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三星全位走势图:(全本)林心月顧延之的小說我可以抱你嗎全文在線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21:25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主角是林心月顧延之的小說正在本熱門連載中。該小說叫做《我可以抱你嗎》,作者是蘇小愛。小說文筆樸實,情節緊湊新穎,推薦觀看。小說段落試讀:她需要被關愛著長大,告訴她不要怕,永遠會有愛你的人陪著你。

我可以抱你嗎
推薦指數:★★★★★
>>《我可以抱你嗎》在線閱讀>>

《我可以抱你嗎》精選章節

冰冷的手術室。

蒼白的手術床。

林心月被摁在上面。

兩個女醫生一左一右制著她的肩膀。

引產的穿刺針、胎剪,全都已經準備好了。

林心月心驚膽戰地看著這些工具,顧老爺面色肅冷地站于一旁。

羅靜雅焦心地望著門口,勸慰,“林小姐,你別怕,等延之來了,他肯定會讓爺爺留下孩子的……”

砰……

手術門被推開。

男子英俊的面上帶著冷厲,視線從進門第一眼,盯向手術床上的林心月。

她的心中不可抑制伸出希冀。

這一刻,她真的好怕孩子被打掉。

這條小生命已經在她肚子里八個月,她每天撫摸著他,感受她的胎動。

如今,在她對孩子生出感情的時候,再剝離,何其殘忍。

顧老爺睨過她的表情,看向顧延之,面容威嚴,“你想留她的孩子?”

顧延之漆黑的眸子從林心月身上移開,冷冷的眸光沒有一絲波動,“不是爺爺讓我早點生孩子?”

“呵,我顧家的血脈是什么女人都能生的?”

顧老爺冷笑著,“靜雅現在做了心臟手術,她可以替你生孩子,所以,這個女人的孩子,別說之前不需要,現在,更不需要?!?/p>

顧延之幽冷的眸光盯向羅靜雅。

羅靜雅唇瓣輕抿,挽著顧老爺的胳膊,柔切,“爺爺,就算我能給延之生孩子了,但多一個孩子不是更好么……”

“靜雅,你就是太善良了,誰知道這女人生的孩子是不是同樣心機叵測。爺爺只要優秀的基因,這種不三不四的基因,爺爺不會要?!?/p>

顧老爺說完,朝著幾個女醫生命令,“立即給她打引產針?!?/p>

林心月惶恐了,急切地看著顧老爺,“董事長,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孩子,我不會讓進顧家爭什么,我會一個人養,我會去國外,保證永遠不回來……”

“呵,這種謊話,你覺得我會信么?!?/p>

顧老爺冷笑著,一個眼神,女醫生立即將引產針,抵在了林心月的腹部。

林心月搖頭,掙扎,可其他女醫生上下桎梏住她的手腳,她動憚不得。

她能感覺到冰冷的液體,進入她的子宮。

她惶亂地看向顧延之,“顧總,你為什么不說話,是你要我生下孩子的,他現在已經八個月了,就算早產,也是能活的,我求求你不要讓他死,我可以一個人養,你救救他好不好……”

男子的眼,只是微掀,就冷得像寒潭的水。

無波。

無痕。

無情地看著她。

她的心驚了。

簡直無法置信,昨晚還抱著她睡的男人,此刻會如此冷漠地對她。

他當她是什么。

想讓她生,就囚禁。

不想要了,就打掉。

“顧延之!”

林心月忍不住猩紅了眼,而隨著血氣上涌,汩汩的疼痛,從她的子宮,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的面色慘白,幾乎是卑微地朝著顧延之伸著手,“顧延之,我求求你,讓我留下孩子,不要弄死他,他也是你的孩子……”

男子依舊面無表情,只是抬手看了下手表,冷冷道,“爺爺,簽約儀式進行到一半,我必須趕回去?!?/p>

說完頭也不回,冷冷走了出去。

林心月的手僵在空氣中,然后猛然,像是折了翼般,墜落。

顧老爺滿意地看著這一切,揚起一抹笑,“貪慕虛榮的女人,你以為我孫子真的會要你么,還指望用孩子套牢我孫子,簡直愚蠢?!?/p>

顧老爺說完也走出了手術室。

羅靜雅眸底溟閃,關切地握住林心月的手,自責道,“抱歉林小姐,我不知道會這樣,我沒能保住你的孩子,對不起……”

林心月什么都聽不到。

只是空洞著眼,望著頭頂刺目的手術燈。

子宮越來越疼了。

她幾乎能感覺到,手術醫生為了要將胎兒取出來,用剪刀剪碎的聲音。

就像她的心,也碎了。

四分五裂。

再醒來的時候,自己是在普通的病房。

肚子很癟。

臉色很白。

林心月面無表情,拔掉輸液,下床。

沒有人阻攔她,因為沒有人認識她。

她回到家。

沒有鑰匙。

她就在家門口,睜著眼睛坐了一夜。

第二天是對門鄰居,看到她,驚恐。

因為林心月褲子上全是血,然后想起曾經有個男人給自己留了張名片,說一旦林心月回來,立即給他打電話。

鄰居拿出名片。

“心月!”

焦急的嗓音,那么溫暖,是穆思遠。

她被抱起,再次送進醫院。

時間對于林心月已經沒有意義,因為她已經感覺不到。

秋去冬來。

窗外開始飄起雪花。

林心月繼續空洞地看著天花板。

突然,有嬰兒的啼哭聲傳來。

她的眸子動了動。

她扭頭,看到穆思遠,抱著一個很小的嬰兒走進來。

穆思遠把嬰兒放在她的枕畔,一手緊緊地握住她的,哽咽說,“心月,我終于在孤兒院領養到了一個剛出生的孩子,是個女嬰,眼睛長得很像你?!?/p>

“但她有先天性的兔唇,我們一起撫養她,讓她無憂無慮地長大,好不好?”

林心月看著女嬰。

眼睛真的很像她,圓圓的杏眸。

但嘴唇的地方,裂開著。

她天真又好奇的看著她。

還不知道自己這個兔唇,將來或許會被人嘲笑。

她需要被關愛著長大,告訴她不要怕,永遠會有愛你的人陪著你。

就像這幾個月,一直放下工作,24小時陪著她的穆思遠。

就像她那死去的孩子,再次回到她的身邊。

她的心,終于從冰封中,被掀動了。

她看著穆思遠,又看著女嬰,說出了這幾個月來的第一個字,“好……”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