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几点:(大結局)宋韶曼顧北承小說-宋韶曼顧北承小說名字

發布時間:2020-02-13 14:39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熱血中文網為您提供《你與時光皆過客》小說閱讀,該小說男女主是宋韶曼顧北承。宋韶曼顧北承小說精彩節?。旱比皇槍四復虻緇襖創咚?,順便說她不過是顧北承養的情/婦,這一輩子都是見不得人的。估計沒商量好,顧母示威結束沒多久,程諾這個新晉顧太太也打來電話,用溫婉的語調說盡惡毒的威脅。

你與時光皆過客
推薦指數:★★★★★
>>《你與時光皆過客》在線閱讀>>

《你與時光皆過客》精?。?

顧北承那點憐憫之心,被怒火牢牢壓制著。他繃著臉奪回結婚證,隨意丟在圓桌上,“宋韶曼,你怎么知道的?”

反手抹了把臉,宋韶曼望向他的目光愈發怨毒,“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p>

她怎么知道的?

當然是顧母打電話來催她滾,順便說她不過是顧北承養的情/婦,這一輩子都是見不得人的。估計沒商量好,顧母示威結束沒多久,程諾這個新晉顧太太也打來電話,用溫婉的語調說盡惡毒的威脅。

顧北承煩躁地扯開一顆紐扣,漂亮的鎖骨就這么暴露在宋韶曼眼里。

可惜她沒有心思多看一眼。

“宋韶曼,是,我娶了程諾?!憊吮背行幕鷂藪π?,又握拳捶門,“那你呢?你做了什么好事?”

聽到她的質問,她胸口堵得慌。

倏的,她想起昨晚的溫存,想起她對他不死的心,想起今早睜眼時的滿足與期待……

她突然覺得累。

非常、非常累。

大概他們注定永遠無法。

她深深吸進一口氣,而后緩緩吐出。

略略冷靜后,她開口:“顧北承,你能不能先把奶奶的醫藥費付了。我們可以等,奶奶等不起?!?/p>

她之前都是按時交,醫藥費拖一天兩天沒什么問題,長久下去肯定不行。

現在她唯一的念想就是奶奶醒來。

總歸不能讓自己和顧北承的意氣之爭,害了奶奶。

顧北承雙眼瞬時纏滿血絲,“宋韶曼,你瞧瞧!這不就是你!偉大無私的宋韶曼!”

任憑他陰陽怪氣,她軟了調子,“顧北承,求你,先給我奶奶交醫藥費,好嗎?”

顧北承氣笑了,用力地沖她豎大拇指,咬牙切齒,“宋韶曼,你干得漂亮?!?/p>

她正想開口,他抬手打斷,拿出手機打給林照,吩咐他去醫院繳費。

幾分鐘過去,顧北承收到林照的微信消息。他點開圖片,遞到宋韶曼跟前,冷言冷語:“看見了嗎?”

捧起手機,她細細看了遍,連個小數點都沒錯過。

終于,她嘴角漾開清淺的笑容。

有如春風拂面。

“顧北承,祝你新婚快樂?!?/p>

這像是一句狂風都吹不散的魔咒,狠狠劈進了他的身體,生生將他釘牢。

她的笑容愈發甜蜜。

見他怔忡,她的內心反而柔軟起來。

她踮腳,傾身向他,輾轉纏綿地親吻他的耳垂。

“新婚快樂,北承哥哥?!?/p>

甜脆的聲兒,一如年少。

聽到賭氣般的“北承哥哥”,他突然熄了火。

“小曼,我不快樂?!?/p>

顧北承的坦誠,猝不及防擊中她的心臟。

滿腔的怨氣仿佛散了。

她知道他們之間有太多沒說明的誤會。

更知道就算那些誤會都挑明,他們也沒機會再好好在一起。

顧北承的顧太太,注定不是她宋韶曼。

沒有程諾,還會有白諾、林諾、沈諾。

就像她永遠不可能割舍奶奶,顧北承也不會違背顧母的心意。

雖然不知緣由,但她清楚,顧母對她的恨比山高、比海深。根本無從化解。

紅了雙眼的男人近在咫尺。

她愛了十幾年,今天早上還以為終于可以在一起的男人。

就在她跟前。

他聽得見他的呼吸聲、心跳聲,似乎也聽見了他身心深處宣泄的不快樂。

別的宋韶曼不敢說。但她篤信,顧北承并不愛程諾。

從悔婚到領證,他必定是不甘愿的。

理由么……她還能不清楚?

耳畔回蕩著他粗/重的呼吸聲,她情不自禁地擁住他。

瞬間,他的身體變得僵硬。

她抱得更緊,用她的溫柔軟化他的冷硬。

他突然抬臂,大掌扣住她的手腕,想要掰開。

像是再也受不住她的溫軟。

明明他只想要宋韶曼服軟、道歉,可當他真正面對這些,反而不知所措。

顧北承忽然讀不懂自己了。

恍惚之間,他的本能驅使他的身體將宋韶曼推倒在圓桌上。

溫軟的身體,就這么躺在桌面上,壓著那張嶄新的、輕薄的離婚證上。

戰地從陽臺移回床/上。

極/樂之際,他們擁得更緊。

“膽小鬼,你敢放我走嗎?”

“小曼,為我生個孩子吧?!?/p>

面對軟成一灘春水的宋韶曼,顧北承是想不起恨她的。

可宋韶曼不同。

她的內心是黑白的荒蕪世界。

無論她如何控制不住本能的情感去親近顧北承,她都知道他們沒可能了。

從初戀變成情/婦,如今成了小三。

她不敢想,再留在顧北承身邊,她會變成什么人。

李文劍的五十萬還在她手里,她不打算還了。既然顧北承和程諾領證了,那就讓她莫名其妙的堅持去死。這五十萬,可以多撐一個月。

是的,她想離開顧北承了。

認認真真地想。

聽到顧北承說為他生個孩子,她想起第一次失去的孩子,不過徒增傷感。

顧北承卻憤怒了。

他惡狠狠掐住她的腰,恨不能撕爛她的肉,“宋韶曼,你又想逃?!”

她偏過頭,啄吻他的耳垂。

“結婚證上是你和程諾,你讓我留在這里干什么?”

伴隨著酥/麻的,是絕望。

顧北承已經開始后悔和程諾領證。

但是他沒辦法讓他的母親去死。

母親這邊,他要慢慢做工作。

宋韶曼……你就不能有一次不仗著我喜歡你肆意傷害我?

轉念他的眸色再次黯淡,低頭親吻宋韶曼線條優美的脖子,“小曼,我傷害了你?!?/p>

“對不起?!?/p>

“我們不吵了好不好?”

“我不氣你了,你也別跟我慪氣了?!?/p>

“我媽用命逼我娶程諾,我沒辦法。你給我點時間好不好?!?/p>

“以前到將來,你絕不是小三?!?/p>

“小曼,這一生太短,我們不鬧了好不好?”

“熬到奶奶這樣,我們想要好好抱一回,都困難了?!?/p>

“小曼,我真的、真的很愛你?!?/p>

……

宋韶曼死寂的心,在他一點點軟化的聲音里復蘇。

夜深了。

他還在討饒。

程諾的新婚丈夫,在她宋韶曼懷里乞求原諒。

其實他們之間,對錯早就模糊了。

第十次聽到自己的名字,她的心酥了,緩慢深處胳膊,環住他的脖子,鄭重其事地回答:“好?!?/p>

再做一次夢吧。

反正她已經習慣了夢碎。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