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完結)楚灼唯聶終南-楚灼唯聶終南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15:25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重生千金聶少的千億狂妻》講述了主角楚灼唯聶終南之間的愛恨糾纏精彩故事,這里為您提供重生千金聶少的千億狂妻小說精彩節?。撼莆ㄕ駒諮4竺趴?,輝光高中的校牌在陽光下閃著金光。上輩子,學校是楚灼唯唯一能夠有片刻喘息時間的地方。

重生千金聶少的千億狂妻
推薦指數:★★★★★
>>《重生千金聶少的千億狂妻》在線閱讀>>

《重生千金聶少的千億狂妻》精?。?

周一

楚灼唯站在學校大門口,輝光高中的校牌在陽光下閃著金光。

上輩子,學校是楚灼唯唯一能夠有片刻喘息時間的地方。

雖然在學校她也一樣會被楚星辰欺負,但是相比較在家里,已經好很多了。

最多不過是被班上所有的同學孤立,偶爾的時候會是男生捉弄的對象,更多的時候都把她當做病毒般避之不及。

沒有朋友,楚灼唯就拿起書本,與學習為友人。

早在初中的時候,她就已經自學了高中的學習內容,甚至她并不滿足于教科書上的內容,從圖書館借書,將古今中外的書籍盡數涉獵。

現在的她到學校,就是走個過場,刷個出勤記錄。

還有就是,在這里,也有她被楚星辰搶走的東西,她要親手奪回來!

陽光燦爛,氣溫舒適,插上耳機,楚灼唯昂首挺胸朝校園中走去。

不曾想,楚灼唯走過之處盡是一片唏噓之聲——

“看,那邊那位美女是哪個班的?好漂亮??!”

“她是我們輝光的學生嗎?我怎么沒見過???”

也不怪其他同學不認識,從前楚灼唯在學校從來都是低著頭,恨不得鉆進地底下消失,頭發隨意披散,遮住了所有的五官,有時候被男生惡作劇,頭發上還會有口香糖這類的臟東西。

至于楚灼唯的真面目,除了楚星辰之外,沒人知道。

當然,楚星辰也不允許別人看到她的樣子。

其中有個男生朝楚灼唯吹了個口哨,上前搭訕道,“美女!你好我是騰飛班的陸子軒,給個聯系方式唄?!?/p>

前行的路被擋,楚灼唯皺眉,不耐煩地扯下耳機,語氣不善,“有事?”

同陸子軒同行的幾個男生見楚灼唯這樣,起哄,“喲!小妞脾氣還挺烈!”

陸子軒什么樣的女生沒見過,伸出手搶走了楚灼唯肩上的背包,然后丟給旁邊的同伴。

楚灼唯要去搶書包,陸子軒就擋在她前面,嬉皮笑臉,“告訴我你是哪個班的,我就把書包給你!”

見楚灼唯不說話,陸子軒的同伴就打算拉開書包拉鏈要找她的學生證。

楚灼唯不悅皺眉,走上前抓住陸子軒的手腕就是一個標準的過肩摔!

“砰——”

眾人嘩然——

陸子軒呲牙咧嘴得從地上爬起來,怒從中來——

“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敢這樣對我?”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背莆戳搜弁蟊?,快到上課時間了,微瞇雙眸語氣不善,“把我的書包還給我!”

說著,朝陸子軒的同伴走了過去,陸子軒使個眼色,楚灼唯的書包就在男生間來回傳遞。

陸子軒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擦了擦臉上的灰,看著楚灼唯的眼神里滿滿都是挑釁,“你求我,我就還給你!”

“老大,翻到了,她是高三騰飛班的......楚灼唯???”

一句話,所有的人都震驚地看向楚灼唯。

“什么?她是那個廢物?”陸子軒不敢置信。

那個廢物,是楚灼唯在學校的外號。

有新來的學生不解,問周圍的同學,“楚灼唯是誰???”

“你不知道啊,咱們輝光高中最有名的班級就是騰飛班,每一屆騰飛班的學生無一不是人中龍鳳,就在兩年前,騰飛班進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廢物!那就是楚灼唯!”

“廢物?有這么嚴重嗎?”

“門門考0分,你說是不是廢物?”

“哇!那我之前怎么沒聽說過?”

“之前聽說她出事故了,變成植物人來著,看樣子是醒過來了......”

周圍的同學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同為騰龍版的陸子軒更是不敢置信地搓了搓自己的雙眼,

“是我瞎了嗎?”

楚灼唯不說話,邁步走到搶她書包和身份證的人面前,目露狠戾,

“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不知為何,那人被楚灼唯的眼神嚇得怔在了原地,哆哆嗦嗦地就把手里的東西悉數還給了楚灼唯。

楚灼唯檢查了一下包里的東西,確定沒有東西遺漏之后拉上拉鏈,準備離開。

她的時間寶貴,不能浪費在這些不相干的人身上。

誰知楚灼唯剛抬腳,陰陽怪氣的聲音就從背后傳了過來,

“哎喲我說是誰呢,原來是廢物大姐回來了??!一年沒見,你是去整容了嗎?嘖嘖嘖,去整形醫院花了多少錢?這眼角開得也太大了吧!”

楚灼唯認出來,說話的這位,是騰飛班里一直跟著楚星辰的杜曉雪,從前幫著楚星辰干了不少壞事。

這其中,也包括幫楚星辰踩死楚灼唯,造謠楚灼唯帶有傳染病,讓所有人都孤立她。

果然都不需要她動手,那些個不長眼的就主動送上門來了。

楚灼唯不說話,只是一步一步朝著杜曉雪走了過去,杜曉雪只當楚灼唯還是之前那個廢物,正想開口說些更過分的話來和大家說道說道樂呵樂呵。

不想還沒開口,就被楚灼唯揪住了下巴,動彈不得。

“楚灼唯,你瘋了嗎!你放開我!”

“杜曉雪,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特地請了三個月的假去整容醫院裝假體,墊下巴的?!背莆ㄐγ忻??!鞍パ?,你這臉上怎么這么臟呀,我來幫你好好擦一擦?!?/p>

說著,楚灼唯隨手從旁邊一位剛打掃完衛生來看熱鬧的同學那里抽出臟抹布,二話不說就往杜曉雪的臉上一陣猛擦。

然后就響起了杜曉雪殺豬般的叫聲,還有周圍學生的哄笑聲。

“我聽到了什么,全校第二美的杜曉雪竟然請假去醫院整容!”

“我說呢,她回來之后一直帶著口罩。原來是臉上動了刀子,不能見人!”

“嘖嘖嘖,她才多大啊就整容,也不怕手術失敗,毀容咯?!?/p>

杜曉雪可從來沒被這樣對待過,在周圍人的指指點點中,她恨不得原地消失!

“我沒有整容!我沒有!都是她瞎編的!軒哥,你不要聽她的!”

杜曉雪喜歡陸子軒,看到陸子軒看她的眼神都帶著嫌棄,她慌了神,上前想抓住陸子軒的袖子,不想被陸子軒一把甩開,

“臟死了,你離我遠一點!”

楚灼唯站在那里,隨手將抹布放回原處,冷眼看著近乎瘋癲的杜曉雪,好整以暇地雙手環胸,語氣輕松愉快,

“杜曉雪,還有三分鐘上課,我勸你趕緊去廁所收拾一下,順帶檢查一下下巴的假體有沒有歪掉?”

杜曉雪狠狠地剜了楚灼唯一眼,用衣服遮住臉,匆忙逃出了人群。

“如果誰,還想找我的麻煩的話,盡管放馬過來,我楚灼唯奉陪到底!”

丟下一句話,楚灼唯踩過地上的易拉罐,揚長而去......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