自然等他修煉到元丹境,就相當于他比前世弱了一籌,劉元文說什么都不愿意。

“法則之力玄之又玄,不如先修煉肉身,等肉身強大了,再嘗試一下基本的法術,應該能領悟了?!?/p>

想著,劉元文心中有了主意,修煉最重要的還是資源,昨日雖然煉化了一枚洗髓丹,卻不過杯水車薪,他的肉身的雜陳已經被自己的神魂清理得差不多。

他必須煉制其他丹藥進行修煉,后山有用的草藥寥寥無幾,必須需要些藥材重新修煉。

買藥的念頭一出來,劉元文臉上就現出一絲苦笑,喃喃道:“身上的錢完全不夠,看來要掙筆快錢了?!?/p>

堂堂皇太子,居然還會為錢擔憂,這事被天罡神界的人聽到,怕會笑掉大牙;更別說他還有一個吃香的身份——煉丹師。

煉丹師何等的珍貴,任何的修真家族,若有一位煉丹師,都會以禮相待。

好在劉元文知道如何掙錢,他火速前往一個能讓他快點掙夠所需錢財之地。

人有生老病死,六道輪回是任何人都逃不脫的災難,修真者之所以修真,無非也是為了逃脫六道之困,再有錢的人,在死亡面前都會傾盡家產,購買續命的藥物。

片刻之后,他來到江州市最大的醫院下,他的腳力已經比汽車還要快上一籌,來到醫院下,沒有任何的猶豫邁步走了上去,這家醫院他很熟悉,之前寧月住院的地方就是這家醫院。

此時,一間獨立病房外,一名頭發花白的中年男子望著出來的醫生,焦急地問道:“陳醫生,我兒子怎樣了?”

陳醫生取下面罩,神色凝重地看著他,嘆道:“厲先生,對不起,我們盡力了,貴公子的病我們是真的束手無策?!?/p>

厲永衡身軀一顫,踉蹌地退了兩步,身后兩名保鏢眼疾手快地攙住他。

“哎,厲先生,厲公子說不定吉人自有天相,您別這樣子!”陳醫生小心地安慰道。

厲永衡雙眸通紅,平日里的威嚴浩然無存,慘然笑道:“奇跡?若我兒子能復活,我厲家就算傾家蕩產我都愿意?!?/p>

“真的?”

一道突兀的聲音突然響起,厲永衡陡然抬頭,宛如溺水之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絕望的眸瞳深處現出一絲希冀,“對,只要救回我兒子,你要多少錢,我厲家都給!”

少頃之后,他看清來人面貌,眼神一黯,來人極為年輕,穿著普通的地攤貨,若他是一名老者,說不定還有希望。

“喂,站住,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身后一名保鏢喝住了劉元文。

劉元文也停了下來,似笑非笑地撇了保鏢一眼,望著厲永衡,道:“我不知道,不過我救了你的兒子,你給我一千萬就行!”

“哼,你找……”

保鏢欲要再喝,但厲永衡截斷他的話,“你若能救我兒子,我厲某人傾盡家財又如何?不過你若是救不了我兒子,厲某必當讓你給我兒子作伴?!?/p>

他站起身來,一改之前禿廢父親的氣勢,身上散發著凌厲的上位者的氣息,目光緊盯著劉元文,“你說這樣如何?”

“厲先生,這……”一旁的陳醫生聞言一驚,他知道厲永衡的身份地位,說得出做得到,眼前這傻小子若真的救不好他兒子,怕真的要付出代價。

“可以!”劉元文淡然一笑,截斷醫生的話。

厲永衡臉色微微一變,重新打量眼前的年輕人,那股笑容之中有著從容的自信,只是是真的自信,還是故作姿態?

“跟我來!”

厲永衡親自帶著劉元文進了病房,病房很大,與其說是病房,倒不如說是五星級賓館,舒適的床上躺著一名臉色蒼白的年輕男子,身上插著各種醫療用具。

“我的兒子幾天前還好好的,可是在三天前突然生了一場大病,醫院給他做了全身檢查都查不出任何病情,你有什么辦法?”

厲永衡親自跟劉元文講述病情,疼愛悲傷地看著床上的青年,語氣輕柔,說完病情后,他目光陡然嚴厲,凝望著劉元文的神色。

劉元文謝絕陳醫生遞過來的資料,而是坐到病床前,把著年輕男子的脈搏。

陳醫生略有不悅,“我們用過中醫和西醫兩種手段,結果都找不到病根,你難道有什么辦法?”

作為有多年診治經驗的醫生,他對劉元文此刻的行為有些不滿,因為他這么做就意味著自己做得不稱職。

劉元文無視了這名老醫生的勸導,專心把起脈來,他身上有洗髓丹,說是治百病都不夸張,只是他講究穩重,想要探清病根。

片刻之后,他收回了手,神色古怪地看著眼前的年輕人,旋而對厲永衡道:“他平日里是不是喜歡喝一些熾烈的酒?或者吃一些火氣很重的東西?”

“嗯,這有什么問題嗎?”厲永衡問道。

“沒問題,你兒子的體質是赤龍之體,這種體質是隔代相傳,你家里是不是有些人在二十歲左右就早逝?”劉元文又問。

劉元文沒想到自己能在這里遇到兩個在天罡神界都極為難得的體質,赤龍之體至烈至陽,擁有赤龍之體的人可無視烈火灼燒之痛,比起擁有火靈根的修行者還要強上數倍。

厲永衡不耐煩地道:“沒錯,小子,如果你沒有這個本事,那你就給我兒子陪葬,別拿厲某家里的事糊弄厲某?!?/p>

厲永衡何等人也,在江州跺跺腳,整個江州市都會天翻地覆,他家里的那些事情,有心人一查,什么查不出來?眼前的年輕人好不自量力,跟一個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人面前耍心機。

一旁的陳醫生憐憫地看著劉元文,兩名保鏢則摩拳擦掌,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

劉元文道:“這不是病,你兒子體內的陽火積累太盛,喚醒了體內的赤龍?!?/p>

“你能不能救我兒子?”厲永衡問,雙眸已經掩蓋不住殺意。

“當然能救,我有兩種救法,第一種簡單方便,直接救,不過你兒子的體質千里挑一,怕是會毀了你兒子這難得的根骨,第二種,我封住他的臟腑經脈,讓他短暫蘇醒,再傳授他修煉功法,以他的資質,進展必將神速?!?/p>

“我要我兒子醒!”

“好,那我選替你??!”

劉元文聳肩一笑,毫不在意,他之前之所以這么說,主要是他前世也是赤龍之體,當年修煉到先天時,憑借體內覺醒的赤龍連斬三名元丹,所以看見病床上的年輕人擁有赤龍之體,起了幾分惜才之心,想收其為徒,重整赤龍之威。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