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号:(完結)你還野嗎by暴躁喵全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19:0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暴躁喵原創小說《你還野嗎》完結全文閱讀由本獨家提供?!賭慊掛奧稹分鶻鞘鍬酵碭翟笠?,小說文筆樸實,情節緊湊新穎,值得一看。小說精?。悍炊誆輝洞φ咀?,能恰巧看見其中幾個女孩看到傅澤以之后的星星眼。

你還野嗎
推薦指數:★★★★★
>>《你還野嗎》在線閱讀>>

《你還野嗎》精選章節

刺眼的閃燈來回打著,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三百六十度環繞,舞池中還有衣著清涼的女孩子在放情熱舞。

在這樣糜爛的氛圍中,似乎更能讓人們把拘束的天性釋放出來。

陸晚和傅澤以在這家夜場的一樓就只看見一桌玩得很high的年輕男女,似乎正在玩一些聚會常玩的游戲。

這是唯一一桌看起來玩得很開,不那么容易被拒絕的了。

在陸晚的慫恿之下,傅澤以終于單手插著褲袋,朝著那桌人走去。

她跟在后頭,等著他去談,沒急著走過去。

反而在不遠處站著,能恰巧看見其中幾個女孩看到傅澤以之后的星星眼。

陸晚不知怎的,突然有種說不上來,莫名其妙的感覺。

不過沒經細想,就被傅澤以打斷了思緒。

“喂,那個……呃,你過來?!?/p>

他支吾了一下,還是沒叫出她的名字,干脆省去了叫名字這一步,走過來拉住她的手腕就走。

徑直走到了那一桌年輕男女面前。

由于陸晚今天決定做個人,打扮得十分清純,但是容貌卻更加奪目,叫在場的人都愣了一愣。

其中一個看起來很壯的男人笑著問傅澤以:

“哥們這是帶妹妹一起出來玩了?”

陸晚覺得自己這身打扮很成功。

他知道傅澤以的年紀,不過比她大了兩歲,平日里她也喜歡打扮得成熟一點,倆人站在一起,看起來幾乎沒有年齡差。

今天這樣一來,竟然有人把她認成他妹妹。

傅澤以微微勾唇,簡單地否認了:

“她不是我妹?!?/p>

說話之間,兩個人已經被這群熱情的朋友邀請落座。這個座位是一組相對的沙發,中間一條長幾。兩人被拉著坐到了他們這排沙發的中間位置。

倆人挨著坐,陸晚左邊是剛才問她是不是傅澤以妹妹那個很壯的男人,叫大劉。

而傅澤以邊兒上則是一個穿著紫色超短裙的,相貌美艷的女孩子,叫阿若。

每個沙發大約能坐四五個人,這一群人原本就有五六個,加上傅澤以和陸晚,把兩邊的沙發都給坐滿了。

陸晚原本叫傅澤以來這一桌,除了這幾個人看起來比較熱情好相處以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正在玩一個很刺激的游戲……

咬紙游戲。

也叫嘴傳紙片,就是一排人,由第一個人嘴里銜著一塊紙,第二個人用嘴撕掉一塊,傳給第三個人,以此類推。

因為紙片越撕越小,游戲越往后,傳紙的兩個人唇與唇的距離就會越近。

當然,有人覺得不想繼續傳,也可以停下來自罰一杯。

陸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特想看傅澤以玩這個,似乎是想滿足自己看他不近女色人設崩塌的惡趣味。

不過可惜。

這幾個人不光熱情,還很善解人意??吹攪礁瞿吧屢笥壓?,覺得剛才的游戲有點過,干脆換了一個簡單粗暴的……

“真心話大冒險”。

這個游戲簡直是聚會必備游戲,活躍氣氛,拉近關系的利器。

大劉問服務生借了一副撲克,剔除了大小王。

規則是每個人從這副牌中抽兩張,不許私下交換。等到同時亮牌的時候,如果有人兩張牌的花色相同,則接受懲罰。

真心話或者大冒險可以自選,其余的人則可以依次提問或者給出大冒險任務。

大家都了解規則,游戲很快就開始了。

第一輪,傅澤以和陸晚都幸運地沒有抽中同花色。這些人十分熱情,又好相處,一輪游戲下來,已經有些相熟了。

陸晚也是個開朗的性子,倒是玩得很開心。

第二輪很不幸,陸晚是在場唯一一個抽中兩張同花色牌的人。

她向來懶怠,坐在這兒了就不愿意選個大冒險,便干脆利落地選了真心話。

于是一圈人輪著問她問題。

一開始還好,比較含蓄,只是什么:

“你今年多大了?”

“23?!?/p>

“身高多少?”

“一米六八?!?/p>

“體重多少?”

“四十五公斤?!?/p>

后來就發展成為“三圍多少?”……呃,不是,后來輪到那個阿若旁邊的妹子,她問:

“上次接吻是什么時候?”

接吻?

記憶中溫涼的觸感,還有冷冽的氣息。

此時正在她身邊。

陸晚下意識看了身邊的傅澤以一眼,恰巧他也看過來,一時之間,氣氛凝固了001秒。

她趕緊尷尬地別過頭。假裝什么也沒發生過的樣子。

那邊的妹子催她回答:

“美女,想起來沒?”

陸晚尷尬地笑了笑,啟了啟唇,好不容易才說出來:

“上次,呃,三天前?!?/p>

眾人起起哄來。

下一個就是穿著紫色超短裙,叫阿若的那個女孩。她笑著說:

“既然已經問到這份上,我就問一個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吧?!?/p>

陸晚聽她這么一說,就知道這個問題不簡單,搞不好要讓她尷尬死。心里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不過面上仍然掛著笑,靜靜等著。

“你和這位帥哥,”

阿若看了眼旁邊的傅澤以,繼續問道。

“你們睡過嗎?”

怕什么來什么。

第一次一起玩就問這么勁爆的嗎?

陸晚臉上的笑容幾乎垮掉,眼神微微發怔,大腦正在飛速運轉,想著該怎么回答。

她張了張口,聲音卻沒發出來。

阿若見狀,又補上一句:

“一定要說真心話哦?!?/p>

陸晚驀地一閉眼,低著頭,誰也瞧不清她臉上的神色,就只聽她給了個答案:

“睡過?!?/p>

眾人愣了一瞬,下一瞬炸了鍋。

有人感嘆一句:

“剛還以為你們是兄妹,現在原來是男女朋友啊?!?/p>

“不是?!?/p>

兩個人幾乎異口同聲,十分默契地否認。

甚至忘了要偽裝成對方另一半的約定。

“那是……?”

有人下意識問。

“我們……”

陸晚剛要開口解釋,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掉。

“普通朋友?!?/p>

他不咸不淡地解釋了這么一句,然而氣氛更高漲起來,似乎是因為他們不是男女朋友還睡過的混亂關系。

陸晚恨鐵不成鋼地白了他一眼。

呸,還不如不解釋。

下一個對陸晚提問的人,是傅澤以。

她看著他冷冷撇過來的眼神,總覺得有些不懷好意。有點肝顫,生怕他問出“我技術好不好”這樣的問題來,惹得大家都尷尬。

這樣想著,她看著他的眼神也諂媚了起來。

那雙靈動的眼睛,似乎在說“以哥哥放過我,求你?!?/p>

他輕啜了一口杯里的啤酒,像是在思索。

這一個短暫的過程,卻讓陸晚感覺像是過了很久,眼睛緊緊盯著他,一顆心砰砰直跳。

她這回慌了,真慌了。

傅澤以薄唇輕啟,終于問了出口:

“今天中午的外賣到底好不好吃?”

太感人了。

人間真情。

以哥太善良了。

陸晚感動得幾乎要哭了。

沒想到他竟然問了這么個簡單的問題。

她趕緊回答,生怕過了這會兒,他又改主意:

“好吃好吃,跟以哥一起吃的都好吃?!?/p>

回答完,還不忘諂媚地奉承他一句。

本以為這個問題就這么到此了結,這一輪游戲馬上要結束了,誰知,他卻冷冷睨了她一眼,淡淡開口,有點抱怨的開口:

“那你還沒吃飽?下午的時候還一直喊累?”

傅!澤!以!

陸晚這時候想撕了他的心都有。

就知道他沒安個好心。

瞧瞧周圍的人聽完他這句話都什么反應,就知道他們顯然都誤會了話里的意思。

她是因為一直捯飭倆人今天晚上的形象,覺得很累,抱怨了兩句累??墑竊謖庋幕肪誠?,剛才被問到了幾個那么敏感的問題,這時候他突然來了這么一句,任誰都會想歪。

陸晚看著周圍人曖昧的眼神,連忙擺手,想要解釋,一旁的大劉卻勸她:

“妹子沒事沒事,咱都年輕人,都懂,解釋啥呀,是不是?!?/p>

硬生生讓她把話哽在喉嚨,一個字兒也吐不出。

如果這不是在一個千里之外的異鄉,陸晚都要懷疑是不是傅澤以故意找了一群朋友來糊弄她了。

她也只能嘴上笑著,一個大大的白眼翻給傅澤以。

什么人啊。

就是傅澤以這么個人,歐氣竟然那么好,這幾輪游戲下來,一次也沒有抽中過兩張同花色的牌。

跟著這幾個人玩了一會兒游戲,又喝了幾杯酒聊了聊天,傅澤以和陸晚兩個人覺得也不好多打擾人家聚會,便起身跟他們告別。

不過兩人還沒走到門口,就又被叫住。

陸晚一回頭,看清了來人。

原來是大劉和阿若。

阿若一見到傅澤以停下步子,就趕忙走到他面前,還特意對同行的大劉自信地笑了笑。

陸晚被大劉拉到一邊兒,不知怎的,總覺得有道目光在盯著自己。

大劉撓撓頭,似乎很少和這么好看的妹子單獨說話,頓了頓,才說:

“那個啥,妹子啊,剛那幾個朋友里,我有個哥們覺得你很好,就是不敢說,你看看,要不,咱們留個聯系方式?”

呃,陸晚愣了愣,這大約又是一個“我有一個朋友”“我”的故事。

還沒等她回答大劉的話,就聽見身后傅澤以冷冰冰地拒絕:

“不行?!?/p>

然后很快,他就走到了她身邊。

男人看著大劉,微微頷首:

“感謝你們今晚的招待。不過聯系方式就不留了,不方便?!?/p>

“???”

大劉有些懵。

“怎么不方便了?你們,不是普通朋友嗎?”

傅澤以頓了一頓,突然長臂一伸,將身邊的姑娘攬進懷里:

“不好意思剛剛騙了你們,其實,我是她老公?!?/p>

這話一出口,不僅剛剛要聯系方式被拒絕的阿若和大劉愣了。

陸晚更愣了,一時間,連話也說不出口了。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