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玩法3:(大結局)你還野嗎全文閱讀-你還野嗎小說章節

發布時間:2019-12-25 19:1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你還野嗎》全文閱讀就在本文學。暴躁喵全新力作《你還野嗎》主角是陸晚傅澤以,作者是暴躁喵。小說情節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他攬著她,低頭看了一眼。陸晚瞧見他臉上的笑意,很明顯的,那笑并未達眼底。

你還野嗎
推薦指數:★★★★★
>>《你還野嗎》在線閱讀>>

《你還野嗎》精選章節

喧鬧的夜場門口,幾個人之間的氣氛就這樣僵持下來了。

陸晚可以肯定她現在的臉色一定難看的要死。

整個人都在控制不住的發虛,她甚至能夠感受到手心微微沁出的薄汗,她這下子是真的慌了。

畢竟原本以為自己披著n層馬甲,怎么也不會被發現,就算有朝一日不得不被他發現他們之間的關系,也能夠全身而退。

可她知道,全身而退的日子一定不是今天。

在場四個人,除了傅澤以以外,其他人全都一臉懵逼。

他攬著她,低頭看了一眼。陸晚瞧見他臉上的笑意,很明顯的,那笑并未達眼底。

陸晚甚至已經開始想一會兒該怎么逃走。

還是大劉先打破這該死的沉默的。

他干笑兩聲,撓撓頭:

“哈哈,原來是小兩口啊,難怪,難怪看著這么般配呢?!?/p>

傅澤以對著大劉微微頷首,淡聲回應:“謝謝。我們該走了?!?/p>

見陸晚還愣在原地,他沖她輕咳一聲:

“老婆,還不跟劉哥道別?!?/p>

這一聲“老婆”叫得可真順口啊。

陸晚原本就心虛,被他這么一叫,連忙低著頭跟大劉和阿若兩個人道別。

道了別之后,才被傅澤以攬著出了夜店的門。

一出門,她就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你怎么還不放開?”

男人面無表情地放開攬著她的手,審視的目光投向她,直視她那雙含水的杏眼。

陸晚下意識把頭垂下去,不肯與他對視。

這個時候,她的心早已經緊張地“撲通撲通”直跳,心里似乎已經做好了下一秒就被他揭穿了準備。

男人大約看出了她此時的不自然,冷冷問:

“那么緊張做什么?”

陸晚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不就是騙了他嗎?他還逃了他們的婚禮,讓她顏面掃地,成了A市上流社會的笑話,到底誰更過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這樣一想,她便暗自安慰自己:不要慌,可不能在氣勢上輸給了他。

她壯著膽子轉向他,雖仍舊是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但到底問出口:

“你剛才……為什么要那樣說?”

“哪樣?”

他脫口而出,頓了一瞬,才想到她說的是什么,便問。

“說我是你老公?”

“對,對啊,”

陸晚深吸一口氣,似乎豁出去了,硬著頭皮問。

“為什么說你是……呃,是我老公?”

周遭空氣一瞬間凝固住。

陸晚低著頭始終沒敢抬起來。

雖然時間并沒有過去多久,只不過是一兩秒鐘之間的事情。

可是她卻覺得過了很久,才終于聽到了他的回應。

只聽男人略有不屑地輕聲嗤笑一聲。

一瞬間,讓陸晚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兒。

然后就聽他說:

“緊張什么?不是你說要我假裝你男朋友的,我現在假裝一下你老公還算占你便宜了?”

陸晚聽到這話愣了愣,旋即反應過來,一刻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她長長出了一口氣。為了給自己剛才那副被嚇得不輕的樣子找回點面子來,她想了想,開口道:

“剛剛確實緊張了,咱們萍水相逢,聽你那樣說,我還真怕你對我有非分之想,到時候麻煩,現在知道沒有,真是松了一口氣?!?/p>

傅澤以懶得理她的茬,干脆掏出手機隨便劃著,順帶悠悠扯開話題:

“今天的任務算完成了吧?這就是你說的醉生夢死?這不就是我的日常么?”

“你可別看不起人,這才剛剛開始?!?/p>

陸晚不滿地白他一眼。

“慢慢來,這次姐姐一定讓你服氣?!?/p>

“呦,口氣不小?!?/p>

他瞟她一眼。

“行吧,那明天干嘛?”

陸晚掏出手機,翻出備忘錄看了一眼:

“明天讓你體驗一把消費的快樂?!?/p>

“消費?像上次在A市那樣?”

他投來覺得無聊的眼神。

“差不多吧,不過上次那只能算是冰山一角,這回讓你體驗瘋狂消費的快感?!?/p>

陸晚覺得自己和傅澤以待在一起的這幾天,她的忽悠能力急劇增長。

可惜身旁的男人并不買賬,并沒有被成功忽悠道,只聽他頗有一些無奈地問:

“那這樣,你去買回來我報銷行不行?”

他心里覺得她不過就是買些奢侈品包包衣服鞋子化妝品,能有什么瘋狂消費的快感?

“不行?!?/p>

這個提議一出來,就被陸晚毫不留情地給否決了。

她也不是為了騙他一點錢去買東西,哪里需要他報銷什么。如果他不參加,這個任務則毫無意義。

陸晚一臉不滿地看著他。

“你這兩天的任務完成的都不好,還敢在這里跟我談條件呢?”

男人的眼神終于不是只看著手上的手機了,他抬眼看著她,微微挑眉,語氣不善地反問:

“這兩天的人物完成的怎么不好了?”

“怎么著?你還覺得完成得挺好了?”

陸晚見他說完話還要低頭去看手機,一把從他手里將他的手機奪了過來,拿著他手機的手利落地背到身后,然后一臉瞧不上的樣子看著他,說道。

“第一天的任務:到網吧包夜一晚,你說你,去之前信誓旦旦說好了,覺得不過是小兒科,結果不到十二點你就睡了,我都叫不醒你?!?/p>

傅澤以站在一旁,沒了手機,只能看著她。就見那張晶晶亮亮涂著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一句一句說個沒完。

他在一旁靜靜聽著,眉頭微微皺起來,仍是忍著沒打斷,等到她說完,才忍不住開口反駁:

“你還好意思說我了?”

“我怎么不好意思?明明咱倆說好了,我帶你體驗生活,結果你一點兒也不配合。你這人可真無聊?!?/p>

她白他一眼,小嘴巴巴兒地說著。

此時的傅澤以還沒明白一個道理:絕對不能和女人將道理。

仍然堅持著自己理:

“我本來自己玩得可以通宵,你非要帶我一起打人機,無聊?!?/p>

“你還怨上我了,”

陸晚停住腳步,在原地站定,這架勢像是想跟他徹底掰扯清楚。

“行行行,那昨天的任務算我的錯,我影響你了,行吧??山裉斕哪??今天的你就這個完成度,就滿意了?”

男人皺起眉頭,搞不明白她的邏輯,抬眼問她:

“這個完成度怎么了?”

“你說呢?你看,最后的時候,你連人家妹子加你個微信你都想方設法拒絕,不僅拒絕別人加你微信,連有人要留我的聯系方式你也要拒絕,這已經違反了任務要求的‘交朋友’了?!?/p>

陸晚剛剛因為傅澤以叫了她一聲“老婆”,給她叫得懵逼了,根本沒反應過來這茬。

這時候跟他掰扯起來,才突然想起來,發現不太對。

周遭是黑漆漆的夜。

只有路燈還亮著昏黃的光。

從頭頂高高地投下來,照在兩個人身上,二人皆是一身光影。

夜晚的城市看起來并沒有太大地區別,這里與A市的不同,大約就是這里獨特的,海的氣息吧。

傅澤以聽她這話,思忖片刻,便開口反駁,語氣稍帶譏誚:

“無意義的社交罷了。你要是覺得這樣就很墮落了,你怎么不帶我去搞一夜情?”

這話一說出口,兩個人俱是一愣。

不說別的,前兩天某兩個人好像就一夜情來著。

傅澤以瞟她一眼,剛想開口結束這個話題。

卻見陸晚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開了口:

“傅澤以,你也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對吧?”

她頓了頓,似乎在組織語言。

這個間隙,他靜靜等著她的后文,沒開口打斷她。

陸晚想了想,才繼續說道:

“那天晚上,是個意外?!?/p>

她從前并沒有這樣的經驗,頭一次和別人提起這種事情,還是一個不算太熟悉的異性,說起話來面色微紅,在路燈的光影下,顯得醺醺的,頗有些不自然。

不過她的話并沒有停,還在繼續說:

“我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晚婚晚育,少生優生,我覺得如果不是因為感情,實在沒有非要湊到一起結婚的必要??墑前檎舛?,也不是誰都能碰的見的,而在碰見之前,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潔身自好?!?/p>

“不管你覺得我說得對不對,我只是想說,你還年輕,想玩,可以。但是一定不要讓自己在未來的某一天后悔自己曾經做過什么事?!?/p>

傅澤以被陸晚突如其來的心靈雞湯著實整懵了。半天沒話說。

主要是她這么一連串的話說出來,讓他委實不知道怎么接,難不成還要跟她一起拽一段心靈雞湯,青春美文?

陸晚說完之后,再去看傅澤以的表情,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沒管住嘴,一不小心說多了。便看著他,有些尷尬地撩撩頭發:

“天一黑,人就非。你就當沒聽過吧?!?/p>

她說完這話,覺得氣氛實在過于尷尬,便轉身就向著前頭走,再不回頭看他一眼,生怕一不小心對視上,讓氣氛尷尬到極點。

前一天晚上在夜店里玩到挺晚,最后又是尷尬收場。兩個人一回去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間匆匆洗澡歇下,準備第二天的行程。

因為最后話題的無疾而終,傅澤以也沒有機會繼續拒絕這個瘋狂購物的任務,便也只能第二天一醒來就是準備出去的事情。

等到陸晚睡醒的時候,見男人已經收拾好,一身整潔衣裳,帥帥氣氣,端端正正坐在沙發上打游戲了。

她盡量假裝昨天什么也沒發生,沒有那些尷尬的事情,開口打了聲招呼:

“早啊?!?/p>

“嗯?!?/p>

他沉浸在王者峽谷,聽到她打招呼,只是象征性地“嗯”了一聲,就繼續投入自己游戲中去了。

陸晚無奈地搖著頭離開,又開始了精致的居居女孩的一天……

水、乳、精華、面霜、妝前乳、隔離、防曬、遮瑕、粉底……再加上精致的妝面,這一整套下來,整個人雖然精致美麗起來,但是一看時間,兩個鐘頭過去了。

她換上一條白色蕾絲小裙子,銀色細高跟踩得“噠噠”響,走出臥室的時候,倚在沙發上的男人抬起頭來,微怔了一瞬。

陸晚張口,剛要說話,倏然一陣熟悉的鈴聲響起來。

是她手機響了。

陸晚有些慌,她的社交圈子就那么大一點兒,很怕這時候打電話過來的是傅爺爺,或者傅家大嫂嫂之類的,萬一不慎露了什么蛛絲馬跡,肯定要叫傅澤以疑心的。

不過幸好,并不是。

來電顯示上赫然寫著……

“梁媛?!?/p>

喔,原來是她的大學室友兼閨蜜梁媛。

陸晚對傅澤以抱歉地笑笑,小聲說了句:“sorry,等我一下?!?/p>

便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梁媛似乎很高興的樣子,聽著語氣就很興奮,她直接切入主題:

“晚晚啊,我跟你說,你趕快回來一趟吧,孫教授說了,關于SW設計大賽的事情,要跟你溝通一下?!?/p>

陸晚家并不是A市的,而是A市的鄰市S市。而陸晚的大學遠在首都,是首都一所國內頂級服裝設計院校,梁媛叫她回去,毫無疑問,肯定是回遠在首都的學校去。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