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机会:(完本)關山林月兒小說名字-都市最狂戰神關山林月兒

發布時間:2020-02-12 21:2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關山林月兒小說閱讀,帶您賞讀孤海原創小說《都市最狂戰神》關山林月兒閱讀,小說內容精彩絕倫,關山林月兒小說精彩節?。汗厴澆幼盼實潰赫偶蟻亂徊交嵊惺裁炊??胖子的眼睛不自覺瞟向別處:我我怎么知道?關山當然不相信胖子什么都不知道,畢竟是張家找來的人。

都市最狂戰神
推薦指數:★★★★★
>>《都市最狂戰神》在線閱讀>>

《都市最狂戰神》精?。?

胖子有些愕然,面前這小子居然有這么大的膽子,給張家送棺材,難怪把他們氣得跳腳。

關山接著問道:張家下一步會有什么動作?

胖子的眼睛不自覺瞟向別處:我我怎么知道?

關山當然不相信胖子什么都不知道,畢竟是張家找來的人,肯定會知道張家的下一步行動。

我再問一遍,張家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

正在胖子猶猶豫豫的時候,只聽見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關山下意識的躲避。

剎那間,關山看到一抹黑影從窗外飛入,像是某種暗器。

關山暗自慶幸,還好自己反應得快,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但此時發覺已經太晚了。

胖子應聲倒地,房間里的人尖叫起來,慌亂地跑向墻角。

關山循著暗器的方向看去,是在對面樓,極大幾率是在樓頂。

可是此時對面空蕩蕩的,想必殺手早就離開了。

關山不禁嘆了一口氣,本以為敵人的目的是自己,沒想到居然是這個胖子,真是失策。

如此說來這個胖子掌握著不少的信息,不過現在來說他已經是個死人了,毫無作用。

其余的人很快如鳥獸散,關山護著唐德走出了酒店,樓下一片狼藉,周圍的人看到是關山紛紛讓道。

本來今天關山打算好好問清楚,沒想到對方再次派出了殺手。

之前在巷子里的也是,明明就快要問出消息了,結果黑衣人莫名其妙地死了。

難道是張家單獨派人盯著這些人?

不可能,關山很快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張家斷然不會這么做,自己都那樣威脅張家,他們不可能還留有后手。

那么這么說來,這個殺手的背后組織一定不想讓關山盡早地知道他們。

知道自己被盯上了,關山覺得有些渾身不自在,護送著唐德。

唐德顯然臉色蒼白,顯然是受到了驚嚇。

剛才那個詹總為什么突然就死了?

有殺手,而且很專業。

唐德不禁驚呼:殺手?殺手的目的是殺他?

關山搖頭:不是,是沖我來的,他們不想讓我知道太多消息,從而威脅到他們的安全。

唐德還是很不解,關山只是說以后再作解釋,一時半會解釋不清。

回到了住處,唐夢顯然對二人的突然回來很奇怪。

爸?你不是說中午不回來嗎?

這唐德一時啞語,苦笑著不知道怎么解釋。

關山立馬接話道:因為有些事情,我就把叔叔先接回來了。

唐夢雖然奇怪但也沒有多問,二人進去之后,唐德單獨把關山叫到了書房里。

今天的事情還請你不要跟小夢說,我怕她擔心。

關山點頭:這點自然,不過還請唐叔叔自己多注意,師傅一事必然波及到您。

確實是我大意了,沒想到他們找我居然是這個目的。

關山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唐德這樣的人物在江蘭市本就是大家都想要結交的對象,有人找他吃飯再正常不過了。

不過你放心,今天我什么都沒有說。

關山一愣:他們問你什么了?

問關于你的事情,說讓我把你叫出來。

關山心想,我這不是去了嗎?結果呢?

雖然今天并沒有出什么事情,但唐德看起來憂心忡忡的樣子。

唐德自顧自地說道:希望這件事不要波及到小夢。

關山輕松地笑了笑:放心吧,我會?;ず瞇∶蔚?。

唐德意味深長地看了關山一眼,沒有說什么,問起昨天交給他的寶珠如何了。

關山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

我一直都是貼身保管,只不過,搞不清楚這東西真正的作用,不知道師傅之前是否提起過?

你師傅當時并未說得很明白,我也不知道他第二天就遇害了,他當時是說有樣東西非常寶貴,怕被其它人偷走,所以暫時放在我這里。

關山很清楚,師傅一定是意識到了自己有危險才把這東西放在這里,絕對不單單是害怕被偷了。

可是,師傅也未提及這東西到底有什么用處,這一點讓關山覺得很奇怪,師傅如果真的知道自己不能再回來了,就一定會告訴唐德,除非,他連唐德都不相信。

關山始終想不明白,為何張家會盯著福利院那塊地不放。

問起唐德,唐德也是兩手一揮,表示自己全不知情,對這件事什么都不了解。

關山也沒再多問,唐德本來就不是這個圈子的人,問了也是白問。

只不過關山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這樣的話沒準就有辦法。

關山附耳,在唐德耳邊說了什么,唐德明顯聽得一愣。

妙是妙,可是你確定這不會惹來麻煩?

放心吧,到時候我會來解決。

見關山說得信誓旦旦,唐德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下來。

關山和林月兒在唐夢家里順便吃了個飯,關山發現這林月兒和唐夢來聊得有說有笑的,完全不像是上午的針鋒相對。

下午,關山只是在唐德家待了一會就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關山看了看林月兒,有些為難,抿了抿嘴,還是沒有說什么。

林月兒看到關山的樣子,很是奇怪,問道:關大哥,你總是看我干什么?有什么事嗎?

說出來的一瞬間,林月兒立馬閉上了嘴巴,臉色通紅,自己為什么要說他一直看自己呢?

關山笑了笑,說道:本來想問你一件事的,想了想,還是算了。

林月兒詫異地看著關山,也沒有再追問。

關山本來是想問問林月兒知不知道師傅生前留下的那樣寶石,又怕她觸景生情,變得哀傷起來,索性還是找個更好的時機再問吧。

林月兒的不追問讓關山感覺到了如釋重負的感覺,有時候不刨根問底也是一件好事。

二人回到家,又是滿屋子的中藥味。

林月兒一臉苦澀:聞到這味道我就不想喝了。

關山很干脆地說道:非喝不可,不喝不行。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