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8新疆时时彩开奖:(全章節)快穿炮灰的尊嚴祁櫻小說-快穿炮灰的尊嚴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2 20:5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小說《快穿炮灰的尊嚴》的主人公是祁櫻,為您提供快穿炮灰的尊嚴祁櫻小說閱讀??齏┡諢業淖鷓掀鈑P∷稻式諮。耗廄慍塹難劬α輛ЬУ?,臉上還帶著女孩特有的嬌羞,獨特的芳香浸入木皓軒的鼻腔中。

快穿炮灰的尊嚴
推薦指數:★★★★★
>>《快穿炮灰的尊嚴》在線閱讀>>

《快穿炮灰的尊嚴》精?。?

木皓軒再次一愣,這不是他要說的話啊。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了起來。

木傾城猛地一撲,緊緊抱住了木皓軒。

木皓軒臉一下子變得通紅,身體也回應了木傾城,緊緊摟著她的腰。

他二次懵逼,到底咋回事啊,明明想推開的說。

“那哥哥是有多喜歡傾城呢?”

木傾城的眼睛亮晶晶的,臉上還帶著女孩特有的嬌羞,獨特的芳香浸入木皓軒的鼻腔中。

對于現在的木皓軒來說無疑是震驚的。

木皓軒的內心:我嘞個槽,咱們可是兄妹啊,為啥身體不受控制了啊啊??!

當然,沒人聽得到木皓軒的內心糾葛。

他的身體竟然俯身親了下去,把木傾城親的七葷八素的。

“怎樣?舒服嗎?”

木皓軒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做,還說出這么不知廉恥的話語。

他有說過這種大膽下流的話嗎?

木傾城一臉嬌羞,故作小女兒姿態跺了跺腳,跑走了。

木傾城走遠后,木皓軒也猛地睜開了眼。

此時他起身摸了一把臉,發現額頭布滿了冷汗。

喃喃自語“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皓軒又回想起了剛剛那一幕,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也在心里默默的決定,以后要少接觸一點他那個妹妹。

就算再漂亮又怎么樣?

那個是他的妹妹啊。

如果他真的和他妹妹在一起,那就是枉為人道,是要浸豬籠的好哇。

木皓軒表示自己還沒有那么無恥,不要臉。

之后每一晚他都會延續做接下來的夢。

最后木皓軒得到的結論是,他妹妹非常的……放蕩。

而且還是讓他家破人亡的兇手,更重要的是,他居然也在其中。

木皓軒非常鄙視那個時候的自己,他懷疑他自己是不是腦子抽了?聯合外人來搞自己的家族,絕對是有毛病。

同時也決定不要像夢中的那個自己,他要好好保住自己的家族。

自此之后,木皓軒看見木傾城幾乎是繞著走的,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栽進去了。

對于這事,木傾城也是非常懵逼的,她哥哥是因為木槿薇的事情開始討厭她了嗎?

不得不說,女主的腦補能力實在是太強了,都能上晚上八點鐘狗血愛情倫理劇了。

“來一碗面”

祁櫻坐在一家街邊攤位上,嘴角噙著淡淡的微笑。

她隨意的將劍放在有些陳舊的桌子上。

就在這時,迎面走來了幾個人。

“來四碗面”

谷幽蘭有些柔柔的喊了一聲。

分別是兩男兩女,他們正好坐在祁櫻的正對面。

“這邪教的真夠猖狂的”

“竟然那么卑鄙無恥”

其中一個男子憤憤不平的說道。

“師兄,你現在怎么樣?還好嗎?”

陳麗麗有些擔憂的看著另一個男子。

被稱作師兄的男子搖了搖頭,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響起“現在我還能壓制,但時間久了,恐怕連我也無能為力”

“麗麗,你不要擔心了,只要到百花谷,這毒肯定能解的”

谷幽蘭垂了垂眸,眼神中滿是堅毅。

“可惡,這蘇暮云太囂張了,這個中原又不是他一家獨大”

蒼云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邪教眾人全給弄死。

上官晨嘆了一口氣,“只怕現在整個武林也沒有人能和他匹敵”

氣氛突然間停滯了下來,四個人心情都非常的沉重。

祁櫻勾了勾嘴角,女主的男人果真都很牛啊。

她緩緩抿了一口茶,嘴邊還留著清茶的醇香。

忽的,上官晨瞳孔一縮,向小攤外望去。

對三人說道“來了”

“快走”

三人都一驚,拿起身上的包裹,向大街上跑去。

“上官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蘇暮云向他邪魅一笑。

蘇暮云有一雙漂亮的狐貍眸子勾魂奪魄,妖異的眼形和純凈瞳孔相互映襯更顯得這人媚骨如絲。

面容勝雪,瞳孔漆黑,菱唇似血,一頭青絲未束,直直披散下來,幾縷發絲垂下來安靜地貼在男子臉上,這活脫脫一妖孽轉世。

一襲大紅的袍子,袖口用狐裘滾邊,美麗中透著幾分魅惑。袍子微微敞開,可以看到精致的鎖骨和白皙細膩的皮膚,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卻笑得異常妖媚。

“蘇暮云”

上官晨咬了咬牙,對身后的三人說道“你們先走,我來拖住他”

“不,師兄,我來幫你”

陳麗麗第一個反對。

“呵,你們一個都別想逃”

蘇暮云的瞳孔中充滿了不屑。

過了一會兒。

上官晨便和蘇暮云打了起來。

蘇暮云倒是很悠閑,每招都能應付的過來。

反觀上官晨,顯得吃力多了。

潔白的衣裳在不知不覺中染上了一道道血痕。

蘇暮云簡直就是壓倒性的勝利。

他露出了一個惡狠狠的微笑“上官晨,去死吧”

就在手上的利劍馬上要刺破上官晨的喉嚨時,一顆小石子打到了他的利劍上。

他的劍微微偏了一下,沒刺中。

蘇暮云順著小石子的方向望去,是一位漂亮的紅衣美人。

不過他現在可沒閑功夫欣賞,沉了沉聲音說道:

“你想死嗎?”

祁櫻袖子輕掩,“死?我為什么要想死?”

蘇暮云有些不耐煩,“那你阻止本教主有何用意?”

祁櫻輕輕一笑。

“咱們撞衫了,所以我不開心”

蘇暮云:就因為這事兒?

“而且,我想要你的命呢”

蘇暮云冷笑“就憑你?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

“對啊,就憑我,你個人妖不也當上了教主嗎?為什么我不可以殺了你?”

祁櫻依舊掩唇微笑。

蘇暮云的氣勢一下子變得凌厲了起來。

“你說誰人妖呢?”

祁櫻悠悠閑閑的指著他“你呀,穿的不男不女的,不是人妖是什么?”

蘇暮云似乎被氣到了,笑道“你會為你自己的話而付出代價”

說完,他收起劍,向祁櫻刺去。

祁櫻拿起手上的劍,露出雪白的刀柄。

寒光閃閃。

陳麗麗只覺得臉上一熱,鮮紅的鮮血順著臉頰滴落了下來。

祁櫻斜眼看著倒下去的尸體,微笑。

“我不知道我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呢”

一招鎖喉。

雪白的刀柄沒有沾染上一絲鮮血,光潔如初。

祁櫻順便將剩余的邪教一并解決了。

一時間,街上血流成河。

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沾染到一些鮮血,就祁櫻。

身上沒有一絲污垢,仿佛剛剛并沒有發生過什么。

祁??醋派瞎儷?,“你們,是不是要去百花谷”

“我也要去”

上官晨一愣,轉而又想到這個女子救了他們,便答應了。

“好”

祁櫻又坐馬車兩三天后,終于到了百花谷。

百花谷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整個谷里都長滿了各色各樣的花朵。

上官晨一行人走了一段路后,一個掃地小童走了過來。

用稚嫩的聲音問道“你們有事嗎?”

上官晨向小童行了一個禮,禮貌的回答。

“在下姓上官,名晨,希望這位小童能通知一下你們的掌門,說是有要事拜訪”

說著,便拿出了一塊成色上好的玉牌,遞給了那位小童。

小童接過玉牌,說道“那請幾位在此等候,我去去就來”

說完,便拿著玉牌離開了。

一路上,谷幽蘭都一臉復雜的看著祁櫻。

生怕祁櫻一個不高興就把他們全殺了。

和這種人在一起真的很危險啊。

祁櫻倒饒有興趣的欣賞著百花谷的風景,偶爾摘幾株花朵拿在手上把玩。

也沒人說什么。

當然,他們也不敢。

等他們拜見了掌門。

又嘰里呱啦說了一大堆。

再流個幾滴眼淚。

無非就是,邪教是如此的無恥啊,他們受了多少傷啊,來這里的路程多艱苦啊……

等倒完苦水他們才終于想起正事。

這才帶著上官晨去神醫那兒。

祁??醇蒺氐牡諞桓魷敕ň褪?,這種男人是怎么變成食肉動物的?

咳咳,跑題了。

容鷺就是屬于那種清冷型的,再加上長年累月不和人打交道的原因,身上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

容鷺似乎是注意到祁櫻直勾勾盯他的眼神。

有些不自在的問道“你有什么事嗎?”

祁櫻睫毛彎彎,笑道“沒事,就是覺得你很好看,想多看看”

眾人都一愣,顯然沒想到祁?;嵴庋?。

而容鷺內心也同樣懵逼。

他鎮定的轉過頭,給上官晨祛毒。

祁櫻撐住下巴,思索著。

為啥這容鷺會和木傾城相遇,明明是八桿子打不著的關系啊。

好像是當初太子殿下很喜歡木傾城,便干脆把她囚禁在自己的府里。

之后經過一系列的不可描述后,還是被暗戀太子的寧陽郡主發現了。

作為惡毒女配的她自然要盡心盡力的恨女主。

她先是把木傾城從府里騙了出來,再把她綁架,帶到深山里去毀尸滅跡。

陰差陽錯下,木傾城從懸崖上跳了下去。

不過啥事都不會有的。

因為被容鷺救了下來。

原來懸崖下就是百花谷。

這操作,好6啊。

緣分是如此的奇妙啊。

那個太子也是個狠的,聽說寧陽郡主把木傾城騙走后。

一怒之下,把寧陽府給抄了,和丞相府的結果差不多。

而寧陽郡主則是受盡了牢獄之苦。

最后她是被疼死的。

太子親自看著寧陽君主被奴才用刀一片一片將她的肉割下。

“你該死”

那是寧陽郡主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祁櫻:嘖嘖嘖,紅顏禍水啊。

一怒沖冠為紅顏。

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只需要征服男人,就能得到男人征服的世界了。

如果這么算的話,木傾城真的是人生贏家了。

祁櫻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越是這樣,她就越想把木傾城踢下泥潭了。

容鷺再次抬頭,發現對面的怪女人還在看著他。

內心不免一陣厭煩。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呵”

祁櫻輕笑一聲,別過頭。

你以為老子想看你,你長得再好看,老子也看不上你。

更何況還是女主的后宮。

容鷺微微皺眉。

表情有些不悅。

這人真無禮。

果然是粗野丫頭。

477:……主人你再這樣,遲早會把人得罪光的。

祁櫻也不管得罪不得罪光,依舊我行我素。

“這一個月不可碰辛辣刺激之物,盡量以清淡為主”

容鷺淡淡的說完后,便拂袖而去。

上官晨表達完自己的感激之情后,也準備離開了。

但百花谷掌門卻要求他們留下幾天。

“你傷口還未完全痊愈,還是多留在這里幾天休養吧”

上官晨也不好拂了他的意思,便順勢答應了下來。

祁櫻被安排在了一間上好的客房里。

既然到了百花谷,總是要做一點事情的啊。

也該讓這個平靜的世外桃源來點調味劑了。

容鷺很煩。

原因是剛剛那個奇怪的姑娘。

她帶來的感覺讓他很慌。

而且,那個姑娘走后,他的腦袋就一直很疼。

容鷺給自己把過脈,明明氣息平穩,沒有任何問題。

難道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嗎?

容鷺甩了甩發疼的腦袋。

算了,不去想了,越想越疼。

容鷺修長的手指上躺著一棵無名的小花。

臉上微微有些欣喜的神情。

他讓小童將手上的小花和幾味同樣珍貴的藥材拿下去熬藥。

“那朵小花,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哦”

祁櫻指尖敲著用檀木做成的桌子。

她不喜歡鮮血,但她可是很喜歡折磨人的啊。

“木姑娘,你在說什么?”旁邊的奴婢很懵逼。

祁櫻手指抵住朱唇,燦爛一笑。

“有些事,少知道一點為妙”

奴婢被她的笑晃了神。

木姑娘笑起來真好看,果然是個美人。

奴婢愣愣的點了點頭,仿佛被蠱惑了一般……

木傾城緊緊篡著拳頭,眼睛時不時向外面飄去。

仿佛對外面的東西都很好奇。

靖柔凌厲的眼睛中閃過一抹鄙視,果然是個沒用的,上不了臺面。

她想起木擎蒼說的話,便氣得要死。

“阿柔,這次你帶傾城去桃花宴”

“傾城也該出去見見世面了”

“那個不孝女你就當她死了吧”

“傾城絕對比那個不孝女省心”

這個娘死了的嫡女怎么比得上她的阿瑾。

她的阿瑾可是最好的姑娘,哪里不孝了?

難道就因為這個小賤人是那個女人生的嗎?

死了都不讓人安心。

靖柔暗恨,看著木傾城毫無瑕疵的面龐。

在心中暗罵,果然是個狐媚子,長得這么漂亮是為了勾引男人嗎?

聽說武寧候府的小侯爺和三皇子都對這個狐媚子有興趣。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當初那個女人也是靠歪門邪道坐上了丞相夫人這個位置。

她只能屈身做個小妾。

但那女人命薄,死了倒也干凈。

就留下這么一個小賤種。

這個小賤種現在卻要翻了天。

叫她怎能不氣?

靖柔袖子下的雙手有些惱怒的絞著帕子。

越看越氣。

她干脆闔上了雙眼,不去理會木傾城。

木傾城完美的詮釋了全世界男人都愛我,全世界女人都恨我的狀態。

偏偏她自己本人什么都不知情。

妥妥的小白花女主。

木傾城微微抿唇,樣子急促不安。

她還是第一次參加桃花宴,好期待啊。

不知道那些大家閨秀會不會嫌棄她啊。

還有上次那個大小姐,希望等一下不會為難她。

木傾城心里是又激動又害怕的。

一陣尷尬過后,馬車總算停了下來。

靖柔抬起眼皮看了眼木傾城,說道“記得在外面要謹言慎行,你的一舉一動都代表了丞相府的顏面”

木傾城不敢看靖柔的眼睛,垂下頭,嚅嚅的回答了一聲“是”

靖柔有些厭惡的別開眼,仿佛木傾城是什么臟東西一般。

木傾城鼻子微酸,眼眶蓄滿了淚水。

她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

她又沒做錯什么事,為什么所有人都討厭她?

又不是她想長成這樣的。

木傾城殷紅的嘴唇撇了撇。

長的美是她的資本。

有本事你們自己投胎投的漂亮一點呀。

好委屈哦。

等木傾城走進寧陽府里后,靖柔就不管她了。

木傾城人生地不熟的,又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宴會。

她就隨便走,邊走邊看。

結果,就這么迷路了。

關鍵是木傾城還是那種路癡,完全不記得之前走過的路線了。

就在木傾城團團轉的時候,作死小隊出現了。

正是寧陽郡主領的頭。

幾個姑娘將木傾城團團圍住,然后相互間開始和木傾城打趣。

“哎呦,這不是木妹妹嗎?怎么沒去賞桃花啊”

另一個女孩應和了起來。

“該不會是看不上寧陽侯府的桃花吧?”

木傾城立馬變了臉色,腦袋像撥浪鼓般搖晃著。

“不,我沒有,我只是迷路了而已”

眾人一聽,紛紛笑了起來。

“果然是個不懂事的”

“居然能笨成這樣”

“真蠢”

……

木傾城抿著唇,呆呆的聽著他們的調笑。

內心很難過。

她只是迷路了啊,哪里笨了?

為什么要這么侮辱她?

“我只是迷路了,你們為什么要笑我?”

木傾城眼睛中滿是憤怒,似乎在控訴他們一般。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其中一個女孩語氣中滿是譏諷。

“有誰會像你在別人府里迷路,瞎走,還走到別人家后院”沒禮貌。

“不知道問奴婢嗎?”

說你傻還不承認了?

“就是啊,不認得路還亂走,這丞相府是怎么教女兒的?”

木傾城也不知道說什么。

因為她當時的確忘了問奴婢路。

“就算我沒問路,但你們也不應該侮辱我”

她的眼中已經泛起了淚花,倔強的讓人心疼。

當然,這對女人來說,眼淚是無效的。

自然也不會憐香惜玉。

“真沒用”這么一下就要哭了。

寧陽郡主不快的撇了撇嘴。

“寧陽,你在做什么?”

這時,走來的男人一身月牙白的錦袍裁剪合體,身姿清瘦挺拔,步履輕緩,如芝蘭玉樹,光風霽月,說不出的尊貴雅致,如詩似畫。

寧陽郡主看見男人,眼睛一下子發出了光,小跑到他的面前。

“太子哥哥,你怎么穿的這么素啊”

齊寒月并沒回答寧陽郡主的話,而是再一次問了他剛才說的話。

寧陽郡主支支吾吾的不肯說。

齊寒月皺了皺眉,看了眼低著頭的木傾城,再次看寧陽郡主的眼神中帶了些不悅。

“你是不是又在欺負人了”

他的語氣很溫和,但那強硬的態度卻是毋庸置疑的。

“才沒有,只是這位木妹妹迷路了,本郡主好心給她指路而已”

寧陽郡主還趁齊寒月不注意的時候,對著木傾城使眼色。

木傾城也注意到了。

小白花模式開啟。

她小聲的開口道“嗯,寧陽郡主正好心為我指路,沒欺負我”

她還有些畏懼的看了寧陽郡主一眼。

這幅樣子在齊寒月眼里,儼然是被寧陽威脅了。

齊寒月在心里嘆口氣。

支開眾人后,他用袖子擦了擦木傾城的眼淚。

“以后不要那么傻等著被人欺負”

木傾城表現的更加委屈了,“我,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

看著木傾城沒有?;じ械難?,齊寒月的心一下子化了。

這個姑娘也蠻可愛的。

之后木傾城就和齊寒月開始了愉快的聊天。

使齊寒月對木傾城一下子產生了好感。

又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發展成了真愛。

等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愛女主愛的無可自拔了。

最后是齊寒月送木傾城到前院的。

這下,靖柔看她的眼神更加的不對勁了。

這才多久啊,又勾搭到一個。

尤其是這個還是當朝太子。

靖柔此時的心情就跟吞了蒼蠅似的難受。

這小賤人真不要臉。

她不要臉,整個丞相府還要臉呢。

別讓外面那些人以為丞相府的女兒都這么的浪蕩。

敗壞她阿瑾的名聲就不好了。

想到祁櫻,靖柔內心又一陣失落。

不知道阿瑾現在過得好不好。

會不會受傷。

靖柔擔心的祁櫻此時正過得如魚得水。

每天睡到自然醒。

懶散至極。

她隨意的摘著百花谷的花,摘一把,就丟了,再摘,再丟……

477:有什么意義?

祁櫻:可以用來打發我無聊的時光。

477:……

“木姑娘,你就別再摘了,再這么摘下去,這里非被你摘禿不可”

旁邊的澆水小童神情很是緊張,這些花都是上好的藥材啊,可禁不住你這么折騰。

祁櫻一邊摘一邊無所謂的看著小童,“沒關系,可以再種啊”

小童一陣無語,你以為是種大白菜啊,哪里這么容易啊。

知不知道這些花草費了他們多少功夫。

站著說話不腰疼。

祁??戳絲刺?,已經掛在了正上方。

她起身。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向小童道別“我下次再來”

小童:……姑奶奶求你了,永遠不要再來了。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