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号查询:(完結)年少免費閱讀-年少小說最新章節

發布時間:2020-02-13 11:39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年少》是網文作者兔子很淡定最新力作,主要描寫了主角繆也身上發生的故事。本文學為您提供年少免費閱讀。所有人都認為孩童之間的事不值一提,甚至將欺凌看做孩子們的玩鬧。

年少
推薦指數:★★★★★
>>《年少》在線閱讀>>

《年少》精選章節

當今社會,所有人都認為孩童之間的事不值一提,甚至將欺凌看做孩子們的玩鬧。其中,包括父母,包括老師,甚至包括,曾經作為過孩童、現在已經長大成人的我們。

上小學那會兒,有一次班主任定制了一套習題讓大家做。但并不是免費的,習題冊是老師花錢印的,所以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交五塊錢。

第二天,班上每個人都帶來了錢,但是我的同桌忘記跟家里要了,就跟我借。

可我也只帶了五塊錢而已啊,當時就有些猶豫,結果我那同桌說:你要是不借我,我就告訴老師你沒寫作業。

我當時還真沒寫作業,不過不是不想寫,而是回家的時候忘記帶作業本了。

早知道就不告訴他了。

迫于壓力,于是我借給他了,他再三保證會還我錢。

接下來不用多說,其他同學紛紛交了五塊錢,整個班上只有我和另一個女生沒有交,她也忘記要錢了。老師對她網開一面,看我的眼神卻有些不耐煩了,班上同學也抱著看戲的目的嬉笑著。

我不敢說實話,害怕老師知道我沒寫作業的事,偏偏就在這時,課代表站起來說道:老師,繆也沒交作業。

于是我被老師批評了一頓。

不管我借沒借給他錢,老師都知道了,所以我也無所謂,下了課就去跟同桌要錢,他滿不在乎地說:錢都交上去了怎么給你?下午再給你吧。

可是,放學后,我卻眼睜睜看著他走進了小賣部。

我真是出離憤怒了,在門口等他出來,質問他說:你不是沒錢嗎?

他一時說不出話來,眼神飄忽不定,說道:別告訴老師行嗎?我一下明白過來,他今天根本就不是忘記帶錢了,而是故意坑我。

想起今天老師對我的態度,我氣不打一處來,說道:我一定會告訴老師!

接著,便轉身離去。

下午來到教室,我感覺整個氛圍都不對了。

教室里靜悄悄的,一個女生焦急地趴在桌子上,所有人都在她旁邊站著,不知在說什么。從我進來開始,便都安靜下來,注視著我。

我愣了一下,也沒管他們,便自顧自地走向座位。

還沒坐下,那個女生突然說道:繆也,是不是你偷了我的五塊錢?好多同學都說看到是你拿的。其他同學也都冷眼看著我。

我整個人都傻了、懵了,只能蒼白無力地辯駁道:我沒有啊

你別裝了,我看見就是你拿的。

還有我,我也看見了,當時我還以為他只是借支鉛筆,沒想到他竟然偷錢。

繆也,你把五塊錢給我吧,我還要交習題冊的錢。女生可憐巴巴地對我說。

什么也不用說了,告訴老師。最后一句是同桌喊的。

我看向他,發現他正一臉冷笑地看著我,我頓時明白了什么,跟他扭打在了一起。

幾個女生立馬跑出去叫老師,老師來了才把我倆分開,問了一下事情的緣由,班上好多同學都說我偷錢,然后老師不由分說地打了我一巴掌。

這次的事件十分惡劣,學生偷竊是大事,所以學校很快把我的父母找來,當著他們的面,我始終說沒有。

老師急了,說:你看看你看看,屢教不改,我是沒辦法教他了。這是準備開除我了。

父母只好低聲下氣地說著好話,說了半天,老師終于有所緩和,說道:其實五塊錢也不是什么大錢,但是他這種行為算了,繆也,你跟青青道個歉,把五塊錢還給人家就行,可以吧?

我又沒偷錢,憑什么道歉?

最后我爸把我打了一頓,帶著我跟青青道歉,又給了她五塊錢。

這件事看起來就這樣過去了,可從此以后,同學們都把我當成了小偷,離我遠遠的。許多以前跟我關系不錯的朋友都不理我,說怕我偷他們的錢。

后來,這件事終于在整個學校傳開,我的名聲,一敗涂地,感覺走到哪都有人議論我。

那段日子里,我整個人都呆呆傻傻的,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同學們也有些欺負我。

某天下課,我呆坐在座位,同桌突然對我說道:你怎么不告老師了,繼續告啊。

一切的一切,不過是他在作祟;一切的一切,不過是因為五塊錢!

小學對我來說,就好像地獄。

很快,我畢業了。

可沒想到,真正等待我的地獄,才剛剛開始。

初中也在我們村,很多小學畢業的同學畢業以后都會來這里,只有高中的時候才會去市里念書。

在這里,我見到了新同學也見到了老同學。

同桌無所不用其極地宣傳著我的往事,基本上,只要他能說得上話的地方,就一定飄蕩著繆也小學的時候偷錢的故事。

整個學校都知道了,在他的宣傳下,我成了名副其實的不要臉、偷錢賊。

我努力學習,爭取能考上一所好高中,遠離這個地方。

可話又說回來了,在這樣的環境下,好好學習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我整天面對著這些流言蜚語,漸漸的,我感覺自己好像得了抑郁癥。

終于,初中熬出了頭,可曾經那個,活潑開朗的繆也,已經不在了。

高中的時候,我來到了大城市。

在這里,嶄新的同學,嶄新的學校,嶄新的空氣,煥然一新!

但是,我很少露出微笑。

那五塊錢,死死地印在我的心頭,每當我深夜驚醒的時候,映入腦海的都是那五塊錢的身影。

高中的時候我交了不少朋友,據他們說,他們當時看我的第一眼就覺得我很冷酷,可能以前是某個學校的老大,覺得跟我混有前途。

我聽了以后哈哈大笑。

接著他們又說:這還是第一次見你笑。

總之,我有朋友了,本來我這種活潑的人,從小到大應該能交到不少的朋友,可就因為五塊錢,活了十幾年,就交到這些朋友。

我沒有去上大學,因為根本考不上,高中三年就光玩了。

我的小學同桌,常宇航,我這輩子都不會忘,也不敢忘。

終有一天,我會讓他連本帶利,通通還回來。

這個機會很快就來了,我們畢業之后,跟朋友們并沒有分道揚鑣,反而聚在一起,商量著步入社會該做什么。

我們做過保險,做過保安,做過服務員,甚至連發傳單都干過,可惜一直沒掙什么大錢。

也是時來運轉,有一天過馬路的時候,我看見一位老奶奶摔倒在地,我想都沒想就去扶她起來結果被碰瓷了。

后來巡捕聯系她的家人,她的兒子連聲向我道歉,說那老奶奶有老年癡呆癥,并且還賠償了我十萬塊錢。

本來因為被碰瓷郁悶的我,一下就開心了起來。十萬塊錢,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錢!

我把朋友們叫出來說了一下這件事,他們問了我那人的樣貌,得知那人是我們市最著名的企業家,帝豪企業就是他的,而且,他還在我們那所高中就讀過。

李偉出主意,用這筆錢投資了一家飯店,在場的各位都是股東。大家這些年都賺了不少錢,所以也很快入股。李偉他爸就是個生意人,做這種事輕車熟路,很快就投資成功。

在商業街,一家名為皇朝飯店的店面,正式開張,我們這些人,都是老板,再也不用發傳單了。

這件事成為我人生的轉折點,我從此以后也變成有錢人了。

沒想到,飯店的生意好的不得了,很快,我們便成立了分店。我們兄弟不分彼此,一年時間,我所有的朋友都成為了分店的老板,日進斗金。

半年時間,我們又往娛樂方面發展,KTV、夜總會、酒吧紛紛投資了起來。當然,有失敗,也有成功。總之不管怎么說,我們現在確實很有錢。

上學的時候,老師常說:現在不努力,考不上大學,你們以后只能回家種地!

我們成功推翻了這種無厘頭的說法。

就在這個時候,小學班長給我打來電話,說小學同學聚會,問我來不來。

他的聲音冷冷的,讓我很不舒服,我同樣冷冷道:不去。

愛來不來,我也只是通知你一下。然后就把電話掛了。

如此,生活便平靜下來。據說他們的聚會在三天后,不過管他呢,反正我不會去的。

小學的那些人,我這輩子都不想看見。

雖然我是飯店老板,但某一天,飯店的一個服務員突然請假的時候,我便發揮出曾經做過服務員的優勢,幫他干一些活。

這天,窗外下著小雨,飯店里冷冷清清的,我在飯店里打掃衛生。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推開,緊接著,一幫人走了進來。他們打著傘,身上也沾了一些雨水,但也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但在他們見到我的瞬間,他們集體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

原來他們的聚會是在這呀。

怎么回事,往里走呀。

外面響起其他人的抱怨聲,里面的人才開始往里走。

但隨著后面一批人進入,他們都看向了我。

整個飯店大堂很是擁擠,所有人都愣愣地看著我。

沒錯,這些人,就是我的小學同學。

皇朝飯店不是什么小飯店,有李偉這個生意人在,飯店的規格辦得很大,足足有四層樓,這家飯店成為了昌海市小有名氣的飯店之一。我總是懷疑李偉這小子偷偷往里加錢了,十萬塊錢怎么可能弄出這座飯店來?可李偉矢口否認,說并沒有。雖然如此,我也覺得,他肯定加錢了,這家飯店的老板,應該是李偉。

喲,這誰呀?某個小學同學冷笑道:繆也,你咋做起服務員了?

有人率先開口,其他人便都說起話來,這個說:怪不得不來參加聚會,原來真是忙的要命啊那個說:繆也,最近我廠里缺人,要不要我給你找個工作?服務員有什么前途?

也有人說:小時候就偷錢,活該現在找份服務員的工作。

我對他們沒有好臉色,冷冷道:你們是來干嘛的?吃不吃飯了?

嘿,你個小服務員敢這么跟我們說話?知道我跟你們老板什么關系嗎?信不信把你開了?正是我的同桌,常宇航。

說實話,要不是我知道老板就是我,恐怕就信了。

一看見他我就一肚子火,但步入社會這么久,我已經學會了隱忍,說道:抱歉,進來吧。

今天確實有人預定了樓上最大的包間,我也根本沒想到是我這幫小學同學。

領著他們進了包間,一路上,他們對我冷嘲熱諷,我也全當沒聽見。到了之后,我正要出去,班長突然過來,小聲對我說道:你是這家飯店的服務員???我說你前幾天咋說不來呢沒事,一會你來跟我們吃個飯,老板不會說什么的。

我頓時覺得這個班長有點人情味,便說:好的。然后就退了出去。

興許是以為我走遠了,某個同學問道:班長,叫他干嘛?不怕他偷東西呀?班長則笑道:等繆也來了,咱們好好玩玩他。

包間里響起一片歡呼聲。

我的臉色變得鐵青,下了樓,經過深思熟慮后,給李偉打了個電話,說道:帶上兄弟們,都過來皇朝。

跟李偉交代了一些事,我便掛了電話。

剛掛了電話,門口又進來一個人,一進來就把雨傘合上甩了甩上面的水。他也看見了我,愣了幾秒,才說道:繆也?怎么不上去跟同學們坐一起???然后看了看我的服裝,呃你是這里的服務員?他們竟然把班主任也叫來了。

我點了點頭。

班主任皺了皺眉:跟我上去吧,我回頭跟老板說說。

這一個個的,好像都跟老板有多大感情似的你們見過老板沒???我就是老板??!

我看了看外面還在下雨的天空,心想就離開一會兒而已,應該沒客人來吧其實就算有客人來,也有其他人招呼。我這就是干服務員干久了,產生了一種奇怪的心理。

我換下了服務員的衣服,來到了二樓包間。

因為班主任的到來,同學們又歡呼了一陣,就在這時,我正好推開了門。

同學們瞬間便安靜下來,不過也就一瞬間,又吵吵鬧鬧起來,有人說道:繆也,不怕你老板炒你魷魚呀?他看見我脫下了服務員的衣服。

班長立馬站起說道:沒事,我跟老板認識,到時候幫繆也說說繆也,快來,坐我這。他的旁邊果然有一個空位。

我便坐了過去。

坐下之后,感覺更安靜了。

班長說道:繆也,你現在是要參加這個聚會是吧?每人五百塊錢,如果你參加的話,那就交一下錢吧。

我沒二話,立馬交了五百塊錢,對我來說實在是九牛一毛。

班長喜笑顏開起來,其他同學也紛紛嬉笑。

交了五百塊錢之后,班長對我的態度就不同了,說什么好久不見之類的。

要不是剛才在門外聽見了他們的談話,我恐怕就信了。

玩我?

能怎么玩,無非是他們每人五十,只有我一個人五百唄?看他們幸災樂禍的樣子就知道了。

二樓包間有一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的路燈、空中飄落的小雨,以及,幾輛剛剛停在門口的豪車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