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表:(獨家)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3 16:4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全文講述沈琦夜墨軒之間的故事,為您帶來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閱讀,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小說精彩節?。荷蜱樟聳只院?,氣息便不穩地往后倒去,癱軟在靠座上,她的手下意識地向下撫向自己的小腹。

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
推薦指數:★★★★★
>>《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在線閱讀>>

《名門二婚夜少愛妻如命》精?。?

眼看著沈琦白皙的臉頰就要撞到前面,蕭肅想要起身,可是有人比他快。

夜墨軒伸手手臂,攬住她瘦弱的肩膀箍緊了她的身子,手上一個用力便將她往自己的方向拉了過來。

嬌小的人影跌進他的懷中,前面的蕭肅看到這一幕,到了唇邊的話自然就消失了。

“去醫院?!?/p>

后座的男人聲音清冷地命令道。

“是?!?/p>

沈琦沒昏過去,只是強撐得久了,她的意識已經有些渙散了,她以為自己會撞到,誰知道有一雙大手攬住了她,然后她被圈進一個寬厚但卻冰冷的懷抱里。

沈琦抬頭,看到了夜墨軒堅毅的下巴和漂亮明顯的喉結,他身上的氣息雖冷冽但卻給人一種很安穩的感覺。

又來了……

又幫她,他又不是又要在幫完她以后說一些中傷她的話?

思及此,沈琦伸手推著夜墨軒:“不要你管!”

她力氣本就小,再加上身體不舒服,更是使不上力氣,這一推根本沒能把夜墨軒推動。

“鬧什么?”雖然這點推搡夜墨軒不放在眼里,但她的動作和語氣還是令他心生不悅。

“我不要你管!”先前她疼得厲害,被扶上車都還有些渾渾噩噩,這會兒呆在夜墨軒的懷中,他身上那種寒冽的氣息卻讓她的意識清晰起來。

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沈琦想到韓雪幽有可能已經到了,便開口:“我要下車!”

聽言,夜墨軒好看的眉頭蹙起,冰冷的目光攫緊她。

“你說什么?”

他目光有些凌厲,像刀子一樣落在沈琦的臉上,沈琦愣了愣,還是倔強地咬住下唇:“于夜少而言,我不就是個外人么?既然我是個外人,那就請夜少讓我下車,我的事情,與你無關?!?/p>

坐在前面的蕭肅和司機:“……”

二少奶奶您這樣真的好么?居然敢對夜少說這樣的話,真的……太有勇氣了。

果然,車內的氣溫驟然降低。

“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試試?”

沈琦咬住下唇,感覺到無數的威壓包圍著她,她根本無處可逃。

再說一遍?沈琦抬眸,注意到夜墨軒的眼底戾氣很濃郁,似乎她只要再說一句,他會伸手毫不猶豫地掐上她的脖子,讓她一命嗚呼。

想了想,最終沈琦沒說剛才的話,只是反問:“說幾遍難道有不同嗎?我又不是復讀機!總之,我要下車?!?/p>

夜墨軒不動。

“我要下車!”沈琦堅定地又強調一遍。

下一秒,夜墨軒的手指捏上她的下巴,力道大到幾乎要將她的骨頭捏碎。

“再吵信不信我直接把你丟下車?到時候,你跟孩子都別想活命?!?/p>

聽言,沈琦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更難看了,她嘴唇哆嗦著,“夜墨軒,你這個魔鬼!”

夜墨軒冷笑:“魔鬼?還真是后悔答應你留下那個野種啊,懦弱成那樣的男人,你是腦子進水了還是怎么的,還想替他保全孩子?”

沈琦咬住下唇,孩子根本就不是林江的!

可是她根本沒有辦法跟夜墨軒解釋,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一時心中氣惱,沖著夜墨軒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夜墨軒冷笑,沒再搭理她。

沈琦總算安靜了,手機又響了起來,夜墨軒目光頓了頓,什么人這么關心她?

沈琦彎下腰身將手機重新撿起來,與此同時夜墨軒也松開了對她的鉗制。

“喂?”

“琦琦?我到你們公司門口了,你在哪兒呢?你怎么樣了???不好意思啊,剛才來的時候有點堵車!”

安靜的車內,那頭的女聲里的擔憂很清明。

聽到是個女人,夜墨軒沒再搭理。

“我沒事,我現在已經在去醫院的路上了?!彼低?,沈琦虛虛地抹了一抹額頭上的冷汗。

夜墨軒冷哼一聲,疼成這樣還說沒事。

“真的?你打的車?”

“我晚點再跟你解釋,讓你……白跑一趟,不好意思?!?/p>

“我們什么關系呢,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你晚點給我回個電話吧?!?/p>

“嗯?!?/p>

電話那頭的人反復確認了好幾遍才放心地掛了電話。

沈琦收了手機以后,氣息便不穩地往后倒去,癱軟在靠座上,她的手下意識地向下撫向自己的小腹。

還是好疼好疼……

孩子應該不會出事吧?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車子在醫院面前停下。

“夜少,沈助理,醫院到了?!?/p>

坐在座位上的女人一動不動。

夜墨軒蹙起眉,“速度下去?!?/p>

沈琦沒有任何反應,蕭肅轉頭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開口:“夜少,她好像……昏過去了?!?/p>

什么?夜墨軒眉毛一跳,這個該死的女人,先前不是還挺能的,這會兒就昏過去了?

幾分鐘后,沈琦被放上擔架抬進了醫院,然后送進了急救室。

蕭肅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夜墨軒到了急救室面前等待著,一邊道:“沈助理,應該不會有事吧?”

沒有人回應他,蕭肅也不覺得無聊,繼續接話道:“我突然想起來了,沈助理剛才就一直捂肚子,她孩子不會是孩子有問題吧?對了,沈助理昨晚不是喝酒了嗎?懷孕好像是不能喝酒的?!?/p>

聽言,夜墨軒蹙起眉。

不是好像,而是不能!

“可是昨晚沈助理喝了好多……”說到這里,蕭肅下意識地咽了一口唾沫,看向跟前的夜墨軒。

夜墨軒挑眉,身上冰冷的氣息釋放出來。

“你嘴巴很閑?”

聽言,蕭肅下意識地捂住嘴巴,用力搖頭。

夜墨軒閉上眼睛,“好了叫我?!?/p>

“夜少,咱們要在這里等?不回去?”

夜墨軒額頭的青筋跳了跳,“難道你想讓醫生出來以后找不到人?”

想了想,蕭肅點點頭:“也是,那我們就在這里等好了?!?/p>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急救室的門終于打開,醫生走出來摘下口罩:“誰是沈琦的病人家屬?”

蕭肅立即舉起,然后指著夜墨軒。

醫生看夜墨軒的目光頓時不悅起來:“你是她丈夫吧?你這個丈夫怎么當的?胎氣那么不穩定還酒精過度,你們是不想要這個孩子了嗎?”

夜墨軒蹙起眉,這關他什么事?

“而且她肚子疼了這么久,為什么現在才送來醫院?”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