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时彩走势tu:(大結局)秦錦寅蘇楓雪-秦錦寅蘇楓雪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12-24 21:34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 主角是秦錦寅蘇楓雪的《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小說,為您提供秦錦寅蘇楓雪閱讀。秦錦寅蘇楓雪小說精彩節?。和鹺琢成溝姿闌?,一旁的方冬菡卻匍匐著,小臉立即哭得梨花帶雨。

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
推薦指數:★★★★★
>>《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在線閱讀>>

《悍妻當道丞相大人請接招》精?。?

“王班主如此著急銷毀舊物,莫不是怕找到蘇姑娘的手稿?”秦錦寅道。

王鶴一驚,臉色漲得通紅,紅中泛著青,一口氣憋了許久,終于吐出一句,“胡說八道!”

手稿?還好他剛才已經找到了!

“是不是胡說八道,自有分曉?!鼻亟躋桓鲅凵?,身后忽然涌進大隊官兵,將戲班圍的水泄不通。

王鶴變了臉色,相反一旁的方冬菡自從見了秦錦寅之后,便開始魂不守舍。

“我猜,手稿應該在班主的懷里,對不對?”秦錦寅一貫地笑著,說出的話,卻讓王鶴如臨大敵。

“給我上去搜!”

“別……別過來!”王鶴急忙從懷來拿出手稿,揉成一團,慌不擇食地咽了下去,隨即瘋狂地笑道,“手稿,什么手稿,我不知道!”

“哦?”秦錦寅笑了笑,臉色突然一肅,“抓起來?!?/p>

“憑什么!憑什么抓我!你們沒有證據,我要告你們誣陷!”王鶴奮力掙扎,大抵有死不認罪之勢。

“就憑真正的手稿在我這里,而你,拿走了我放在那里的誘餌,如何?”秦錦寅從懷里拿出另一份手稿。

王鶴臉色徹底死灰,一旁的方冬菡卻匍匐著,小臉立即哭得梨花帶雨,“秦公子,我是被王鶴欺騙的,你救救我!”

“騷娘們,你怕是忘記了,那手稿可是你去換的!”

王鶴狠狠地呸了一聲!

“是他慫恿我的,是他慫恿我的,若不是蘇楓雪那賤人,我怎么會……你要替我做主啊,王鶴還強要了我的身子!”

這個時候,方冬菡美麗的臉盤上布滿了眼淚和鼻涕,哪里還有半分形象。

“全部帶走!”

秦錦寅皺了皺眉。

憑借那份手稿和當日在場的人親眼所見,人證物證俱全,在秦錦寅的威壓之下,蘇楓雪很快被判定無罪,而方冬菡和王鶴二人因藐視圣上,涉嫌栽贓,被判處了終身監禁。

那日,秦錦寅親自去衙門將人接回了戲班。

眾人見到蘇楓雪,紛紛變了臉色,當初事不關己的態度,他們沒有忘記。

蘇楓雪一眼看穿眾人的態度,卻并沒有生氣,“我回來,并不是想責怪你們,每個人都不容易,我只希望,從今天起,大家能夠忘記過去,王鶴,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一番話,恩威并施,眾人羞愧地低下頭。

她回來以后,在男主的支持下,直接閉門不出,誓要創作出出色的劇本。

而戲班子,徹底沒了管理人,日漸一日地懶散起來,靠著那出梁紅玉掛帥,勉強混混日子。

“不好了!班主,武生和人打起來了!”傳消息的人哐的一聲推開門,喘著粗氣焦急地喊道。

打起來了?

蘇楓雪連忙扔下筆,趕到現場,只見一個武生和一個大漢扭打成一團,心道,糟糕!

“住手!”

無人理會!

她索性沖向二人中間,企圖停止戰斗,眾人見到這驚險的一幕,紛紛屏住了呼吸,卻見大漢的拳頭和武聲的巴掌停在距離她不到一寸的距離。

原來是及時出現的一雙手,拉住兩人的手臂。

“蘇楓雪,還不趕緊過來!”秦錦寅第一次沖她生氣,緊抿著唇,臉色有些難看。

蘇楓雪飛了一個歉意的眼神給秦錦寅,立即朝大漢彎下腰,“我是戲班的班主,代我們戲班的人向您道歉?!?/p>

“什么垃圾戲班,你愛演不演,老子再也不看了!”

大漢毫不客氣地呸了一聲,周圍的百姓也是指點紛紛。

蘇楓雪聽在耳里,大致明白,原是戲班日漸懶散,百姓心生不滿,這才起的沖突。

戲班的人齊聚在大廳,烏壓壓的一片。

人群最前面,蘇楓雪面容嚴肅,“剛才鬧事的,主動站出來?!?/p>

“站出來又如何?!”

鼻青臉腫的武生滿臉不忿地看向蘇楓雪,隱含挑釁。

“既然自己站了出來,戲班有戲班的規矩,你按規矩辦吧?!彼輾閶┑?。

“規矩!我從小在戲班長大,就你這樣的人還配和我談規矩!”武生輕蔑地俯視著蘇楓雪。

“不過就是攀上了貴人,你就自以為高我們一等了,蘇楓雪,你一樣也是一個戲子!低賤的戲子!”

人群里,一名旦角鳴不平道。

蘇楓雪皺了皺眉,“在你們的眼底,戲子就是低賤?那你為什么還要做戲子!”

“我為什么做,和你這個攀附權貴,排除異己的女人有什么關系!”

蘇楓雪冷笑一聲,“我蘇楓雪,作為班主,管著上下十幾口人的生計,你為什么做,我可以不知道,但是留著只會心生怨懟,無心工作的人,只會是戲班的蛀蟲!”

“若是想繼續做蛀蟲,自去賬房支這個月的銀子,我戲班是留不得你們了!”

說完,她拂袖離去,留下面面廝覷的兩人。

“砰——”

蘇楓雪用力地關上門,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那些人對她的成見,從來就沒有消失,此時就像是一座大山,向她壓來。

敲門聲忽然響起。

蘇楓雪立即擦了擦臉,起身,“誰!”

“蘇姑娘,你還好嗎?”

一扇雕花木門,秦錦寅眼底的疼惜也統統被隔在門外。

蘇楓雪心道,“這個時候,也就只有他來關心她了,若是她選擇了向他求助,不正好應了那個旦角口中的攀附權貴?”

“沒什么大事,剛才謝謝你,你放心,戲班有我在,不會讓你虧的!”她故意用一派輕松的語氣調侃。

“以后切記不可莽撞……若是需要幫助,隨時和我說?!鼻亟躋聊肷?,鄭重開口。

他那樣的人,若是許下什么承諾,必然是一諾千金的。

上次的打架事件之后。

戲班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以前總還有那么幾個人,眼下卻是連麻雀也不來了。

眾人總算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紛紛到蘇楓雪這邊來哭訴。

蘇楓雪單手撐在堆疊廢稿的桌子,小臉皺成苦瓜,這幾日,頭都快大了一圈,可按如今這么發展下去,戲班怕就要面臨倒閉了。

“只能靠你了,寶貝!”

從桌上一堆廢稿之中,蘇楓雪找到終稿,像是揣寶貝一樣踹在懷來,立馬從座位上彈了起來,往外走去。

誰知,正好撞見剛來找她的秦錦寅。

“秦公子!”

蘇楓雪懊惱地垂了垂頭,臉上仍然掛著笑,“秦公子,你來的正好,我剛好有件事情與你商量?!?/p>

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tyqcc.tw