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全章節)總裁的逃愛婚妻小說圍城-總裁的逃愛婚妻宋染墨謙刑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3 11:5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圍城原創小說《總裁的逃愛婚妻》講述了宋染墨謙刑的故事,總裁的逃愛婚妻圍城小說閱讀,文章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圍城小說精彩節?。核低?,林雨柔踩著自己的高跟鞋就離開了宋染的病房。

總裁的逃愛婚妻
推薦指數:★★★★★
>>《總裁的逃愛婚妻》在線閱讀>>

《總裁的逃愛婚妻》精?。?

“不好意思,我并不想知道?!?/p>

宋染寧愿相信太陽從西邊出來,也不相信林雨柔會對她有什么好心。

想都不想,宋染直接拒絕。

只是林雨柔像是根本就沒有聽到她的話,直接開口說,“宋氏集團已經宣告破產了,此時銀行的人就在宋氏清點債務?!?/p>

“宋染,你就不想知道買下宋氏集團的人是誰嗎?要知道,從此以后,陽城再沒有宋氏集團了?!?/p>

“你……你說什么?”

不可能!

她和墨謙刑之間的協議,明明就有他要保住宋氏集團這一條。

“林雨柔,你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信不信隨你,反正消息我是已經送到了?!?/p>

說完,林雨柔踩著自己的高跟鞋就離開了宋染的病房。

宋染一直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可是在林雨柔離開之后,她還是直接從床上爬了起來。離開病房之后,她先去了母親的病房。

還是和之前一樣,除了看見心電圖的波動,整個病房沒有任何的聲音。

可即使是這樣,宋染也已經很滿足了。

離開醫院,她直接打的去了宋氏集團。

宋氏集團早就沒有保安守著了,所以她直接進了大廳。

“墨先生,恭喜,宋氏集團以后就是墨氏名下的了?!?/p>

“以后,沒有宋氏集團!”

宋染走進大廳的那一刻,聽到的就是這句話?;蛐硎怯辛爍杏?,在她出現的那一刻,墨謙刑也轉身看向了她。

“誰讓你出院的?”

在宋染出現的時候,暮云已經帶著銀行的人離開了。

“墨謙刑,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你明明知道宋氏集團是我爸爸媽媽一輩子的心血,你為什么要拿走它?”

“為什么?”

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墨謙刑直接笑出了聲。只是那笑,怎么看,怎么冷。笑停了之后,他冷冷的望向宋染,“別告我你不知道?!?/p>

“五年前,你父親是怎么拿走我父母的心血的?!?/p>

聽到墨謙刑的話,宋染整個人都愣住了。

當時她從國外回來的時候,問過自己的父親,可是她的父親和母親都說過,只是替墨謙刑暫管,畢竟那個時候的墨謙刑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難道?

事實不是這樣嗎?

“墨謙刑,當年的事情是一個誤會,我爸爸沒有……”

“閉嘴!”

冷喝一聲,墨謙刑看向宋染說到,“你問我為什么,宋染,我還想知道為什么呢?為什么林安能那么狠?!?/p>

林安是宋染父親的名字。

只是她的父親在兩年前就去世了,這件事,根本就已經沒有辦法去論證誰對誰錯了。

“墨謙刑,答應過我的,要保住宋氏集團?!?/p>

對上宋染的眼神,墨謙刑似笑非笑的說道,“我是答應過,所以我才會直接買下宋氏集團?!?/p>

“將宋氏集團變成墨氏,不就是最好的?;ぢ??更何況,這本來就是我的!”

這本來就是我的?

聽到墨謙刑的話,宋染整個人直接僵住了。

像是嫌對宋染的刺激不夠,墨謙刑上前一步,輕輕的抬起了她的下巴,望向她的眼眸說道,“這是你父親從我父母手中奪走,現在我拿回來,很公平!”

抬起頭,宋染努力的睜大雙眼,想要看清他眼中的神情。

可是這移了,墨謙刑的雙眼像是被蒙上了一層霧氣,她看不清里面。

眼瞼顫了顫,宋染輕聲說,“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兩不相欠了,墨謙刑,以后我們就是陌生人了?!?/p>

說完,宋染直接揮開了墨謙刑放在自己下巴上的手。

只是她剛剛邁開步伐,手腕就被人直接扣住了。

轉身,她不解的看向身后的男人,“你……還想做什么?”

對上宋染的眼眸,他輕笑,“宋染,你怎么能說出兩不相欠的話?我告訴你,你欠我的,這輩子都還不清?!?/p>

說著,他直接摟著的腰往外走。

快要走進電梯的時候,宋染才想起來掙開手,“墨謙刑,你放我離開!”

“你想要報復我,你也做到了,你想要拿走宋氏集團,你也得到了,你還想怎么樣?”

看著被宋染掙開的雙手,墨謙刑的眼中閃過一絲復雜。

他想做什么?

他想要眼前這個人永遠留在他的身邊。

上前一步,墨謙刑直接攥住宋染的手腕,將她拉進了電梯。電梯的門剛剛合上,他便直接將她壓在了身后的墻上。

電梯的墻壁都是冰冷的金屬。

身后是冰冷的碰觸,而眼前是男人炙熱的胸膛,一時之間,宋染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

雙手撐在宋染的兩側,墨謙刑低眸望向她,“你想離開?”

“那你母親那巨額的醫藥費,你想怎么辦?”

一句話,就讓宋染白了臉。

此時此刻,她只想離眼前這個男人遠遠的,可是她的母親?

醫生說一定要盡快的手術,可是那樣一筆天文數字的手術費,她要去哪里籌?

見她不吭聲,墨謙刑低頭在她耳邊輕聲說,“宋染,雖然宋氏集團已經不存在了,可是以你曾經宋家大小姐的身份,你該做不出出去賣的事情吧?”

出去賣?

顫抖著雙眸,宋染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瞧見他眼中毫不掩飾的嘲諷,宋染忽然的就笑了,“其實也沒有什么不能的?畢竟我現在不也是在賣嗎?”

“我和墨先生簽的協議不也是赤.裸.裸的賣身契?”

“嘶……”

手腕處傳來了一陣陣的劇痛,讓宋染忍不住叫出了聲。聽到她的呼痛聲,墨謙刑不但沒有松開手,反倒是加大了幾分力氣。

他靠近宋染,在唇瓣快要碰到她時,才停下,“既然宋小姐說起協議,那我不妨提醒你,你簽的可是三年的時間?!?/p>

“現在才不過剛剛三天,宋小姐想反悔也不是不可以?!?/p>

松開宋染的手,墨謙刑從西服的內側口袋掏出一張白紙,直接遞到宋染的眼前。

“只要你能拿的出這筆違約金,我立馬放你離開!”

違約金?

什么違約金。

一把搶過墨謙刑手中的白紙,宋染仔細的查看著。這根據就不是她簽的那一份,不對,那天晚上?

她終于知道那天房間的燈為什么那么暗了,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算計好的。

看著后面那一連串的零,宋染狠狠的將手中的白紙砸到了墨謙刑的臉上,“你卑鄙!”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