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五星奖:(完本)豪門戰婿全文閱讀-豪門戰婿小說章節

發布時間:2020-02-13 13:0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豪門戰婿》的男女主是陳浩潘若初,是網絡作者會說話的貓A原創作品,挽竹文學為您提供豪門戰婿在線閱讀。小說段落試讀:看著陳浩離開,潘鵬滿臉不屑的表情,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豪門戰婿
推薦指數:★★★★★
>>《豪門戰婿》在線閱讀>>

《豪門戰婿》精選章節

呸!

看著陳浩離開,潘鵬滿臉不屑的表情,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他才不在乎陳浩的想法,他只在乎錢。

這時,李淑蓉問道:老潘,拆遷款沒問題吧?

放心,沒問題。

潘遠森又點燃一根煙,輕輕的笑著,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

李淑蓉又問潘鵬:小鵬,你這邊呢?

潘鵬露出笑容,一臉向往道:我那個同學,家里比較困難,只要有錢,我就能娶到她。

想到那位曾經的?;?,潘鵬就心向往之。

他追求?;ê芫昧?,這次,是一個機會。

李淑蓉和潘遠森都笑著點了點頭。

現在找個對象不容易,更何況還是基因優秀的?;?。

多花點錢也沒問題。

潘若初也面帶微笑。

弟弟是家里的獨苗,他的婚姻大事,才是真正的大事啊。

陳浩離開潘家后,深吸了口冷冽的空氣,呼出來的全是白霧。

深冬時節,氣溫低下。

陳浩只穿著一件居家的襯衫,形單影只,可謂落魄至極。

虎落平陽被犬欺??!

陳浩感嘆一聲。

他之所以同意離婚,不是因為潘家的咄咄逼人。

而是那一句逐出家門。

多年前,他也聽到過同樣的四個字。

那時,父母雙亡!

陳浩隱忍不發,只想暗中報仇。

可,他的爺爺,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他逐出家門!

自那以后,陳浩沒有了任何靠山和庇護,報仇之事,只能默默藏在心中。

那時起,他就發誓,絕不會讓人在對自己說這四個字!

今日,又聽到了。

也正因這句話,陳浩才答應離婚。

滴滴滴?。?!

這時,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將陳浩的思緒拉了回來。

一輛被稱作陸地游輪的勞斯萊斯,緩緩的停在了他身前不遠處。

陳浩暗暗咂舌。

縱觀整個南陵市,擁有這輛車的人,無一不是大佬。

這個又是誰?

勞斯萊斯車門打開。

一名佝僂著身軀的老者,在下人的攙扶下,從車上下來。

他手里拿著一根純銀制造的拐杖,走路顫顫巍巍,有些吃力。

抬起頭,看向陳浩,露出了一個慈祥的笑容。

轟!

陳浩整個腦袋,剎那間空白起來。

他認識這個老者!

陳家的管家!

陸星洲!

童年時,陪伴他最多的,除了父母,就是陸星洲!

少爺!

見到陳浩,陸星洲差點老淚縱橫,快速的拄著拐杖走來。

下人們手忙腳亂,誠惶誠恐,生怕陸星洲有任何差池。

即便如此,來到陳浩面前時,他仍然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幸虧陳浩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陸伯,你沒事吧?

下意識的,陳浩說了一聲。

陸星洲半趴在地上,再也壓制不住情感,老淚縱橫。

沒事沒事。

他連連擺手,掙扎著站起來,看著陳浩,聲音微顫道:想不到,時隔多年,少爺還記得老朽,死也足矣,足矣??!

陳浩表情復雜至極,對下人道:這外面天寒地凍的,先讓陸伯上車。

下人們急忙動手。

陸星洲連道:少爺也上車。

幾個人上了勞斯萊斯。

正駕駛位坐著一個司機,若有情況,隨時開車。

勞斯萊斯外面,還有兩個人守護著。

陳浩和陸星洲坐在后排。

陸伯,你這是陳浩率先開口問道。

陸星洲激動道:少爺,老朽是專門來找少爺的??!

陳浩情緒波動了一下,努力的笑了笑,道:我早已被逐出家門了。

陸星洲連忙解釋道:少爺,你錯怪老爺了??!

陳浩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陸星洲也知道,當年的事情,對陳浩打擊頗大,便耐著性子解釋道:少爺,你有所不知,當時我們陳家,面臨的是滅族的危險,你的父母,因此雙亡,最痛心的便是老爺!

他為了保全你這一脈,才不得不在眾目睽睽下把你逐出家門。

只有這樣,你才能安然無恙!

在之后,老爺暗中布局,足足五年時間,才終于為你父母報仇。

也只有在敵人完全消滅之后,老爺才能派人找你,不然,你有生命危險??!

聽著這話,陳浩內心觸動。

爺爺,為爸媽報仇了!

這么說來,我誤會了爺爺

陳浩喃喃著。

陸星洲重重點頭,感嘆道:是啊,老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整個家族,為了少爺你啊,現在敵人已經被消滅,少爺你也該回歸家族,做我們陳家的接班人了,這些年受的苦,權當歷練了。

陳家

好遙遠的名號啊。

這個跺一跺腳,能讓整個世界的經濟體都顫上一顫的家族,要重新讓自己回去

陳浩一時間恍若做夢。

陸星洲繼續道:老爺派人調查,聽聞你在南陵市做了別家的贅婿,更覺愧疚,如今各國公主都想跟我們陳家聯婚,老爺也想幫你找個稱心的妻子

話沒說完。

陳浩已經反應過來,急忙揮手道:不必了,爺爺一番好意,我心領了,各國公主就別了。

陸星洲一怔,悲傷道:難道,少爺還對當年的事情耿耿于懷,不愿原諒老爺嗎?

陳浩搖了搖頭道:聽你說了,我自然不會不原諒爺爺,只是,我在南陵市多年,貿然回去,怕也是難以服眾,我知道,全球有無數雙眼睛盯著陳家,等著陳家犯錯。

陸星洲表情微微嚴肅起來。

誰敢不服,就滅了誰!

他本已老弱的身體,竟有著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嚴。

霸氣至極!

只是,看了眼陳浩之后,陸星洲的氣勢全部收斂起來,又變成慈眉善目的老者。

他笑著說道:當然,我們也不會強迫少爺,這樣吧,反正我們陳家資產遍布全球,南陵市也不例外。

少爺,你仍然在南陵市,接手整個南陵市的資產怎么樣?你可以當甩手掌柜,也可以做任何決定。

他不等陳浩回答,就直接說道:總之,就這么定了,南陵市的產業,就當做是給少爺練手了,全部倒閉也沒什么影響,然后我這里還有一份小禮物,請少爺務必收下。

他從身上拿出來兩張卡,送到了陳浩面前。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