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杀号网易:(完整版)孫若微朱瞻基小說叫什么名字-孫若微朱瞻基小說在哪看

發布時間:2019-12-25 16:32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為您帶來孫若微朱瞻基《大明皇妃孫若微傳》閱讀,該小說在哪看,熱血中文提供孫若微朱瞻基小說閱讀。孫若微朱瞻基小說精彩節?。憾鐫畦庇霉展髑崆崆玫?,孫敬之立即封口,垂手立于一旁,孫云璞打開油紙包一看,不由笑了,素素抬眼一看,竟然是油炸螺絲糕。

大明皇妃孫若微傳
推薦指數:★★★★★
>>《大明皇妃孫若微傳》在線閱讀>>

《大明皇妃孫若微傳》精?。?

“啪!啪!啪!”幾聲洪亮的擊掌聲,從身后傳來。

若微回身一看,擊掌之人,是一名三旬左右的男子,濃眉大眼,闊面重頤,頜下是濃密的黑須,黝黑的膚色與棱角分明的五官,顯露出他錚錚的鐵骨。這樣的人,高傲而冷峻,若微一時看得有些呆了。他面色清冷,眼光如鷹,卻是極為俊朗,此時他輕聲咳嗽,以示提醒。

若微這才恍然,沖他們微微一笑,隨又轉過身,對店小二說:“小二哥,該你多少錢,明日我讓紫煙送過來就是。今日的事情,千萬別告訴我爹爹和我祖父,也莫要記在他們的賬上!”

店小二頻頻點頭:“小賬,不妨事,上次小姐送的膏藥,我老娘才貼了兩貼,這膀子就能動了,不疼了,原本還說要去府上謝謝小姐呢!”

“不用不用,對了,你身上搭的那個手巾,勤洗著點兒,都快餿了!”若微笑嘻嘻地站起身,沖著店小二招了招手,拉著繼宗走出門外。

看著他們的身影,店小二拿起肩上搭著的手巾,聞了又聞:“沒味了,這丫頭又戲弄人!”

“小二!”臨桌的大漢喚著。

“來了,兩位爺吃好了?”店小二點頭哈腰,看面相與穿著,這兩人定是不凡,一個陰柔,一個英武,還是小心應對,千萬別得罪了。

“那個小丫頭,是什么來歷?這鄒平不是歷來民風淳樸,很是保守嗎?怎么男女同席,亳不避諱?”那個面容白凈,看起來陰森森的,又很是眉清目秀的男子問道。

店小二心思微轉,不知這二位的來歷,也不好隨口胡說,只說道:“這位孫小姐,不同旁家的姑娘,別看她人小,在我們這兒名氣可大著呢!她娘親和外祖父均是杏林圣手,我們這兒地少人稠,卻沒有醫館,一般的病痛都是去他們家求醫問藥的。剛才邊上那位小公子是她兄長,他們二人經常結伴上山采藥、同進同出的,也沒什么,大家都習慣了!”

“有點兒意思!”那位一直沉默不語的黑臉大漢,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放在桌上:“她的賬,我付了!”

“???這兩桌,也用不了這么多!”小二立即喜出望外,碰上大財主了。

“少廢話!”陰柔男子說道,“今兒我們爺高興,平時你求還求不到呢!”

“咳!”黑臉大漢站起身,似微微不悅,邁步向外走去,陰柔男子立即起身跟上,態度誠惶誠恐。

這店小二一邊收拾桌子,一邊撓頭,心中暗想,今兒這是怎么了,稀奇事兒全湊一塊了。

當若微和繼宗滿面塵土,悄悄溜回孫府的時候,才發現后門之內,孫府眾人皆候于此。

孫敬之與娘子董素素,以及孫家老太爺孫云璞,還有服侍孫繼宗和孫若微的丫頭、小廝們都在。

看到這個陣勢,二人對視一眼,自知不好,而繼宗果然有長孫風范,立即拱手依次行禮,并搶先說道:“孫兒錯了?!奔閑娜洗?,并不多做解釋,老爺子孫云璞點了點頭,撫須說道:“既然知道錯了,就到祖宗面前認錯悔過去?!?/p>

“是!”繼宗看了一眼若微,暗示她不要強出頭,不要說錯話,這才跟著家丁去家祠罰跪。

而若微看了看臉上神態是又氣又怨的娘,居然呵呵一笑,從懷里拿出一包東西,往爺爺手上一塞,立即拔腿就跑,嘴里還喊著:“我也去跪祖宗!”

孫敬之此時都不敢看父親的臉色,只是低聲喝道:“你給我回來,像什么樣子,爺爺還沒罰你,你怎么敢自作主張?”

而孫云璞用拐棍輕輕敲地,孫敬之立即封口,垂手立于一旁,孫云璞打開油紙包一看,不由笑了,素素抬眼一看,竟然是油炸螺絲糕。這是江南一道傳統的精美小吃,皮脆內嫩,蔥香濃郁,因為一位江南來的商人在此處開了一家糕點鋪,才漸漸在鄒平傳開,上次孫敬之自外面帶回來,老爺子曾經贊過一句。想不到這丫頭這么有心,居然拿了這個來堵老爺子的嘴。

素素與孫敬之相視之下,心情極為復雜,女兒的聰慧與頑皮著實令他們有些招架不住。

“都下去吧,敬之留下,隨我去書房?!彼鐫畦彼低?,手捧糕點向前院走去,而孫敬之則緊緊跟上。

祖先宗祠內,拜墊上端端正正跪著的是孫家的長孫,繼宗;而在他身旁,雙手托腮,盤坐墊上昏昏欲睡的正是孫府的小姐,若微。

繼宗掃了一眼身側的若微,眼中盡是不忍與憐愛,在若有若無的一聲嘆息中,自己的肚子咕嚕了起來。繼宗面上一窘,扭過頭去,而若微偏偏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響徹寂靜的屋子。

“噓,祖宗面前,萬不可喧嘩!”繼宗出言相阻。

若微止了笑,看著繼宗:“哎,祖宗們看到我們孫家的長孫如此可憐,忍饑挨餓在此受罰,肯定也是不忍,怎么會怪我們呢?”說著又從身上系著的荷包里拿出一個小小的油紙包,遞給繼宗。

“這是什么?”繼宗打開一看,“肉脯?”

“哈哈!”若微又是一陣爽聲大笑:“嗯,我的存貨。娘親總是說,不練好這首曲子、不抄完這篇典籍,不許吃飯之類的話,所以我總是會備一點存貨,總不能真的餓肚子,對吧?經常餓肚子,人會變傻的??上д飧齙覽砟鍇撞恢?,不然她才不會這么罰我呢!”

繼宗心中一暖,又把肉脯推給若微:“那你吃吧,要是你餓傻了,這日子就真真沒趣了,我寧可自己變傻?!?/p>

“你呀?你本來就已經很傻了!”若微用手指戳了一下繼宗的頭:“真笨!我說什么你都信。你吃吧,我剛剛在鋪子里吃了好多點心,你都沒吃,所以這些都給你?!彼底?,拿起一大塊肉脯狠狠地塞進繼宗口中。

繼宗哭笑不得,只得大口嚼著,又看到若微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面上一紅,伸出手以袖掩面,盡量吃得優雅些。

而偏偏又惹來若微一陣竊笑。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