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合法吗:(完本)向暖霍澈小說叫什么名字-向暖霍澈小說在哪看

發布時間:2019-12-25 18:31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為您帶來向暖霍澈《婚后忽然得寵》閱讀,該小說在哪看,熱血中文提供向暖霍澈小說閱讀。向暖霍澈小說精彩節?。合蚺技奕牒爛帕?,可是那些人還是說向暖跟那位盛氣凌人的霍總不過是逢場作戲來氣家里那位霍太太的,所以溫之河跟向暖未必會分手。

婚后忽然得寵
推薦指數:★★★★★
>>《婚后忽然得寵》在線閱讀>>

《婚后忽然得寵》精?。?

“溫之河這個人嘛,街上的阿貓阿狗餓了他都會把自己的飯丟過去給它們吃,熱心腸罷了,胡小姐大可不必想那么多?!?/p>

向暖轉身對她笑了笑。

“你……”

那種被比作阿貓阿狗的感覺叫胡小糖差點想罵娘,不過向暖是那種讓她說不出粗話的人。

胡小糖氣的拍了下桌子,同行里知道她喜歡溫之河的人不在少數,可是偏偏沒人看好她。

向暖都嫁入豪門了,可是那些人還是說向暖跟那位盛氣凌人的霍總不過是逢場作戲來氣家里那位霍太太的,所以溫之河跟向暖未必會分手。

向暖正要跟她說告辭,恰好溫之河的電話打過來,她便當著胡小糖面前接了。

“我還在咖啡廳,嗯,遇到胡小姐,嗯,那老地方吧,待會兒見!”

向暖沒多解釋,掛了電話又看胡小糖,見胡小糖大氣都沒喘一口的樣子便沒說再見就走了。

胡小糖在乎溫之河,向暖看得出來!

可是誰又不在乎呢?

大學四年,畢業后又是三年。

他們走到今天多不容易,只有他們倆自己知道。

向暖先到了餐廳,等溫之河的時候從包里拿出煙來點了根。

溫之河一身合體的黑西裝坐到她對面,看她抽煙便嘆了聲:“胡小糖又氣你了?”

“她還不算是太沒品的女人,只是溫之河,你一定要幫她買東西嗎?”

向暖嘆了聲,問他。

“她那天發著高燒來了大姨媽,當時我不幫她沒人能幫她?!?/p>

溫之河聽后立即記起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可是你知不知道,女人最經不起男人這種爛好心?何況她本來就喜歡你!”

向暖只得提醒他。

“何況現在美團什么的,要買什么半個小時就送到了!”

向暖又多說了句。

“知道了,以后再也不做了行了吧?”

溫之河笑笑,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今天晚上我給你做糖醋排骨怎么樣?”

“做什么糖醋排骨?上午那位老兄要我晚上去他的住宅呢!”

向暖覺得自己最近一直在犯頭疼病,具體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大概就是那天深更半夜被霍總拉到浴缸里之后吧。

“我都還沒吃到,這些男人真把自己當根蔥!”

溫之河拉著她的手瞅著她,眼神里愈加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向暖切了聲,把手從他手里抽出來,抱著自己看向窗外,夾著煙的手把煙放到唇間又不緊不慢的抽了口。

溫之河看她抽煙的樣子,身體里有種熟悉的情愫越來越明顯,他知道,他可能等不了了。

“你今晚別去了,這個人我來搞定!”

溫之河想了想跟她說道。

向暖意外的看著他,溫之河也看著她。

那種來自對方想要的信號其實很容易接收,向暖不知不覺的紅了臉,低著頭去將煙掐滅在旁邊的煙灰缸里。

溫之河便又笑起來。

她開心的時候基本會主動把煙給掐了,心煩的時候就愛一根接一根,這個溫之河比誰都清楚。

“下午我去跟客戶見面,晚上去你那邊還是我那邊?”

“都行!”

向暖看他一眼立即又撇開,心里有頭小鹿好像要撞出來了,砰砰砰的撞得她嗓子發疼。

吃過午飯向暖便回了房子,她得好好準備一下。

其實她早有心把自己給他,當然,如果他們能忍到新婚夜那也是一種本事。

但是她更覺得愛人之間,不太需要這種本事,愛就是愛了,想做就做了,至于未來?都是命而已!

向暖去了浴室,她決定泡個玫瑰浴,讓自己香噴噴的去找溫之河,打開水龍頭放水后她又出去。

把櫥子里最性感的連衣裙拿了出來,然后又想,會不會需要什么性感的睡衣?事半功倍嘛!

但是當她蹲在地上打開下面的抽屜,里面那紅紗睡衣一出現,她聽到自己的心跳又是猶如雷擊。

這是婚禮那晚她身上的那件睡衣?

向暖繃著臉,用兩根手指將那條被稱之為睡衣的沙給捏了起來,臉上的表情越來越不可自制的扭曲。

那晚,她就穿成這樣在霍澈面前?

也太透了吧?

不過……

這么透的睡衣,霍總竟然毫無反應?

向暖不自覺的又抽了這件睡衣一眼,對它保持了質疑的態度。

叩!叩!

兩聲敲門聲已過,向暖回過神,然后一轉頭,手里的紅紗慢慢飄落回抽屜邊緣。

募地,整張臉都通紅,一時竟然張著嘴說不出話來,尷尬的立即轉頭去把那件睡衣放回抽屜里,慌慌張張的整理好后站起來,摸著自己的褲子口袋看著門口的人。

“你是不是在放洗澡水?”

霍澈比她實在是冷靜太多了,幽暗深邃的瞳眸看著她,無比低沉的嗓音提示。

向暖這才想起來來浴室里她在放水,又步伐混亂的跑去關掉。

之后她站在浴缸前,腦袋便開始不清楚。

她在想什么?

霍澈是那種特別氣勢逼人的類型,自然會輕易吸引女人的類型,無論是從身材還是巧奪天工的輪廓,以及那分明的帶著冷漠的五官。

都不能僅僅是用好看二字形容的男人,可是想到自己一向是個能抵制誘惑的女強人!

婚禮那晚還沒想明白怎么回事,那晚被他摁在浴缸里的畫面又再次在眼前浮現,她努力的搖了搖頭,抬手拍著自己的太陽穴:“死女人,你給我清醒一點?!?/p>

霍澈敏捷的察覺到了床上的不一樣,黑色的連衣裙難得的不是很保守的款式,而她剛剛恰好又找出那件紅紗來。

挺拔的立在門口片刻,他的眸光越發的深邃,腎上腺像是在發出一種信號來讓他渾身緊繃。

到了一定的年紀,好像該不該懂的,都會懂了!

向暖再從里面出來的時候,臉上已經不似是剛剛那么慌張,但是還是有點手足無措的雙手摸著自己屁股后面的口袋:“你有事?”

“晚上陪我去一趟霍家!”

霍澈的眼睨著她,極淡的回復。

“去霍家?今晚?”

向暖呆滯的望著他,下意識的就想拒絕他。

“嗯!”

霍澈答應了一聲。

“改天可以嗎?今晚,我已經跟溫之河約好了!”

向暖心想,我說的這么明白,你又看到我的裙子了,應該不用我再多解釋了吧?

“嗯!”

霍澈說完便轉了身,卻是在走前又忍不住回頭看她一眼。

向暖也還看著他,當然是在等他走,只是瞳孔里散發出來的尷尬遲遲的褪不去。

霍澈下樓后閉了閉眼,好不容易才咽下那口氣,邁著長腿離開。

向暖癱軟的坐在床上,突然渾身都沒什么力氣,只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趾。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