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截止:(完整版)韓數趙時律小說漫步長安-漫步長安小說我懷了男主的孩子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5 09:49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漫步長安原創小說《我懷了男主的孩子》,劇情精彩,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韓數趙時律漫步長安小說精彩節?。骸昂〗?,那我就開門見山了?!薄翱梢?,白小姐有話直說,我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卑茁毒癰吡儐碌馗┦幼潘?,唇角勾起冷笑。

我懷了男主的孩子
推薦指數:★★★★★
>>《我懷了男主的孩子》在線閱讀>>

《我懷了男主的孩子》精?。?

“韓小姐,那我就開門見山了?!?/p>

“可以,白小姐有話直說,我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p>

白露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唇角勾起冷笑。真是好極了,這女人氣焰如此囂張,難不成真以為趙家會接受一個家世低名聲差的女人?

“據我所知,韓小姐和沈氏的公子原本是戀人,對不對?”

韓數閑適地坐著,眼里還是帶著笑的。她和沈書揚的事不是秘密,白露能打聽到不足為奇,她笑意深長,點頭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你想進沈家失敗,所以就把主意打到時律的頭上。恕我直言,沈家的門你都進不去,何況是趙家?你真的以為豪門是你憑著自己有點手段有點姿色就可以進的嗎?”白露輕蔑地說著,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優雅,透著優越感。

“白小姐,我也說句不好聽的話,我想進沈家也好,想進趙家也好,和你有什么關系?你是哪家的人,是姓沈還是姓趙?”

白露收起笑,冷冷地哼一聲,“你和姓沈的怎么回事我管不著,但你要是打時律的主意,那我就有資格提醒你。你以為別人都和你一樣不知廉恥?據我所知你確實和時律是鄰居,但這并不能說明什么,你的母親……恕我直言,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千方百計接近時律,無非是為了錢?!?/p>

韓數最近幾日,接連被人提到那個生自己的女人,面色立刻就變了。她騰地站起來睨著對方,從對方精致的妝容一直到腳上的水晶高跟鞋。

白露身高一米六多一點,就算是穿了高根鞋也只和韓數差不多高。

“我的事情和我媽有什么關系?白小姐好歹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居然卑鄙到拿別人父母說事。我就不信你們白家一清二白,不說往祖上八代數,就是三代之內,恐怕也有許多齷齪之事。我可是做過記者的人,也認識不少記者朋友,信不信我給你家扒個底朝天!”

韓數怒視著,眼底像噴著一團火焰。

白露完美的笑容有一絲破裂,白氏家族人多事雜,當然有許多面和心不和的事情。再加上豪門之中,為了利益明爭暗斗,糟心的事不少。

“韓小姐何必這么激動,我可是什么都沒說?!?/p>

“我能不激動嗎?要是別人說你爸爸原來是你姨媽的男朋友,是你媽媽從自己姐姐手里搶過來的丈夫,你會不會生氣?”

白露的臉完全裂了,陰了下來,“你從哪里聽說的?我媽媽才不是那樣的人!”

“白小姐又激動什么,我不過是從別處聽來的,向白小姐求證一下。你看你在捅別人刀子時那么暢快,輪到別人戳你的傷疤,你也知道難受。所以說笑人之前,先自檢自身。這世上誰也不比誰清高,又何必自掘墳墓?白小姐你說是不是?”

韓數一口氣說完,表情恢復閑定從容。做為一個知曉原書情節的人,會知道女主媽媽的事情不足為奇。書中描述女主的媽媽是一個為愛敢做敢當的人,女主也是一個愛情至上的人。

那書幸好是爛尾了,簡直是不知所謂,可能作者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寫下去吧。

白露臉色幾經變化,也恢復成得體的模樣,“好,我們不談家事,只談你和時律的事情。韓小姐可能不知道,我們白家和趙家是世交,家中長輩有意撮合我們聯姻。實不相瞞,我是時律的未婚妻。身為他的未婚妻,我有權力警告所有意圖接近他的女人?!?/p>

韓數聽她說完,突然笑了。拜提前知道書中劇情的好處,她很清楚白露這個自封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

沒錯,白家是想和趙家聯姻。

但趙家的掌舵人,也就是趙時律的母親并未一口同意。只說可以創造機會給兩個晚輩認識,若是他們彼此欣賞產生感情,再談訂婚的事。

也就是說,趙時律的媽媽希望自己兒子在婚姻上能有一定的自主權,就算是聯姻,也要找一個真正喜歡的人。

“白小姐,恐怕事情不是你說的那樣吧。據我所知,趙家不反對聯姻,卻并未定下你們的事情。你這個未婚妻未免叫得太早了些?!?/p>

白露心一沉,這事是誰告訴她的?難不成是時律?

不,不會的,時律不是這樣的人。

“你不管你是從哪里打聽到的,我都要告訴你,我和時律訂婚那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我請你離時律遠一點,你既然是為了錢,那么我可以給你?!?/p>

只見她從鉑金包中拿中一張支票,韓數眼尖,看到的數目是二十萬。

她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想不到重活一回,還能碰到豪門用錢砸自己的事情。只可惜,二十萬對于當過沈家掌舵人的自己來說,實在是入不了眼。

“白小姐,請問你以什么身份讓我離開趙總?說句不中聽的話,恐怕你在趙總的心中,僅僅只是一個世交的女兒,連女性朋友都算不上。那么你有什么資格要求我離開趙總?我要是圖錢,跟著趙總多少錢撈不到,誰稀罕你這二十萬?!?/p>

白露的笑容徹底沒了,想不到這個女人這么難對付。

“你果然是沖著錢來的,只是你一個裁縫,妄想進趙家的門,簡直是癡人說夢?!?/p>

韓數也正了臉色,“白小姐,我能不能得看我愿不愿意。但我知道白小姐你是根本不可能嫁進趙家,因為趙總壓根不喜歡你?!?/p>

最后一句話,對于白露來說,最有殺傷力。

但凡女子,最痛恨自己愛的人不愛自己,也不愿別人提起這事。有多少人活在自己的假想之中,裝著幸福地生活著。

“韓小姐,你不要太得意。無論你怎么折騰,最后時律的未婚妻只能是我?!?/p>

韓數眼神微暗,趙家不是普通的人家,不是什么人都能嫁進去的。好在她只想養孩子,穩定與孩子爸爸的關系,至于嫁人,她暫時還未想那么遠。

但是說她自私也好,說她無恥也好,她目前并不希望自己孩子的爸爸娶別的女人,尤其是白露這樣的。

“白小姐,我很佩服你的自信。你要真這么有底氣,此刻就不可能出現在我的面前?!?/p>

“韓小姐,我也很佩服你的勇氣,我們走著瞧?!?/p>

白露一扭腰,踩著高跟鞋,昂著頭離開。

她走后大概半小時后,杜曉美就趕了過來。一進店面,先是上下打量著,背著手從工作間轉到外間,不停點頭。

“不錯,還算有模有樣?!?/p>

韓數被她一副領導視察的樣子逗笑了,拿著布尺,朝她招呼。現在的杜曉美身體要略胖一些,沒有后來那種白骨精般的骨感之美。

“我說韓數,你真的會做衣服?”

“當然是真的,攤子都起來了,還能有假?”

杜曉美點頭,也是。

韓數這姑娘太用功了些,一定是暗中學的做衣服,本想著給沈書揚驚喜的。只可惜沈書揚那貨不是個東西,聽說要帶朱紫青出國。

“……你有沒有聽到沈書揚的事?”

韓數替她量著尺寸,聞言頭也不抬,隨意地回著,“嗯,聽說了,兩天后就離開南城?!?/p>

“你真的不難過?”

“我為何要難過?我和他現在什么關系都沒有,他愛帶哪個帶哪個?!?/p>

杜曉美大松口氣,笑了起來,“就該這樣,那樣朝三暮四的男人,剛和你分手轉眼就和朱紫青好上了,分明是個花心大蘿卜?!?/p>

“他可不是剛和我分手才和朱紫青好的,而是在這之前,他們就好了?!?/p>

韓數漫不經心的話,聽得杜曉美叫出聲來,“什么!沈書揚竟然做出那樣的事情。韓數,你和分得好,太惡心了?!?/p>

是啊,太惡心了。

韓數以前知道時,也是惡心得幾天吃不下飯。

“幸好你們分了,要是以后結婚再知道他們事,還不得氣死。朱紫青這個人,以前在學校時處處和你比,我還以為是個好強清高的人,沒想到連這樣不恥的事都做得出來,簡直是道德淪喪!”

杜曉美義憤填膺地說著,咬牙切齒。

“好了,我都不氣?!?/p>

韓數收好布好,拍拍她的臉,“等著我的新裝吧,一定會讓你艷壓群芳,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焦點?!?/p>

“真的嗎?那我等好好感謝你,衣服多少錢,我拿給你?!?/p>

“我們之間談什么錢,你呀真要感謝,就記得幫我好好宣傳,尤其是在隨云總編的面前?!焙底?,意味深長地朝她眨了一下眼。

杜曉美立馬明白了。

“懂了,保證完成宣傳工作,一定要讓隨云總編知道有你這么一位心靈手巧的服裝設計師?!?/p>

“上道?!焙了謊?,眉毛微挑。

杜曉美嘖嘖出聲:“要說我杜曉美從小到大最佩服的人,就是你韓數。你腦子是怎么長的,不光是學習好,商業頭腦也好。我敢說,你既然敢干這一行,一定是有把握的。我現在很是期待,你給我做的禮服到底是什么樣子的?!?/p>

“等著吧,包你滿意?!?/p>

韓數前世幫她設計過不少的衣服,知道怎么樣的風格最適合她,知道怎么搭配能突出她清爽甜美的氣質。

收起本子布尺,整理一下拿著包和她出去。

關好店門,兩人下了樓。

一路說說笑笑的,突然杜曉美的聲音戛然而止,用手肘捅捅韓數,“你看,那是不是花心大蘿卜?”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