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直播开奖:(全章節)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小說-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3 10:2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熱血中文網提供《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閱讀,主角是許安安顧澤珩的小說,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小說精彩節?。毫季?,許安安眼溜溜轉了一圈,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用,持久,耐用,讓人回味無窮。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
推薦指數:★★★★★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在線閱讀>>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精?。?

良久,許安安眼溜溜轉了一圈,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用,持久,耐用,讓人回味無窮?!?/p>

咳咳,安靜的車廂內,一陣輕咳閃過,沈熠雙手緊握著方向盤,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前方,他憋著笑,緊咬著牙關,目睹了老板被調戲的整個事件全過程,深怕一個不慎笑出聲而被老板丟到國外去挖礦石,忍得很辛苦。

“以后記得,不要跟男人,討論,持久,耐用,且讓人回味無窮,這種字眼!”顧澤珩嘴角勾起一抹別有用心的笑容。

明明是一句開玩笑的話,怎么從顧澤珩嘴里復述出來,就這么的,引人遐想?

許安安杏眼睜圓,白皙的臉頰爬上一抹紅潤,安靜下來的許安安看著又軟又乖,細碎的劉海下,巴掌大的小臉明艷又動人,顧澤珩從未仔細看過誰,只覺得此刻的許安安在他眼中立體又清晰。

顧澤珩的視線在她臉上停了五秒,移開,望向窗外飛馳的景色時,那雙狹長深邃的眼眸又恢復了往昔的清冷沉默。

車內又是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明明是陽光明媚的盛夏,許安安卻覺得很冷,她只好靠著車門斜過身子,自得其樂的發微信。

這兩天都在聯絡品牌形象代言人的事情,她這一季主打的是青春時尚有活力,可因為許氏集團的負面新聞,稍微有點名氣的明星都不愿意代言,更何況是她還得覺得貼合產品氣質的明星。

許安安平素里認識不少圈內的朋友,自從許氏出事后,都說檔期排不開,拒絕了她的請求,可嘆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死黨兼閨蜜的林晶一直不離不棄的幫她,林晶是著名的公關媒體,最近一人在幫許氏正名同時也招黑不少,這兩日林晶恰好回了國,她一直想見林晶一面,可如今許氏亂成一團,總也沒時間碰面。

果然,打開微信,頭一條置頂信息:

天上掉下林妹妹:【安安,我回國了,你也不臨幸我,我有重大發現,你讓我幫你查的事情,我搞到第一手資料了,你都沒空搭理人家了呢!】

許安安,解釋著:【么么噠,我也好想你,最近焦頭爛額的,這兩天忙了許氏,還要忙著照顧老爸,過兩天我一定一定見你一面噢,有消息?】

叮,叮,一條條微信聲起起彼伏,連續幾條都是林晶發來的微信,許安安滿臉戒備的瞄了一眼旁邊的顧澤珩,見他千年不變的維持著筆挺的坐姿,望著窗外的風景,便安心點開看了一眼。

只消一眼,她便被石化當場。

天上掉下林妹妹:【你男人,確實是殘疾,不過我讓圈內的朋友查了當年你車禍時的檔案紀錄丟了,而他車禍紀錄同樣也丟了,劃重點喲,兩個時間不同地點不同卻同時丟了的紀錄,很有問題?。?!】

天上掉下林妹妹:【給你發幾個照片,這些醫藥單都是他在國外治療的紀錄單,千萬別被人發現,這可是違規的,看后刪除!】

許安安:【唔,我記得當時救我的人,并沒有傷的很重,這件事太奇怪了,我們過兩天見面聊,等我喲!】

熾烈的陽光透過車窗,直直照了進來,許安安有些失神,平素里像只嘰嘰喳喳的她,總是想要試探他的事情,如今卻安安靜靜的坐在身邊,顧澤珩靠在椅背里,淡淡看了她一眼,小姑娘依舊專注的聊著微信,似乎并沒有注意到他的視線。

天上掉下林妹妹:【喂,安安,別忘了閨蜜條約喲,誰先結婚,一定要拉出來給大家鑒定喲!】

許安安:【呃,算了吧!他不太好相處!】

她隱瞞了嫁到顧家的實情,可林晶一直要求見面,她也不好太回絕。

于是,她握著電話,側目,壓低聲音:“顧少,你有時間時,能不能陪我見見我閨蜜,她想見見你!”

顧澤珩收回視線,冷冷的打量著她,淺淡的目光讓人看不出任何情緒:“如果每一個想要見我的人,都能如愿,那我現在已經死了?!?/p>

“累死了!”

顧澤珩硬邦邦的補上一句。

果然帥不過三秒,想要這家伙善良,比登天都難。

許安安滿臉的期待,化為了泡影,她鼓了鼓唇,別過臉,也不打算理會顧澤珩,偏偏這會兒,他又慢吞吞的開了口,“一會兒要見的人,是白宣儀,正經的說,她并不算是我的親人,爺爺一生有過兩段婚姻,她嫁入顧家的時候,也帶來了一個孩子,那人就是顧琰!”

天,這到底是怎么樣盤根錯節的關系,許安安微微愣了一下,轉頭奇怪的看著他,“那為什么他姓顧?”

“沒有為什么,只要那個女人想,就沒有達不到的目的!”

難怪,顧琰想要侵吞顧家的產業,難怪他明明比顧澤珩年紀長,卻沒有權利執掌顧家產業,只能擔任執行董事的位置,美其名曰是執行董事,其實就是一個高級打工者。

可,為什么顧琰一直想要找到顧澤珩不是殘疾的證據,這里面還隱藏著什么陰謀嗎?

“那我應該叫她什么?祖母么?”

“不必!”

“難道要叫她阿姨?”她有些迷茫,她從沒想到像顧家這種超貴豪門關系如此之混亂,她不懂顧澤珩明明不喜歡這位繼祖母,卻還要登門拜訪。

許安安一路沉思。

何園是顧家最早的產業,現在居住在何園的人是顧琰的母親白宣儀女士,一個早應該被時光淡忘的人,她守著顧家祖宅,雖淡出了眾人視線,卻從未退出顧家的舞臺。

當年顧澤珩父母意外去世,是白宣儀‘照顧’的他,甚至連任命顧琰成為執行董事,她也是極力促成的,乃至于江城各種對他顧澤珩的非議,無不出自她手,這份恩情,顧澤珩從來沒有忘記過。

黑色保姆車駛過一片綠色莊園,白色的二層古樓坐落在綠地之上,陽光灑在草坪上,微光靜默。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