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彩票两元网:(全本)班樂汐楚崢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班樂汐楚崢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小說

發布時間:2019-12-25 22:1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小說講述班樂汐楚崢之間的故事,這里提供班樂汐楚崢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小說精彩節?。赫餿艘魎?,真是攔也攔不住??!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偏要卷進這皇宮內院來,有意思嗎。

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
推薦指數:★★★★★
>>《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在線閱讀>>

《重生為后之賢后很閑》精?。?

這人要作死,真是攔也攔不住??!

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偏要卷進這皇宮內院來,有意思嗎?

班樂汐越過跪著的班樂潼走到兩人面前停下腳步,低下頭看著兩人的頭頂繼續道。

“只是,你們看到的同她一樣,只有榮華富貴,卻忘了這深宮中埋葬了多少冤魂?這宮里的每口井都有一個冤魂在等候,每一個池塘都有一個少女的尸身在喊冤,你們沒聽到嗎?

聽,她們叫的有多慘?她們述說著自己的冤情,講述著自己的平生,她們臨死都在幻想能見上皇上一面,得到他的寵愛,可是結果呢?只有含冤身死才是她們要走的路。

這皇宮內就如一個巨大的牢籠,華麗的外表下藏著無數的骯臟,多少女人進了這里便是一生,多少女人進了這里便是無數夜晚的等待?你們可知,她們是否后悔過?”

班樂汐直起身,緩緩走向兩人背后,繼續道:“我讓你們做當家主母你們不愿,非要到宮里來博個前程,可是你們的前程又在哪里?是我的丈夫?還是唾手可及的富貴榮華?

天真的孩子,真是可憐??!”

班樂汐感嘆了一句,停下腳步緩緩抽下頭上的玉釵,一個轉身便狠狠地扎向了墨荷的脖頸。

“噗!”

“??!唔......”

尖銳的玉釵像是一把利劍刺進了墨荷的脖頸,墨荷來不及叫喊出聲便被班樂汐捂住了嘴,任憑墨荷怎么掙扎也逃不出她的手心。

“??!”

一旁的墨菊看到班樂汐將墨荷的脖頸刺出了血,眼看著墨荷翻著白眼兒,人就要不行了,墨菊忍不住尖叫出聲,剛想喊殺人了,但卻被班樂汐一個冰冷的眼神給嚇的又憋了回去。

班樂潼聽到動靜回身望去,只見班樂汐一手捂著墨荷的嘴,另一只手里拿著的玉釵已經刺進了墨荷的脖頸,立即嚇的后退幾步,剛想叫喊,卻在抬頭的瞬間看到了班樂汐那充滿殺意的目光。

想喊“護駕”的話語硬生生被憋了回去,班樂潼尚未回神兒,只見班樂汐將玉釵拔了出來,同時松開了墨荷的嘴。

鮮血噴灑而出,黑色的大理石地面染上了一絲暗紅,但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是鮮血,還以為是酒水灑到了地上,讓黑色的大理石表面上染上一層亮色。

空氣中的血腥氣很快傳到了班樂潼的口鼻里,班樂潼哪里聞過這種味道,當即趴到一邊開始嘔吐。

“噗通!”

墨荷的尸身倒在了地上,發出悶響,班樂汐恍然未覺,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墨菊。

墨菊趴在地上一聲不敢吱,但她敏感地察覺到班樂汐在看她。

完了,這下全完了,主子居然動手了。

她在班樂汐身邊服侍多年,最是了解班樂汐的性子,她是大事不含乎,小事不計較,只要大方向沒錯,她都會當看不見,對下面的人是只要犯的錯不大,她基本上不會抓著不放,心底最愛的是班樂潼,最在乎的是她的家人,最喜歡的是銀錢,空閑時最喜歡干的事就是看書。

只要你老實干活別沒事兒找事兒,你就是一天不見人影不干活也不會受罰,但是,一旦觸碰到她的底線,你會發現你所了解她的一切都是假的,你會發現她本身就是個殺伐果斷之人,當殺之人絕不手軟,心狠手辣到讓人忍不住心底發寒,全完忘了她只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將軍府小姐,還以為她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想到背叛她的幾個丫鬟的下場,墨菊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抖著身子向后轉身,一把將班樂汐的大腿給抱住了,果斷地將班樂潼給賣了。

“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二小姐說,只要毒死你再證明她是大小姐,就讓我們入宮為妃伺候皇上,她還說,如果我們不幫她就把我們賣到最低賤的樓子里去,我們只能在入宮和做妓女之間選擇,我們也是無路可走了??!

大小姐,您放過我吧,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大小姐,是我對不起您,是我們給你的酒里下的毒,全是我們做的,我們全是按二小姐的意思辦的,大小姐,求求您了,放過我吧,我這就出宮,再也不回京城了,求求您了......”

墨菊一邊給說一邊給班樂汐磕頭,她語述極快,像是在心底演練了多次一般,就等著向班樂汐表明心跡了。

班樂潼沒來得及阻止墨菊便讓她給賣了,當即氣的差點吐血,正想指著墨菊破口大罵,卻見班樂汐抬起蔥蔥玉手,一掌拍到了墨菊的頭頂。

墨菊的哭聲嘎然而止,睜著一雙大眼倒在了地上,身體抽搐著望向班樂汐,似在問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班樂潼嚇的大叫一聲連忙后退,楚崢也是一臉驚訝地看向班樂汐。

她、她會武功?怎么可能?她從未跟她提起過??!

班樂汐放下手,淡然自若地掃了眼地上還未死透的墨菊。

“跟了我多年依然沒能了解我的性子,我最恨背主之人,你背叛了我也就罷了,畢竟你還是班家的奴才,但是你連班樂潼都背叛了,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了,想走?晚了,當你給班樂潼偷毒藥的那一刻起,你的命運已經注定了?!?/p>

墨菊聞言紅了眼,這一次她真哭了,她后悔了,她不該背叛班樂汐的,只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就像班樂汐說的那樣,她的命運早已注定。

墨菊眼含淚水不舍閉眼,最后死不瞑目。

班樂汐低頭瞅了她和墨荷良久,抬起頭看向班樂潼。

“沒有證據又如何?我說我是班樂汐我就是班樂汐,不服,來戰?!?/p>

話音落,殺氣起,班樂汐的裙擺無風自動,一股寒氣自她身上迸發而出,很快蔓延開來,沒過多久,整個內室的溫度平白下降了好幾度。

班樂潼咽了咽口水,見班樂汐緩緩向她走來,立即搖頭后退。

“不、不、不要,你別過來,你、你別過來!”

班樂潼驚叫著向后快速退去,班樂汐停下腳步,眼神淡漠地看向狼狽逃竄的班樂潼。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