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12月26日:(完結)田園小妻狠旺夫陳玉容秦笙-田園小妻狠旺夫小說

發布時間:2019-12-25 18:28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田園小妻狠旺夫》陳玉容秦笙劇情嚴謹,有看點。田園小妻狠旺夫陳玉容秦笙小說精彩節?。捍伺右倫畔嘍怨庀?,想必非富即貴,怎么會一個人出現在這街頭。

田園小妻狠旺夫
推薦指數:★★★★★
>>《田園小妻狠旺夫》在線閱讀>>

《田園小妻狠旺夫》精?。?

此女子衣著相對光鮮,想必非富即貴,怎么會一個人出現在這街頭?還生了疾???

陳玉容滿腹疑惑,湊上去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好疼,我的肚子,好疼,幫,幫我找個郎中……”

“這位姑娘,我略懂一些醫術,此刻看你脈象,像是月信引起的腹痛,我為你施針,你很快就會好的,別擔心?!?/p>

徐蓮微愣,看著她點了點頭。

“我扶你起來先,過那邊坐兒?!背掠袢莘銎鶿?,像是變戲法一樣,從身上取出銀針。認真地為她施針。

針刺入肉里,有絲絲疼痛。

徐蓮皺了皺眉,不動聲色地打量她。

直到陳玉容收回針,細聲問她:“有沒有覺得好些?”

她這才后知后覺,那鉆心的疼痛似乎不見了。

徐蓮心中歡喜,忙是激動地道謝:“謝謝姑娘,姑娘果然是醫術了得?!?/p>

陳玉容抿嘴笑了笑,略羞澀。

徐蓮從未遇到過有人能緩解她月信的疼痛,因此,對陳玉容很是看重,在她眼里,她顯然是神醫的存在。

陳玉容看著年紀不大,皮膚白皙,五官清秀,倒像個未出閣的姑娘。

若不是因為她一身麻衣粗布,徐蓮甚至會以為她是城里大戶出身的小姐。

“姑娘,你能不能幫我醫治好這???我每逢來月信總是痛不欲生,很是煎熬?!?/p>

“可以試一試?!背掠袢菝瘓芫?,“不過我不住鎮上,只偶爾進鎮里。你若是真要我治療,需要付我診金?!?/p>

陳玉容直言不諱,徐蓮點頭應好:“診金沒問題?!?/p>

她太過于果斷,連價格都沒問。一時之間,陳玉容都不知曉人是有錢闊氣還是病急亂投醫!

徐蓮滿頭虛汗,一臉的憔悴。說話時都有些虛弱。

陳玉容見她如此,心想著好事做到底,問她住哪里。

她環顧四周,問她:“你住在哪里,你家里有人嗎?這樣子一個人可回不了家?!?/p>

“我家住在前邊不遠,拐彎順著那街道走到底就是了?!斃熗缸徘懊嫠檔?。

陳玉容扶起她,看她指的位置恰好順路。

于是,她提議順道送她回去。

徐蓮自然是答應,很是感激她。

陳玉容扶著她,緩慢地往前走。

好在她說的家并不遠,不到一盞茶功夫,就到了。

“我家到了?!斃熗缸乓患揖乒?,說道。

“今日真是麻煩你了?!斃熗α誦?,熱情道:“不知姑娘該怎么稱呼?”

“我姓陳,叫玉容?!背掠袢菟檔?。

“噢,我叫徐蓮,看樣子我年長你幾歲,你喊我蓮姐吧?!斃熗宰涌?,不見外地拉起她手,帶她進屋里:“你先坐,我去去就來?!?/p>

徐蓮一進酒館,眼尖地小二立即迎了上去:“老板你回來啦。方才有人找你!”

緊跟其后的陳玉容聞言有些驚訝,她原以為徐蓮家境不錯,沒想到竟是一位女老板。

“何事?”徐蓮掃了眼小二,扭頭指著陳玉容道:“這我朋友,你帶她去休息會,我一會回來?!?/p>

她松開陳玉容,朝她笑笑。

小二帶陳玉容去角落坐,她閑來無事便開始打量酒館。

這酒館廳里滿客,里里外外都是人。兩個小二哥忙的團團轉,可見生意十分好。

“玉容姑娘,你過來下?!本馱謁⒋羰?,徐蓮喊她。

她忙提著竹筐走了過去。

徐蓮帶她去后院,說是安靜。

“玉容姑娘,你這筐子裝的是什么?”陳玉容手里拎著筐,寸步不離,引起了徐蓮的注意力。

原先她在路上就想問的。

“是鹵肉?!奔鞫勢?,陳玉容起了小心思。

“是我家秘制鹵肉,只可惜在鎮上不受歡迎,賣不出去?!背掠袢萏玖絲諂?,滿臉的憂愁。

徐蓮往前探了探:“可否看一眼?這鹵肉我還是第一次聽說?!?/p>

“自然可以?!背掠袢菁鸚巳?,忙打開筐面上的紗布,一陣香氣飄了出來。

“嗯,很香?!斃熗奚偷?。

“試試嗎?”陳玉容拿起包好的試吃肉塊,打開紗布,遞給她。

徐蓮不客氣,捻起一塊往嘴里塞,她嚼了嚼:“好吃?!?/p>

“你這怎么賣?”她有心幫襯,見她量并不多,主動問價。

“按斤賣,一斤十五銅錢?!背掠袢縈淘チ嘶?,報出價格。

豈料,徐蓮直接答應:“我買兩斤?!?/p>

聞言,陳玉容欣喜若狂,這可是她首次成交的生意。

“好,我這就給你稱!”

“對了,玉容姑娘要收多少診金?”徐蓮忙問道,她結識陳玉容的主要目的是治病。

“診金一兩銀子?!背掠袢薟股匣埃骸耙蛭閼獠〉寐瘟?,急不得?!?/p>

“好,你稍等,我找賬房,一并給你?!斃熗低?,就朝著酒館喊:“小六,喊一下賬房先生,我找他有事?!?/p>

過了一會兒,賬房先生過來,徐蓮問他拿銀兩。

最后,銀兩交到陳玉容手上。

她收了診金又賣了肉,心情大好,說要免費贈送徐蓮一藥方。說是給她調養身體。并叮囑徐蓮不要總是飲酒!

徐蓮自是答應,點頭如搗鼓。

陳玉容和她許諾,下次來的時候,還會來給她看病。

徐蓮很是感激,兩人又熱聊了會,陳玉容才離開酒館。

走出酒館,發現天變黑了,大有傾盆大雨來臨的前兆。

陳玉容皺了皺眉頭,快步往集市的方向走去。

她來時,和秦笙商量好,等她賣完鹵肉在集市路口匯合,然后再回家。

只是不知道,秦笙賣的皮毛賣的如何了。

集市不近,再加上天將黑,街道上沒什么行人。

“容兒?!背掠袢莞盞郊新房?,秦笙早就侯在那兒,見她來了喊了她一聲。

陳玉容回頭沖他笑了笑,小跑過去,拎著空竹筐給他瞧,聲音清脆道:“鹵肉都賣出去了?!?/p>

秦笙一聽也高興起來,“容兒可真厲害?!?/p>

得到夸獎,陳玉容笑的更開懷。

“你拿來的皮毛都賣出去了嗎?”見他兩手空空,陳玉容心里甚是歡喜。今日真是幸運的一天。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