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连线走势图:(獨家)極品龍婿陳宇蘇婉秋-極品龍婿陳宇蘇婉秋小說

發布時間:2019-12-25 16:3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為您帶來有陳宇蘇婉秋的小說《極品龍婿》,陳宇蘇婉秋小說是極品龍婿的主人公,小說精彩節?。旱背掠盍礁鱟直恢萇膠鈾黨隼吹囊凰布?,唐若海腦子里一片空白!他感覺自己的雙腿有些發軟,強行咽了幾口唾沫才勉強穩定住心神。

極品龍婿
推薦指數:★★★★★
>>《極品龍婿》在線閱讀>>

《極品龍婿》精?。?

“嗡!”

當陳宇兩個字被周山河說出來的一瞬間,唐若海腦子里一片空白!他感覺自己的雙腿有些發軟,強行咽了幾口唾沫才勉強穩定住心神。

不,不可能的。

神秘高貴的少爺怎么可能是蘇家的上門女婿,或許只是重名了!

唐若海極力安慰著自己,同時磕磕絆絆地問道:“周,周老!少爺他是不是喜歡穿送快遞的衣服啊?!?/p>

“什么叫喜歡!”周山河不滿地輕叱了一聲,唐若海剛想松口氣,卻不想那頭直接道:“那是少爺找的一個體驗生活的工作……”

轟!

這一刻,唐若海感覺自己眼前的世界在崩塌,整個人陷入了呆傻中。

原來,他就是少爺。

剛才,我竟然罵少爺滾蛋!

一股寒意從腳底板騰升上來,直竄天靈蓋。

場中,侯曉麗有了保安們的撐腰,頓時來了精神,揚起巴掌,邊罵邊向陳宇扇去:“你這廢物,敢惹到董事長頭來。你們,把他按跪下,我非得抽他幾巴掌,讓他明白這里是哪!”

陳宇立于場中,渾身上下卻猛然爆發出強大的氣場,猶似君王臨世,冷冷掃視一圈:“你們若敢動我,有一個算一個,今日都走不出這個門口?!?/p>

“哈哈哈,你莫非得了失心瘋吧,這都什么時候了,我們董事長親自下令收拾你,我看誰能救你!”侯曉麗三步并兩步,玉手高揚,掄圓了一圈,狠狠朝著陳宇的臉抽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徹一樓大廳,但保安們卻傻眼了。

只見唐若海一個箭步飛也似的沖上來,狠狠扇飛了侯曉麗,暴怒如雷罵道:“敢對陳先生動手,你是不想活了吧?!?/p>

捂著自己浮腫的臉頰,侯曉麗一臉懵逼委屈,剛才明明是您說要教訓他一頓的,怎么現在反過來給了我一巴掌?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直接讓她雙目瞪得滾圓,目瞪口呆。

噗通!

盛唐集團董事長,江州首富的有力競爭者,唐若海!

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跪在了陳宇面前,并且一臉懺悔:“陳……先生,我不知道是您,請您饒恕?!?/p>

“我對你很不滿意?!?/p>

任唐若海跪了足足十秒后,陳宇才吐出一句話。

唐若?;肷聿?,腦門子上全是冷汗,活像一只落湯雞。

他卑微地哭求道:“先生,此事全是我的過錯。我愿接受任何處罰,只求先生您能原諒?!?/p>

“先看你表現吧?!倍掄餼浠?,陳宇心里煩躁,轉身便要離開。

本來是要接手這盛唐集團的,但沒曾想在樓底下遇到這么一樁破事,早就沒了接手的心情。

但他走到一半,忽然又停下來,指著剛暗地里松口氣的侯曉麗道:“這個禍害,不能留?!?/p>

“是,是!”

唐若海如聽圣旨,麻溜地命令幾名保安把已經站不住的侯曉麗架起來,像是扔垃圾一般,隨意地丟出盛唐集團大門。

“還有,我不想我的事傳出去?!?/p>

“屬下謹記!”唐若海連連答應,那模樣,就像晚輩在給長輩過年磕頭。盛唐集團的一眾管理層們嘴巴張得幾乎能塞進五個雞蛋去,下巴掉了一地。

陳宇這才離開,騎著他那送快遞的小三輪向家里行去。

直到陳宇的背影完全消失后,唐若海這才猛地灌了幾口涼氣,任由冷汗淌落,失力地癱坐在前臺處。他知道,如果不是剛剛那一跪,說不定他的下場比侯曉麗好不了多少。

……

另一邊,剛剛離開盛唐集團的陳宇,卻收到了來自蘇婉秋的短信:

“集團會議,爺爺親自點名讓你前去。地點:蘇氏集團會議室?!?/p>

收到短信的陳宇一臉納悶,蘇氏集團開公司會議,讓他陳宇去干嗎。

但畢竟是蘇婉秋親自通知他的,他如果不去,蘇婉秋一定會遭受到蘇家其他人的刁難。

于是,陳宇調轉方向,開著小三輪直往蘇氏集團而去。

蘇氏集團規模不大,頂天也就一個來億的資產。相比起盛唐集團,蘇氏集團就是一只小螞蟻,連公司內部都寒酸許多。

“陳宇,你還真有臉過來?如果我是蘇婉秋,一定會讓你找個地縫鉆進去,或者直接踹了你,省得你只能敗壞我蘇家的名聲?!?/p>

會議室門口,蘇家長孫蘇建一看到陳宇前來,立刻色變怒叱。

對于陳宇來說,他已經習慣了這一切。從他與蘇婉秋結婚,直到現在,蘇家人一直未曾對他改變過看法。特別是蘇建,每次相遇,不是嘲諷,就是喝罵。

陳宇沒有管他,在人群里尋到了蘇婉秋的身影,笑著湊了上去:“婉秋,爺爺叫我來做什么?”

“你還有臉說!”看著陳宇一臉毫不所知的表情,蘇婉秋眼淚斷了線似的淌下來。

“你自己看吧!”

陳宇胸口一痛,蘇婉秋的手機砸入他的懷里,此時,手機屏幕上正播放著一個小視頻。

正是陳宇向侯曉麗下跪的那一幕,并且上面還掛著幾個金燦燦的大字:蘇家第一窩囊女婿當街下跪!

這是什么時候被拍下來的?

而看蘇家眾人的反應,明顯大家都收到了。

這下,陳宇終于知道蘇老太爺為何會將他找來了。

“蘇婉秋,你這個廢物老公真是光榮啊。以前他自己丟自己的臉也就罷了,這回讓整個蘇家跟著丟臉,我看以后還有哪家愿意跟蘇家做生意!”

“不過,整個廢物和你蘇婉秋還真是臭味相投呢。四年前,你讓蘇氏集團損失慘重,四年后,你的老公不遺余力地給蘇家抹黑?;拐媸歉境蛩婺?!”

“只可憐我們為蘇家做出的努力,都要被你們倆給禍禍沒了!”

以蘇建為首的蘇家嫡系對陳宇蘇婉秋冷嘲熱諷,看著兩人的目光中盡是濃濃的嫌惡。

蘇婉秋低頭抽泣,她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確實,經此一事,蘇家顏面大損,愿意和蘇家做生意的還真不多了。

“咳咳!都進來吧?!?/p>

就在這時,會議室內傳出一道威嚴蒼老的聲音。

眾人聞聲,趕忙陸續進入。

在會議室排頭正中間的座位上,蘇老太爺早已落座。蘇家其他嫡系族人紛紛尋找著自己的座位,片刻過后,就只剩陳宇還站在那里。

陳宇見角落處有一個小板凳,想要搬過來坐到蘇婉秋身邊,卻被蘇老太爺冷漠的聲音喝止:“你站著!”

全場人皆抱以冷笑:你陳宇什么身份,也想坐下?

啪!

一部手機被扔到了蘇婉秋的面前,蘇老太爺聲音低沉道:“說說吧,這是怎么一回事?!?/p>

蘇婉秋臉色慘白,低著頭無顏面對。

反倒是陳宇,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開口道:“爺爺,怎么了?”

“怎么了?”

蘇老太爺被氣得氣息一滯,兩枚蘊含著精光的眸子忽地睜大:“你把我蘇家的臉丟盡了,還怎么了!你知不知道因為這個視頻,我蘇家會損失多大嗎!”

暴怒至極,蘇老太爺連連咳嗽。

蘇建見狀,連忙上前拍打著爺爺的背脊,替老太爺順氣。

“爺爺,我建議把這個丟人的玩意連同蘇婉秋一塊逐出家族。我們蘇家,不需要這樣的廢物!”

“是啊,蘇家有這樣的人,只會令蘇家蒙羞!還請老太爺決斷!”

“請老太爺決斷!”

蘇家的一種嫡系們如同聞見屎味的蒼蠅,齊刷刷附和。

“你們……”蘇婉秋雙目眩珠欲泣,雙肩因痛苦與氣憤不斷顫抖。

“閉嘴!”

卻不想,蘇老太爺一聲沉喝,那雙蘊含著精光的眸子內閃爍不斷,繼而似是決定了什么,準備點頭同意:“那就……”

“等等!”

就在這一瞬間,一直不曾開口的陳宇,卻冷聲打斷了老太爺的話。

眾人心中一凜,齊齊聚焦在那廢物身上,心中玩味。

在蘇家,敢打斷老太爺,真是混到頭了!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