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三星直选开奖结果:(完結)冰昕研和墨煜玄全文免費閱讀-冰昕研和墨煜玄小說完整版

發布時間:2020-02-13 12:3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冰昕研和墨煜玄是網絡作者“夢妞.Suger”原創小說《嫡女醫妃殿下太囂張》中的主人公,本文學為您提供冰昕研和墨煜玄全文免費閱讀。欽天監監正急急忙忙的奔向乾坤殿,直直的跪在元皇帝面前。

嫡女醫妃殿下太囂張
推薦指數:★★★★★
>>《嫡女醫妃殿下太囂張》在線閱讀>>

《嫡女醫妃殿下太囂張》精選章節

商華朝,元皇二十二年

安靜的夜空中,一聲驚雷突然炸響,震的皇宮內的屋脊都跟著顫抖起來,然而。卻只聽雷聲不見雨落……

欽天監監正急急忙忙的奔向乾坤殿,直直的跪在元皇帝面前。

“皇上,天相異動!東南方向!福瑞現世??!”

元皇帝端著茶盞的手不覺一顫“東南…”

目光順著半開的窗子忘了出去,“話說,玄兒也該回來了吧……”

驚雷在商華朝東南山區的一個山坳子里也炸了一下,直接將亂葬崗里的一名女尸給炸了起來。

冰昕研從死人堆里掙扎著坐了起來,搖晃著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睜開眼,周圍密密麻麻的尸體又把她嚇了一跳。

“我靠,不帶這么玩兒的吧??!”她揉揉眼,又把腿上的人頭挪開?!拔藝饈撬懶嘶故撬懶???”

她明明記得自己坐的那班飛機爆炸了的。而且那種高度,根本不可能還有生還的機會!

她身為二十三世紀國際戰斗團隊的高級醫官,在死亡的那一刻依然保持著足夠清醒的頭腦,所以,冰昕研十分確定,自己已經死了??!

可是她確實死了,現在卻又活了??!

她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下一瞬間,一段陌生的記憶突然出現在腦海里……

冰昕研,13歲,商華朝右相大人冰天逸嫡女,四年前外祖父一家獲罪被貶荒州,父親怕受牽連,聯合祖母將自己的母親秦氏貶下堂,又把府中的姨娘姚氏扶正。

最奇葩的是不知道哪里冒出來一個算命的王八蛋,指著冰昕研說她命里帶煞!若繼續留在府中,早晚會讓冰家家破人亡??!

于是祖母下令,將冰昕研,秦氏,還有剛滿三歲的弟弟冰南一送往偏遠的東南山村,自生自滅??!

“我去!穿越了??!”

像電影回放一樣看完原主的一生,冰昕研才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不同時代!不同年紀!不同身世!不同樣貌!唯一相同的只有一個名字??!

“放心吧!你的委屈我都知道了!既然姑奶奶我來了,自然不會讓那些欺負你的人好過的!這筆賬我會替你好好討回來的!”冰昕研摸著胸口,義正言辭的說到。

突然,腦海里傳來一聲嘆息。然后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響起,“謝謝?!彼納窬岵?,好像有什么東西漸漸遠去……

冰昕研輕挑嘴角,看來原主死的很不甘心啊,有了承諾才肯離去,不過也是,有這么一個爹,那樣的一家子,所謂的親人,換做是誰都會恨吧……

她本身就是一個注重承諾的人,既然答應了人家。又占用了人家的身體,這個仇,就必須要報!冰家是吧,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冰昕研拍了拍臟兮兮的粗布衣裳,手腳并用的墊著幾個死人快速的爬了出去,還沒等她觀察周圍的環境,就聽見有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朝她這邊走來……

“把那丫頭賣到花樓去定能賣不少銀子呢!”

“咱只要干完這一票,別說給二狗子取衣服,就是勞資再討兩個小的都夠了?!?/p>

“你要是敢討小的,信不信老娘把你剁了??!”

“行了!我就這么一說,你這婆娘這么兇,我哪有那個膽子去討小的啊……”

冰昕研皺起眉頭,原主的記憶再次出現在腦海。

娘親病重,她上山采藥,突然被人打暈,暈倒前的最后一眼,是還沒來得及放下棒子的男人,村西李家的男人李二奔。

身后九點鐘方向,冰昕研的辯位能力是超級好的,隨著聲音越來越近,她貓著腰,迅速環顧四周,瞅準一處茂密的山縫就鉆了進去……

現在不能夠輕舉妄動,冰昕研從不做沒把握的事,如今剛來到這個地方,除了原主斷斷續續的記憶之外,別的什么都不知道,再加上這幅13歲的身體,小胳膊小腿的,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沒傻到去和兩個有備而來的成年人對抗!

剛剛躲好,將草叢撥開一條細縫,就看見那對夫妻舉著火把摸進了亂葬坑。冰昕研仔細盯了一會,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正是村西的李二奔兩口子。

兩人到處翻找了一通,沒有找到他們要找的人,那女人急了:“明明就是扔這里的啊,怎么會沒有?。?!”

李二奔也氣的直哼哼,“該不會跑了吧!”

“也不對??!那藥量足夠她睡上個三天三夜了,怎么可能這么快就醒過來??!”

兩人都急了眼,那女人一巴掌給李二奔扇過去,“你和老娘吼有屁用!人打暈之后咱兩一起給她灌的藥,你自己瞅著的,怎么就賴我了??!”

李二奔不再爭辯,還是不死心的翻動著尸體,冰昕研聯系著所有的記憶,總算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兩人是把原主打暈了再灌迷藥,然后藏在這亂葬坑里,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掏出來拉到縣城里去賣掉!

冰昕研下意識的摸了下自己的臉,看來,原主還是有幾分姿色嘛,不然這兩口子怎么會起這個心思。

伸手在地上抓了把石子,指尖一彈,一顆石子就朝著婦人的腦袋飛了過去,只見那婦人“啊”了一聲,然后緊張的東張西望,嘴里還念念有詞,“誰!誰打我??!”

李二奔一臉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妻子,語氣并不好?!跋谷氯律?!哪里有人!”

正說著,又是一枚石子飛了過來,這次的目標是李二奔。

“啊~”還沒等他緩過神,接二連三的疼痛感從身體的各處傳來,兩人嚇瘋了,手中的火把掉落在死人堆里迅速的焚燒起來。

“快跑!”李二奔好歹是個男人,還有些理智,拉起癱坐在地上的妻子就往坑外跑,可惜,還不容易跑出去,腿上突然一痛,又滾了下去,婦人肥胖的身體像個球一樣在坑里翻滾著,衣服上沾惹的火苗很快竄上了她整個身體,李二奔也沒好到哪里去,衣服被燒得七七八八,腿上也見了血,臉上還被燒掉了大塊肉。

冰昕研扔出最后一顆石子,拍拍手上的灰不在去理會里兩個掙扎著爬出坑的人。

第一天來到這里,還是不要惹出人命的好,不吉利....

李二奔兩口子已然跑遠,亂葬坑里的火還在燒著,冰昕研雙手合十沖著坑里拜了拜,“塵歸塵,土歸土,燒了總比拋尸荒野被野狼野狗吃了好?!?/p>

“哼?!?/p>

身后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輕哼,冰昕研頓時一驚!她不是害怕,而是意外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她卻沒有發現!

想她二十三世紀中西醫雙料圣手,十二歲就跟著祖父混在軍營,跟著團隊一起特訓,風里雨里重來沒有退縮過。早就練出了比普通人更敏銳數倍的觀察力,還有一身硬功夫。十八歲就上手術臺,二十五歲已經成為了陸戰團隊的高級醫官,如果二十八歲這年她沒死,或許成就更大吧。。。

不愿再去多想以前的事情,冰昕研轉過身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就在不遠處,她看見一個男人,或者說一個青年,二十歲左右,暗紅錦袍,長發豎起,面如刀削,一雙眼,光射寒星,銳利的如同捕食的獵鷹,眉心處一個指甲蓋大小的紅色蓮花圖案,更是給這張原本就俊俏的臉添加了幾分妖異...

只是....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