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胆拖预测胆拖攻略:(完本)姜年鋒師萱菲小說-姜年鋒師萱菲小說名字

發布時間:2019-12-24 21:35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熱血中文網為您提供《逆天戰神在都市》小說閱讀,該小說男女主是姜年鋒師萱菲。姜年鋒師萱菲小說精彩節?。涸詒卑渤欽庵炙南咝〕鞘?,普通的職工一個月三千上下,而在萬科制藥,最為普通的員工每個月都在五千。

逆天戰神在都市
推薦指數:★★★★★
>>《逆天戰神在都市》在線閱讀>>

《逆天戰神在都市》精?。?

萬科制藥集團。

北安城最大的制藥公司。

無數人都想進入的企業。

在北安城這種四線小城市,普通的職工一個月三千上下,而在萬科制藥,最為普通的員工每個月都在五千。

員工一共分為六個等級,達到最高等級工資即可達到一萬。

至于領導級別,哪怕最低的主管,月薪一萬起步。

這也是張宇格這么囂張的原因,不僅自身擁有底氣,身后站著的是北安城數一數二的大公司。

制藥行業的龍頭企業!

姜年鋒淡淡一笑,說道:“協議呢,給我一份,之前的協議已經丟了?!?/p>

張宇格從公文包里抽出一份協議遞給了姜年鋒,嘴上笑著,還以為這小子有多大的本事,沒想到也是慫貨一個,一聽到萬科集團就害怕了,“算你小子識趣,把協議簽署了,回頭來萬科報道,算是對你的獎賞?!?/p>

他身后的三個員工也都譏笑著,想要目睹姜年鋒勸說鄭嬢嬢簽署協議。

這老太婆不上道,仗著自己年紀大,可她孫子肯定不敢這樣做。

姜年鋒掃了一眼協議,隨后,在萬科制藥集團的幾個人目睹下,揉碎了協議書。

幾個人看傻眼了。

這個人瘋了吧?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你!”張宇格怒視姜年鋒,氣的發抖,從未有人敢在他面前這么過分,實在是太囂張了,目中無人!

可,他們沒有注意到。

姜年鋒臉上的笑容已經淡去,剩下的,只有寒冷。

掃了一眼協議內容,姜年鋒也大概的了解發生了什么事情。

原來,鄭嬢嬢之前在萬科制藥集團旗下的藥店購買了一些膏藥貼,結果,導致腿部的傷疾越為嚴重。

于是,鄭嬢嬢去找萬科制藥理論,未果,將其控告。

而最近,萬科制藥正在談一個大項目,不能有任何對他們不利的消息。

所以想讓鄭嬢嬢撤銷控告,并且賠償五百塊。

可,鄭嬢嬢自然不會同意。

五百塊?

姜年鋒的眸子越發冷徹,難道我鄭嬢嬢的一條腿,就值五百塊?

這還不包括她這些天遭受的罪!

“你剛剛說,得罪萬科集團沒有容身之處?”

姜年鋒問道。

“這是自然,北安城誰不知道萬科集團?!小子,你知道你剛剛的行為,會有什么后果嗎!”張宇格憤怒道,這小子敢當著他的面,駁了萬科制藥的面子,那就是打自己的臉,當著員工的面,一定要把威嚴拿出來才行!

姜年鋒輕嗤一笑,不由覺得好笑。

他這一笑,讓張宇格更為惱火。

“韓銘連,是你們公司的吧?”

姜年鋒問道。

張宇格一愣,難道這小子竟然認識韓副總?怪不得這么有底氣,他試探著問道:“你和韓副總是朋友?”

其他幾個員工也都詫異,沒想到這個小子這么有福氣,和韓副總有關系。

萬科制藥集團的人誰不知道韓副總年輕有為,不僅是公司的副總之一,還是韓家的少爺,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啊,誰不想巴結。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這個小子還真動不得,得要客氣說話了。

“不是朋友?!苯攴嬉⊥販袢系?。

張宇格一聽,頓時松了口氣,既然不是朋友,那就好辦多了,沒必要客氣了。

“今天韓銘連回到公司時候,有什么不同尋常之處嗎?”

姜年鋒又突然問道。

張宇格皺眉,“韓副總的事情豈是你可以隨便妄論的?!”

姜年鋒輕蔑道:“他不是捂著肚子走路的?

張宇格微微一愣,感到詫異,“你怎么知道!”

今天韓副總來到公司走路都快要彎到地上了,雙手捂著肚子。

張宇格還問他怎么了,韓副總說吃壞肚子了,可那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吃壞肚子,反而像是被別人揍了一頓。

因為,韓副總的臉上有些淤青。

“不才,正是在下所為?!?/p>

姜年鋒笑道。

轟!

張宇格和其他幾個員工都感到腦袋里嗡嗡發響。

韓副總竟然是被眼前這個人打的?!

“主管,你聽他吹牛呢,韓副總是北安城的青年俊杰,你覺得這個小子敢打嗎?”

一個員工壓根兒就不相信姜年鋒說的話,言語里充滿了鄙夷。

張宇格一拍額頭,立刻冷眼瞪著姜年鋒,“對啊,我居然差點被這小子給唬住了,給你十個膽子你也不敢動韓副總一根汗毛!”

“太吵了,丟出去吧?!?/p>

姜年鋒揮揮手,說道。

師萱菲點頭,就朝張宇格四人走了過去。

“喲,這么極品的美女?!閉龐罡袼娜絲吹絞娣坪蠖偈繃窖鄯毆?,一個個就和餓狼似的,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吞了她。

師萱菲活動了下手腳。

下一刻,就聽到了齊刷刷的慘叫聲。

這四個人,被師萱菲給丟出了院子,“滾!否則......死!”

一種冷寂到極點的寒徹,張宇格四人在院子里滾了幾圈后,嚇得爬向了門口才敢放話:“你們等著!”

鄭嬢嬢一臉擔憂,“他們肯定回去找幫手了,年鋒啊,咱們好漢不吃眼前虧,報警吧?!?/p>

姜年鋒說道:“不必?!?/p>

隨后,他說道:“嬢嬢,我出去辦點事情,晚點回來?!?/p>

鄭嬢嬢深邃的眼睛看了一眼姜年鋒,又看了一眼師萱菲,點頭道:“萬事小心?!?/p>

姜年鋒嗯了一聲,轉身,出門。

師萱菲朝鄭嬢嬢微微鞠躬以示告別,然后隨了上去。

望著他們遠去的身影逐漸變得模糊,鄭嬢嬢長嘆了一口氣,姜年鋒是姜家最后一根獨苗,若他再出現了意外,那么姜家在北安城這一分支,就徹底的斷了。

不過......這孩子,似乎長大了,那氣勢,與以前截然不同。

希望他,能為姜家當初的茍延殘喘和生死狼狽發揮擲地有聲的作用吧!

姜年鋒和師萱菲出了院子,就上車徑直朝萬科制藥集團駛去。

不到十分鐘。

到達萬科制藥集團。

“你在車上等我,順便,吩咐人把錦盒準備好,我要親自送給許千姿和曾家?!?/p>

姜年鋒整理了下衣服,說著,就下車了。

“是!”

師萱菲點頭,目送姜年鋒的走入萬科制藥集團。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