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全章節)許安安顧澤珩小說名字-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許安安顧澤珩

發布時間:2020-02-13 11:09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許安安顧澤珩小說閱讀,帶您賞讀尚梓垚原創小說《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許安安顧澤珩閱讀,小說內容精彩絕倫,許安安顧澤珩小說精彩節?。盒戇舶步裉煺嫻暮妹?,為了能盡快審批壓縮工作時間,她刻意早來辦公室,她現在真的有點生氣了。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
推薦指數:★★★★★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在線閱讀>>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精?。?

嘖,許安安今天真的好忙,為了能盡快審批壓縮工作時間,她刻意早來辦公室,她現在真的有點生氣了,為了能讓眼前高貴得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死心踏地的離她遠一點,許安安淡然的拿起手機,當著她的面撥通了顧澤珩私人電話。

手機按下免提鍵,嘟嘟的響了五聲,顧澤珩接通了電話,沉冷淺淡的男低音:“講話!”

“珩,你打算什么時候來接人家,人家好想你?!?/p>

空寂的氣氛下,是令人窒息的尷尬,顧澤珩沒了聲響,伏在茶幾上的許安安,雙手小心翼翼的湊到了手機旁,深怕顧澤珩說出什么劇本之外的話,她好及時按停免提。

她眉眼一彎,掐著嗓音,將本就軟儂細弱的聲音又拉長了幾分:“澤珩,什么,你忙完了?在接我的路上?一定要上樓接我喲,人家迫不及待想見你!”

那種撒嬌的語氣,許安安搜羅了上半輩子的語錄,都沒這么黏糊糊的對誰說過話,別說顧澤珩,就連她自己都被自己嚇到了,一顆小心臟都快壓不住狂跳出來了。

心頭默念著,顧澤珩別說話,顧澤珩沉默是金?。?!

站在一旁的凌薇薇冷眼看著許安安那浮夸又做作的虛偽模樣,氣得捶胸頓足,她出身豪門世家,什么樣的女表子貨沒見過,偏偏她喜歡到不能自拔的顧澤珩寧愿喜歡一個綠茶婊都不愿意要她,怎么能讓人不氣。

沉默了許久的顧澤珩,眉頭深擰,語氣有些不善:“你,到底在說什么?病了?”

幸好許安安手疾眼快,當顧澤珩開口的那一刻,她便關閉了免提,手機湊到耳邊,聽著電話那邊的正在咆哮的聲音,硬是擠出了滿面紅潤的羞澀,“澤珩,你馬上到???可是,人家這邊還有點小事情,我不想讓你等太久呢!”

“什么?等我一輩子都可以?討厭,我馬上就處理完工作了,等你來接我!”許安安自說自話的不斷加戲,時不時身體搖晃了一下。

電話那頭,又是一陣沉默,顧澤珩端坐在輪椅上,聽著許安安刻意嗲聲嗲氣的對話,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擊著扶手,冷眼看著站在一旁憋著笑的沈熠,他按了按額角,語氣極其危險,“許安安,我再提醒你一次,不要挑戰我的耐心?!?/p>

許安安微怔,靜默片刻,假裝認真在聽顧澤珩的話,余光偷瞄了一眼凌薇薇,悠然自得的揚了揚眉毛,挑釁意味十分明顯。

看著平素里高貴冷艷的凌薇薇如今氣得咬牙切齒,偏偏還不敢奈何她的模樣,許安安心里嗨爽。

演到興起,還不忘給自己來了一段獨白,“澤珩,我在辦公室呢,你別說的這么露骨,人家好害羞呢!”

。。。。。。

顧澤珩那邊掛了線。

害羞個屁啊害羞。

凌薇薇被氣炸了,她實在無法忍受許安安與顧澤珩的‘甜蜜’對話,從幼年她就認識顧澤珩,他高冷傲嬌,眼高于頂的顧澤珩宛如高嶺之花,無人敢攀折。

直到溫苒出現了,后來溫苒憑空消失了,隨后顧澤珩莫名其妙出了車禍,可,即便他殘廢了,想要嫁給顧澤珩的人依舊可以從南半球排到北半球,可偏偏被眼前的許安安捷足先得了。

憑什么?憑什么?

就因為那張酷似溫苒的臉嗎?

凌薇薇被氣得哆嗦,也顧不得在人前保持高貴典雅的形象了,她忍無可忍,歇斯底里,“許安安,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奉勸你,顧澤珩最討厭粘人發嗲的女人,你就不怕他把你丟出去?”

不徐不緩的收了線,許安安笑瞇瞇的朝著她聳了聳肩,“凌小姐,你說的顧澤珩,一定是在碰見我以前的他吧!沒辦法,誰粘人還不一定,哦,對了,一會兒他要親自上樓陪我去何園,到時候我們一起吃個午餐?”

“我勸你別高興過頭了,顧澤珩是個聰明人,女表子就是女表子,早晚會被發現的,別得意!”凌薇薇咬著牙。

凌薇薇臨出辦公室那刻,許安安還不忘禮貌又乖巧的朝著她揮手,甚至還期待了下一次評估組再來評估許氏企業。

——

許氏企業路邊的林蔭下,一輛黑色保姆車安靜的停在一旁,顧澤珩掛斷了電話,徑直開到了許氏門前,他人坐在車里,茶色車窗半開,在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后,顧澤珩面色漸漸陰沉冷凝,沈熠下意識的摸了摸鼻翼,試探性的開了口,“顧少,這兩天許小姐一直在打探您的消息,我怕是顧總那邊授意的,眼看著看來顧總就要轉移資產了,是不是要防備一下許小姐?!?/p>

“不必,再等等?!?/p>

不帶一絲感覺的聲音響起,顧澤珩眸色漸冷。

片刻,看著許安安腳步飛揚的從寫字樓出來那刻,顧澤珩眉目微展,唇畔掛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淺笑,

許安安心里洋洋得意,今天她終于扳回一城,評估結果并不能阻止顧氏注資,許氏保住了,她遠遠的看見了顧澤珩的車,微笑著朝著車窗前的顧澤珩揮手打招呼。

“我沒讓你久等吧,真是抱歉!”

看著許安安燦爛的笑容,顧澤珩蹙眉,目送著她打開車門,坐在了旁邊。

“不是說想死我了?怎么還能忍一個小時?”

顧澤珩那一雙眼,凌冽如刀鋒,帶著幾分嘲諷,看著她,這個睚眥必報的人,似乎并不打算放過她。

她頓敢欲哭無淚,沒想到虐渣一時爽,被虐火葬場,她許安安也有今天,真是nozuonodie。

好不容易擺脫了凌薇薇,卻惹上了顧澤珩,真是刨坑埋自己。

“呃,剛剛凌小姐在,我這是為了表現我們夫妻情深,堅不可摧,我怕她對你余情未了,畢竟你也算是江城的超然權貴,這種花邊新聞還是不要沾的好,聽說會影響股價呢!”

許安安煞有介事的拍了拍顧澤珩的肩膀,全然一副‘我可是為你著想的模樣’。

“我好用么?”

顧澤珩半瞇著鳳眼,突然逼近的視線,嚇得許安安背脊一僵,望著那張精致雕刻的臉,不知該如何反應。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