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评测网:(全章節)林瀟瀟小說名字-非典型快穿之過好這一生林瀟瀟

發布時間:2020-02-12 21:2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林瀟瀟小說閱讀,帶您賞讀白烏靈原創小說《非典型快穿之過好這一生》林瀟瀟閱讀,小說內容精彩絕倫,林瀟瀟小說精彩節?。禾酵ū?,于老爺并不為所動,繼續與自己的小妾嬉鬧。

非典型快穿之過好這一生
推薦指數:★★★★★
>>《非典型快穿之過好這一生》在線閱讀>>

《非典型快穿之過好這一生》精?。?

“讓他等著吧?!?/p>

聽到通報,于老爺并不為所動,繼續與自己的小妾嬉鬧。

其實這“萬物生”當鋪掌柜找自己為何,于老爺心里門清,不就是來找自己興師問罪的么,外加將王掌柜的蜀錦售賣權給撤掉的,畢竟憑老伙計和那當鋪小子的交情,直接和自己翻臉也是正常的。要不是看在老伙計的面上,今天這會面還就不見了!

嬉鬧一番過后,于老爺才慢吞吞地穿衣洗漱,還順便吃了些茶點,等他姍姍來到會客廳的時候,距離通報都已過了一個時辰,小小面前的茶都續了兩次。

入得會客廳,于老爺眼前一亮。只見廳堂左側中間椅子,半側坐一個韶華女子,梳著垂鬟分肖髻,著鵝黃襖子、翠煙衫裙,眉眼是那青山遠黛、近水含煙,粉面朱唇、領如蝤蠐、膚如凝脂,遙遙望過來,于老爺覺得自己骨頭都酥了半邊。雖這女子年齡看著還小,未全長開,但已如此翩若驚鴻,可見再過個兩年,該是何等的傾國傾城。

于老爺的步子陡然快了起來,人還未到小小跟前,告罪聲卻已然連連:

“抱歉抱歉,下屬辦事不利,老朽剛得知賢侄女在此等候多時,實在是失禮,賢侄女莫怪罪,老朽在此向賢侄女告罪則個!”那老伙計怎地沒告知,這“萬物生”當鋪掌柜居然是如此絕世佳人,而非小子,早知如此,也不會晾她這么長時間。

小小趕緊避開,也反過來作揖道:

“于老爺折煞兒,兒即為晚輩,不敢受此禮。是兒貿然打攪,擾了于老爺的興致,倒是兒的不是?!?/p>

于老爺趕緊上前扶住小小,順手摸了小小的手一把,收回后,手還在寬袖里搓了搓,果然膚若凝脂,滑、嫩的很!

“賢侄女不必如此客道,你既稱王掌柜為王叔,那老朽不才,也當得你叫一聲于叔才是!”

小小不動神色地收回手,忍住心里的惡心,道:

“如此,兒恭敬不如從命,厚顏稱您一聲‘于叔’了!”

于老爺捏著稀疏的胡須,哈哈笑了一聲,才走到上首主位坐下,端起茶盞喝了一口,問道:

“賢侄女今日到訪,無事不登三寶殿,所謂何事???”

“兒是特此來向于叔告罪的!于叔與兒也合作多年,又有著王掌柜牽線其中的緣故,兒不想因著一個窮子,使你我二人的合作生分了?!?/p>

“哦?賢侄女為何如此說道呀?”小小這樣賣乖的態度,倒是讓于老爺有點意外了。

“兒今日前來,一是為前兩日那窮子的事來告罪,二是受王叔囑托,為于老爺送來新一季的蜀錦。臨行前,王叔千叮嚀萬囑托,萬萬不可因這么一件小事兒,讓于叔難做?!斃⌒≌庖環魑?,無非就是告訴于老爺,王掌柜不會將蜀錦的售賣權給撤了,給了他一顆定心丸。

對于老爺來說,這倒是意外之喜。畢竟王掌柜這蜀錦實在是好,做工細致繁復,綢緞用料又光滑可鑒,模仿都模仿不來,備受那些富戶主顧的青睞。能繼續賣這蜀錦,于于老爺來說,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只是,這妮子怎滴如此輕易就告饒?原以為經此事后,會一刀兩斷從此為仇呢……于老爺瞇起眼睛,打量起小小來。

小小卻是巋然不動,一臉真誠地任他打量。

只一息,于老爺就想明白了,可不是么,以這妮子現在的境地,除了向自己告饒,難道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么?她以為向自己告饒,自己就會幫她把鋪子給要回來么?!可惜呀,這丫頭不自知的是,她得罪的可是白府!早知今日,當初何必不知好歹地去得罪白府呢?像自己一樣,聰明地夾起尾巴……啊呸,是聰明地識時務者為俊杰,多好!現在想起討饒,晚咯!

不過這妮子不攛掇王掌柜撤了蜀錦的售賣,倒是于自己大大有利的?!綰尉妥畔衷謖餼車?,騙這丫頭對自己更信任一點,最好讓她……想著想著,于老爺又搓了搓剛摸過小小的手指,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

于老爺假意清咳了下,道:

“賢侄女想多了,以老朽和老王的交情,如何會因這點小波瀾就生分了!賢侄女放心,你那鋪子的事,老朽也聽聞了,錯不在你,都是那些個下賤的窮子齷齪!……老朽與那朱縣令也頗有些個交情,過兩日,老朽幫你向朱縣令打聽打聽,看是否可以,幫你把那鋪子給討要回來!”

小小聽了,趕緊起來拜了個大禮,一臉感激地道:

“兒何其幸運,得于叔如此仗義!兒銘感于心!”

等小小一行告辭后,于老爺還坐在椅子上,獨自回味初見小小時,那驚心動魄的美撲面而來的感受,深吸一口氣,仿佛廳堂里此時還留有那妮子的體香般,令人旖旎眩暈。

想到此次不但可以得白府這邊的好,還能不斷了和王掌柜、小小這邊的交情,甚至可以做番戲得了小小的感激,王掌柜就覺得通體舒暢,這自得意滿前所未有地高漲,做生意以來,還從未有過這樣一箭好幾雕的好事兒發生呢。

王掌柜邊想,邊哼起小調來,背著手慢慢往小妾的房中踱去。

而另一邊,觀看了小小和于老爺整個交流過程的云鎖,已然快氣炸了,好不容易摒到小小告辭出來,上了驢車,她再也忍不住了,話像連珠炮一樣問向小?。?/p>

“小小,你這妮子在想什么呢!你難道真的要罔顧林大哥的死,繼續和這樣惡心的人合作下去嗎?你還把蜀錦帶過來?你難道指望這種忘恩負義、出爾反爾的小人幫你奪回鋪子嗎?……還有,他看你的眼神,太惡心了!……他還,他還……”他還摸你手這樣的話,云鎖覺得簡直惡心得說不出口。想到于老爺的眼神,云鎖就渾身犯雞皮疙瘩。

小小嘆口氣,摸著剛才被于老爺碰到的地方,也是惡心的不行,想著回去定要用肥皂好好地搓洗幾遍,

“我這是心理戰術?!?/p>

“什么心理戰術是向惡人討饒的?”

“你想,這于老爺背叛我等的合作后,定是認為會和我、王掌柜從此翻臉,因此也做好了選擇白府后,就要與白府徹底綁牢,與我等徹底撕破臉面的準備,這也是為什么他一開始就晾了我一個時辰的緣故。

然而我此行送了他一個驚喜,告訴他不但不會和他徹底翻臉,甚至還擺出了有求于他的樣子。你覺得,他的心理會有甚變化?”

“有甚變化?”

小小看了云鎖一眼,道:

“本來,于老爺只以為自己是‘被迫’幫助白府,是從屬的地位,現在陡然發現,自己不但不是‘被迫’的,甚至還有很大的自由操作空間……他會突然發現,自己很重要,自己簡直就是兩邊都搶的香饃饃……雖然只是向他告饒,他并不會因此就背叛與白府的狼狽為奸,但是因為對自身的看法不一樣了,在此后與白府的合作中,他不會再那么聽話,對白府許諾的好處,胃口也會越來越大?!?/p>

云鎖其實并沒有完全聽明白小小的話,想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問:

“這樣做……有用么?”

小小笑笑,

“云鎖,一口可吃不成個大胖子的……我這只是,為他們的合作松松土罷了?!?/p>

這,只是個開始。

小小出了于府后,白子懷也很快就收到小小去拜訪于老爺的消息了。白子懷并不為所動,將喝到嘴里的茶葉呸了一口,然后道:

“不過是低級的離間計罷了!不用管她?!?/p>

他以為,小小是去請于老爺回心轉意的,可是既然已經背叛,還背上了人命官司,那于府和自己就是一條船上的,想下船,哪這么容易。

不曾想這“萬物生”的掌柜竟如此天真,無怪乎是破落戶出生……

只這得意撐不過兩日,就有管事匆匆來報,道臨海少尹府的采買單子,被全部剝奪了!問怎么回事,管事道:

“是少尹府管事的來信,道少尹夫人今日否了白府的所有采買權,說京城的珍寶閣不日將來玲瓏鎮開分館,此后府上的所有采買權都將移交給珍寶閣。白府管事還道今日辰時的確有京城人士來少尹府拜訪,此時才知原是珍寶閣的貴人,聽說還是珍寶閣的少東家親自來與夫人洽談,拿下的單子。奴接到通知后,在街上打聽一番,的確有珍寶閣要來玲瓏鎮開分館的傳言流出?!?/p>

白子懷蹙緊了雙眉,手中紙扇合攏,邊輕敲桌子,邊思緒翻騰。

珍寶閣,乃京城第一大的黃商,祖上曾出過一個戶部尚書、若干的戶部侍郎。近兩代雖無人入朝,但生意卻是越做越大,據說皇宮衣食起居的采買,都離不開這珍寶閣,那些個娘娘、妃子,也是最愛珍寶閣出品的布匹、首飾、胭脂、熏香等等等等。聽說皇上最寵愛的令妃,從上到下、從里到外,無一用的不是珍寶閣的供奉。

據說現在總管珍寶閣的,就是那珍寶閣少東家。這少東家詭異又神秘,神龍見首不見尾,無人見過他真實的容顏,洽談生意也永遠戴著張黃金制面具,聲音雌雄莫辨,也曾有傳聞說這少東家興許是女子身也不一定。行蹤也飄忽不定,雖然生意只在京城做,但卻世界各地地跑,這也是為什么珍寶閣出品的東西總是最好又新奇的,只因他家幾乎網羅了整個大秦朝,甚至是大秦朝以外各地方的珍品。

這樣一個大家族,為何會來玲瓏鎮這樣一個小地方開分閣?還是那神秘的少東家親自過來?

若這消息是真的,那玲瓏鎮的商業格局又將是一番大變革,而白府將被搶的,又何止只是少尹府這樣一個采買單子?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