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新疆时时彩玩法:(全章節)顧喬-顧喬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22:1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主角是顧喬的《巧為農家女》小說,為您提供顧喬閱讀。顧喬小說精彩節?。耗棠絳睦錕隙ㄒ滄偶?、也不確定,只是不想讓她擔心而已。

巧為農家女
推薦指數:★★★★★
>>《巧為農家女》在線閱讀>>

《巧為農家女》精?。?

“你這丫頭說的什么胡話,族老最是公正,怎么會不給我們出證明呢?”顧婆子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撫道,“明天奶奶就去問啊,這事啊,你就別瞎琢磨了?!?/p>

顧喬還想再說什么,卻發現顧婆子抬起頭來看向遠方,眉頭輕蹙,眼里也帶著不確定。

她的話一下子卡在了喉嚨里。

奶奶心里肯定也著急、也不確定,只是不想讓她擔心而已。

她這具身體太弱了,而且對這個世界的規則也不怎么了解,接下來只有靜觀其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萬一,她猜錯了呢?

想到這里,她略微吐了口濁氣。

等到晚上的時候,叔祖顧拓家突然嚷嚷說遭賊了。

顧婆子不免又去探望一番,顧拓一家卻支支吾吾,不說什么被偷了。

顧婆子也不好多問,就回來了。

顧喬不禁湊到她耳邊,把自己白日瞧見的事情給顧婆子說了。

顧婆子大吃一驚,“你真瞧見了?”

顧喬點頭,回道:“所以叔祖才不肯說到底被偷了什么,因為您今早去借糧的時候,他才拒絕了您?!?/p>

顧婆子對上顧喬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頓時啞然,過了許久才嘆了口氣,“這阿康家兩口子到底想做什么?”

“恐怕,打著什么壞主意?!憊飼腔壩錮滟?。

顧婆子也不禁皺起眉頭,腦海里回響起昨天顧全扔下的那一句“你們給我等著”。

想到孫女說的地契出證明的問題,她不禁有些發慌,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急急忙忙地趕去找了族老。

只是這一去就是大半日,顧喬留在家里照顧梅氏,見她久去未歸,心里著急不已。

中午的時候,顧婆子終于回來了,整個人卻像蒼老了十歲,眼眶紅紅的不說,頭發也有些凌亂。

“奶奶?”顧喬連忙從床上滑了下去,跑到了門口。

顧婆子一把抱住她,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顧喬連忙抓住她的衣擺,仰著頭問:“奶奶,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顧婆子瞅見兒媳婦還病著躺在床上,迅速抹了眼淚,摸了摸顧喬的頭,說道:“沒、沒事?!?/p>

“不可能!”顧喬說完,立馬意識到自己嗓音太大,連忙伸手牽著顧婆子想要往外走。

顧婆子不動。

顧喬著急,連忙壓低聲音講道:“奶奶,我已經長大了。您要不說,我自己上村里問!”

說著,顧喬干脆放開了老人的手,邁過門檻就往外走!

“哎,巧兒!”顧婆子連忙跟了出來。

顧喬扭轉身體望著她,擰眉嚴肅地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顧婆子一怔,被她的眼神懾住。

她陡然間發現,自己這孫女竟然變得極有主意起來,不禁問道:“巧、巧兒?你怎么……”

顧喬知道自己與原主顧巧兒的性格天差地別,顧婆子肯定起了疑心。

但穿越這種事情太過玄乎,顧婆子又是天天守著她的,就算懷疑也拿不出任何證據。

只是她不免擔心顧婆子將自己當成怪力亂神打整,腦海里飛速運轉,隨后說道:“奶奶,我這次發燒,燒完后就感覺腦袋清醒了許多,只覺得以前都渾渾噩噩。您和娘已經這么辛苦,我卻不懂體諒,什么忙也幫不上……”

說著,她鼻頭發酸、眼眶微紅。

她腦海里想到的是自己那在現實世界里無人照顧的奶奶,所以眼淚很順暢地就流了下來。

顧婆子看她流淚,心頓時揪成了一團,當即將她摟進懷里,“巧兒”、“乖孫”的喊著。

顧喬原本是假意,誰知道哭起來卻動了真情,一發不可收拾,過了好半晌祖孫倆才收了眼淚。

顧喬沒忘正事,立即問道:“到底發生什么事了,奶奶您就給我說吧?”

顧婆子這才將今日上午自己去找族老的事情給她說了。

他們家原本是富戶,有良田五十余畝。

趙王軍隊占領顧家村后,因為要保證糧草收成,便催著所有人下地種糧,田地就不再區分是誰家的。

至于每家的口糧,則按照勞力分配。

叔祖家勞力多,自然分糧多;顧巧兒家屬于畸零戶,自然沒多少糧。

而眼下,田地要重新收歸各家,顧婆子因為沒有地契,那顧全竟然紅口白牙,說那田地全是他的。

“什么!”顧喬聽到這話,終于明白顧康昨天去找顧全干什么了。

怪不得高氏會說,多了兩塊肥地,他家多的糧食都能收回來!

原來如此!

顧康肯定是受顧全指使,特意來打聽她家地契在不在,然后顧全才敢這么理直氣壯地顛倒黑白!

顧婆子不禁淌眼抹淚,“我找族老,族老不理。我又一家一家的拜訪,可竟然沒有一個人肯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就連你叔祖家,都推說不清楚。他們怎么會不清楚?當年我們家男丁少,你爹爹又是個肯讀書的,你祖父便把大部分田地租了出去。因為租子收得便宜,他們都搶著租,幾乎每家都租種過咱們家的地,現在倒好,一個個全裝起了糊涂!”

說到這里顧婆子就氣得渾身顫抖。

顧喬不禁握住了顧婆子的手,深吸了一口氣,替她分析道:“奶奶,叔祖應該只是不愿意得罪顧全,但顧康卻是顧全的幫兇!另外,恐怕顧全也給了族老好處,不然族老不會這樣偏幫。只是我不明白,顧全到底有什么倚仗,為什么大家都怕他呢?”

這是她最疑惑的地方。

顧婆子很快為她解了惑,“因為全村就只有他一人有牛、有犁。沒了他,大家都別想翻地,更別提種糧!”

顧喬愕然,這……

怪不得,古代農村,這牛和犁可都是貴重財產!

全村都要仰仗顧全翻地,就等于顧全捏住了大家的命門。

這樣的情況下,哪里還有人敢得罪于他!

霎時間,顧喬如被霜打的茄子一般,頹然不已。

她到底穿到了一個怎樣可惡的年代,一頭牛竟然就能掌控全村人的生死!

不,肯定還有辦法的,她得好好想一想。

“對了,奶奶,地契有官府備案嗎?咱們是不是可以找官府作證?”顧喬只能想到這個方法。

顧婆子卻搖了搖頭,“衙門口,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別說咱沒有銀錢使不動那官爺,就是打了這十多年的仗,誰又知道當年的契書還在不在?”

顧喬很想說:不管在不在,總得試一試。

但她很快意識到,這想法太天真了,不然族老為什么偏幫顧全?顧全又為何有恃無恐?這是個等級鮮明的時代,階層之間猶如豎起了天塹,她們家三個婦孺,根本別想輕易見官。

而村里最有話語權的就是族老,顧全借了族老的勢,自然可以壓到她們喘不過氣來,肆意顛倒黑白。

等等,顛倒黑白?

“奶奶,我有辦法了!”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