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未出号:(大結局)姜琳程如山-姜琳程如山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10:26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小說主角是姜琳程如山,為您提供姜琳程如山閱讀。姜琳程如山小說精彩節?。骸鞍パ健背倘綰K滯嚼偷卣踉較?,最終啪嘰趴在地上?!岸?,你這是干啥?”程如海惱了,趕緊爬起來,隨即又拍拍土強顏歡笑。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推薦指數:★★★★★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在線閱讀>>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精?。?

“哎呀——”

程如海雙手徒勞地掙扎兩下,最終啪嘰趴在地上。

“冬生,你這是干啥?”程如海惱了,趕緊爬起來,隨即又拍拍土強顏歡笑,“你說你,還是那么調皮,六年不見,見面就給我鬧著玩兒?!?/p>

程如山冷冷地道:“你家去等著,我會上門算賬的?!?/p>

“你!”程如海臉漲紅了,抻著脖子喊道:“你這是聽誰造謠離間我們兄弟?”他恨恨地瞪了姜琳一眼,肯定是她和閆潤芝做的好事。

姜琳朝他壞壞地笑,“昨晚上氣壞了吧?!?/p>

一說做完程如海要氣死,他一副喊冤的架勢,“書記和大隊長、會計都在,你問問他們,分家是正兒八經分的,誰欺負誰了?怎么見面就不問青紅皂白來狠的?是不是親兄弟?”

程如山:“要不是親兄弟,昨晚我就把你扔南溝里去?!?/p>

程如海一哆嗦,“你別嚇唬人,我可啥也沒干?!?/p>

程如山:“你是什么好事也沒干?!?/p>

程如?;寡八妓歉葉宰約憾?,就可以用毆打干部的罪名給他抓起來,哪里知道他居然忍住了??蠢?,他這是成熟了啊,要是以前,聽見閆潤芝說誰欺負她,立刻就會找人拼命。

他笑得有些虛偽,“冬生啊,怎么說兄弟一場,你這樣還真是讓人寒心吶。怎么不是血脈相連的兄弟?是說斷就斷的?”

“當初你娘跑了,后來是我娘養著你,你和我說兄弟同氣連枝,結果你們夫妻欺負我娘和媳婦兒?”程如山的聲音越來越冷,對孩子的那種溫柔早無影無蹤。

程福軍幾個臉色一變,立刻勸道:“如山,有話好好說,不要沖動?!?/p>

如果程如山真打了程如海,就是毆打村干部,公社肯定會派人來抓的。

程如山笑道:“放心,揍他也是上門揍,不會在這里?!?/p>

他繼續說買房子的事兒。

程如??闖倘縞講豢蝦徒?,知道再也沒有余地,索性撕破臉,大聲道:“那院子你也買不著,屬于大隊集體財產,不能賣。你想買,除非全大隊所有社員投票,都同意才行?!?/p>

程如山看向三個大隊干部。

程福軍無奈地點頭,之前都是大隊操作,可如果大隊干部起內訌,還真是沒辦法,基本就辦不成。

更何況還有個公社書記程福貴呢。

程如山點點頭:“行,那就先不買?!?/p>

他本想買回來讓娘和姜琳帶孩子住,既然現在拿不回來,那就等平反的事兒跑下來,直接把院子要回來。

姜琳道:“那可把房子看好了。我聽說省城這幾年政策放松,開始撥亂反正,很多被審查的已經開始平反,抄沒的家產也如數退回。到時候只怕不只那房子,就算這個大隊部都得退給我們呢?!?/p>

雖然還沒這樣大規模給鄉下地主富農平反,城里知識分子右派們卻早就開始著手平反恢復工作。

估計來年,鄉下也差不多。

程如海:“美的你,就算退回也是給我這個老大?!?/p>

姜琳譏諷:“老虎不在家,猴子當大王嗎?”

程如海氣得臉都青了。

程如海拉著程福軍幾個問,“是不是真的要平反?是不是真的要退回家產?”

程福軍沉著臉:“不知道,沒有這個政策?!?/p>

“大城市的,還沒到咱們這里?!?/p>

王綱笑道:“你去公社問問不就好了?”

這時候潛博過來辦回城關系,正好碰到他們。他看到姜琳眼睛一亮,再看到程如山就生無可戀,于是轉首對院子里玩跳房子的大寶小寶道:“你倆吃飯了???”

程小寶:“你吃的什么?”

潛博笑道:“小米粥加麩面窩窩頭啊?!?/p>

程小寶露出一個假笑,“你以為窩窩頭就是窩窩頭?”

潛博:小壞坯子!

程大寶朝著他揮揮小拳頭,黑亮的大眼滿是威脅:“你的腿還在嗎?”再敢拐我娘,打死你!

潛博:……臥槽臥槽……

他想故意裝作沒看見程如山,卻被姜琳叫住。

“潛博,你剛從城里回來,我問你個事兒?!?/p>

潛博想不理她,沒忍住,頂著程如山和倆寶兒的死亡凝視朝姜琳笑,“琳……姜琳,你問什么事兒?”

姜琳瞥了程如海一眼,“省城是不是已經大面積展開平反工作?很多被打倒的知識分子都回來工作,抄沒的家產開始返還?”

潛博想了想,沒有大面積啊,不過倒是真有干部、大學老師等平反的,他看姜琳眼神和以往不同,分明是帶著……他立刻道:“確實如此,相信鄉下也很快?!?/p>

姜琳朝他笑了笑,一高興就把他當成自己員工,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有前途?!鄙系藍?!

潛博被她拍得肩膀塌了一下,這肩膀被程如山捏得烏青還背那死沉的大包,疼得他晚上睡覺都不敢側這邊。

還有她什么時候力氣這么大了!

姜琳拍了他一巴掌,還想再拍兩下,程如山已經上前,不動聲色地握住她即將落下來的手。

姜琳:“……”

潛博:……流氓!放開我琳妹。

他恨恨地道:“你們還是把程家的房子準備好吧,別到時候少了什么還得賠?!彼戳絲創蠖硬?,“這屋子是不是?”

程如海使勁點頭:“是的?!?/p>

姜琳:“和你沒關系,你都劃清界限了?!彼氚咽殖榛厝?,卻被程如山握得更緊。

程如山:“兒子,回家了?!?/p>

大寶小寶立刻跑過來,一左一右牽著爹娘的手。

潛博眼珠子都要酸出來了。

程如海急得要命,再三跟潛博確認,打算去公社找程福貴確認一下。

他恨恨地想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昨晚主動上門給你機會,你不接著,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他住的小院和程如山家離著不遠,能聽到他們說笑的聲音,在他看來這就是故意刺激自己。

他回到家,劉紅花沒去上工,還在家里咒罵,看到他回來,就問:“他咋說?水桶扁擔要回來了沒有?”

昨晚沒要回來,今早她又逼著程如海去要,程如海自然不敢直接去找閆潤芝搶。

程如海沒好氣道:“真是女人家頭發長見識短,就記掛水桶扁擔?!?/p>

劉紅花氣道:“那是咱家的我怎么不記掛?他說是他的就是他的?他趁著咱們不在家,就打碗兒一個女孩子在家的時候給拿了?我還說他想來耍流氓……”

“你可別胡咧咧?!背倘綰8轄舸蚨纖?,“你說點什么不好,你渾說?!?/p>

程如山那小崽子是能讓人家冤枉的?他最受不了人家冤枉他。

小時候有人家石榴被隔壁偷了幾個,他們不知道就指桑罵槐地罵程如山,氣得程如山翻墻進去把所有石榴都丟下來砸個稀巴爛。

還有人家雞跑出去撒歡不回家,也罵程如山偷了給閆潤芝補身子,那小崽子聽見人家罵他,直接沖人家去把三只雞全給擰斷脖子,還順手拿走一只回去吃。就算后來挨打、挨斗,他不但不改,反而更厲害,結果村里人都不敢惹他了。

你要說他對打碗兒耍流氓,只怕他根本不管是不是他侄女,真給禍害了呢?

劉紅花罵道:“他敢,他敢,還有沒有王法了?我不管,你去把水桶給我要回來。你說我們住大院子寬拓得很,多舒服,你為什么弄成這么個破屋子???你等著看吧,下雨還得漏呢?!?/p>

她每次吵架就翻后賬,永遠不說眼前的事兒,總是抓不住重點,程如海也無奈。

“你小心他來找你算賬,你還管他要水桶?!背倘綰>醯猛誹?。

“他算什么賬?分家不是算得清楚的?我們也沒占他便宜,他倒是多占了好幾間屋子?!繃鹺旎ò峁匆院缶痛ΥΣ凰?,真是倒了血霉的感覺。

“你把家里雞蛋都藏起來,不給那倆孩子吃,大冷天你給他們喝冰水,大夏天吃餿飯……”

“放你娘的屁!”劉紅花惱羞成怒,“胡說八道,他們娘自己看著不管,關我什么事兒?”

“反正他要是聽別人胡說,不管是不是真的都當真。到時候他要是來鬧,你能管得了他?”程如海氣悶道。

“那不是還有大隊,有政府?有公安局?你趕緊去公社跟福貴大爺說說,讓福貴大爺派民兵來,給他抓去,看他還敢抖擻的?!?/p>

劉紅花被男人一說也有些害怕,她雖然沒敢明目張膽地打那倆孩子,沒打出傷來,但是背著大人做的事兒也夠人和她算賬的。把倆孩子的棉衣偷點棉花下去,把倆孩子的口糧克扣一半,夏天故意把壞掉的飯菜給倆孩子吃……

劉紅花雖然嘴上不承認,可她卻不敢細想。

后來閆潤芝知道她苛待孩子,說了絕情的話,咬著牙搬出去住窩棚。

要是那殺星真上門……劉紅花不由得打了個激靈。老天爺怎么這么不開眼,那壞種咋就不死在外面?回來就回來,你潦倒點也就算了,干嘛還一副得了勢的樣子?

這個混蛋要是發昏起來,六親不認的,他敢殺人!

“他爹,你可想想辦法,怎么弄?”

程如海道:“我想和他說說話,喝點酒,拉攏拉攏感情,誰知道他們關了門不讓進?!?/p>

原本想聊聊兄弟感情,順便也能分點錢呢,程如山帶回來的錢啊,沒有三千肯定也有兩千,怎么不得分給自己一千???

“肯定是死老婆子使壞,跟他說你的壞話呢。要不你也別跟他套近乎,我看他吃里扒外的,你直接去找福貴書記,讓他給撐腰?!繃鹺旎ê蘚薜?。

當年程如海和家里劃清界限脫離關系,不被連累,也是程福貴出的主意幫忙辦的關系。五幾年程福貴混得風生水起,后來還混到縣里去,結果因為貪污受賄,又被打回公社。這幾年怎么都升不上去,程福貴還鬧心著呢,看閆潤芝家總是不順眼。

程如海卻斷定程福貴對閆潤芝別有所圖,當年程福貴老婆總罵閆潤芝是狐貍精。這點程如海不同意,可以罵她地主婆子,要說狐貍精絕對輪不上。她雖然長得好看,卻本分得很,程如海和她一個屋檐下看得明白。

要是程福貴敢不幫襯自己,就拿這個事兒威脅他!

他收拾一下,讓劉紅花去跟副隊長交代上工的事兒,他要去一趟公社,結果卻見程如山和姜琳帶著倆孩子過來。

“喲,無事不登三寶殿吶?!繃鹺旎ㄆ滄燉湫?,“是來還水桶的還是……”

“你真高看自己?!苯招Φ潰骸霸倜揮形幕倉勒饣笆喬筧稅焓濾檔?,你可真給自己長臉!”

劉紅花臊得滿臉通紅,“知道你是知青,顯擺個屁?!?/p>

程如??醋懦倘縞?,以為程如山是來給自己道歉的,拿捏,“怎么的,知道自己錯了?大哥就是大哥,弟弟就是弟弟,不能亂了序齒規矩?!?/p>

程如山:“你想多了,我來拿我的東西?!?/p>

程如海一愣,劉紅花喊道:“什么東西?早就公平分家了,大隊作證的?!?/p>

程如山不和她比嗓門,冷冷道:“家具是我的?!?/p>

“已經分給他們一個大衣柜一個衣箱倆手箱還有飯桌板凳一大堆!”劉紅花氣得眼珠子都紅了,他娘的,怎么這么倒霉,十間屋子變三四間,現在還要來搶她的家具不成?

程如山:“你們結婚生孩子以后,家具給你用,沒說就給你了?!?/p>

當年房子加老家具是他贖回來的,程如海結婚欠的錢是他還的,新家具是他置辦的。

既然分家,那他要拿走。

“那是還沒分家,是兄弟,都是一家的東西,怎么就是你的?那我們給家里賺的,是不是也得分出來?”程如海脖子都脹粗了,上面青筋糾結就和靜脈曲張一樣嚇人。

程如山依然不疾不徐不慍不火,“你賺的你吃了,我們沒看見。我和我娘沒吃你賺的。我拿回我的東西天經地義?!?/p>

“找大隊,找大隊!反了你了!”程如海氣得連連跳腳,可惜他知道不是程如山的對手。

從程如山九歲他就不是對手,深刻地記得那個教訓。

程如山淡淡一笑,“不好意思啊,家事,大隊也不好插手?!?/p>

他在院子里溜達一圈,揚鎬、大镢頭、砍刀、斧頭都拿出來丟在院子里,然后又往屋里去。

劉紅花哭得撕心裂肺的,“強盜啊,強盜??!他爹啊,你還不去大隊喊人,治保主任呢?去喊民兵!”

程如海心急火燎地追著程如山,還不敢過分靠近,“弟,你到底要干啥???”

程如山淡淡道:“你讓我娘、媳婦兒兒子住窩棚,嗯?”

“是她們自己搬出去的啊,我不過是開玩笑說了那么一句,她們就當真??!”他認定閆潤芝和姜琳已經跟程如山告狀,自己就把當時的事兒說了。

其實也沒啥,就是話趕話,他和劉紅花的意思,既然住一起不開心,那你有本事你搬出去???

程大寶程小寶在那里玩跟別的孩子偷學來的踩小人,“踩踩踩小人,踩個小人頭,踩個小人臉,踩個小人胸膛,踩個小人腿……”

姜琳:“……”

程小寶咯咯笑著,指著劉紅花喊道:“爹,她是小人!搶我雞蛋!”

程大寶:“冬天灌、涼水,夏天、餿窩頭?!?/p>

倆小孩子以前從來不說,今兒有爹撐腰,突然記性就好起來,小嘴叭叭地開始講劉紅花苛待他們的事兒。

姜琳心口絞痛,眼睛又酸又疼,很想抱抱倆孩子。雖然不是自己做的,但劉紅花干這種事原主是知道的,可她并沒有干涉。

如果是她的孩子,她不在家被人這樣刻薄,她非得打破頭的,而且她肯定會埋怨看孩子的人,為什么讓他們受到這樣的苛待。

她不敢看程如山,下意識地就要往后退。

程大寶一把拉住她的手,仰頭看著她,“娘,她背后罵你!”他指著劉紅花,他又指指程如海,“他總趴窗外偷看!”

小孩子說的只是表面,內里如何只有大人能體會到。劉紅花會怎么罵,程如海是怎么猥瑣地偷窺弟媳婦。

姜琳登時怒從心頭起。

劉紅花沖過來要扯程大寶,尖叫著,“你這個短命小鬼胡說,啊——”

“啪”的一巴掌,姜琳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扇過去,打得劉紅花眼冒金星,姜琳依然不解恨,揮手又是一巴掌。劉紅花嗚嚎地尖叫著,想和姜琳撕打,卻被姜琳一個絆子狠狠摔在地上。

劉紅花被摔得頭暈眼花,看著程大寶舉著一柄斧頭要劈她,嚇得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程大寶和程小寶正幫爹娘拿自己家的東西呢,程小寶拖著一個大镢頭,程大寶抱著一柄斧頭,太沉了搖搖晃晃拿不穩。

程大寶:“她咋了?”

姜琳:“她做虧心事,嚇昏了?!?/p>

程小寶指了指屋檐下兩股戰戰幾乎要坐地下的程如海,拍著小手:“輪到你了!”

他扭頭跟程大寶小聲道:“借他的腳還是頭?”

程大寶板著小臉:“他臭,泥干凈?!?/p>

程如山因為兒子的話已經瀕臨爆發邊緣,他捏緊拳頭,如果不是姜琳和倆孩子在外面,他能一拳打死程如海。

理智告訴他,不值當,他現在要養家。

他掃了一眼屋里,看到自己做的兩個黑光油亮的手箱,可不是姜琳目前用的那倆拔縫的破箱子。他上前直接搬出來,程如??蘚白派先ダ梗骸岸?,那是哥的啊,你看在咱們爹的面上,你別這樣欺負人啊……”

程如山卻不理睬他,冷著臉,擰住上面的小鎖頭,用力,直接把合頁扒下來扔掉,兩手搬著手箱直接往地下一倒,稀里嘩啦骨碌碌地滾了一地的東西。

程如山低頭看了看,里面有他娘藏下來的小銀手鐲、腳鐲子子,帶著鈴鐺,這是他小時候的寶貝?;褂寫蟛4嫻囊檠痰淖賢檀?,還有大伯娘自縊時候戴著的金鐲子,大伯取下來藏著當個念想,還有……

“程如海,你還挺能?!幣皇撬浩屏?,程如山也不會想掀他的底。

程如海臉漲得紫青,“程如山,我和你拼了!”他朝著程如山沖過去,要把程如山撞倒。

程如山抬腳、出腳,當胸給了程如海一腳,看著對方跟破麻袋一樣飛出去,他站在堂屋,面色冰寒,紋絲不動。

程小寶湊過去瞅瞅,見程如海嘴角有血唾沫,他問程大寶:“你說他死了嗎?”

程大寶瞅了瞅,“肯定沒,你看他還抽抽呢?!?/p>

兩小只就不管了,跑到堂屋去撿程如山抖出來的東西。

這時候終于有大隊干部跑過來,大隊書記、治保主任和幾個民兵,一進院子看著滿院狼藉,他們只覺得頭疼。

“如山,姜知青,這是干啥???”

姜琳笑道:“書記,一點家事兒,怎么還驚動你們?”

程福軍看看姜琳,再看看堂屋里的程如山,又高又俊的青年怎么就跟個兇神惡煞似的呢?還以為笑呵呵的已經變了脾性,是個好相處的呢,哪里知道才一會兒工夫,怎么就要把自己大哥家打砸殺?

程如山站在堂屋,滿身寒氣,臉若覆冰,程福軍都不敢進去。

他站在門口,“如山,你咋發這么大火?”要說生氣,在大隊屋那會兒咋不生,那時候看著笑嘻嘻沒事,以為給程如海一個絆子就好,怎么這會兒突然發這么大的火呢?

程如山看了一眼外面的姜琳,又垂眼看地上倆孩子,收攏了一身戾氣,笑了笑輕描淡畫道:“沒事,一點家事兒。我大哥說對不起我們,想體驗一下窩棚的感覺?!?/p>

程如山說著就走出堂屋,在院子里撿了一根木棍。

治保主任嚇得臉色一變,“如山,你干啥?可別沖動???”

程如山臉上帶笑,做了個手勢,“別怕,我和大哥開個玩笑?!?/p>

他手里拿著棍子,在地上一撐,身體拔高而起如同一只豹子一樣上了墻,又躍上屋頂,在屋頂來去如履平地,估摸位置開始下棍子,一步戳一個洞,一步戳一個洞。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