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后三星:(獨家)半夏月北翼是什么小說-半夏月北翼是哪部小說

發布時間:2019-12-25 18:2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半夏月北翼是什么小說,半夏月北翼小說叫做《重生嫡女歸來》。半夏月北翼小說精彩節?。骸罷媸淺笈嘧鞴?,今天就讓你死的明白?!泵紛映跛淙話緣?,可并不是不講道理,他自認為自己也是個磊落的君子。于是看向身邊的小廝道。

重生嫡女歸來
推薦指數:★★★★★
>>《重生嫡女歸來》在線閱讀>>

《重生嫡女歸來》精?。?

“真是丑女多作怪,今天就讓你死的明白?!?/p>

梅子初雖然霸道,可并不是不講道理,他自認為自己也是個磊落的君子。

于是看向身邊的小廝道:“長柏,過去讓她搜,讓她死個明白?!?/p>

長柏手都開始顫抖,趕緊巧言道:“郡爺,這丫頭沒有找到證據您直接處置了便是,何必被她牽著鼻子走?!?/p>

“讓你去你就去,哪里來的那么多廢話?!?/p>

梅子初真想踹這小子兩腳,關鍵時刻不聽話下他面子。

半夏故意添油加醋道:“你這小廝如此推搪,莫不是心中有鬼,怕是不敢讓我搜身吧!”

梅子初聽到這話被氣到了,怒瞪長柏:“還不趕快過去,信不信老子一腳踹死你?!?/p>

長柏不敢讓人搜身,立刻看向半夏譏諷道:“你一個女子,要搜男子身體也不怕以后嫁不出去?!?/p>

半夏不以為意:“我又沒說親自動手,這里這么多人總有愿意代勞的?!?/p>

聽到這話,長柏松了一口氣,這里的人跟他熟加上不敢下小郡爺面子,就算搜出什么也不敢說。

于是站出來道:“不能找你的家人,誰知道會不會作弊?!?/p>

“當然,我想讓小將軍君寒來搜,這總可以吧!”

“君寒?你回來了?”

小郡爺聽到這倆字,就開始四處張望尋人。

二樓一個白色身影從樓上跳下,身姿飄逸矯健。

“真是,小將軍我就想看個熱鬧都不能安生,你這鄉下來的丫頭真能給人找事?!?/p>

半夏微微施禮:“勞煩公子?!?/p>

小將軍君寒,跟梅子初站在一起,一個陽光明朗,一個痞壞帥氣。

這都京兩大美男自然形成一道美景,看著就讓人賞心悅目。

即使這神女閣的姑娘,裝的一副清心寡欲,可見到他們二位難免在心中春心動漾。

“你小子回來也不找我,是不是皮癢了?!?/p>

君寒卻拍拍梅子初的肩膀:“兄弟,知道你贏錢正是開心所以不想掃了你的雅興?!?/p>

“少來這套,趕緊解決眼前的事,我們兄弟再不醉不歸?!?/p>

君寒這才看向半夏,眼眸中帶著些許戲謔的神彩:“你可信我?!?/p>

半夏堅定:“自然信得?!?/p>

只是一句自然信得,君寒立刻端正態度:“好,就憑你這句話,小將軍我定給你公平?!?/p>

半夏微微頷首,這里的人,唯一能夠相信的也只有這位救過自己性命的小將軍了。

知道是小將軍來搜,長柏更加放心,憑著小將軍跟他家郡爺是兄弟的關系,就一定不會打郡爺的臉。

君寒上前,連個眼神都沒有給那個長柏,而長柏卻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郡爺的臉面全靠小將軍你了?!?/p>

剛好話音落地,君寒就在他的袖口處摸出兩個骰子跟牌九。

君寒臉色一冷:“郡爺的臉面向來都是自己掙的,還輪不到本小將軍給,你這祈求真是無理?!?/p>

話音落下,眾人詫異,也聽出些許端倪。

接著君寒就抬起長柏的袖口,這么一抖,瞬間牌九跟骰子都掉落出來。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還真的是有事情,不簡單??!

長柏臉色當時就赫然大變,沒有想到這小將軍會如此不給面子。

半夏二話不說,直接撿起地上的骰子跟牌九交給香竹。

香竹有內力,所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骰子跟牌九捏碎。

瞬間,碎末里流淌出水銀,這讓人一眼清楚。

藥侯終于在這一瞬間松了一口氣,幸好女兒跟過來,女兒真是聰明??!

蒼術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我就說他抽老千,一個人運氣再好,怎么可能連贏幾天幾夜不輸一局?!?/p>

小郡爺自己都大吃一驚,怒道:“這是怎么回事?!?/p>

沒等長柏開口,半夏就直言道:“這桌面上找不到,是因為有人怕被發現,所以當提出檢查時就立刻掉了包,然而當時只有離郡爺你最近的小廝才有這個機會?!?/p>

“長柏,說怎么回事?”梅子初的臉,在此刻都丟光,現在恨不得將長柏五馬分尸。

長柏嚇的渾身顫抖,他趕緊跪下磕頭:“郡爺,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定是有人故意誣陷小的?!?/p>

君寒黑臉:“你的意思是,小將軍我誣陷你了,那你解釋一下為何在我搜到東西時低聲說小郡爺的臉面讓本小將軍給是何意?”

長柏人贓并獲,而且說的話嚴重落了話柄,無論如何都無力回天。

于是咬著牙,低聲道:“郡爺,這件事還請郡爺進一步說話?!?/p>

梅子初,想著長柏不可能這么大的膽子,敢如此耍騙自己,于是走進問:“說,究竟怎么回事?”

長柏,趕緊湊近梅子初的耳朵,低聲說了幾句話。

梅子初一聽臉色微變,真是又氣又怒。

說出真相后,長柏立刻磕頭攬下罪名道:“郡爺,都是小的錯,小的為了討得郡爺歡心才想出的這個主意,還請郡爺責罰?!?/p>

長柏如此說,反正不管大家信不信,都告知大家他家主子并不知情。

梅子初今天這人是丟定了,臉上的表情極其不自然。

他最后咬牙切齒道:“回去后再收拾你?!?/p>

長柏立刻將頭磕在地上,不敢再說一詞。

眾人所有的眼睛都看向梅子初,梅子初心里有怒無處使,只能沖著那些跟隨的侍衛嚷嚷:“還愣著干嘛趕緊放人?!?/p>

蒼術恢復自由,立刻跳出來吼道:“姓梅的,不管怎么樣你都抽老千了,這事可不能這么了?!?/p>

藥侯感覺額角突突的疼,趕緊賠笑道:“竟然是個誤會,這事就算了算了?!?/p>

蒼術不悅:“憑什么算了,他……”

“你給老子閉嘴,來人將三少爺帶回去?!輩壞炔允跛低?,藥侯爺就冷聲吩咐。

蒼術瞬間氣的要開口大叫,卻在管家的示意下,幾個家丁上前堵住蒼術的嘴拖了出去。

藥侯臉依舊賠笑告辭:“梅郡爺,小兒小女不懂事還請您大人大量不要計較,我們就先行告退?!?/p>

梅子初的眼眸微瞇,沒有看藥侯一眼,而是看向乖乖跟在藥侯爺身后的半夏。

半夏跟著藥侯離開時,經過小將軍,突然聽他低語一句:“救了你兩次,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報答?!?/p>

半夏只是腳步微頓,然后繼續跟著藥侯爺往外走。

心中思緒萬千,前世這小將軍可是討厭自己討厭的緊。

今生可要遠離不能招惹,能不見最好不見。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