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真假:(完本)秦錦寅蘇楓雪小說名字-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秦錦寅蘇楓雪

發布時間:2019-12-24 21:34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熱血中文網提供《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閱讀,主角是秦錦寅蘇楓雪的小說,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小說精彩節?。呵亟躋詼煲淮笤緹屠吹較釩?。他時刻關注戲班的狀況,昨天發生的事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

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
推薦指數:★★★★★
>>《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在線閱讀>>

《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精?。?

秦錦寅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戲班。

他時刻關注戲班的狀況,昨天發生的事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

雖然兩人立了賭約,但秦錦寅并不是那種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的人。

他來,是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幫蘇楓雪,順便安慰一下她。

可……眼前這個眉目含笑、神清氣爽的女子,看起來似乎并不需要他的幫助和安慰。

“咦?秦公子這么早?”蘇楓雪剛出門,就碰到他,頗為驚訝。

秦錦寅看她這副心情頗佳的模樣,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來時想好要說的話都咽在了肚子里。

直到蘇楓雪走到面前,秦錦寅才開口道了聲,“早!你這是要去哪里?”

“牙行!”蘇楓雪答得干脆。

這不是秦錦寅預料中的答案。

微微一怔之后,立刻就明白了,“你要去牙行買人?”

“是??!”蘇楓雪點頭,隨即嘆了口氣,“昨晚的事你想必也聽說了吧?戲班里能上臺的人都選擇出演你的劇目,看來大家更看好你??!”

在蘇楓雪嘆氣時,秦錦寅總算是在她臉上略微看到了些許悵然,但話說道最后,卻又成了調侃他的戲謔。

如此看來,她是真的不太擔憂無人可用的狀況。

“可要我陪你去?”秦錦寅問。

他想看看蘇楓雪接下來怎么做。

買人,看起來簡單,其實里面學問也不小。牙行管事一個個都是人精,和他們打交道可不容易。

而且,戲班選人和豪門大院買奴仆又不同,蘇楓雪再聰明能干也是雜役出身,眼界受限于出身,她能選對人嗎?

秦錦寅想要同去,一方面打算在蘇楓雪需要的時候幫忙,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好奇。

“那感情好??!”蘇楓雪怎么會拒絕秦錦寅的陪同,“你對這邊熟不熟?城里有幾家牙行,哪家牙行信譽最好,你知道嗎?我對這個還真不太懂,正需要秦公子幫忙呢!”

她這副一點不跟他客氣的樣子,讓秦錦寅眼里升起一抹笑意,“跟我走就是了!”

……

半個時辰以后,蘇楓雪被秦錦寅帶到了“匯通牙行”里。

“匯通?”蘇楓雪在心里嘀咕,“這不是票號的名字嗎?難道人口也能像銀票、貨物一樣到處流通?”

穿越過來的時間也不算短了,但蘇楓雪對這種買賣人口合法化的行為還是略有不適。

但各個時代有各個時代的民情,她既然已經來到這里,還是盡快適應為好。

秦錦寅外形出眾、氣度不俗又衣飾不凡,牙行管事看到他立刻眼中放光,知道這位公子必定是位大主顧。

管事顛著小跑迎上前來哈腰行禮,“給公子問好!您這是要選書童、侍女、家仆還是通武藝的護衛?我們這里什么人都有,而且都是經過嚴格調教的,不論您想要選什么樣的仆人,都必定能令您滿意?!?/p>

他賠著笑小心翼翼逢迎秦錦寅,卻是眼角眉梢都沒朝蘇楓雪這邊瞟一下。

她就這么沒有存在感嗎?明明來買人的是她好不好?這牙行管事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怎么把她這個買家給撇到一邊去了呢?

蘇楓雪低頭打量自己這身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打扮,知道牙行管事八成是把自己當成秦錦寅的跟班侍女了,只能無奈苦笑。

好在秦錦寅還記得她的存在。

“來選人的不是我,而是這位姑娘!”秦錦寅站住腳步,示意蘇楓雪走到自己身邊來。

“???這,這這這……”牙行管事像是到這會兒才發現蘇楓雪的存在般,一邊訥訥無語,一邊上下打量蘇楓雪。

這位……才是主顧?怎么看都不像??!牙行管事心里犯嘀咕,臉上卻迅速揚起了笑容,“該打該打,竟看走了眼!姑娘想要些什么人?把你的要求告訴我,我這就讓人去給你挑選?!?/p>

瞧瞧這稱呼,和秦錦寅說話的時候一口一個“您”的,到了她這兒就“你你你”了,蘇楓雪無語。

好在她生性豁達,并不因為剛才被管事無視和他稱呼上的差別而生氣惱怒。

走到秦錦寅身邊,蘇楓雪背負雙手扮作老成的樣子,臉上帶上矜持的笑,對牙行管事說:“我這次要選十來個人,不拘男女老少……”

什么?要選十來個人,而且不論男女老少?

牙行管事短暫震驚過后,眼里臉上都快冒光了。

大主顧??!真是人不可貌相??!看不出來這位姑娘如此大手筆??!

牙行管事在心里連連感慨,殷勤備至地把秦錦寅和蘇楓雪請到廳堂里,吩咐人送茶送水。

“先聽我把要求說完?!彼輾閶┎皇搶春炔柘硎艿?,她是來辦正事的,這一點她始終記得。

“您說您說!”牙行管事的稱呼又變了。

“我有三點要求:識字的、口齒清楚的、長相端正的!”蘇楓雪笑問:“你這里有的吧?”

“有有有!”牙行管事點頭如搗蒜,“前些日子皇帝陛下剛處理了一批貪官,他們家中大批家奴被發賣,我們就購入了一些,其中就有符合姑娘要求的,我這就去把人帶過來供姑娘挑選?!?/p>

蘇楓雪點頭,“帶過來給我看看?!?/p>

牙行管事忙不顛選人去了。

廳堂里只剩下秦錦寅和蘇楓雪兩人。

蘇楓雪喝了口茶,突然想起牙行管事剛才說的話,問秦錦寅道:“貪官的家仆,那是不是罪奴???我買下來沒問題吧?”

可別因為幾個人給自己和戲班惹上麻煩才好。

秦錦寅看向她,“只要牙行購入這些家仆的手續合法,你買下當然沒問題。當今圣上英明睿智、心懷天下,處理貪官污吏是因為他們有負百姓,但罪不及家人更不會累及聽命行事的仆人,你不必擔心這些?!?/p>

“哦!”蘇楓雪放下心來,突然笑著說道:“聽你口氣,對當今圣上推崇有加,并且頗為了解熟稔的樣子呢!”

真是心思靈巧,嗅覺敏銳!

秦錦寅勾了勾嘴角,“為官者如果不能上體天心,又如何能為天子牧民?”

政治問題就有點深奧了,蘇楓雪不想深談,打了個哈哈,低頭喝茶。

牙行管事動作挺快,一盞茶沒喝完就領著幾十個人過來,命他們整齊排在廳堂外的空地上,過來請蘇楓雪去挑選。

蘇楓雪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有個長相極其出眾的年輕女子,心說:這還真是個好苗子??!

可仔細一看,“好苗子”姑娘瞄都不瞄她一眼,一雙妙目只含羞帶怯地落在秦錦寅身上。

再度被無視的蘇楓雪有點心塞。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