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一天多少期:(完本)你還野嗎暴躁喵小說-你還野嗎暴躁喵全章節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19:0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本文學為您帶來《你還野嗎》小說全章節閱讀。小說主人公是陸晚傅澤以,由暴躁喵創作,《你還野嗎》在人物的刻畫上細致而深刻,實力推薦閱讀!小說精?。核芏?,想著自己去吃東西也不能不叫他,可是又不想擾人清夢,一時間有些糾結。

你還野嗎
推薦指數:★★★★★
>>《你還野嗎》在線閱讀>>

《你還野嗎》精選章節

今日任務:

“到當地夜店認識一群陌生的朋友,并且和他們一起愉快玩耍?!?/p>

按理說泡吧逛夜店都是傅澤以這個夜店咖最擅長的事情,也是他最常做的事,把這定位一日的“墮落計劃”實在有些便宜他。

可是經過昨天晚上無聊的人機之后,傅澤以便懷疑起了他們這個計劃的可行性,并且拒絕繼續執行任務。

還是陸晚好說歹說,死纏爛打,改了好幾次計劃,直到將今日計劃改成了這一條,他才勉強同意繼續的。

不過好在陸晚機靈,知道泡夜店雖然是傅澤以的專長,但交朋友可不是他的專長。他泡吧就是跟趙齊一起干喝酒,別說和朋友一起蹦迪一起愉快玩了,幾乎連一個朋友也沒交到過。

兩人溝通半晌,好不容易確定了今日計劃,昨天晚上通了半個宵的兩個人,便回到酒店里各自補覺去了。

回籠覺睡得舒坦,等到陸晚醒來的時候已經快下午一點了。她慢吞吞挪到這間總統套房的次臥里去,想看看傅澤以有沒有醒來。

走到次臥門口,就見到那扇門緊緊關著,嚴絲合縫,一只蒼蠅也溜不進去。

陸晚有些猶豫,猶豫要不要叫醒他。現在確實不早了,她很餓,想著自己去吃東西也不能不叫他,可是又不想擾人清夢,一時間有些糾結。

瓷白的手臂稍稍抬起來,正半叩在他的門上,沒決定好要不要敲門。

倏然,門開了。

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從一扇門變成那個俊雋的男人。與平時冷冷的模樣不同,此時的傅澤以雖然穿著睡衣,仍然衣著得體,一絲不茍,衣服上甚至連褶皺都見不著。

只是看那雙眼睛,便覺得慵慵懶懶,顯然是剛醒來。

一時間四目相對。

陸晚有些尷尬。

對方先開了口:“在這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他眉頭微皺,顯得眉眼更深邃一些。此時說話的聲音懶懶怠怠,沒有一絲攻擊力。

陸晚尷尬地笑笑,忙隨口解釋:

“沒事沒事,就是來看看你醒沒醒?!?/p>

“看我干嘛,”

他絲毫不給面子,冷冷說。

“不會又想偷偷進我房間吧?”

她剛醒來,腦袋有點發懵,一時不知道該怎么還嘴。

“算了,你隨便想,”

他淡淡給這次對話收了尾。

“反正我鎖門了?!?/p>

陸晚這才回過神兒來,突然大早上什么都沒做,沒來由被人擠兌一通,她也上來小脾氣了,狠狠白了他一眼:

“你有病吧你?”

對方不語。

她氣得直看著他,揚了聲問:

“你瞪我干嘛,傅澤以你今天吃錯藥了吧你,一早上起來就這么大味?!?/p>

男人垂眼淡淡瞥她一眼,干脆暴力出門,直接撞了她一下,還在陸晚開口罵人之前冷然撂下一句:

“你擋我路了?!?/p>

“白癡?!?/p>

洗澡前,陸晚打電話訂了餐,等她穿著浴袍出來的時候,剛好門鈴響了。

下意識就使喚屋子里另一個人:

“那個,以哥幫忙開下門?!?/p>

男人正斜倚在沙發上,隨意劃著手機,一聽這話下意識拒絕:

“自己去?!?/p>

連一點商量的余地也沒有。

陸晚見狀無奈地將頭上的毛巾裹好,正要自己去開門取餐。

一抬頭卻對上他倏然投來的目光。

沒等她說話,男人突然從扔下手機,站起身,淡聲說句:

“我去吧?!?/p>

由于傅澤以這次的表現讓陸晚頗為滿意,她這頓飯吃得也很順心。

并且善良的決定,今天晚上她一定要打扮樸素一點,絕不搶了他的風頭。

是以,一吃完了飯,她就干脆把自己關進了房間里捯飭起來。

平時她總喜歡穿一些帶點兒小性感的衣服,張揚又個性。突然讓她樸素一點,實在有點難度。

幸好上回在A市的時候,跟傅澤以一起逛商場,好多衣服看著順眼就買了,也沒有嚴格按平時的風格選。

這回打開行李箱,翻了半天,終于翻到了一件簡單的白色T裇。這件衣服很簡單,連圖案也沒有,只是在領口下面,做了一個大大的月牙形狀的鏤空。

露出鎖骨下一片瑩白的肌膚。

看起來性感卻又克制。

下衣就更簡單了,只是一條藍黑色超短百褶裙。底下配上白色足球中筒襪和簡單的球鞋。

她將黑色的長卷發高高束起來,妝容也稍微清減些。這樣站在鏡子前,儼然一個十八九歲的學生妹。

清純中帶著一點小性感。

等到她終于打扮好了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傅澤以早已收拾好了,就是一身普普通通的運動短褲短袖,若不是配上那張清俊的面孔,這樣一定是要泯然眾人的。

看著穿著與前幾天截然不同的陸晚,男人投去的目光也怔了一怔。

不過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像是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

陸晚往前走兩步,確定傅澤以能看到她今天的打扮,才問:

“怎么樣?我今天好不好看?”

“嗯”。

傅澤以又看過去一眼,冷冷定論。

“還湊合?!?/p>

“切,”

陸晚不滿。

“什么叫湊合,妖艷賤貨今天做個人,也裝一把清純妹妹,沒想到效果這么好?!?/p>

傅澤以不敢茍同。

他還是頭一回聽別人把自己叫妖艷賤貨的。

不過他有一點不解:

“今天不是去夜店么?你怎么穿成這樣了?”

他記得前兩次去夜店,她可不是露背小黑裙,就是紅綢吊帶裙的,高調招搖。

“還不是為了你啊,”

陸晚坐到他身邊。

“你看,咱們說好帶你醉生夢死的是不是,所以整個計劃的主角就是你,你是紅花,我就是那個綠葉,雖然姐姐天生麗質吧,可也不能搶了你的風頭?!?/p>

傅澤以沒搞清她的邏輯,未置可否。

她便自顧自說起來,兩根手指輕輕扯了扯他身上的白色短袖:

“這個不行不行,太隨意了,換掉?!?/p>

“手上也太空了些,哎你有帶腕表過來嗎?”

“這么好的鎖骨,不帶項鏈也是可惜了啊?!?/p>

她說著,右手手指便不由自主戳上他的鎖骨,可惜還沒觸到對方冷白細膩的皮膚,就被他一手捉住。

冰冷冷地告誡:

“不該碰的不要碰?!?/p>

不過,雖然他表面上態度不太好,卻也配合地按照她的要求換了一身衣服。

白色襯衫,黑色休閑長褲。普通雖普通,可配上他頎長的身材……誰都不吊的氣質,意外地有種禁欲的感覺。

陸晚上前,解開他嚴嚴系到頂的扣子。儼然把自己當做造型師,并沒有多想什么。

解到第三顆扣子的時候,扣子的主人卻挨不住,握著她的手腕想要制止。

她頭也沒抬,下意識懟了句:

“干嘛,不就露一點嘛,那天晚上在Banquet你不是挺騷的么?”

這個“挺騷”,用得很有靈性。

傅澤以干脆退后一步,從她手里扯回衣服:

“我自己來?!?/p>

捯飭了一下午,天都黑下來了,倆人才從酒店出了門,到了當地最大的一家夜場門口。

陸晚鐵面無私,到了門口還不忘拉住傅澤以提醒:

“最后問一遍,還記得今天的任務要求嗎?”

“到當地夜店認識一群陌生的朋友,并且和他們一起愉快玩耍?”

傅澤以說得一字不差。

“沒錯,”

陸晚略帶贊許地點點頭。

“所以你今天要主動搭訕,最好找那種一桌朋友一起玩的,問問人家愿不愿意帶咱倆玩,好省點事?!?/p>

“行吧?!?/p>

男人說完,不情不愿地推開門走了進去。

倆人一進門,就開始環顧四周,尋找合適的任務對象。

很快,兩個人都找到了符合的人,倒也巧,視線幾乎同時鎖定在那幾個人身上。

陸晚看看他們玩的游戲,下意識咽了口唾沫,問傅澤以:

“呃,你想好了?真要去嗎?”

男人冷冷瞥她一眼……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