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新疆时时彩中奖号:(大結局)歲歲做主角的穿書小說-歲歲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2 20:53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歲歲做主角的小說叫做《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歲歲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小說精彩節?。憾┖玫陌吭詼?,不過是在走廊的盡頭,稍稍增加了路程。

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
推薦指數:★★★★★
>>《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在線閱讀>>

《白月光替身的豪門日常穿書》精?。?

歲歲內心是崩潰的,雖然此前她并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這件事,只要自己捂好了,就不會有人知道,但她此刻也還是擠不出自然的笑容來,需要一點時間來平復心緒。

這是她跟何清嘉第一次見面,為了避免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誤會她對這次見面甚至于是這門‘親事’不滿,所以跟著何清嘉上樓的時候,歲歲一直是低著頭的,假裝自己是在找地面的寶貝……

訂好的包房在二樓,不過是在走廊的盡頭,稍稍增加了路程,給了歲歲更多調整的時間,等到門口的時候,她已經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臉上重新掛上了自然的笑容,跟在何清嘉后面進了包房。

這是一家中式的餐廳,裝修帶著古風的韻味,用一道水墨風景屏風隔開了空間,角落可見梅蘭竹菊等植物。

屋子中央擺一張紅木小圓桌,配幾張梳背椅。

年瑤女士穿著一襲素雅的旗袍,長發用一根雕工精致的檀木簪挽起,她今年四十三歲,但因為保養得宜,再加上歲月的偏愛,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人。她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微微上揚的眉眼,眼角有淡淡的魚尾紋,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貌。

“我們家歲歲寶貝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見女兒進來,她招了招手,聲音優雅動聽,“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何叔叔?!?/p>

歲歲很有禮貌的打招呼,“何教……叔叔好!”

這段時間她喊‘何教授’喊得太多了,一時有些改不過來。

“歲歲好?!焙謂淌諫粑氯?,給她正式介紹了何清嘉,“這是我兒子何清嘉,長你3歲,你可以叫他哥哥,或者叫學長,師兄都可以?!?/p>

歲歲看著一副神仙下凡、不食人間煙火樣子的何清嘉,覺得哥哥兩個字是真的違和,但叫學長似乎又有些疏遠,于是最終選擇叫師兄。

“師兄好!”

相比她的糾結,何清嘉就爽快得多,點點頭,聲音帶了些許溫度,“歲歲好?!?/p>

人到齊了,就可以上菜了。

年瑤女士知道歲歲的口味,提前就給她點好了。

餐廳上菜很快,沒過多久,便聽服務員敲響包間的門,推著餐車進來,將菜肴一一擺上桌。

歲歲起初有些拘束,主要是這里兩個人身份太特別,一個是她教授,另一個是學校里風云人物,但是何教授真的太有魅力了,歲歲漸漸就放開了,會主動問起一些問題。

說著說著,不知道怎么的,就說起了歲歲的事。

“我聽說歲歲你最近經常去航天院那邊蹭老楚的課,怎么,對航天那塊感興趣嗎?”何教授問道。他口中的老楚,就是航天院的何教授,名字叫何楚民,因為兩人都姓何,所以就叫名字。

歲歲聞言,身體微不可查的一僵,但很快她就調整過來,點點頭,“嗯,是有點感興趣?!?/p>

旁邊的年瑤女士剛好注意到她的異常,又聽到這番對話,瞬間察覺到這里面有貓膩,因為以她對自家閨女的了解,歲歲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幾乎不可能會主動去接觸航天這方面的知識。她垂眸思考了幾秒,而后抬眼看向何教授,“你說的老楚,姓什么?”

何教授不明所以,但還是回道,“跟我一樣,姓何?!?/p>

年瑤女士瞬間懂了,她微微點頭,而后看向旁邊的歲歲,神情似笑非笑。

歲歲在聽到年瑤女士開口的一瞬間,就知道要遭,如今再看到年瑤女士這副表情,她就知道自己的睿智操作瞞不住了。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態,又崩了。

歲歲艱難維持住笑容,聲音略微有些咬牙切齒,“媽!”

年瑤女士看她兩秒,忽然一聲輕笑,“我們歲歲炸毛的樣子真可愛呢~”

歲歲:“……”

第數不清多少次懷疑,她真的是親生的嗎?!

一頓飯吃到八點左右,結束之后,年瑤女士就跟何教授甜蜜約會去了,臨走前拜托何清嘉送她回學校,后者點頭應下。

餐廳離閱微不遠,歲歲之前就是走過來的,但此刻何清嘉何大神就在邊上,她莫名覺得壓力很大,于是思考著要不要打車回去算了。不過沒等她做出決定,就聽何清嘉聲音淡淡開口,“走吧,我送你回去?!?/p>

歲歲:“……麻煩師兄了qaq”

“不客氣?!?/p>

歲歲跟何清嘉并排走在街道上,夜里的帝都,燈火璀璨,行人往來,繁華不似人間。

她偷偷扭頭看旁邊的人,忍不住小小花癡了一下,世界上為什么有這么好看又這么厲害的人!

沒想到這個神仙忽然開口了,聲音帶著笑,有兩分促狹的意味,“你之前去航天院蹭何教授的課,是認錯人了吧?!?/p>

“……”歲歲聞言愣了兩秒,反應過來后,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內心瘋狂吶喊:為什么何清嘉他會知道這個事???!難道是年瑤女士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把她的丑事悄悄分享給了何清嘉?她果然不是親生的么,年瑤女士有了新歡,愛屋及烏,對新歡的孩子也好,就不愛她了……

何清嘉看到她的表情,那雙淡漠的眼底,終于浮現明顯的笑意,“我不是笑你,只是有兩分好奇,明明我爸離你更近,我的消息也更容易知道,你怎么會認準航天院那邊?”

“……師兄你笑容都這么明顯了,說這樣的話良心不會痛嗎?”歲歲痛苦捂臉,聲音悶悶的,“我需要冷靜一下,太丟人了!”

說起來都是年瑤女士的錯,誰讓她毫無預兆的就改了審美,好好的外貌協會成員,說退會就退會,根本不給人一點反應的時間!更可惡的是,年瑤女士明知道她會對這個好奇,還故意只給模糊的信息,指不定就是盼著她鬧烏龍呢!

其實歲歲是誤會年瑤女士了,后者真的不知道閱微還有個何教授也符合條件,不然之前吃飯的時候,就不需要靠蛛絲馬跡來猜出發生什么事了。

“有句話怎么說來著,神仙是沒有良心的?!焙吻寮位箍鵒送嫘?,那雙眼里映著城市的燈火,像是落滿了星辰。

歲歲反而沒有一開始那種拘束不自在了,因為這樣的何清嘉,給她一種天上神仙下凡沾染了人間煙火后,不再那么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感覺,而只是一個普通人,會笑會好奇。

“沒想到師兄你還會開玩笑!”

何清嘉笑了笑,“我也是人,當然會笑?!?/p>

歲歲就跟他探討一下,他到底是人還是神仙這個問題,沒想到最后被反將一軍,“照你這么說的話,那你在別人眼中,也是神仙下凡了?!?/p>

歲歲下意識想反駁,但仔細一想,似乎真的是這樣……

她上輩子在普通人看來,其實已經很優秀了,但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后,比曾經更優秀,榕城圈子里的人幾乎不跟她玩,只有一個傻白甜主動跟她成為朋友,就算背后被人指指點點抱大腿也無所謂,而傻白甜似乎也曾用這樣的字詞形容她,不過那時候她并沒有當真。

還有她出于興趣愛好經營的兩個賬號,特別是微博,總是有粉絲夸她是神仙下凡,但她也從來不當真……

“我爸跟阿姨其實在你高考之前就認識了,阿姨擔心會影響到你,所以一直沒說?!焙吻寮魏鋈豢?,“我爸一開始也沒跟我說,倒不是怕會影響我,只是擔心我會接受不了,自以為不動聲色的一點點試探我的反應,后來我實在看不下去,就跟他攤牌了,反而他自己開始忐忑?!?/p>

說到這里,何清嘉笑了一下。

“高考成績出來之后,他才炫耀一樣跟我說,你可能很快就有一個妹妹了,聰明又漂亮,再有兩個月就會到閱微報道?!彼底嘔?,看了看歲歲,“的確聰明又漂亮,胡順口技術學院那個梗真的真有意思,演的電影也很好看?!?/p>

歲歲被夸得臉紅了都!

但她想起何清嘉剛才說的話,頓時冷靜下來,“不,你看錯年瑤女士了,她才不是因為擔心我才沒說,純粹就是沒有確定下來的事懶得說!”

歲歲決定揭一下年瑤女士的底,“師兄你知道我為什么會認錯人嗎?首先,年瑤女士在跟我說這件事的時候,只跟我說了何教……叔叔是閱微教授,姓何,有個比我大也在上大學的兒子這幾個信息。其次,她這個人以前是個徹頭徹尾的外貌協會成員,同樣的事情,她對長得好看的人要特別寬容幾分,我按照她以往的性格首先就把何叔叔給排除了,然后找到航天院那邊的何教授,發現他各方面都完美符合年瑤女士的審美,才會認錯人的!”

歲歲越說越氣,最后鼓起了臉頰。

何清嘉聞言,笑出聲來,也跟著損起何教授來,“的確,我爸他長相一般,大家都說我的長相完美繼承了母親的所有優點?!?/p>

歲歲給何教授抱不平,“何叔叔其實也很帥的,而且很有魅力!”

何清嘉投來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

歲歲讀懂了其中意思,表情頓時有些掛不住,撇了撇嘴,不情愿的補了一句,“只是不像航天院何教授那樣帥得夸張罷了?!?/p>

說話間,已經到了閱微門口。

何清嘉問歲歲,“剛進大學校園,有什么不習慣的嗎?”

歲歲搖頭,“都還好,跟室友相處也很好?!?/p>

“那挺好的?!焙吻寮蔚閫?,又問,“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嗎?”

歲歲聞言,認真想了想,“準備抽時間去考個駕照?!?/p>

“考個汽車駕照挺好的……”何清嘉話說音落下,便見歲歲搖頭否定,“不是汽車駕照?!?/p>

“嗯?”

歲歲回道,“我想考個飛機駕照,之前過生日的時候,爸爸給我送了一架飛機,我一直挺想自己試試?!?/p>

何清嘉:“……?”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