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獨家)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夙夜笙歌-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2 21:2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夙夜笙歌原創小說《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講述了歲歲的故事,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夙夜笙歌小說閱讀,文章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夙夜笙歌小說精彩節?。憾運此低餉彩親鈧匾?,要不然當年歲歲那個還是煤老板的爸爸哪能成功上位。

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
推薦指數:★★★★★
>>《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在線閱讀>>

《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精?。?

歲歲她們讀的是歷史系,許綿綿嘴里的何教授是教共和國古代史的,今天早上才給她們講過一堂課。歲歲回想了一下,何教授五十左右的年紀,但實際上看起來要更年輕一些,為人風趣幽默,原本枯燥的課本內容,在他的講解下也變得生動有趣,是一個極具人格魅力的人。

但歲歲覺得,他不大可能是年瑤女士的新對象。

這就要說起年瑤女士的擇偶觀了,她是個徹頭徹尾的外貌協會成員,對她來說外貌是最重要的,要不然當年歲歲那個還是煤老板的爸爸哪能成功上位?而這位何教授雖然出身書香世家,氣質斐然,在外貌上卻還是差了點——不是說不好看,只是沒有到那種讓人驚艷的地步。

反而他兒子何清嘉,驚才絕艷,仿佛書中走出來的人,樣貌應該是隨了母親。

一想到何清嘉何大神,歲歲就覺得更不可能了,她實在沒法想象跟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大神做兄妹的情形……

“應該不是?!彼晁暌⊥販穸?,又問,“還有別的嗎?”

許綿綿絞盡腦汁想了好一會兒,終于又想起一個,“航天院也有個何教授,但不清楚家里什么情況,你等等我幫你問問……”

“……問到了,兒子,大三或者大四!”

許綿綿可真是個消息通,開學也就半個來月的時間,她已經掌握了無數八卦消息以及強大的消息渠道!

因為對年瑤女士的新男朋友實在好奇,歲歲第二天就趁著下午沒課的空檔,推掉了宿舍兩個妹子的圖書館約會邀請,獨自一人跑到航天院蹭何教授的課。

這是一節大課,安排在階梯教室。

歲歲來得比較早,教室里都沒幾個人,她徑直走到后排坐下。

在大學里蹭課里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歲歲以為不會有人注意到她,但明顯失算了——航天院的男女比例達到了夸張的8:2,教室里一眼看去幾乎全是男生,而她的樣貌即便是在人群中也是最耀眼的那種,在這里就更顯眼了,更別說最近還因為高校綽號梗等一系列事情,狂刷了一波知名度。

到快上課的時候,學生幾乎全到齊了,歲歲能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匯聚在她身上。

頂著眾人的目光,歲歲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從門外進來,就這一個照面,她覺得自己應該是找對人了。

航天院的何教授,有著過人的樣貌,歲月雖然在他的臉上留下痕跡,同時也沉淀出了另一種迷人的韻味,穿著一身修身的衣服,舉手投足間,盡顯風度翩翩,非常的符合年瑤女士的審美!

鈴聲響起,正式開始上課。

何教授講課很有意思,即便是歲歲這個對航天院課程不了解,手里也沒有教材對照的蹭課學生,也能聽得津津有味。

據說航天是最浪漫的職業,歲歲愈發覺得,這個何教授應該就是年瑤女士的新對象。

之后歲歲又找沒課的空隙,到航天院這邊蹭了何教授好幾堂課。起初她是抱著打探消息的心態過來,后來倒是真的對這門課有些感興趣,還特意找了一份教材。一來二去,她認識了一些航天院的同學,偶爾有感興趣的東西,也會趁著課間或是課后去請教何教授。

宿舍約會頻率大幅度減少,許綿綿跟楊敏一度懷疑她是不是想轉系。

歲歲請兩個女孩吃了一頓大餐,一再跟她們表示自己生是歷史系的人……后面句話還沒說出來,就被比較忌諱這些的楊敏捂著嘴一頓呸呸呸。吃完飯結賬,兩個女孩無意瞥見賬單,看到花費比較多,有些過意不去,想要分攤一下。

歲歲擺手,“沒關系啦,我最近賺了一點小錢,原本就準備要請你們吃飯的?!?/p>

很久以后,許綿綿和楊敏才知道歲歲口中的一點小錢,指的是六千多萬……

在觀察何教授期間,歲歲還遇到過兩次何教授的兒子,名字叫何與丞,身高一米九,陽光帥氣的長相,真的很有哥哥的感覺。歲歲無意間聽何教授跟兒子談起實習的事,猜測何與丞應該是大四了。

……

何教授很喜歡年歲同學,起初他以為這是航天院的學生,后來才知道是來蹭課的,還自備了一套課本,態度可以說非常端正了。這個女孩聰明又懂禮貌,并且還很細心,有一次他有點感冒,嗓子不太舒服,但并不明顯,小姑娘卻還是察覺到了,很是關心。

何教授不由得感嘆,果然還是閨女貼心,可惜他家里只有個傻兒子。他念叨得多了,傻兒子何與丞漸漸對這個叫年歲的蹭課學生很感興趣,心想得什么樣的人,才能讓見慣了各種天之驕子的老何如此贊不絕口?

何與丞挑了個空閑日子,到閱微蹭了老何一節課,他運氣不錯,這天年歲也跟往常一樣來蹭航天院的課。老何曾提過一口,說小姑娘人美心善,何與丞根本沒把這話當真,因為他太了解老何,只要是個五官端正的,老何就能瞎著眼說漂亮帥氣。

不過在看到年歲的那一瞬間,何與丞才發現居然真的很漂亮,而且是好看得讓人舍不得移開眼的那種,老何這次居然沒有習慣性眼瞎!

何與丞在學校里也是風云人物,追求者甚多,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跟誰交往,總覺得差了點什么,如今他算是知道差什么了,是那種心動的感覺!

發現自家傻兒子突然頻繁到學校蹭課,何教授起初還很疑惑,當察覺到何與丞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時候,何教授……其實有那么點樂見其成。

……

轉眼又過去半個月。

歲歲心里已經認定航天院的何教授就是年瑤女士的新對象,因為她漸漸察覺到,何教授對她明顯比其他學生要更優待,何與丞對她也很友好,每次來航天院找何教授的時候,遇到她都會跟她聊幾句。

歲歲猜測,應該是年瑤女士跟何教授通過氣了,后者知道她,不過沒有點出來而已,但是已經按照家人的模式提前相處。

原本還覺得有個哥哥很奇怪,但現在跟何與丞相處下來,歲歲覺得也還好。

周五這天,歲歲本來是打算回家一趟的,卻在中午的時候接到了年瑤女士的電話,說要帶她去見人。雖然沒有明說,但歲歲知道,這是要去見何教授了!

約定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在閱微附近的一家餐廳。

歲歲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披肩長發連衣裙小高跟鞋,又化了個淡妝,帝都的十月,天氣漸漸有些冷了,歲歲又給自己加了一件針織外套。

這期間,許綿綿跟楊敏一直蹲在旁邊,用一種‘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的目光看著她。

歲歲哭笑不得,臨出門,兩個女孩又再三叮囑她注意安全。

六點四十出頭,歲歲順利到了餐廳門口,電話剛好在這個時候響起,一看果然是年瑤女士打來的,問她到哪兒了,得知她已經在餐廳門口后,便說馬上下來接她。

歲歲掛斷電話,便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餐廳門口,正是何與丞。后者很快也看到她,略有些意外,走過來打招呼。

“歲歲!”他笑著叫她名字。

“學長?!彼晁晷ψ嘔賾?。雙方還沒有正式見識,而且年瑤女士跟何教授也只是在交往,歲歲覺得現在叫哥哥有點不合適,就依舊用之前的稱呼。

“你也來這里吃飯??!”何與丞問。

“……?”歲歲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但還是下意識點頭,“嗯?!?/p>

“那一起進去吧?!焙斡胴┧底嘔?,邀請她一起。

歲歲點頭跟上。

只聽何與丞一邊走一邊說,“這家餐廳的菜味道不錯,我們家人經?;岬秸舛苑埂晁昴閌且桓鋈斯吹穆??”

歲歲聞言一愣,心想何教授是沒跟何與丞說今晚約了她們母女一起吃飯嗎?不過仔細想了一下,剛才何與丞雖然是在餐廳門口,但那個樣子,更像是準備進餐廳,而不是從里面出來,這樣看來,他可能還真不知道。

沒得到回復,何與丞略有些疑惑,“歲歲?”

歲歲回過神來,正想著要怎么說呢,視線余光看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從餐廳樓上走下來,只穿著簡單的白襯衣和西褲,卻依舊氣質斐然,俊逸的臉上,表情淡淡,似乎是察覺她的視線,他抬眼看了過來。

真的好帥??!

歲歲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太花癡,打招呼道,“學長好!”

何清嘉神色淡淡,視線在她和何與丞之間一掃而過,而后微微點頭,“阿姨拜托我下來接你?!?/p>

歲歲聞言,身體一僵,臉上的笑容幾乎要維持不住。

……學長你在說什么?是我聽錯了,還是真的是那個意思?

“走吧?!焙吻寮紊羥謇?,又說了一句。

旁邊的何與丞也開口道,“歲歲你跟家人一起來的啊,我本來還想邀請你跟我們一起呢……那我先走了,回見!”

歲歲此刻根本沒心思去仔細聽何與丞說了些什么,聽到‘回見’這個詞,出于本能,呆愣愣的跟對方揮手道別。她眼睜睜的看著何與丞的背影遠去,又扭頭看從樓梯上下來、正在等待她的何清嘉,不得不面對一個悲傷的事實——她一開始排除的那個才是正確答案!

她臉上的笑容終于維持不住。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