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新疆时时彩:(全本)無婚可期慕菲于晉鋒-無婚可期慕菲于晉鋒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3 19:1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無婚可期》慕菲于晉鋒劇情緊湊,情節設置合理,看點多多,值得一看。無婚可期慕菲于晉鋒小說精彩節?。耗歉鍪焙?,我也是剛剛來到于家,只記得老爺說你父母先后遭遇車禍身亡。

無婚可期
推薦指數:★★★★★
>>《無婚可期》在線閱讀>>

《無婚可期》精?。?

慕菲繞到于晉鋒的身前,將上衣慢慢的解開,粉色的胸衣掉落在地上。就當是以前每次跟他在一起就好了,慕菲安慰自己,希望自己的手不要再抖的這么厲害。

看著眼前一臉無措的女人,她的皮膚很白,身材也很好,每次在床上的時候,他都會害怕自己會沉淪在她那無辜的眼神里,對她無法自拔,所以每一次,他都會弄疼她,也讓自己清醒。

慕菲摟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櫻桃般水潤的唇瓣落在他的臉頰上,小心翼翼地吻著,她喜歡他的眼睛,雖然這雙眼睛對著她的時候,總是冷冰冰的,可是她記憶中更多的是他對著她溫柔的笑,所以她知道這雙眼睛笑起來的時候,像星星一樣璀璨。

他的眉毛是很濃密的一字眉,他有煩心事或者不開心的時候,總喜歡皺眉。

他的鼻子很挺,襯托的他的五官更加的立體,就像一個雕塑。

慕菲的唇瓣在他的臉上一一落下印記,小手摸索的來到他的領口,顫抖著解開他的襯衣,順著衣服打開的縫隙,撫上他的胸膛。

于晉鋒看著她因為羞澀與難堪而異常紅潤的臉頰,想到自己已經許久沒有這樣近距離的看過她,即使每次跟她做那樣親密的事情,他也喜歡讓她背對著他,他討厭看到她那雙眼睛。

明明她的血液里有著那樣骯臟的基因,可偏偏她的眼睛卻永遠都是那樣清澈無辜。那是她的偽裝,他絕對不可以像爺爺一樣上當!

慕菲的唇瓣慢慢的向下,來到他的胸前,吻著他的胸膛,她的小手則是繼續向下,來到他的褲腰處,看著那冰冷的皮質腰帶,慕菲咬住唇瓣,閉上眼睛,繼續吻著于晉鋒的胸膛。

于晉鋒將她帶到辦公桌后的皮椅旁,坐在上面,盯著自己的腰帶,“解開它?!?/p>

慕菲紅著臉看他,咬住唇瓣,顫抖著小手摸上他的腰帶,摸索了半天終于將腰帶解開,于晉鋒握住她還在不住顫抖著的小手,繼續往下,慕菲嚇得連忙抽回手,看著于晉鋒瞬間變了的臉色,慕菲著急地坐到了他身上,雙手圈住他的脖子,著急地吻住他冰冷的唇瓣。

時間好像在一瞬間靜止下來,他從來沒有吻過她,吻是真心相愛的人才能擁有的東西,她不配!

慕菲的心跳的很快,他的唇瓣比她想象中的要柔軟,只是有些冷。

頭發忽然被人狠狠地攥住,慕菲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便被于晉鋒拽倒在地上,于晉鋒站起身,一臉厭惡地看著她,“果然,為了錢,你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

慕菲半趴在地上,不解地看著他,“是你讓我......”

“我逼你了嗎?就以為你的血里有著那些下賤的基因,所以你才會毫不猶豫的做出這樣令人惡心的事情!”于晉鋒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丟向慕菲。

燙金的卡片正好劃過慕菲的額頭,拍在了她的臉上,“拿著錢滾出我的辦公室!”

慕菲看著掉落在地上的銀行卡,難堪的撿起,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撿起自己的衣服,精致的小臉兒越來越蒼白。

“因為這個人是你,所以我才愿意。你可以不愛我,可是能不能不要這么羞辱我?”慕菲痛苦地閉上眼睛,“哪怕就像以前一樣,把我當作妹妹,我想我們都會很快樂?!?/p>

是她太癡心妄想了嗎?因為對他的愛太明顯,于爺爺看了出來,所以才會立下那樣的遺囑吧。

慕菲哆嗦著手,穿了好幾才才將衣服穿好,慢慢的走到門邊。就在她握住門把手的一刻,身后響起于晉鋒冷冽的聲音。

“如果你從來都沒有在我的生活中出現,我們才會都很快樂?!?/p>

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掉落在地上暗紅色的毛毯里,他居然想要從來都沒有遇見她。心口一陣刺痛,慕菲打開門,落荒而逃般跑了出去。

助理小張悶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見慕菲跑走了,這才點開自己錄制的視頻,手機上顯示收到一條信息。

小張看著上面的指示,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上的視頻按了發送鍵。

慕菲回到辦公室,攥著手上的銀行卡,原來他只是為了羞辱她!這樣的生活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結束呢?

下班后,慕菲將錢打到了慕天威給她的賬戶上。慕天威收到錢,直接跑到了經常光顧的賭場,三十萬還了欠的賭債,剩下的二十萬繼續揮霍。

他就知道,慕菲跟了于家,肯定有錢,只要他以后想辦法多從她那兒弄些錢出來,還怕以后沒錢花嗎?

慕菲把錢打過去之后,想著以前于爺爺每年都會帶她去看奶奶,雖然跟老人家沒什么親人間的那種情感,可是對方畢竟是自己的奶奶,她理應去醫院看看的。

回到于家,慕菲向田管家打聽慕家的住址。

田偉詫異地看著她,“小菲,你問這個做什么?”

“我叔叔來找我,說是奶奶病了,需要做手術,我想知道奶奶在哪家醫院,然后去看看她?!蹦椒剖稚戲牌槳?,在選購禮物,“田叔,你說我給奶奶買什么禮物好呢?按摩椅好不好?”

田偉擰眉,“小菲,你叔叔大概是在騙你,他早就不管你奶奶了,你這個叔叔嗜賭成性,早在老爺去世前,就把你奶奶送進了一家療養院,你奶奶得到了很好的照顧。就算她真的生病,也用不到你叔叔的錢?!?/p>

慕菲一臉震驚地看著田偉,“你是說我叔叔騙了我?可我已經把錢給他了......”

“你給了他多少?你每個月的零用錢不是也剩不下多少嗎?”田偉說著,給她盛了一碗湯,“以后離你那個叔叔遠些?!?/p>

慕菲垂下肩膀,原來叔叔是騙她的,怪不得晉鋒哥會那么對她。慕菲從小對錢就沒什么概念,倒是不會心疼錢,只是覺得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會有人演戲演的那么逼真,她以后絕對不要再理那個所謂的叔叔了。

慕菲像往常一樣,在距離樂茂還有一站地的地方下了車。手機響了一下,慕菲連忙魔廚手機,看到了同事小劉發過來的一條信息,“你在哪兒?”

慕菲不解,給小劉撥了個電話。電話接通后,小劉刻意壓低的聲音傳了過來,“慕菲,你今天最好別來公司,你跟于總的事情被人曝光,發到了公司的論壇里,現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她跟晉鋒哥的事情?難道是她住在于家的事情被人知道了嗎?

“什么事情?”慕菲連忙問,可是小劉那邊好像有什么事情,背景音有些嘈雜,很快掛斷了電話。

慕菲心想,如果是她跟于家的關系被曝光了,那她早晚都要面對的。躲得了一時,躲不過一輩子。

慕菲來到樂茂大廈,走進大廳,門口的保安看她的眼神都變了。

慕菲整理了一下她的頭發,同事們投過來的眼神都怪怪的。慕菲急匆匆的走進了電梯里,電梯里很快就擠滿了人。

后面上來的人沒有看到里面的慕菲,興高采烈的議論著什么。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沒想到長得那么清純的一個女人,居然會做出勾引總裁的事情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里充滿了鄙夷。

“對呀,我就說嘛,她一個小小的業務部員工,怎么總是穿著各大品牌的限量版衣服,原來是靠做皮肉生意換來的!”另外一個女人連忙附和。

“我還聽有人說,看到她總是豪車接送,這下明白了吧,指不定是個哪個金主養的金絲雀呢?!?/p>

一個男同事也忍不住說:“虧我還把她當成公司女神呢!沒想到她居然背地里做這種事情!還好我沒追她!”

“對呀,想當初她剛來公司的時候,都被人們譽為小沐清洋,甚至有人說,她比沐清洋還漂亮,這下打臉了吧!”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慕菲的身體因為憤怒不住的顫抖著,電梯門打開,慕菲不顧一切的沖了出去。

眾人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有些尷尬,待電梯門關上,卻又繼續八卦起來。

慕菲跑出了一段距離,靠在墻壁上,想到小劉說的話,連忙摸出手機,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打開了公司論壇,待看到論壇置頂的一個帖子里的視頻。

慕菲不住地搖著頭,滑坐在地上,視頻的畫質并不是很清楚,但還是可以看清楚,她脫掉衣服一步步勾引于晉鋒。

雖然視頻在她的關鍵部位打了馬賽克,可是帖子里一堆喊著賣無碼資源的,想到自己的身體被許多人都看到了。

慕菲緊緊地抱住自己,那一瞬間,就像無數雙眼睛投在她身上,她就像個沒有穿衣服的透明人一樣,那些視線像刀子,正在將她凌遲。

想到于晉鋒對她的厭惡,淚水像是決堤一樣落下,這就是他的目的嗎?拍下這樣的視頻,讓所有的人一起羞辱她!他就這樣厭惡她,恨他,要置她于死地嗎?

總裁辦公室里,于晉鋒看著網上的視頻,憤怒的握緊手心。

信息科的主任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問:“于總,已經找到了視頻的來源,要怎么處置?”

于晉鋒閉上眼睛,憤怒使他的神情異常的緊繃,他厭惡慕菲,不代表他希望她不穿衣服的樣子被全世界的人看到!

她是他一個人的!

突然閃過腦海的想法,讓于晉鋒猛然睜開眼睛,他心煩意亂的關上電腦,看向一旁的男人,“找出發布視頻的人是誰!然后把這條視頻從網絡上徹徹底底的刪除!”

“是?!蹦腥斯Ь吹撓α艘簧?,于晉鋒揮了揮手,男人這才如釋重負的退了出去。

慕菲失魂落魄的離開樂茂大廈,回到于家老宅,將自己關在房間里。田偉看著她情況不對,一直在門外叫她:“小菲,發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哭著就回來了?”

慕菲趴在床上,捂住被子,不讓自己哭出聲音,見田偉一直在門外,只好控制住哭意,啞聲道:“田叔,我沒事兒,就是身體有些不舒服?!?/p>

“身體不舒服?那我叫王醫生過來給你看看?!?/p>

田偉說著,掏出手機,要給王醫生打電話,王醫生是慕菲的家庭醫生,從小到大,慕菲生病都是王醫生在照顧的。

“不用叫她,田叔,我睡一覺就好了?!蹦椒撲底?,再次蓋上被子。田偉聽她的聲音,倒也不像是什么大病,更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那好,小菲,你好好睡一覺,有什么事情別憋在心里,跟我說,知道了嗎?”

慕菲悶聲應了一聲,田偉這才下了樓。慕菲睜大眼睛,看著眼前漆黑的一團,淚水不住的落下,既然晉鋒哥這么討厭她,那她離開,是不是一切都會好一些?可是,她該去哪里?又能去哪里呢?

這里對她而言,就是她的家,離開家,她還能去哪里呢?慕菲哭著哭著便睡了過去,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

肚子餓得咕咕叫,原來人悲傷的時候,也會肚子餓。慕菲下了樓,來到廚房,見田偉正在廚房里忙碌,皺了下眉心,“田叔,您還沒睡嗎?”

田偉將煮好的面條盛到碗里,端到餐桌上,笑著看她,“睡夠了?我就知道你睡醒了就該想吃東西了,所以就在廚房里等著?!?/p>

慕菲點點頭,坐到餐桌前,看著熱騰騰的面條,淚水再次泛濫。

田偉坐到她旁邊,看著她紅腫的眼睛,一臉心疼,柔聲道:“快吃吧?!?/p>

慕菲悶著頭吃飯,想到什么,猶豫著看向田偉,“田叔,您知不知道于爺爺為什么要收養我?”

田偉臉上的表情頓了一下,有些尷尬地問:“怎么忽然想知道這個?”

“您知道嗎?”慕菲充滿期待地看向田偉,“晉鋒哥是不是知道?他為什么說......說我父親......”

“那個時候,我也是剛剛來到于家,只記得老爺說你父母先后遭遇車禍身亡,希望你能換個成長環境?!碧鏤暗難凵裼行┥煉?,將面條向慕菲推了推,“多吃點兒。其實,現在在追究那些已經沒什么意義了。老爺一直都是把你當作自己的親孫女在養,他對你的疼愛絕對不會比對晉鋒的少?!?/p>

她從來都沒有質疑過于爺爺對她的疼愛,所以才會立了那樣的遺囑。嫁給晉鋒哥,她才能一直留在于家。就算晉鋒哥不要她,兩人走不到一起,五年后,她也能得到一份巨額的財富。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