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几期:(完本)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景寧陸景深-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3 11:09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景寧陸景深劇情嚴謹,有看點。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景寧陸景深小說精彩節?。壕澳苯喲蚨纖?,“干外婆,我和慕彥澤性格不合,已經分手了,所以您沒必要再為我們的事操心了。

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
推薦指數:★★★★★
>>《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在線閱讀>>

《以情為陷總裁的寶藏嬌妻》精?。?

郁老夫人一愣,王雪梅臉色一變。

“你胡說什么?我沒……”

景寧直接打斷她,“干外婆,我和慕彥澤性格不合,已經分手了,所以您沒必要再為我們的事操心了?!?/p>

郁老夫人皺起眉頭,狐疑的看了王雪梅一眼。

“寧丫頭,這些話是她教你這么說的?”

景寧笑了笑,沒說話,權當不置可否。

王雪梅頓時氣急敗壞,“景寧!你胡說八道什么?我什么時候教你說這種話了?明明是你自己非要過來跟老夫人解釋,還說只有這樣才能讓老夫人原諒你,難道你都忘了嗎?”

景寧諷刺的勾起唇角,“哦?我倒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非要過來求干外婆原諒?”

這時,景小雅也挽著慕彥澤的胳膊走了過來。

她站在余秀蓮身邊,委屈巴巴的望著景寧。

“姐姐,事到臨頭,你就別嘴硬了,你和陳少的那些事家里誰不知道?想著說出去不好聽,一直替你瞞著,可郁老夫人對你這么好,你怎么能連她也騙呢?”

景寧眉骨一跳,忽然閃過一種不好的預感。

“陳少?哪個陳少?”

“還裝傻?盛達集團的二少爺,那個出了名的紈绔敗類!唉!要說也怪我,這些年疏忽了對你的管教,才會讓你養成這么恬不知恥的性子,放著好好的慕少不要,非要跟那種男人搞在一起?!?/p>

景寧臉色微變。

盛達集團的二少爺陳永達,誰都認識,晉城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整天花天酒地不說,傳聞還吸毒,幾年前結過一次婚,后來據說他老婆被他打成了殘廢。

陳家仗著自己有錢有勢,居然沒讓陳永達去坐牢,而是賠了那個女人娘家一筆錢,直接離婚了事。

這件事曾經在晉城鬧得沸沸揚揚,因此景寧也了解一些。

卻沒想到,王雪梅居然將自己跟他扯在一起。

她冷笑一聲,“景老太太,說話要講證據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陳永達在一起了?”

“你今天是非要跟我犟到底了是吧?行行行,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嘯德,去把陳少叫來?!?/p>

說著,又嘆了口氣,“你既然不肯承認,我們就當面對質,景寧,這可是你逼我的,到時候要是臉上無光,可別怪我?!?/p>

景寧面色鐵青,目光掃向站在王雪梅身后的慕彥澤,對方微微別開臉,心虛的錯開了她的目光。

她陡然冷笑起來,“好、很好,我一直以為你們今天找我來,不過是為了給他們一個臺階下,現在看來,你們比我想象的更貪婪自私,居然為了他們這樣來污蔑我!”

王雪梅面無表情,“是不是污蔑,陳少來了便知?!?/p>

陳永達很快就在景嘯德的陪同下過來了。

一看到站在面前的女人,便不由眼睛一亮。

以前他沒見過景寧,但因為五年前的那件事,也聽過她的名字。

剛開始景嘯德找他商量這件事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樂意,直到看了她的照片,方才心動。

而這個時候看到真人,發現居然比照片上還要漂亮,不由更加驚喜。

只覺得今天運氣太好,撿到了個大便宜。

王雪梅看著他,沉聲道:“陳少,我問你,你和我面前這個女人認不認識?”

陳永達看著景寧那張清冷精致的臉,臉上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

“認識,當然認識,不僅認識,我們還很熟呢,寧寧你說是不是?”

一聲“寧寧”,聽得景寧雞皮疙瘩都要冒了出來。

她厭惡的看了一眼陳永達,冷聲道:“陳先生,我和你素未蒙面,不知道是從哪里開始熟的?”

陳永達搓了搓自己的手,笑呵呵的道:“自然是從外到里,從上往下熟的……”

王雪梅清咳了一聲。

郁老夫人已經變了臉色,一張臉氣得鐵青。

陳永達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斂去猥瑣之色,笑道:“開玩笑,開個玩笑,哈哈,大家別介意?!?/p>

說著,又討好的看著景寧,“寧寧,好了,我知道最近因為我工作忙疏忽了你,你有些生氣,可是俗話說得好,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合,你也鬧了這么多天了,能不能就別鬧了?跟我回去吧!”

景寧氣得幾乎連冷笑也笑不出來了,一臉諷刺的盯著他。

“陳永達,說出口的話,可是要負責的!我倒不知道我們什么時候在一起了?又是什么時候居然還成夫妻了?”

陳永達聞言皺眉。

“寧寧,你要跟我吵跟我鬧都行,說這話可不行,我們已經在一起兩年了,當初你不就是為了我才回國的嗎?你現在怎么能說出這種傷人的話呢?”

“胡說八道!我們根本沒見過!”

“唉,你要這么說我可就不高興了!行吧,既然你堅決不承認,那我也只好拿出證據了?!?/p>

他說著,從兜里掏出手機,劃了幾下,然后將屏幕面向郁老夫人。

“老夫人,您可是看清楚了,這里面的照片全部都是我和景寧的,這些年我們在一起睡了沒有三四百次,也有一兩百次,每次她都喜歡在床上拍照。

唉!我這人呢別的優點沒有,就是喜歡寵女人,尤其是我喜歡的女人,這不,這些都是她拍的,您要是看不夠啊,后面還有,哦,對了,我朋友圈也有呢,您要不要看?”

他一邊說著,一邊在屏幕上劃拉著。

郁老夫人哪里還忍得住,一張臉早已氣成了豬肝色。

景寧連忙解釋,“干外婆,你別聽他胡說,我沒有……”

“夠了!”

郁老夫人忽然厲喝一聲,轉頭盯著景寧。

“寧寧,你跟我說實話!你和這個人渣到底有沒有關系?”

景寧目光一沉,斬釘截鐵,“沒關系?!?/p>

“景寧!你的左胸上有顆紅痣,腳底還有一個月亮型的小胎記,我們要是沒關系,這些我怎么會知道?”

陳永達連忙大聲說道。

景寧臉色一變。

一回頭,果然看到郁老夫人呆在那里,滿臉的失望之色。

作為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干外婆,小時候在醫院里的第一個澡還是她陪護士一起給她洗的。

因此她身上有什么胎記,她怎么會不知道呢?

而那些私密地方的胎記,除了極少幾個親密的人以外,就連景家的人都不清楚。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