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玩法规则:(完本)年少by兔子很淡定全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3 11:4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繆也小說名字叫做《年少》,是兔子很淡定的經典之作,這里有繆也by兔子很淡定全文在線閱讀!小說精彩節?。喝緩罌戳絲純章瀆淶淖雷?,只好又說:讓服務員上菜吧。

年少
推薦指數:★★★★★
>>《年少》在線閱讀>>

《年少》精選章節

那個不知沉默了多久,班主任突然說道:吃飯吧。然后看了看空落落的桌子,只好又說:讓服務員上菜吧。

氣氛達到了空前絕后的尷尬,誰也沒再看我一眼,常宇航主動跑到外面去叫服務員上菜。

菜早已經做好了,剛才他們都在等班主任,現在只需要端上來就行了。

一道一道的菜端了上來,都是便宜菜,什么土豆絲啦,貓頭丸啦,很少見到肉類。

一張桌子當然放不下這么多菜,所以就有一部分放到了我的桌子上。

班主任又看了看我這邊,說道:過去幾個吧,有點擠。但他還是沒動。

同學們有些不情愿地回到原先的位置。

一時間每個人都有些尷尬,不停地瞄我一眼。

班長也回到了我的旁邊,訕笑道:繆也,想不到你是這家飯店的老板???

是又怎么樣?

雖然是這樣,但咱們聚會的錢,你看是不是班長不好意思地搓著手。

我笑了:我不是給過了嗎?

可是不是被他們給拿走了嗎?我剛才看見他又還給你了。

我突然想起一句名言: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不知道說出來會不會讓他吐血身亡?應該不會吧,他臉皮那么厚。

第一,錢我已經交過了,后面你用錢干了什么,不歸我管;第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每人只交了五十塊錢。

班長的眼神有些震驚,不過一閃而逝,大著聲音說道:嘿,你怎么這么說話?

瞬間,我又成了包間內的焦點。

我冷哼一聲:難道不是嗎?你們這些菜,恐怕連二百都不夠吧?我一邊說,一邊撥拉著盤子,力氣有些大,盛著貓頭丸的湯湯水水灑在了桌上。

繆也,你要干什么?班主任站了起來:都是同學,至于這樣嗎?行,我知道了,這飯店是你的,但也不用這么刁難老同學吧?難道所有人都交了份子錢,就你不用交嗎?

常宇航也冷笑起來:就是啊,要不你給我們打個折?

這幫家伙,剛才那些漢子在的時候,他們大氣都不敢出,現在

你給我閉嘴!我狠狠地瞪了常宇航一眼,又看向班主任,心平氣和地說道:我已經交過了,交了五百。

班主任氣得呼呼直喘,但也沒再說話了。

呵呵,人家繆也現在真是牛逼大了,不過是個飯店的老板,就敢這么狂。龐勇依舊擺弄著他的指頭,說道:人品這么差,投資的資金到底是怎么來的還不知道呢。

這句話讓許多人恍然大悟,說道:就是,小時候就偷錢,長大了也改不了。

班主任也想起了這件事,冷笑一聲,什么也沒說。

砰!

我把一張盤子摔在了地上,帶著湯湯水水,灑了一地。

各位,今天是非逼我把那件事說道一下?

他們又不說話了,看來還是知道怕的。

唯有班主任一臉正氣,同樣氣勢洶洶地說:好啊,你說,到底是為什么偷錢?

我認認真真地看著老師:我沒有偷錢。

沒有?當初班上同學都說是你偷的,你后來也承認了這倒是真的,當時迫不得已,學校要求我在周一的升旗儀式上向青青道歉,并且承認錯誤,不然就要開除我。

但他還沒說完,我就打斷了他:當初是學校逼我承認的。

好哇繆也,現在翅膀硬了,連母校都要抱怨了是不是?班主任聲色俱厲地說道:我現在也覺得龐勇是對的,像你這種人,恐怕連投資的錢都是偷來的。

我嘆了口氣,決定不在這件事上爭辯,繼續說道:當時,學校要交習題冊的錢,常宇航沒有帶,就跟我借,可是他放了學卻鉆進小賣部去買吃的,我這才知道他不是沒有錢,而是故意坑我。我去跟他要,他非但不還,還誣陷我偷錢就是這樣。

班主任愣住了,不敢相信竟然是這樣,看了一眼常宇航。

常宇航當即反駁:我沒有。

可是,其他同學的眼神卻有些躲閃,班主任當然看著眼里。

是這樣嗎?

常宇航,老師相信你,所以你要說實話。

沉默良久,常宇航點了點頭:是的。他也是個比較尊重老師的人。

下不為例吧。班主任搖頭嘆氣,看都不看我了。

餐桌上再次呈現一股尷尬的氣息,一時間,誰都沒有動彈一下。

我突然笑了,突然覺得十分可笑。

為了五塊錢,真的至于讓我計較到現在嗎?

至于!

因為它,毀了我的人生。

抱歉,弄亂了你們的聚會給你們免單。說完,我準備離開包間,可卻鬼使神差地走向了常宇航,常宇航一下變得緊張起來。

而我走到他面前,說道:欠我的五塊錢,現在能還給我了嗎?

包間里更安靜了。

常宇航臉頰有些抽搐,說道:你有病吧?

我聳聳肩,離開了包間。

其實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到底上來干嘛來了。

來到一樓,一個桌子上坐著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一看見我下了樓,便笑了起來:繆總,咋樣,爽不爽?正是李偉。

我知道他在說什么,沒好氣道:爽屁哦,跟計劃的完全不一樣啊,我沒想過這樣,只想要回我的五塊錢啊。

李偉聽后哈哈大笑:商業街鼎鼎有名的繆老板,竟然為了五塊錢氣成這樣?

你理解不了。

好吧那你要回來沒有?

沒有。我哭喪著臉。

大家又是一陣歡天喜地。

包間內,自從我離開后,氣氛也慢慢起來了,沒人再提剛才那件事,同學們高高興興地吃菜、喝酒。

至于青青剛才說的,他男朋友是皇朝飯店的老板,也沒人再提??善心敲錘霾豢鄣?,比如小蘭,就特別不服氣,語氣酸酸地說道:青青,你不是說飯店老板是你男朋友嗎?她的眼睛又看向外面的紅色寶馬。

青青的臉色有些尷尬,但很快就說道:是啊,他是別家飯店的老板,不是這里的。誰要跟了繆也,那得倒霉成什么樣???

小蘭卻不信了,眼睛看著外面的寶馬,說道:那輛車到底是誰的呀?

青青沒好氣道:當然是我男朋友話沒說完,她就看見窗外幾個人紛紛坐上自己的座駕,離開了這里,包括那輛紅色的寶馬。

大家都在吃飯,所以誰都沒有注意,唯有青青和小蘭始終注意著外面,瞬間,青青的臉色就變得鐵青。

小蘭冷笑道:你好倒霉。

青青瞪了小蘭一眼,眼睛里好像能射出一把刀子。

與此同時,常宇航跟一幫男生在一邊喝酒,大夏天的喝的當然是啤酒,沒一會就有些尿意,起身出了包間。

來到衛生間,他醉醺醺地走了進去,并沒有注意到有人跟在他的身后。

正當他在放水的時候,腰間突然被什么東西頂了一下,緊接著,一個聲音響起:別動,借點錢花行不行?

常宇航一下就清醒了大半,沒想到在飯店上個廁所都能碰到這種事,顫顫巍巍地說:大哥,別沖動,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我不要錢,我只跟你借。身后的聲音似笑非笑。

好好好,你借吧。常宇航都快哭了。

那你先借我五塊錢吧。

???常宇航非常驚訝,正準備回頭,身后的人便惡狠狠地說道:別動!五塊錢都不借?然后手中又用力了一些。

我借,我借。常宇航顫顫巍巍地掏出自己所有的錢,可惜沒有五塊的,便遞過去一張十塊的。

那人立馬說道:不要十塊,只要五塊!

常宇航意識到碰到神經病了,身子抖得厲害,那人皺了皺眉,說道:沒有就去破開,我在這等你,別想跑掉,你跑不出去的。說完,就把常宇航放開了。

常宇航立馬跑回了包間,找了個同學換了兩張五塊錢,又飛快地沖回了廁所,把五塊錢遞給大漢。

這時他才看清,這個漢子,就是剛才進入包間,還喊過繆也一聲繆總的混混。

大哥,給你五塊。

大漢接了錢,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離開廁所。

常宇航一邊罵著神經病,一邊回到了包間。

其他人問他剛才火急火燎地去干嘛了,常宇航便不耐煩地把剛才的事講了一遍,越講越氣,忍不住罵罵咧咧起來。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再次被推開,一大幫大漢沖了進來,其中一個指著常宇航大罵:就是他偷了我的五塊錢!

一堆人立馬圍了上去,當著全班的面,又跟常宇航要了五塊錢出來。

常宇航欲哭無淚。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就是這么有仇必報。

這場小學聚會被毀得一塌糊涂,所有人都吃不下飯了,待那些大漢離去,大家就離開了包間。

來到前臺,班長準備付錢,前臺的妹子問清他們的包間后,微笑著說道:我們老板給你們免單了。

算是補償一下他們吧,畢竟這場聚會算是被我間接破壞的。

眾人在門口告別,常宇航來到龐勇身邊,怒氣沖沖地講了一下剛才的事,說道:肯定是繆也那個雜種干的,他這是報復勇哥,幫我干他!

龐勇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說道:人家現在可是有錢人,我這種小混子怎么跟人家比?

勇哥,別開玩笑了,我知道你的本事,你可不是普通小混混剛才那些混蛋來的時候,只要你說一聲,他們肯定就嚇得屁滾尿流了。

不錯呀,你知道我現在在干什么?

知道。

那你就應該知道我收費不便宜。

哈哈哈,沒關系,我也看他不順眼,免費幫你干他一頓。龐勇摟住了常宇航的肩膀。

常宇航喜笑顏開:那就謝謝勇哥了。

兩人坐上車,離開了商業街,朝著解放街的方向駛去。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