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纪录:(獨家)天罡戰神在都市劉元文-劉元文夏欣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4 06:3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劉元文夏欣小說叫做《天罡戰神在都市》,這里提供天罡戰神在都市小說閱讀。天罡戰神在都市小說精彩節?。毫踉?,你是怎么認識劉佳老師的?”劉佳走了后,夏鵬飛如同翻了身的奴隸,沖著劉元文叫道。

天罡戰神在都市
推薦指數:★★★★★
>>《天罡戰神在都市》在線閱讀>>

《天罡戰神在都市》精?。?

“劉元文,你是怎么認識劉佳老師的?”劉佳走了后,夏鵬飛如同翻了身的奴隸,沖著劉元文叫道。

“你這個蠢貨,知不知道要是能夠得到劉佳老師的青睞對我們夏家來說是多么重要?”

“要是劉佳老師跟你要什么東西,我跟你說,你別管三七二十一,馬上給他,知不知道?”

他接連質問,最后又擺出一副主人的姿態。

“就是,劉元文,我們夏家待你不薄,你跟劉佳老師有關系,為什么不早說?”

“哼,真是個好女婿,白吃白喝,好吃懶做,什么忙都不幫,虧我們夏家對你這么好!”

“劉佳老師之前在這里都不幫我們夏家說兩句好話,我們白養你了?!?/p>

……

周圍的夏家人開始幫襯夏鵬飛,紛紛發泄先前的嫉妒。

“你們!”夏欣飽滿的胸膛激烈起伏,她不愿意把家人往壞處想,可是自己家族的人怎么就這么無恥?劉佳老師身份高貴,哪怕他再欣賞劉元文,劉元文也不能讓他直接給夏家什么好處,反而會引起劉佳的不滿。

劉元文擺擺手,止住她的話語,無視了夏鵬飛,看著首座上沉著臉,如同老佛爺一樣的夏家老太。

“奶奶,我其實正在和劉佳老師談一宗生意?!?/p>

“哦,是嗎?是為了我們夏家談的嗎?”夏家老太森冷一笑,“我怎么聽著是跟音樂有關,我們夏家可跟音樂可沒有什么關系?!?/p>

劉元文笑道:“這是我給奶奶的禮物,一份價值三千萬的大生意,自然是夏家能做的?!?/p>

話語一出,所有人呼吸都緩了一下,三千萬的大生意?這足以讓夏家更上一層樓。

夏家老太瞇起雙眼,如同一頭老狐貍打量劉元文,半響后才道:“真的?”

“真的!”劉元文答道。

“哼,那你不早點說?想什么呢你?”夏鵬飛不滿地道,“之前你直接說出來,奶奶或者是我和劉佳老師親自談,不比你這個廢物談來得好?”

“好呀,那你去呀,劉佳老師邀請我去他的工作室,你可以親自去找他談!”劉元文淡笑道。

“好呀,到時候我就跟你一起去,讓你看看我是怎么談下這筆大生意的?!畢吶舴身芯庖簧?,冷笑道。

劉元文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這家伙粗中有細,自己要是跟他一起去,生意談好了,功勞是他的,談不好,鍋是自己的,好有心機的家伙。

夏欣也明白這點,秀容爬上幾分怒意,欲要開口,卻被劉元文攔下,只聽他應道:“好,到時候我們一起去!”

夏鵬飛樂得眉開眼笑,這個劉元文果然是個傻子,“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言為定?!?/p>

夏父夏母一聽,皆是一肚子火,卻不敢在夏老太面前放肆,只好在心里罵了劉元文一通。

壽宴結束后,夏欣一家人上了車,夏父夏母之前打車過來,如今一家人都在車上,夏父夏母之前憋了一肚子氣,自然要傾泄出來,一個勁地數落劉元文。

夏欣想要辯解,可是劉元文卻擺手制止,對夏父夏母的嘮叨也不理會,他摸了摸兜里的一個瓶子,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里面的瓶子是他煉制的洗髓丹。

上品的洗髓丹,不僅能洗髓伐骨,還能延年益壽,這才是他送給夏家老太的真正禮物。

只是夏家老太的做法讓他從心里反感,這丹藥送給她,只會得到一番數落。

到家之后,夏父夏母怒氣消了不少,見劉元文淡然的模樣,夏母咬牙罵了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大狂”,便怒氣沖沖回到房中。

“今天你真是太魯莽了!”夏欣見父母回房,耐不住怒火斥了劉元文一句。

他之前在壽宴上同夏鵬飛爭鋒相對,可以說占據上風,可是話鋒一轉,就把所有的優勢都給輸掉,令人郁悶不已,真不知道他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

夏欣一雙秋波剪水般的秀眸緊緊地盯著他,想要看清他來,搞清楚為什么這兩天他會突然轉換了性子?

劉元文將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嘴角勾勒出寵溺的笑容,如同兄長看著故作成熟的妹妹。

夏欣被他的笑容激怒了,在他笑容下,自己居然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在她的心里,儼然沒有擺脫劉元文宿主過去懦弱的形象,所以她把這當成了劉元文的挑釁。

當她壓不住怒火,準備指責他一番時,劉元文說道:“一切都會好的,沒人能在我眼里玩弄心機,誰也不行!”

他說話淡定從容,透著一股運籌帷幄的自信,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中,哪怕盛怒如夏欣,在他自信從容的笑容下,也不禁平靜了下來,好似有種無形的魔力,平復她的心情。

等劉元文回房后,她方才回神,愣了片刻,暗自惱怒地咬了下牙,恨自己為什么不在之前教訓他一下,等再回房去的時候,看見劉元文洗好澡,之前的氣勢就弱了許多,瞪了他一眼,狠狠地去洗澡。

劉元文無奈地搖頭,盤坐到床上,將一枚洗髓丹吞入腹中,開始自己的修煉,作為統率一方的戰神,地位尊尚的皇太子,什么勾心斗角沒經歷過,夏鵬飛在他眼里就是跳梁小丑,若非夏欣是夏家的人,對夏家有眷念,按照他的性格,能除去的敵人在有能力除去后,第一時間就會除去,之所以留著他們,就是為了讓夏欣開心,也是為了給自己增加點樂趣。

修煉到先天之后,有許多手段可以使用,當然,一切前提就是必須擁有強悍的肉身,才能承載強悍的力量。

劉元文躺在床上,看似睡著了,眼觀鼻,鼻觀心,專心一致,調用體內的元陽之力淬煉肉身。

在修煉了元陽訣后,體內的元陽之力全速運轉,蛻變成足以融鋼滅鐵的元陽之火,他此刻就像置身在一個熾熱的爐鼎,無數的火蛇舔舐肉身,再加上他體內催發出來的先天之火相助,哪怕是一塊百煉精鋼都能輕松融化,卻只能讓劉元文微微聳動一下身子。

這股熱意對他來說跟撓癢癢沒什么區別,不破不立,只有真金才不怕火煉,烈火只能讓他肉身更加完善。

為了不斷淬煉身體,他曾在上古煉獄山表面行走,那是高達數萬度的烈火,那是連尊上強者都能燒成灰燼的強溫,而他那時的實力不過至尊。

而他體內足以將真金融化的溫度,他恨不得再高些,唯有如此,他才能突破肉身的限制。

……

夏欣洗完澡出來,看見劉元文已經躺在床上,有時候還聳動身體,嫌棄且厭惡地走開。

過了一會兒,她忍不住來到鏡子前,余光撇了一眼側睡不看她的劉元文,又望了眼鏡中的自己。

飽滿迷人的嬌膛翹臀,纖細若柳的纖腰,高挺誘人的玉腿,絕美精致的玉容,以及修長纖細,美如柔荑的玉手。

她左看右看,像自己這種美女,到哪里都能引起轟動,到選美臺上也能獲個選美冠軍,可為什么劉元文三年都沒有碰自己?之前可以說他膽怯,但現在呢?難道是這三年來自己根本入不了他法眼?還是他看不上自己?

少頃,夏欣頓覺自己失態,兩抹緋紅飛上玉頰,憤憤地瞪了一眼還在床上看似安睡,卻時而聳動的劉元文,厭惡地上了自己的床,將被子蓋過頭頂,懶得去看這個有眼無珠令人惡心的家伙。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