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下载到手机:(完本)總有偏執狂想獨占我by曲小蛐全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19:1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曲小蛐原創小說《總有偏執狂想獨占我》完結全文閱讀由本獨家提供?!蹲苡釁純襝攵勒嘉搖分鶻鞘喬乜苫艟?,小說文筆樸實,情節緊湊新穎,值得一看。小說精?。何ㄒ壞睦?,大概就是三個班級單獨待一棟小樓的精英班學生們了。

總有偏執狂想獨占我
推薦指數:★★★★★
>>《總有偏執狂想獨占我》在線閱讀>>

《總有偏執狂想獨占我》精選章節

8月底,軍訓月結束。

所有學生被放假回家休息三天。三天后,乾德中學的新學期便正式開始了。

新生們那些入學的興奮勁和對新學期的憧憬,早就已經被軍訓月消磨得一滴不剩。到開學那天,高一年級的教室里只聽得見新來的學生們像往屆老油條一樣的哀嚎——

“不!想!開!學!”

“折磨學生沒人權!舉報了!”

“放我回家嗚嗚嗚……”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三個班級單獨待一棟小樓的精英班學生們了。

“宋老師,我們這學期什么時候期中考試?”

“老師,今年都有哪些學科競賽安排,學校里能給我們班多少名額???”

“我這一學年的必修課本已經溫習過了,學校下一年的選修教材能提前發給我們嗎老師?”

“……”

看著被學生們圍在講臺中間的面無表情的宋奇勝,秦可都替他有點頭大。

而事實上,作為乾德中學高一年級入學的第一名,她自己也沒比宋奇勝輕松到哪里去——

隨著又一撥上來跟她“探討”學習經驗的同學離開,坐在秦可身旁的顧心晴喪下臉。

“可可,我現在太后悔了,不該跟你坐同桌的。咱班學生的學習積極性也就太高了吧,這么下去這學期還不得被他們煩死嗎?”

秦可苦笑,“是有點?!?/p>

“那是有點嗎?”顧心晴有氣無力地翻了個白眼,“我看剛剛你要是松口說自己能傳授學習經驗,那恐怕有人當場就要納頭拜師了?!?/p>

“……”

秦可也無奈。

雖說年級第一這個成績是沒有任何水分的、她自己考出來的分數,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現在再讓她重新去考一次,那結果一定大不相同。

只能慶幸現在還是高一,什么新知識都沒開始,她還來得及保住這份“榮譽”吧。

秦可剛準備給自己做份計劃表,突然就聽見講臺上傳來一聲自己的名字——

“秦可?!?/p>

“……?”

秦可一愣,抬頭。

宋奇勝站在講臺上,沖她招了招手,“你過來一下?!?/p>

“……”

宋奇勝作為班主任顯得十分高冷,對于之前那些煩擾他的問題大多以一句簡短而敷衍的“不知道”作為回答。

這還是他第一次直接叫出班里某個學生的名字——頓時,無數羨慕的目光瞬間落到了秦可身上。

顧心晴:“臥槽,這氣氛怎么像是要白帝城托孤了呀?”

秦可:“……”

秦可起身,臨出座位前無奈地伸手戳了戳顧心晴的后腦勺——

“你是要把你的語文老師和歷史老師一次性氣死吧?”

“略?!?/p>

顧心晴沖她吐舌頭。

秦可笑了笑,往講臺走過去了。

這會兒講臺上其他學生早就被宋奇勝打發走了,見秦可上前,宋奇勝抬了抬頭,依舊沒什么表情。

“在軍訓基地那會兒,郝教官是選了你做臨時班長,是吧?”

“……對?!鼻乜擅饗猿僖閃訟?。

“那回來以后也先由你來當班長吧?!?/p>

“?”

這再草率不過的決定讓秦可一懵,她剛想開口再推辭一下,就聽宋奇勝直接開口。

“精英班的特性你應該也清楚,不管是你的第一名還是你的班長位置,我們都是優勝劣汰——所以就算你不想做也沒關系,說不定再過一個周,你就被其他人擠下去了?!?/p>

秦可:“……”

即便聽得出這是激將法,秦可也只能接下了。

“我知道了,老師?!?/p>

秦可平靜的語氣聽不出半點被激將后的惱然,宋奇勝略有些意外地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即便點點頭。

“按照精英班的傳統,班委班子你自己拉,所有班委你自己選,出了問題你自己負責——明白?”

秦可沉默兩秒,“我能問一下,是從哪一屆開始的傳統嗎?”

她可不記得,秦嫣那一屆有過這樣的說法。

宋奇勝沒抬頭。

“以前沒有嗎?那就你們這一屆開始吧?!?/p>

秦可:“……”

精英班的班主任,果真是與眾不同啊。

“新學期開學,真正能放心交給你們班委做的事情倒是不多?!彼紋媸ご郵值紫履且歡咽楸疚募?,抽出來一張白色的A4紙,遞給秦可?!罷飧鏊閌瞧渲斜冉現匾囊患?,你搞好它?!?/p>

秦可接過去一看。

“藝術……欣賞課?”

“對,為了響應上級號召,開展中小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活動,增強學生在個人文化課以外的能力素質,我校以三個精英班為初步試驗對象點,開始企劃這個藝術欣賞課?!?/p>

宋奇勝的語氣平板得不帶一絲波瀾,如果不是對方在和自己對視,那秦可幾乎要懷疑他是照著什么文件直接念出來的了。

秦可快速掃了一遍那張紙,幾乎和宋奇勝的說法沒什么區別。

找不到有效信息,她索性直接抬頭跟宋奇勝“要”:“那我們需要做什么?”

“之后有時間,你和高二高三的精英班的班長聯系一下。學校里沒給你們特意確定這個課程時間,所以你們自己商量?!?/p>

秦可表情微妙了兩秒。

“我們三個年級的三個精英班,是一起上這個藝術欣賞課?”

“對。藝術欣賞又不分年齡和年級,這有什么問題嗎?”

秦可:“……”

秦可:“沒有?!?/p>

“嗯,高二高三是學長,所以這件事還是你主動去聯系他們吧。記得今晚之前,把你們確定下來的時間通知給我?!?/p>

“明白?!?/p>

“好了,你先回去吧?!?/p>

“……”

秦可回了座位,顧心晴自然是忍不住問她發生了什么的。而聽秦可三言兩語說了,顧心晴立刻反應過來:

“秦嫣不就是——?”

秦可神色淡淡,“高二精英班的班長?!?/p>

“……嘖?!憊誦那綾砬榕で訟?,“冤家路窄啊。不過峻哥都那樣警告過她了,她應該會收斂點了吧?”

秦可沉默幾秒,輕笑了聲。

“希望吧?!?/p>

“……”

看著秦可臉上那個很淡的微笑,顧心晴像是感覺到了一種涼意在周身彌漫開。

她嘆氣。

有些人啊……

聰明的話,還是放乖點吧。

……

趁著下午課間操的下課時間比較長,秦可順著樓梯上了四樓——那是高三的精英班單獨所在的樓層。

她上去的時候離著下節課上課還有五六分鐘的時間,本來以為進入高三的氛圍,樓層里肯定安靜得很——沒想到一上來就看見走廊上那吆五喝六、亂七八糟的景象。

秦可都忍不住懵了一下。

因為這棟小樓內都是一層只有一個班級,高三又在最高層,平常上來的都是他們自己班的學生,所以當第一個人注意到從盤旋樓梯出口走出來的女孩兒時,就忍不住好奇地停了動作。

意外和好奇的情緒傳染開,原本嘈雜的走廊都安靜了幾秒。

“這誰???這么漂亮?”

“沒聽說過,也沒見過,估計是今年剛入學的新生吧?”

“我怎么看著她有點眼熟?”

“哎,巧了,我也是!但是長這么漂亮的,我見過就不可能忘了啊?!?/p>

“……我想起來了!這不是上個月月初,軍訓匯演上跳舞的那個女生嗎!你們忘了,軍訓那會兒她中了暑,還是峻哥背下山的!”

“臥槽,還真是?!?/p>

“那她來我們班干嘛???”

“不知道?!?/p>

“你去問問?”

“你怎么不去!”

“我去就我去?!?/p>

“……日,你就等我這句呢吧?”

幾個男生里終于有一個從窗臺上跳下來,笑嘻嘻地走到秦可面前。

“學妹你好?”

“你好?!鼻乜梢丫慫塹幕吧?,索性也開口直言,“我能找一下你們班長嗎?我們班主任有事讓我來通知?!?/p>

“???”那男生一愣,恍然并露出了遺憾的神色,“你找峻哥啊?!?/p>

秦可:“?”

秦可:“……誰?”

“峻哥啊,你不是找我們班長嗎?”

“……”

秦可感覺自己喪失了幾秒鐘的語言功能后,才終于從大腦里重新找到了語言中樞。

“你們班長是霍峻?”

“對啊,”那男生呲牙笑,“不然呢?”

秦可:“……”

那你們班主任可真是個勇士。

秦可有點頭疼,但只能無奈開口。

“是,我找他,麻煩你幫我喊他出來一下可以嗎?”

“抱歉啊小學妹,這個真的不可以?!?/p>

“?”

那男生嬉皮笑臉的,“峻哥在教室里睡覺呢,要是敢吵醒他,我們還不得被從四樓丟下去???”

“……”

“要不是峻哥在睡覺,我們干嘛都躲在走廊外面?萬一真把人吵醒了,肯定有人要倒霉的?!?/p>

“……”秦可輕吸了口氣,壓住心底躁郁,“那他什么時候能醒?”

“上課后?”

“好的,那麻煩你之后告訴他一聲,下節課間我會過來跟他通知件事情?!?/p>

“這恐怕不行?!?/p>

“……”

見女孩兒看向自己的目光幾乎都要實質化成刀片了,這男生也有點不好意思。

他摸了摸后腦勺。

“按時間來說,峻哥很可能醒來以后就直接走了——他不怎么照常上課的?!?/p>

秦可:“……所以我下節課根本見不到他?”

“對?!?/p>

秦可緩緩嘆氣。

“好的,我明白了,麻煩你讓一下、”

“?”男生下意識照做,但還是沒反應過來。

秦可沖他點頭道謝,“我自己喊他起來吧?!?/p>

說完,女孩兒側身走過這人旁邊,徑直進到了教室內。

幾個男生都愣了。

過了好幾秒鐘,其中一個回過神,僵著脖子轉頭問:

“她剛剛說她要干嗎?”

“好像是……叫醒峻哥?”

“……”

“……”

“臥槽??!”

幾個男生回過神,面目扭曲,一齊沖進了教室。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