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新疆时时彩:(獨家)陳浩潘若初小說叫什么名字-主角是陳浩潘若初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3 13:0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陳浩潘若初小說叫什么名字?陳浩潘若初是《豪門戰婿》中的主人公,該小說作者是會說話的貓A。本文學為您提供主角是陳浩潘若初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本該是高興的日子,但潘家的氣氛,卻降低到了冰點。

豪門戰婿
推薦指數:★★★★★
>>《豪門戰婿》在線閱讀>>

《豪門戰婿》精選章節

臘月二十三,小年。

本該是高興的日子,但潘家的氣氛,卻降低到了冰點。

李淑蓉插著腰,母老虎一樣的看著陳浩。

你說你能做點什么?

馬上過年了,讓你準備一點年貨,你不是沒錢就是沒時間!

真不知道若初怎么就讓你進入我們潘家了?

要你有什么用?

聽著耳邊的話,陳浩緊緊握著拳頭。

這個女人,是他的岳母,他身為潘家贅婿,身份本就頗為低微。

可,作為男人,被說沒用,陳浩的自尊心仍是受到了一些打擊。

他強壓著不悅,盡量讓自己語氣平和起來,道:媽,你又不是不知道,前段時間,我的錢都被小鵬拿去了,現在一時半會兒,也拿不出來置辦年貨的錢

然而。

陳浩不說這些還好。

一說這些,小舅子潘鵬,立刻就坐不住了。

他從沙發上站起來,直接打斷陳浩的話:你這話什么意思?

不就花了你兩個錢么?至于上綱上線?

搞清楚,這是潘家,我姓潘,你姓陳。

你來到我們潘家,已經是你攀高枝了,現在還怪起我來了,真是不知所謂,有沒有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一邊說著,潘鵬一邊用手指點著陳浩的腦門。

陳浩臉龐抖了抖。

這真是屈辱??!

為了潘家,他盡心盡力,兢兢業業,錢都花在了小舅子身上,結果小舅子不感激,反倒倒打一耙!

陳浩目光微微移動,在沙發上掃過。

岳母李淑蓉插著腰,冷眼看著這一幕,不但沒有半點阻止的意思,反而還帶著幾分看笑話的態度。

岳父潘遠森抽著煙,噴云吐霧,仿佛沒察覺這事情一般。

妻子潘若初,更加過分!

她竟然翹著腿,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對自己老公面臨的羞辱不聞不問!

這一幕,簡直心寒!

泥人尚且還有三分火性,何況活生生的人?

陳浩緊握著拳頭,猛地站起來道:潘鵬你夠了!

只是他的話剛說完,潘鵬就猛地一腳踹在了他的小腹。

你還敢對我吼起來了,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是不是?!

潘鵬低頭瞪著陳浩。

李淑蓉居高臨下,叉腰道:這是你弟弟,是我們潘家的獨子,你想怎么著?

這兩人毫不講理。

岳父潘遠森吐出一口煙,對此不聞不問。

陳浩捂著小腹,蜷縮著身子,表情痛苦,只能希望妻子說兩句公道話。

他看向潘若初,希冀道:若初,你知道的,我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

話沒說完。

潘若初淡淡的放下了手機,瞥了眼陳浩,道:你是這個家里的男人,為了這個家,多付出一點也很正常,總不能讓上了年紀的爸媽受苦受累吧?也不能讓我弟弟去撐起來這個家吧?那我要你這個男人還有什么用?

陳浩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也說這種話。

這簡直是一把刀子,硬生生捅進了心臟之中??!

潘鵬大笑,鄙夷的看著陳浩:你就是飯館里一個端盤子的,少特么說你付出了多少,一個月四千塊錢,能干什么用?房子的首付都得借錢,找你要兩萬塊錢你都拿不出來,好意思說自己付出了?

現在不過置辦一點年貨,你就推三阻四,還是個男人嗎?

要我說,你趕緊跟我姐離婚,省的拖累我們!

呸!

一口唾沫吐在陳浩的臉上。

陳浩心臟驟縮。

他就算當服務員,可也撐起來了這個家!

卻沒想到,受到了這種對待!

贅婿終歸是外人??!

陳浩壓抑著憤怒,抹掉臉上的唾液,沉聲道:話不能這么說,我的錢不都給你用了嗎?你說我兩萬塊錢拿不出來,可那是給咱們家置辦年貨的錢,我沒給你,你姐卻全部都給你了,結果呢,你找了自己一班同學,胡吃海喝,大方的請客,一晚上錢就花光了!

潘鵬臉色一冷,這是在揭他的短!

潘若初冷聲道:這是我弟弟,是潘家的獨子,我給他一點錢怎么了?再說了,小鵬現在還沒有結婚,一定要把牌面拿出來,這樣才能找到女朋友,你想因為這兩萬塊錢毀了小鵬下半輩子嗎?!

這才是上綱上線!

一點小事,竟然說到了下半生!

李淑蓉更是一把抓住了陳浩的耳朵,扯著嗓子吼道:你個沒心沒肺的白眼狼,這么點錢,你竟然一直記著,小鵬正在找女朋友的年紀,花點錢怎么了?!我看你就是不想讓小鵬找到女朋友!

潘鵬氣急敗壞:離婚,你個窮逼,這么斤斤計較,必須跟我姐離婚!

他從茶幾抽屜里拿出來一沓文件,狠狠的甩在了陳浩臉上。

現在就這么計較,等到拆遷款下來之后,你怕是還要和我分家產!

你就是一個外人,憑什么跟我一起分?

我才是潘家的獨子,這拆遷款沒你的份!

我姐已經簽字了,就等你了,趕快給我簽字!

陳浩瞳孔收縮。

他拿起文件看著,身體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這是一份離婚協議!

陳浩是一個傳統的男人,結婚之后,能不離婚,就盡量不離婚。

哪怕是贅婿,他也沒想過離婚這件事。

所以他一直忍讓著。

可現在

離婚協議就放在他面前。

潘若初的簽字,也格外刺眼。

這一刻,陳浩恍然間全部都明白了。

今天這一切,看起來是因為年貨這件小事,實際上卻是早有預謀。

呵呵!

陳浩苦笑一聲道:原來,你們早就想這樣了。

笑容里,充滿了落寞。

潘家老宅被劃分到了拆遷區,現在已經拆了,就等著一千萬拆遷款到賬。

而身為外人的陳浩,自然就成了潘家這一家子針對的對象。

不想把錢分給陳浩!

只是陳浩想不到,他們會用這種激進的方式,強行逼迫離婚。

潘鵬瞪著陳浩:快點簽字!

其他人也都看著他。

一直沒說話的岳父潘遠森,把煙掐滅,道:陳浩,簽字吧,以前讓你當贅婿,是我們家里需要一個男人當勞力,現在你沒用了,你辛苦一輩子,也比不上這一千萬,若初肯定要找更好的男人,至于你今天起,被逐出家門了。

他的話,算是對這件事情透了底。

陳浩渾身一震,深深吸了一口氣,冷聲道:好好好,這種家庭,我也不樂意伺候,離婚就離婚!

他站起來,拿起筆,行云流水,在離婚協議上簽字。

啪的一聲,把筆拍在桌面上。

一拍兩散!

字已經簽完!

不過,我警告你們,不是你們潘家把我逐出家門了!

是我陳浩,不伺候了!

陳浩聲音冰冷。

轉身離去!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