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是真的吗:(完本)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顧澤珩閱讀-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許安安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13 10:20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小說許安安顧澤珩《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是由作者尚梓垚原創的一本言情小說,這里提供許安安顧澤珩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小說閱讀,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講述了:許安安這種偽豪門看來是多么壕無人性。庭院、草坪、歐式泉景,每一處都彰顯著當家人的雍容華貴的氣度。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
推薦指數:★★★★★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在線閱讀>>

《第一婚戀顧少心頭寵妻》精?。?

景園是顧家的產業,在江城寸土寸金的中心地帶,足足占據數萬平豪宅在許安安這種偽豪門看來是多么壕無人性。

庭院、草坪、歐式泉景,每一處都彰顯著當家人的雍容華貴的氣度。

許安安終于在三樓的宴會廳被沈熠找到。

“顧太,珩少平素喜歡安靜,若是您沒有其他事情,不要離開房間,定時會有女傭來送餐點,若是悶了可以順著花廳下一樓跟負一層,那邊有私人泳池,健身器械也一應俱全!”沈熠匆匆安排好一切,轉身要離開,卻被許安安叫住了。

“可是,我想找顧澤珩,有事情要跟他談!”許安安忐忑的開了口,她必須要見到顧澤珩,決心要將事情合盤而出,或許顧澤珩會幫她,可偌大的景園,那顧澤珩想要躲起來不見她,太容易不過了。

“會見到的,顧太昨夜一晚未合眼,還是先行休息吧!”沈熠別有深意的說了一句,轉身出了房門。

真是有什么老板就有什么下屬,顧澤珩不近人情,沈熠刻板冷素。

許安安一臉喪氣的看著那扇門關上,窩在沙發中懊惱沒跟上顧澤珩,房間中是淡紫色的歐式色系裝飾。

一應俱全的衣物用品倒不像是臨時起意,像是最初便要將她安置在這一樣,打開淺暖色的衣柜,各色時裝應有盡有,她洗了個澡,換了睡衣,打算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去找顧澤珩,誰知一睡再醒來已是深夜。

偌大的景園在黑幕下有著別樣的神秘氣息,許安安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遠景,星星點點的燈若隱若現的出現在草坪上,周遭安靜的沉睡著。

咔嚓的關門聲,敲擊著她的心門。

走廊中一片寂靜,燈光將一切照得宛若白晝,她邊走邊摸索,第一次許安安覺得房間太大也是一種困擾,她根本找不到方向,為什么連個傭人都不見。

“有人嗎?有人在嗎?”

許安安心里叫苦連天,強作淡定的邊走邊喊,周遭靜的連她的心跳聲都能聽到,她腦海中浮現出各種驚悚懸疑的場景,許安安只覺得背脊一冷,側目回望,一幅偌大的梵高畫像正凌空與之相對。

“啊~”

“你在鬼叫什么?”

很快,顧澤珩面色不善的出現,他披著深藍色的睡衣,凌亂的發下一雙獵鷹般的鳳眸,看著她宛若俯瞰獵物。

原來他們兩人住的并不遠。

“顧澤珩,你個大混蛋,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不管不問,你太可惡了!”許安安嚇得不清,她腳跟發軟,抱著肩膀蹲在地上,卸下了刻意偽裝的堅強,哭得像個孩子。

一時之間,別墅中回蕩著許安安凄慘的哭聲,顧澤珩壓下翻騰的怒火,薄唇抿了又抿,搜腸刮肚的才找出一句柔軟的話:“別哭了,沒人想把你扔在這,我不知道你怕黑?!?/p>

“那你不能再丟下我,我要跟你一起,不管去哪里都別丟下我!”

許安安仰著臉,看著近前坐在輪椅上的男子,日光燈照在他發頂灑下一片溫暖,不知道為什么,她覺得所有關于顧澤珩的傳言都不是真的,那一刻的顧澤珩是世界最溫柔的人。

她伏在他的膝間,任由他笨拙的撫慰,再次碰到了他的腿,心頭一驚,莫非顧琰說得是真的,他并沒殘疾,為什么他的腿并沒有長期不動而萎縮的跡象呢?

“你這腿...”

“夠了,你到底要不要走!”

顧澤珩眸光瞬間凝結成冰,他適時打斷她的問話,調轉了輪椅的方向,轉身便要離開。

“喂!顧澤珩,你等我一下!”

許安安擦了擦淚光,生怕他會消失不見似得,緊跟在顧澤珩身后,她好奇為什么偌大的景園下人卻沒幾個?

顧澤珩停在白色浮雕大門,她打開了大門,走了進去,這足足二百平的臥室,書房、畫室、沙發茶幾一應俱全。

“你準備在我房間待多久?”顧澤珩隨手從茶幾上取了香煙,敲出一根香煙,兀自吞云吐霧起來,深陷的眼部輪廓彰顯著主人嚴重睡眠失衡,他耐著性子看著她。

“我想知道,我丈夫的腿是怎么受的傷?這不算是無理要求吧!”許安安艱難的開了口,她深怕觸動了顧澤珩敏感的神經引得他發火,卻又忍不住想去探究。

“沒什么,在三年前的一場車禍而已,感謝顧太對我腿的關注,不過,你能離我遠點,我會特別感激!”顧澤珩深深吸了口煙,鷹眸帶著幾分侵略性。

許安安咽了口水,抿著唇,醞釀著如何開口致謝,卻被他下一句話打入無邊晦海:“三年前,我汽車失控,被一輛疾馳的卡車撞飛,腿卻因為神經性壓迫無法站立,怎么?可以滿足你的好奇心了么?”

怎么可能?明明是為了救她被車撞倒,怎么會變成剎車失靈?

“什......什么?”許安安一頓,大腦當機了幾秒,看著顧澤珩,一臉的不可置信。

“還有事嗎?”顧澤珩說。

許安安搖搖頭,從錯愕到茫然,嘴邊的話,沒說出口,怎么會這樣,明明是他救了自己,可他說的并不吻合。

怪,這顧家的人都很奇怪,許安安看著顧澤珩的腿失神,他到底是不是殘疾?不止顧琰想知道,她現在也想知道。

“你還有事嗎?我要睡了!記得關門?!?/p>

這是下逐客令了?

顧澤珩掐了煙,頭也不回的朝著床而去,看他雙手吃力的撐著扶手上了床,絲毫沒有半分違和感。

進了這扇門,她就沒打算出去,偌大的別墅寂靜的可怕,她不出去,堅決不出去,她拍了拍松軟舒適的沙發,找到了一個舒服的位置,頭枕著靠背,以前經常加班,不過設計室的沙發確實不如他的沙發松軟舒適。

“喂,顧澤珩,明天我要回許氏上班,反正你也不喜歡我總在你身邊游蕩?!?/p>

“......”無人回應,這么快就睡著了?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許了哦,別說我沒有跟你報備行程!”

許安安打了哈欠,含混不清的呢喃了一句,折騰了幾天沒合眼的她,這一夜睡得出奇香甜。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