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走势彩经:(大結局)都市第一狂婿夏詩涵閱讀-都市第一狂婿唐天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3 17:1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小說唐天夏詩涵《都市第一狂婿》是由作者兮唐原創的一本言情小說,這里提供唐天夏詩涵都市第一狂婿小說閱讀,都市第一狂婿講述了:唐天聽完也傻眼了,原本關于他師傅只不過是瞎編出來的,沒想到老掌柜竟然把他的二叔扯進來,還認定自己就是他二叔的后人。

都市第一狂婿
推薦指數:★★★★★
>>《都市第一狂婿》在線閱讀>>

《都市第一狂婿》精?。?

實際上,在范雨霖起初看到這一藥方的時候,也認為是祥名堂雇傭來找茬的。

但接著往下仔細看了兩眼,范雨霖就意識到,這藥方并非胡亂瞎寫,挑著名貴藥材亂搭一通,每一樣都有講究所在。

仔細看完之后,范雨霖突然想起,這不是祖上傳下來的那本古籍當中所記載的藥方嗎?

范家八代從醫,留下來的老物件很多,其中就包含一本古代的殘籍,范雨霖作為傳人自然也閱讀過,但并未鉆研出什么,倒是認為有些無厘頭。

今日這張藥方,其中很多味藥材都與那古籍上記載的一樣,甚至補全了殘缺的部分,不禁讓他刨根問底。

擁有這古籍者,必定是范家后人。

而當年他的父親有一兄弟,與家里鬧翻,傳聞當時范雨霖的二叔離家之時,什么都沒帶走,只是手抄了一份古籍。

從那之后,再也沒有二叔的消息,后來多方打聽,才知二叔已經抹除姓名,鉆研醫術,與剛剛這位小兄弟的回答恰似一人!

無名無姓,鉆研出了古籍所記載的藥方,不是二叔的后人還能是誰?

范華在旁聽著父親講述家中往事,一愣一愣的,說道:“爸,您可從來沒提過您還有個叔叔??!”

“這種事我難于向你提起,如今你正好借此機會知曉?!狽隊炅廝底判睦鋝歡涎芷鵡欠萸濁?,“怎么說二叔也是范家一股血脈?!?/p>

唐天聽完也傻眼了,原本關于他師傅只不過是瞎編出來的,沒想到老掌柜竟然把他的二叔扯進來,還認定自己就是他二叔的后人。

“老掌柜,誤會了,我跟你二叔并不認識,從未打過交道?!碧鋪煜虢饈頹宄?,總不能無緣無故就多了幾個親戚吧。

“嗯,那可能是我想太多了?!狽隊炅胤愿婪痘?,把藥方上的藥材一式五份準備好。

“爸,這一式五份,算起來也得兩百多萬了……”范華心中有些顧慮,總不能因為他是范家另一支血脈就白送兩百多萬的藥材吧?

更何況他自己都說自己與二爺并不認識,看他這幅穿戴,哪像是能拿出兩百多萬的人?

唐天爽快地說道:“錢沒問題,你們盡管去準備就好,大概要多長時間?”

“最快也得今天晚上?!狽痘鸕?。

“這樣吧,明天一早,我來取藥材,錢如數交付,如何?”唐天身上現在沒有那么多錢,他的想辦法籌點,“如果不放心的話,我可以先給十萬塊定金?!?/p>

“不必了,小兄弟我信得過?!狽隊炅卮笫忠換?,讓范華去準備。

待唐天走之后,范雨霖端起茶杯,嘆了口氣。

范華不禁詢問道:“父親,您今天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平日里父親一向端莊穩重,今天可有些大不同。

“并沒有,你去把他要的藥材準備一下,去吧?!狽隊炅匕遜痘Э?,獨自看著窗外,心中一陣蕩漾。

范華怎么知道,今天來抓藥的那位小伙子,恰恰就是自己二叔的后人。

不管是否有血脈關系,二叔能把自己畢生所學盡數傳授給他,必然是繼承了二叔的衣缽,不管怎樣,他都要厚待。

整個華夏,范雨霖敢用項上人頭保證,絕對沒有第二個人能寫出這份古籍所傳的藥方。

唐天走出豐仁堂之后并沒有著急回家,而是打車來到了城東。

現在天色還早,唐天隨便對付了點東西,等待地下城的開張營業。

這座地下城有些來頭,背后的老板很有背景。

當然,這樣的人搞在地下也絕對不會是什么簡單的美食城,KTV之類的。

說的直白一些,劉冠就是在這里把家里的錢全部輸掉的。

唐天在豐仁堂訂購的藥材得兩百多萬,他現在身上也只有九十萬,根本不夠付賬。

不過擁有龍瞳的透視能力,來這座地下城玩兩把,是唐天現在來錢最快的方法。

進入地下城之后,撲面而來一股煙臭味,濃郁的二手煙彌漫在空中,像是室內霧霾。

除非是老煙槍,否則普通人聞見都得咳嗽幾聲喘不過氣來。

唐天現在的體質倒是不用擔心二手煙對身體的危害,只不過他五官要比常人更加敏感,呼吸有些不太舒服。

這里線路混亂,十幾張桌子上的燈光還是吊起來的燈泡,個子稍微高一點的還會時不時的撞到線,不過環境再差,也絲毫不影響在座各位的氣氛和興致。

很難想象,即便是這樣的環境,每天晚上的流水起碼也有千萬甚至上億。

唐天換了二十萬籌碼,四處轉悠一圈,最終找了一張人比較少的桌子坐了下來。

但出入這種地方的,大部分都是三十歲以上的男人,多多少少有些資產,像唐天這種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倒是很少見,桌上的人不禁都多瞥了唐天一眼。

唐天倒也沒在意,這座地下城在西川很有名氣,他之前就多次聽人提起過,不過這還是他第一次來。

他選擇的座位是桌角位,入座之后并沒有著急玩,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

“小兄弟,你要玩么?我把位置讓給你?!幣晃輝謐藝悅孀諾撓湍迥兇酉蛺鋪齏蛘瀉?。

“不用了,謝謝?!碧鋪彀諏稅謔?,示意不用。

誰知這油膩男子起身走到唐天旁邊,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說道:“你看,這你就不懂了吧?!?/p>

“我這位置坐北朝南,可以跟莊家叫板,是一塊風水寶地,你要是坐了,今晚肯定不少贏錢?!彼磺荒擁娜白璧?,“我今晚都贏了幾十萬了?!?/p>

唐天只是呵呵一笑,并沒有繼續理他。

油膩男子吃癟之后,倒沒有再繼續跟唐天搭話,把籌碼裝好換別桌去玩。

在旁邊觀察了一會,他早就意識到了這個油膩男子是場子里的托,如果真的坐了他的位置,恐怕才會落入圈套里。

桌上的玩家有一個三十多歲,頭發稀疏,戴著方塊薄片眼鏡的男子,他在唐天來之前手上的籌碼還有兩百萬,只不過幾把的功夫,手里就只剩下了十萬籌碼,現在臉上滿是抑郁,時不時嘆口氣。

進入地下城三十分鐘,唐天靠著龍瞳,已經摸清楚了這場子里的機關暗箱,莊家贏玩家就如同割韭菜一樣容易……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