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073:(獨家)薛唯一厲徹小說-今夜與誰共眠(公子淺顏)閱讀

發布時間:2020-02-12 19:2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男女主是薛唯一厲徹小說叫什么名字,薛唯一厲徹的小說叫做《今夜與誰共眠》,今夜與誰共眠小說精彩節?。貉ξㄒ揮行┯淘チ?,這原因,說出來自己會不會因此受到懲罰?見女人說話吞吞吐吐的,厲徹有點兒不耐煩:“因為什么。

今夜與誰共眠
推薦指數:★★★★★
>>《今夜與誰共眠》在線閱讀>>

《今夜與誰共眠》精?。?

說到這兒,薛唯一有些猶豫了,這原因,說出來自己會不會因此受到懲罰?

見女人說話吞吞吐吐的,厲徹有點兒不耐煩:“因為什么?”

再一次的重問,厲徹聲音明顯有些不悅了,薛唯一也顧不上那些,一股腦說了:“因為我,今夜我的安排本來是和張老板,沒想到突然橫沖出來一個白老板,然后,兩隊人馬就打起來了?!?/p>

薛唯一的聲音里還夾雜著些許委屈,可千萬不要因為這件事,就把自己賣出去呀!

厲徹低頭想了想,對面短暫的沉默讓薛唯一有些心慌。

自己可還要靠這份工作賺錢??!妹妹還等著自己的錢救命呢!

“厲總?”

薛唯一試探的問道。

“我知道了,事情我會叫周曉林先過去處理的?!?/p>

掛了電話后,薛唯一看著面前烏泱泱的一堆人吵吵鬧鬧,不由得縮在了墻角。

包間里面已經徹底混亂了,大家也都打紅了眼,根本分不清是自家人還外人,反正一通打。

周曉林接到厲徹電話的時候正在往包廂趕。

看著手機屏幕,他莫名的有些心虛,在自己看管的時間內,酒吧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厲總會怎么看待自己。

但是,電話還是得接,周曉林腳下的動作沒有停,接起了電話:“厲總,我正在處理?!?/p>

周曉林開門見山的說道。

厲徹悠悠然的換好衣服,“我一會兒就到不夜城,酒吧內涉及到的人都不準走?!?/p>

“好的?!?/p>

盡管厲徹不在跟前,周曉林說話的時候,還是不自覺的低下了腦袋。

掛了電話,厲徹走出別墅,駕著車,駛向了無邊的黑暗。

“都給我停下來!”

周曉林站在包間門口,看著里面烏泱泱的一堆人,此刻盡顯王者風范。

突然的一聲怒吼,讓很多人找回了理智,大家都停下了手,看向了門口。

周曉林向周邊人示意了一下,下一刻,所有的燈光都亮了,包間里前所未有的敞亮。每個人都能夠仔仔細細看到對方臉上的血跡。

薛唯一看到白老板和張老板正撕扯在一起,白老板的臉上有血跡,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血,張老板整潔的衣服此刻也被撕扯的亂七八糟,胸前一處還扯了個大洞。其他的人更是不用提了。薛唯一四處看了一眼,還好,都是些皮外傷,沒有出什么人命,否則自己也脫不了干系。

周曉林慢悠悠的走進來,很有氣場的看著周圍的人,待鎖定目光后,走向了白老板和張老板,此刻兩人還沒有分開。

周曉林走到二位面前,畢恭畢敬的說道:“白老板,張老板,這手下這么多人看著呢,咱……”

周曉林的眼神在兩位老板死死抓著對方的手上看了一眼,兩位老板趕緊就放開,真是晦氣,明明是來找樂子的,偏偏鬧了這么一出,還被手下人看了笑話!

周曉林對于這種事情的處理,早就信手拈來了:“兩位大老板,相信兩位是來尋樂子的,這樣一來,豈不是失了和氣?”

張老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質問道:“你也知道我們是來尋樂子的?這不夜城的規矩大家都知道,既然薛小姐已被我所選,那不夜城怎么還管不住這不速之客?”

說完,還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白老板。

白老板現在酒意全無,也明知自己理虧,但是仍然好面子的說道:“周曉林,你們不夜城怕是不想干了嗎?偌大的酒吧竟然除了薛小姐沒有好看的,還找了那種姿色的來陪我,難道是看不起我白某?”

周曉林趕緊接話道:“瞧二位說的,不夜城的規矩是厲總定下來的,當然是厲總說了算,張老板今天確實委屈了,稍后,周曉林一定親自道歉,至于白老板說的不夜城不想干了……”

周曉林故意停頓了一下,惹得白老板有些緊張。自己的本事有多大自己還是清楚的,剛才不過是仗著酒勁,跑來鬧事,且不說事后張老板能不能放過自己,就周曉林剛才提出的厲總,自己也怕是不好交代。

白老板趕緊接話茬道:“這件事,確實是我莽撞了,我也不是對厲總有什么看法,但是,你們的服務就是這樣?那幾個姿色也能來陪我?”

知道白總現在是面子上過不去才會這么說,周曉林淺淺一笑:“我們不夜城好的姑娘多的是,那幾個白總不滿意直接說,我們給換,但是直接來搶人,恐怕……”

白總有些掛不住了,周圍的小弟還都看著呢,這豈不是讓自己難堪:“你這是在說我行事不妥嗎?”

為了自己的面子,白總故意粗著嗓子質問道。

周曉林依舊看上去不溫不火的樣子:“來者都是客,我們不夜城本就是提供大家樂子的地方,怎么會責怪白老板。只是,厲總那一關,我……”

周曉林面帶猶豫,似乎在思考著怎么和厲總說這件事。

白總現在擔心的也是這個,這個厲總向來老辣,自己今天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在他的地盤鬧事!

“厲總那邊,我會親自解釋的,現在,人我也會馬上撤走,而且,今天所有的醫療費用或者賠償問題,我也都會負責?!?/p>

見白總松了口,周曉林笑了笑,看來事情很輕松么!

周曉林知道,這種大老板的尊嚴都很重要,都是好面子的人,給了足夠的面子,這事,也就徹底解決了,便好聲說道:“兩位老板對不住了,今天是不夜城照顧不周,惹得兩位生了別扭,我周曉林再次自罰三杯,給兩位爺賠個不是?!?/p>

剛說完,一旁的人就把酒遞了過來。

周曉林拿起酒,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直接喝了下去。

三杯酒不過轉瞬,就都倒進了周曉林的肚子里。

周曉林抹了抹嘴巴,看了看四周的人,繼續說道:“那今晚,各位是繼續玩?還是……?”

都這個樣子了,還玩什么玩,白老板現在還在擔心厲總那邊自己過不了關,早沒了玩的心思。張老板衣服也殘缺不全,只想盡快離開這個是非地。

“還玩個屁?!?/p>

張老板撂下這句話便糾集這自己一幫人撤了。路過薛唯一的時候,張老板的腳步頓了一下,薛唯一明顯的身子一僵,眼里藏不住的驚恐。但是,張老板也只是看了一眼,什么話都沒有說,接著走了。

白老板見狀也不想在做停留,“走吧?!?/p>

等著呼呼啦啦的一堆人走后,周曉林的臉才冷了一下來。

這件事,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了這么大的問題,看來有些人辦事不利??!

“薛唯一?!?/p>

周曉林走到沙發旁邊坐了下來,悠悠的叫道。

薛唯一知道躲不過去,慢慢的走了過去。

“他們真的只是為了搶你?”

周曉林看著眼前嬌滴滴的女子,心里已經相信了一多半。

薛唯一心里很苦,自己倒是想因為別的原因,可是,確實是這樣啊……

自己有些玩脫了,她本想小打小鬧成就下自己小花旦名氣,哪成想……這該怎么收場。

正在薛唯一糾結怎么說話能減輕自己的罪過的時候,門再次被打開了。

“厲總?!?/p>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